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九五章 六人小队(求订阅)

一九五章 六人小队(求订阅)

  苏御所在石窟外的栈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敲响,

  “咚咚咚,李大力,醒醒,李大力,你特么给我醒醒!”

  整个营房的人都被吵醒了。

  李大力忙不迭的跑过去开门,

  “刘都尉,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快请进。”

  “少废话!”刘都尉一把推开李大力进了营房,在众人脸上扫视一眼后,目光落在了苏御身上,“上头说,气质模样俱是上等,我一眼就瞅到你了,看样子你就是苏御吧?”

  苏御点头:“是我。”

  刘都尉道:“赶紧准备一下,城外中军大帐有人来唤你,别让上面的军爷久等。”

  苏御愣道:“找我干什么?”

  刘都尉破口斥道:“嘿!你这小子,恁个废话多?别磨蹭了,麻利点,我特么哪知道找你干什么?”

  苏御麻利的换上衣服,跟着那人就往城墙上走,

  到了城墙,早有几名士卒将悬梯准备好,然后往城外那么一抛,

  刘都尉指着悬梯道:“下去吧。”

  苏御愣道,“就从这下去?”

  “废话!”刘都尉看起来是个火气比较大的主,“就你一个人,又不用战马,难不成还专门给你开一趟城门?军爷就在下面等着呢,快下去。”

  苏御摇了摇头,这人,说话真特么呛。

  于是他来到城墙边缘,踩上城垛,俯身望向百米之下的城墙地面,

  老孔坐下一骑,手里牵着一骑,正仰着脖子朝着他微笑招手,

  这什么意思?秦大姐找我私会呢?

  苏御心头一动,整个人笔直的从城墙上栽了下来,

  “要命了要命了,这特么是个蠢货,快快快,快下去看看人怎么样了,”刘都尉惊慌的在城墙上大喊着,

  “闭嘴吧你,”这时,一名校尉走了过来,一脚踹在刘都尉腰上,“下面是鹞子营前大统领孔将军在候着,他老人家在下面接着,你担心个锤子?滚他么一边去。”

  刘都尉呵呵的傻笑离开。

  苏御稳稳的落在战马背上,一把撩起缰绳,笑道:

  “秦大姐找我呢?”

  老孔哈哈一笑:“你想到的到美,不过也差不多,小姐让你替他跑一趟腿,不知苏老弟乐意不乐意?”

  “小事情,说吧,她让我去哪?”

  孔渊嘿嘿一笑:“呆会你就知道了。”

  两人策骑向东,足足走了二十里路程,登上了一座小山包,这里有座破败的山神庙。

  苏御刚一登上山顶,就察觉到庙里有数十道极为强悍的气息,属于那种随便一个拎出去,都可以开山立派的大人物。

  孔渊带着苏御进入庙中之后,数十道目光同时看向苏御。

  好家伙,这特么是什么阵仗?

  “苏老弟来了?”一名满头白发的独臂中年人盘坐在篝火前,冲着苏御微笑点头,“本人风寒,是这一次的领队,就等你了,苏老弟快坐。”

  苏御点了点头,一句话不说,通过众人自觉让开的一条道路,来到篝火前坐下,

  风寒的大名,苏御早就从秦大姐那里听说过,此人成名于四十年前,出身魔道,擅左手剑,与隋棠同境,都是七品小宗师境,后来与人决战被砍掉左臂,修为大跌,不过潜心修炼数十年后,如今算是恢复了往日巅峰。

  等苏御坐下之后,风寒这才向众人招手道:“既然人齐了,大家都坐吧,咱们议一议。”

  在场这些人,加上苏御共有三十一人,皆是独当一面的好手。

  很多还都是像风寒这种早已隐匿江湖多年的前辈高人,江湖上早已没有了他们的传说。

  比如那位曲柔清曲婆婆,今年已是一百一十岁的高龄,年轻时在江湖上名头极大,三十岁便入了武者七品,可惜今后数十年岁月中,都无法再进一步。

  那位聂无惧捏大叔,是秦公的弟子,修炼的是撕虎拳架,年轻时在长安也是风头很劲的人物,曾有百步之内聂无敌之称,

  至于那位白发老者窦伏威,是从八品上跌境跌下来了。

  可惜,武道一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反退,当你无法再攀上一座高峰时,所要面对的必然是一截下坡路。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除此之外,这伙人中还有近十名修士,都是境界不弱的高手,有几个还是出自正统的仙府宗门。

  风寒捡起一截枯枝,在面前的地面上划出数条路线,

  “我们这一次不要聚在一起,大家分散开来,谁得到第一手的情报之后,立即返回,不要管其他队伍。”

  “此行三十一人,分作五路,苏御、孔渊、蓝解语、窦伏威,曲柔清,还有我一路,走石佛沟这条线........”

