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九一章 想死都难(为Hjz666”大佬加更第二章)

一九一章 想死都难(为Hjz666”大佬加更第二章)

  黑水池。

  慕容惊鸿身形雄伟,伫立于大地中央,

  他出身北夏王族慕容氏,今年只有六十三岁,看模样,更是只有四十出头。

  长发披肩,根根似铁,身上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体魄近乎于完美。

  在北夏,曾有一个传说,慕容惊鸿一晚御女七十有余,整晚不歇,第二天仍能一拳打死八品大宗师,而那些女人,三天下不了床。

  北夏还有一句谶语:慕容睡过的女人,比斯琴河里的鱼虾还要多。

  此人在北夏,俨然有风流祖师爷的美誉。

  此刻,慕容惊鸿冲着百丈之外的那道人人影抱拳道:

  “慕容求死来了,上将军是否活够?”

  秦广双手负后,淡然一笑:

  “你猜!”

  两大巅峰强者,同时出手。

  一时间,黑水池上空,乌云压顶,雷鸣阵阵,大地上彷如地牛翻身,轰然震荡,只是一瞬之间,大地之上,除了一顶牛皮小帐篷之外,再没有一块囫囵地方。

  动静之大,使得两边大军座下战马,纷纷受惊。

  罡风直达百里之外,风卷云涌。

  但是,却没有人可以看到两人的身影,

  因为太快了,快到连影子都看不到。

  大乾这边,中军所在之地,已经设下一座大帐,帐内之人,皆是北疆军核心人物。

  秦晖坐镇中央,一声不响的盯着眼前地面,在那里,袁淮安布下了坐观山河,此刻山河画卷中的景象,正是黑水池附近。

  众人除了能看到画卷中的电闪雷暴、大地崩裂之外,根本看不到秦广和慕容的身影。

  秦清不敢去看画卷上的景象,带着景来和慈音坐在帐中一角,有一下没一下的剥着手里的花生。

  由于从小便生在将门之中,她比很多人都看的透彻,爷爷不仅仅是大乾王朝的国之柱石,也是他们秦家的顶梁柱。

  如果爷爷出了什么意外,大乾朝立时便是风雨飘摇,秦家也必然风云激荡。

  大乾朝离不开爷爷,秦家也同样如此。

  倒不是说父亲无能,其实恰恰相反,父亲之才,犹在爷爷之上,可惜,人情世故这方面真是一塌糊涂。

  父亲若不是太过独断不听人言,也不至于和陈宁二人闹的如此之僵。

  如果娘亲还在就好了,这世上,父亲也只会听她一个人的话。

  至于这次大军离开长城布防,看似动静很大,实际上双方打起来的可能几乎为零。

  北疆军这边很多人都能看明白,但是太子那边的御林军,就比较云里雾里,毕竟他们从未和北夏打过交道,有些将领甚至连历年战事档录都没看过。

  首先,北疆这边不可能跟你打,战事未起,有着长城天险,傻子才会早早以主力骑兵跟你决战。

  再者,北夏那边也不会跟你打,大乾的优势在于长城,历年每次攻伐,皆是以长城布防为主,骑兵伺机游击扰乱敌方攻城部队,达到消耗你攻城主力的目的。

  说白点,两边打了这么多年,什么套路早就彼此门清,可以说,北夏那边各种计谋战术都用了个遍,到头来还是只有一种最为合适。

  认准一点,不惜消耗,往死里打。

  这样一来的话,攻城部队便是重中之重,历年北夏每次败北,基本都是输在攻城部队损失太大,才迫不得已退兵。

  大乾是不会和你的主力骑兵正面决战的,八年前甲子大战,甲子营主动出击,那也是在城之将破之际,不得已下的孤注一掷。

  只是奇怪,为何北夏这次动静如此之大?清一色的骑军兵压边境,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秦清也不明白。

  整座大帐中,围坐有上百人,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夜里,山河画卷中,黑水池那边的动静仍是天翻地覆。

  这时,饭菜被送进营帐,大家饿了一天,开始进食。

  秦晖两鬓斑白,高坐主位,由始自终双目紧闭,不发一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秦清将一碗牛肉面端了过来,小声道:“爹,吃点东西吧?”

  “不饿,”秦晖只是缓缓吐出两个字,便再也不说话了。

  秦清摇了摇头,只能返回原位。

  .......

