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九九章 在下摸金校尉(求订阅)

一九九章 在下摸金校尉(求订阅)

  一道身影狂掠在山野之中,所过之处流下片片血迹,在他后背,十余支羽箭插在上面,鲜血潺潺如细流。

  若不是身受重伤,他的速度不止于此。

  霍青还是第一次执行刺探军情的任务,往常总是与人正面硬干,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

  但像眼下这样的处境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伤势颇重,但是心里却有一股嗜血般的兴奋。

  在他身边,一道黑色的影子如跗骨之蛆,他到哪,这道影子跟到他哪。

  “嘿嘿,霍秃子,这次你是插翅也难飞了,我看你还有多少血可流?”黑影桀桀笑道,听声音是个女人,

  霍青猛一弓背,背后的十余支羽箭嘭然炸裂,也带起了一蓬血花,接着,背后伤口快速愈合,直至消失不见。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八年前能杀你一次,今天我照样能杀你,不过这一次,我可不会让你的魂魄再溜掉了。”

  黑影嗓音尖锐的狂笑道:“强弩之末就别说大话了,八年前你身边有谁?现在呢?你毁我肉身,害得老娘现在魂不魂鬼不鬼,这笔血债该到了偿还的时候了。”

  “聒噪!”

  霍青一拳轰在黑影上面,后者顿时烟消云散。

  不过眨眼功夫,那道黑影突然又出现在了他的另一边,

  “哈哈,笑死我了,你以为你的拳头对我还管用吗?”黑影漂浮在霍青一侧,阴笑阵阵。

  对此,霍青也感无奈,一路上都是这样,对方修的是一种邪门的妖法,就算七品武者至阳至刚的拳罡,仍是拿对方没有丝毫办法。

  而且这道鬼影黏在身侧时,霍青体内的真气运转速度会慢上一半,就像是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牵扯着一样,十分力道只能使上五分。

  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被一支三千铁骑差点射成刺猬。

  关键对方到底是以何种妖术凝滞了他体内真气,霍青完全摸不清楚,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只能一味的狂奔。

  他心知,再这么被纠缠下去,自己还真有可能虎落平阳被犬欺,栽在身后追着的这支铁骑身上。

  这时候,横里突然冒出一道人影,与霍青并驾齐驱,那人张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霍大哥,你这速度不行啊?要不要小弟帮忙?”

  霍青几个时辰前刚刚遇到烈开,自然知道了茶棚内发生的事情,虽然甲子营这边已经对苏御的实力有了很高的预估,但现在看来,还是大大低估了。

  怪不得小姐以前那么担心苏老弟,这次反而一力举荐,感情是知道苏老弟的深浅啊?

  霍青不耐烦的指了指身边的鬼影,“你要是能把这娘们给我弄走,我就欠你一顿酒。”

  “就他?哈哈哈哈.......来啊,我看他怎么将我赶走?哈哈哈........”鬼影疯狂大笑,笑声很是瘆人。

  苏御呵呵一笑,心念一动。

  吸魂大法!

  黑影消失了。

  霍青发现体内真气运转在一瞬间恢复正常,一脸诧异的在周围扫视一圈后,惊讶道:

  “你干的?她是怎么没的?”

  “就是这么没的,”苏御笑了笑:“霍大哥往北再饶六十里,此处往前有个猛人,我怕你们撞上,已经留在这里劝返好几个了。”

  霍青愣道:“那就一起走,你也别硬上。”

  “不!”苏御笑道:“等你们都安全避开了,我再收拾他。”

  说完这句话,苏御又不见了。

  其实他故意等到大家伙过去之后才动手,是不想让大家操心帮忙。

  就在半个时辰前,他被三个七境修士围住,原本是一场轻松的秒杀局,结果被窦老头察觉到,硬是过来帮忙,

  结果一下子就把动静闹大了,又引来了一批。

  他知道,自己因为秦清的缘故,是被大家重点关照的,谁都不愿看到自己出现意外,是一片好心。

  老实说,苏御特别喜欢甲子营的这种气氛,大家都是生死拼出来的弟兄,平时就算斗嘴打闹,甚至大打出手,但那份感情是真挚的。

  又在周围巡游两个时辰后,没有再发现自己人的身影,苏御随便找了块地方,盘膝坐下恢复灵气。

  前方两百里,有个狠人,大概应是八品武者。

  此人自打出现在前方的草原之后,立即便让方圆三十里之内的北夏高手全都滚蛋了,独留下他一人,而他的气机早已锁定在了苏御身上,对于其他人直接选择无视。

  像这样自信的选手,都特别喜欢单挑,不愿让别人帮忙。

  对于这样的行为,苏御在心里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英雄好汉。

  修养一个时辰后,苏御一步踏出,几息之间便出现在了那人眼前。

  “等我的?”

