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九四章 我举荐苏御(求订阅)

一九四章 我举荐苏御(求订阅)

  苏御一脸无语的离开镇压关大狱,

  他可不会真的傻到去找太子换军功,秦大姐的面都见不到,还想见太子?

  再说了,他十分不想再见到那位太子妃。

  可是这么大一个军功压在手里换不出去,心里肯定很不是滋味,这就好比拿着一张百万支票去银行,结果取不出钱来。

  接下来,他拿着甲子牌返回,在城墙上四处寻找白正光的踪迹,后来,他在一处城墙的垛口下面,找到了席地而睡的白胖子。

  苏御刻意保持距离,以心语传声道:

  “白大哥,再帮一个忙呗?”

  白正光翻了个身,没好气的回声道:“有屁快放。”

  苏御嬉皮笑脸道:“我有个表哥也想从军,想着白大哥您给走个后门,把我这位表哥,也编入我们这一火,”

  白正光不耐烦道:“这个简单,叫什么名字?我让军籍处的造籍入档即可。”

  “他叫展昭。”

  “嗯,知道了,别再烦我了,我睡会。”

  “行,你睡吧。”

  邢昭在大乾江湖,也是鼎鼎大名的一号人物,白胖子肯定听说过,苏御懒得多解释,所以随便给邢昭换了个名字,这逼格一下就起来了。

  这下好了,邢昭可以光明大正的给李大力当小兵了。

  ........

  大乾中军大帐,

  虽是深夜,但人们并没有离开,毕竟秦公与慕容一战百年难遇,牵扯重大,谁都不愿错过。

  这时候,一名身穿玄色软甲的游弩手小跑着进入帐中,半跪于地,高声道:

  “禀大将军,风林火山四字游弩手全都撤回来了,损失两百六十三人。”

  进来的这名游弩手,是恒宣的一位弟子,此时恒宣赶忙发问道:

  “北夏大军到底有多少人?”

  来人道:“约五十万至六十万之间,清一色的精锐铁骑,南王庭五大王全都来了,属下们还看到了拓跋王庭的皇辇,想来拓跋女王也来了,敌军呈扇形推进,属下们无法隐蔽,只能回撤,如今北夏大军内部动向,我们已经完全失去线索。”

  帐中一时哗然,

  北夏此番南下,据多方打探,共有大军三百万,如果大同府北面的是拓跋诺敏的王庭大军和五大王,那就是说,敌军主力这次全都集中到大同来了?

  “果然不出大将军所料,”恒宣皱眉看向主位上的秦晖,“拓跋诺敏真的来了,若果真如此,陇右道陈亭,辽东宁牧面对的,应该是西南经略使赵豖的西陲军,和东南经略使岳思琮的南淮军,陈宁二人一旦被拖住无法来援,咱们就只能依靠北平府的新军了,可是北平府那位.......”

  孔渊站出来道:“北平府那边,我们不应太过寄予期望,北疆军自称一军,调配方面不会有任何问题,若是掺杂进来北平新军和御林军,反而会出问题,如今拓跋诺敏的南王庭现身大同府外,基本确立了主攻方向就在咱们这边,如今咱们的人只探查到了六十万骑军,那么攻城部队在哪?这才是我们首先要搞清楚的事情。”

  光头疤脸的霍青的此时也出声道:“历年战事,我们之所以可以频频击退北夏,便在于将其攻城部队彻底捣毁,如果得不到关于敌军攻城部队的情报,我们将会处于绝对下风。”

  众将纷纷议论之时,秦清突然来到大帐中央,沉声道:

  “地图,”

  姚宗道抬手一甩,一幅北夏南线边境的地图展开在地,

  秦清指着其中的黑水池以北的方位,看向那名风字头的游弩手道:

  “将北夏骑军的布阵画出来。”

  “是!”