  “敌军战线过长,我们要往东绕过千里地界,然后再北上绕至敌后,敌军外围必有高手巡视,诸位多加留意,避免接触,记住,咱们这一次是做为探子刺探情报,不是要与人打打杀杀,切记不要暴露行踪。”

  “此番北上,军情第一,拿不到情报不准返回,时间紧迫,大家即刻动身。”

  说完,风寒朝着孔渊递了个眼色,

  后者取出取出酒碗,到了三十一碗酒。

  风寒率先起身,以独臂举碗道:“八年前,咱们一起立下不世之功,死去的那些兄弟姐妹在下面等着我们,谁活够了就先下去找他们去,没活够的,就把军情给我带回来。”

  说完,众人一声不吭,饮尽碗中之酒。

  “扯呼!”

  “扯呼!”

  “扯呼!”

  “扯呼!”

  一瞬间,庙里再无一人。

  苏御跟在风寒身后,六人疾速向东掠去,仿若六道流星划过大地,一瞬即逝。

  不得不说,与高手同行就是畅快,六人全力施展身法之时,呼吸均匀,还有闲情说笑,

  耳边风声烈烈,登高攀低,翻山越岭之下,速度丝毫不减。

  风寒当先引路,没有转头,朝着背后的苏御说道:

  “弟兄们在得知苏老弟北上之前,一个个摩拳擦掌,想着等你来了好好教训一番,谁知道隋棠那家伙说你是八境修士,大家伙这才打消注意,小姐有话在前,不准我们对你寻根问底,不过我还是好奇一句,苏兄弟真的是半年之内从五境筑庐跳至八境?”

  苏御正想回答,一旁的老孔忽然道:“小姐都说别问了,你还问。”

  “哈哈,苏兄弟不用回答了,”风寒大笑一声,脸色肃然道:“解语布下屏障,窦老头兼听周围。”

  “好!”

  蓝解语双手捏出一道法诀,抬手一挥,在六人周围设下一道掩盖气息的随身屏障,

  窦伏威则是全程闭上双眼,感应周遭动静。

  秦大姐说过,窦老头闭着眼睛的时候,比睁着眼睛厉害。

  一行六人风驰电掣,速度极快,

  再行三十里,窦伏威突然道:“左侧二里有百名北夏骑军,行进方向与我们相同。”

  风寒双目一眯,骤然提速,身形一个转向,眨眼间消失,

  片刻后,一道半月板的凛冽剑芒,在北夏骑军中骤然绽放,

  只是一剑,百名铁骑连人带马,全数被斩成粉碎,只留下一大摊鲜红的血液渗入土壤。

  风寒转瞬即回,那柄长剑仍然缚在他的背上,像是从未出鞘。

  苏御见状,心中一凛,八年前甲子营一路突袭,如入无人之境,直杀入北夏主帅大帐,取其首级,绝不是偶然。

  实在是这些人杀力太大,秦大姐说过,甲子营两万人马,修为最低都是三品武者,那一场惊天突袭死伤巨大,北疆武道后起之秀几乎损失殆尽。

  “左侧山坳,三百人队,”窦伏威突然又道。

  风寒存心想试试苏御,于是笑道:“苏兄弟可否辛苦一趟?切记要做的干干净净。”

  “好说,”

  苏御眨眼消失,转瞬返回,

  “好了。”

  窦伏威闭着眼睛的老脸上微微一笑,“龙门修士,名不虚传。”

  老孔一脸的得意,就好像是在夸他一样。

  至于风寒,心中暗暗点头,小姐择婿,理当如此。

  7017k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