  那人见到苏御出现之后,神情冷冽的从地上站起,裸露着的上半身,胸前纹有一头下山猛虎,双臂长过膝盖,稍微有点驼背,岁数看起来不小了,光头白须,外形上看特别像龟仙人。

  “是........是的,本......本人.......慕容.......宝.......宝.......宝........宝钟。”

  苏御深吸一口气,我是品德高尚的人,不能因为对方是敌人,就歧视有先天障碍的,但是.......他到底是叫慕容宝钟,还是慕容宝宝钟?

  管他呢,这都不重要,

  “在下北疆军,摸金校尉苏御。”

  慕容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原.......原来.......你.......你叫苏御?摸......摸金.......校尉?没.......没听过,你.......你肯定.......听......听说.......过我......我的名字吧?”

  好了,你还是别说话了,不然老爷们以为我在水字数。

  “没听过!”苏御话不多说,一剑刺出,老爷们自然知我清白。

  .......

  天空上,

  云景宗宗主万柏林盘坐于半空,座下是一头通体雪白的妖兽麒麟。

  事实上,并不是麒麟,最多只能算是八竿子打不着远亲,麒麟可没有长成这副模样的,看起来像个串串,那对小角倒是蛮可爱的。

  很多修士都有坐骑,大多以灵兽、妖兽为主,装逼的成分大于实用成分,但是也有不少大佬,坐骑可化作人形,完全按照人族的方式修炼,修为惊人。

  比如霞举洞天中的商君,他就是洞天原主人的坐骑,还是妖族中威名赫赫的蛟龙属,论血统纯正的话,根本不是万柏林屁股底下这个能比的。

  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出现在万柏林不远处,凝视着下方战场,蹙眉道:

  “就是这小子掳走了宝钗?年纪也太小了吧?”

  万柏林笑道:“年纪小,修为却很不简单,瞧见没,这小子敢硬接慕容宝钟的拳头,是个硬茬啊,你们万华宫的人呢?不会就你一个来了吧?”

  浣溪蹙眉道:“怎么?本宫一个人来还不够吗?”

  “呵呵,足够足够,”万柏林笑道,够个屁,你还不如你那个被掳走的师妹呢,宫主不如长老,你也不嫌丢人?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的任务是合力绞杀此子,用不着单独放对,也就是慕容宝钟这个老匹夫驴犟驴犟的,非要和那小子问拳。

  唉.......真是拖后腿。

  万柏林突然问道:“对了,华安去帮念峨眉去了,符人美呢?”

  浣溪道:“就在下面,等着偷袭呢。”

  万柏林不屑笑道:“呵呵,姓符的果然是个阴险小人,咱们以四对一,他都有脸偷袭,你我日后需多多提防此子,”

  你快拉倒吧.......浣溪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则是一个劲的腹诽:你不阴险吗?来的比慕容老匹夫早,却非得等慕容老头先上去试试水,亏你还有脸笑话别人?

  呵呵,咱四个谁也别说谁。

  下方,

  “呼~~”

  慕容宝钟一口气吹灭了粘在拳头上的白色火焰,只见整只拳头被烧得通红,看上去油光油光的,

  浑身大汗淋漓,像是刚走出澡堂子一样。

  好小子,这特么什么怪火?连我的护体罡罩都能熔化?

  厮杀时,他刻意避开苏御手里的仙剑,不敢正面接触,寄希望于依赖自己金刚不坏的体魄,以己之长,攻其之短。

  没想到拳头刚一挨在那小子身上,便引来一团妖火,关键是这怪火太邪门了,搞得他整个人像是被扔进火炉里烤一样。

  两人都在彼此试探,没有倾尽全力。

  在苏御看来,对方是八品武者,这一点是板上钉钉的,但是属于太子妃那样的八品真武,还是太监公公那样的八品羽化,一时间还有点摸不准。

  毕竟武者一品三境之间,差距不是一点不点。

  其实这时候,他已经感应到了天上的那两个吃瓜看客,就目前而言,眼前的光头老汉加上天上那两个,绝对可以打得过自己,但绝对抓不到自己。

  不过他的目的本来就是拖住这些人,为其他同伴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既然是想拖延时间,那这场架有的打了。

  苏御呵呵一笑,脚尖一动,刹那间,星星之火由脚下燃起,一片火海波浪般蔓延开来,

  周遭草场一瞬间化为一座白火炼狱,将周边地界照耀的比白日更要光明。

  “嚯!”

  这时,只见一道身影浑身着火,冲天而起,人在半空,不停地拍打着身上的白色火焰,十分狼狈。

  当他身上火焰拍散之后,已是赤条条一个,仿佛刚从母胎里降生的婴儿。

  万华宫宫主浣溪看在眼中,忍不住心里偷笑:呵呵,真小,像支牙签......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