  那人来到地图前,接过炭笔,将刺探到的北夏大军布阵形势,在地图上勾勒了出来,

  众人纷纷围拢过来,

  此时的帐中,除了秦晖嫡系的甲子营一众宗师之外,还有他麾下心腹大将和谋士,众人针对北夏骑军的布阵,纷纷各抒己见。

  秦晖由始自终不发一言。

  从来没有任何交战经验的秦清,对北疆形势却是了如指掌,这源自于她从小便在秦广秦晖身边,耳濡目染听的多的,其见解往往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

  只听她忽然道:“敌军西北三百二十里,才是北夏的边境重镇旌风城,东北四百里,是落日城,眼下敌军如此深入,补给线如此之长,已然犯了兵家大忌,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恒宣皱眉道:“这一点大家都能看出来,关键是眼下敌军势大,咱们的游弩手无法探取敌军后方情报,导致咱们现在像是瞎子一样,虽然敌我心里都明白,咱们不可能和北夏精锐正面硬碰,但我们得搞清楚,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秦清沉吟片刻后,转身看向父亲秦晖,

  “这一点是必须要搞清楚的,无论冒多大的风险,敌军呈扇形布阵,东西延伸长达二千八百里,骑军可不是这么布阵的,所以我怀疑,他们这么做,很可能就是为了阻止我们绕到他们后方,不然的话,没有必要将战线拉的如此之长,

  我建议,甲子营出动六十人,分东西方向,绕过北夏大军前沿阵地,摸清楚他们背后到底在搞什么鬼?”

  霍青闻言,深吸一口气道:“这么一绕,可是近两千里的路程,不但要赶时间,还需应付北夏军阵中的高手,一旦被发现行踪,引来敌军围剿,必是有死无生之局,虽然风险极大,但是我赞成小姐说的。”

  “我也赞成,”烈开向前一步道:“此番两国交战,我大同府压力最大,一招失了先手便是满盘皆输的局面,大同府一旦有失,国将危矣,小姐此言,值得冒险。”

  “我也赞成!”

  “属下愿往!”

  .......

  众人纷纷请缨,望向主位上的秦晖。

  事实上,秦清所讲,全都与秦晖心中所想不谋而合,要么说父女同心呢?

  正因为秦清常常会聆听爷爷与父亲之间探讨军情,时间久了,思路也就跟着一样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父母与子女的说话方式、行为习惯都很相似。

  沉默半晌后,只见秦晖缓缓抬手,道:

  “东路由风寒带队,萧纶,窦伏威,聂无惧,刑无心,曲柔清,公孙甫,杨夜菱,宇文显,烈开,姚宗道,单清萍,孔渊,墨轲,霍青........”

  “西路由项翦带队,恒宣,封元春,倪坤,蓝解语,卓子离,甘辛妹,夏小荷、张启圣,米雅,钟文聘,左棠,吕琼,徐平安........”

  “此番北上,仰仗诸位了!”

  “属下领命!”

  众将轰然应诺。

  “等等!”秦清忽然道:“前天便有游弩手来报,苏御以一人之力拖延北夏大军南下达四个时辰,我举荐苏御同去。”

  “小姐,你这是什么话?那小子我可看他不顺眼,我不愿与他同行。”

  “呵呵.......一个游弩手干这种差事?难道我北疆无人?”

  “那小子也就是装象挺有一手,干这种精细活,还得是我们。”

  这些话,任谁都能听的出,大家这是不愿苏御去涉险,毕竟此番北上,深入敌军腹地,危险程度难以估量,就算他们这些人里各个都是第一流的强者,但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能否活着回来。

  “你们别说了,”秦清断然道:“苏御现在是我半个秦家人,没理由让他躲清闲,他若是死在前线,我终生为他守节便是。”

  说着,秦清朝着秦晖躬身揖手道:“父亲,女儿无能,修为低下,不能亲上前线为父解忧,便由未来夫君顶替女儿北上,还请父亲恩准。”

  事实上,苏御的能耐,隋棠早就在北疆高层宣扬遍了,孔渊又添油加醋不少,何况前日,数不清的军报传入大帐,都是关于苏御在北夏军阵前反复横跳的光辉事迹,

  所以现在大家都已知道,苏御不仅仅是拥有仙剑的龙门境大剑修,还是拥有本命字的儒家弟子。

  而秦清之所以举荐苏御,原因很简单,她想让所有人都知道,秦家三代之中,还有雄才。

  秦家稳,北疆就稳,苏御想要服众,在北疆站住脚,还得拿战功说话,她心里虽然也担心苏御的安危,但对苏御逃命的本事却是很有信心。

  一直没有开口的袁淮安袁先生,此时也点头笑道:

  “此子可去。”

  秦清闻言大喜,她知道,袁先生点头,父亲多半不会拒绝。

  果然,秦晖犹豫片刻后,看向身前的女儿,

  “小心点。”

  :。: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