  黑水池以北,北夏大军早已下马,骑兵蹲坐在战马旁边,等待着黑水池一战的结果。

  大军中央,一座金顶王帐被数层灵璧屏障包裹,五位大王,包括南庭之主拓跋诺敏,此刻都在帐中。

  篝火摇曳,不同于大乾军帐中的沉闷,北夏这边很是热闹。

  拓跋诺敏托腮半躺在宝座之上,盯着大帐中央的山河画卷,嚼着侍女递至嘴边的烤肉,笑道:

  “我们今日能坐在此地,便已经是赢了一半。”

  北疆那边只刺探到南庭三位大王驾临,事实上,五个都来了。

  除此之外,南王庭左丞相幸南召,南线经略使皇甫烨,王庭大将军司犁射,此刻都在帐中。

  身材臃肿,怀抱两名妖娆女子的南院大王拓跋雄鹰,闻言在身旁女子胸口抹了一把,笑道:

  “入冬之前,城池就可建好,长公主这次选址实在是妙,以慕容挑战为饵,咱们兵压黑水池,然后在黑水池以北百里的虎城旧址上,再建一座雄城,有此城做犄角,我大军首尾可顾,北疆不是要跟咱们打消耗吗?那咱们就跟他耗下去。”

  割鹿大王徐明达,闻言皱眉道:“但是入冬之前,我们还需多加谨慎,不但要在黑水池以北布下望堡碉楼,还需引水过来,解决兵马的饮水问题,工程浩大,每一个地方都容不得疏忽,而且还需广布斥候,绞杀北疆游弩手,尽可能的延缓北疆窥破我们意图的时间。”

  “窥破又如何?”宝山大王平天官举杯冷笑道:“我精锐大军六十万布阵于此,北疆难不成还敢过来与我决战?”

  徐明达冷笑道:“为何不敢?平大王难道忘了八年前的甲子营了?我记得那次你跑的可是够快的?”

  “当”的一声,平天官将酒杯摔在地上,“徐明达!八年前的甲子大战你可是没有参与,少在这跟我说风凉话。”

  徐明达冷笑道:“本王只是提醒你,莫要骄纵,我可不想被你拖了后腿,”

  “放肆,姓徐的.......”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

  拓跋诺敏慵懒的摆了摆手,阻止两人继续争吵下去。

  至于左丞相幸南召,南线经略使皇甫烨,王庭大将军司犁射,则是自始至终缄口不言,作壁上观。

  大夏与大乾国情不同,虽然拓跋皇族稳稳的掌控着王朝,但是各地氏族势力极大,宝山平氏,割鹿徐氏,这都是外姓王族,麾下大军皆是本族嫡系,想要让这帮山大王乖乖听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拓跋诺敏淡淡道:

  “徐大王说的对,城池建好之前的这段时间最是关键,虽说我大军压阵于此,但是大同府坐镇的可是秦晖,此人用兵难测,你以为他不敢打,说不定他还真就来了。”

  徐明达深吸一口气,道:“本王只是好奇,长公主为何不挑选临闾关做为主攻之地?如果换做宁牧,我敢肯定,他绝对不会率军主动出击。”

  拓跋诺敏笑道:“秦家是北疆的一杆旗,我要做的,是砍断这根旗帜,慕容此战过后,秦广势必需要归隐养伤,那么北疆可足虑者,唯秦晖一人而已,宁牧守成之辈,不足挂齿。”

  南院大王拓跋雄鹰皱眉道:“长公主难道对慕容没有信心?要知道,慕容生平从未有过败绩。”

  “非是没有信心,”拓跋诺敏笑道:“此战之前,我曾单独与慕容见面,他告诉本宫,九品武者,想死都难,此战名义上一决生死,实则两人心里门清,谁都死不了,就看谁伤的重了。”

  众人目瞪口呆。

  拓跋诺敏打了了哈欠,淡淡笑道:

  “当时本宫不信,便以一柄地品六阶的仙剑刺入慕容胸口,将慕容心脏绞成粉碎,结果一息之间,慕容心脏重新聚合,胸口连道疤痕都没有。”

  大帐中顿时鸦雀无声,人人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拓跋诺敏看在眼中,缓缓起身,道:

  “正如我们今夜帐中议事,外人不得而知,那么九品强者的世界,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知道的,所以,别指望秦广会死,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众人见她似乎要离开,纷纷起身相送,

  拓跋诺敏笑了笑,摆手道:“都坐下,本宫只是出恭而已,如此大战岂可错过?”

  众大王纷纷大笑。

  当拓跋诺敏路过平天官身边时,似乎突然想起什么,转身笑道:

  “平大王不用再等了,你那位宝钗美人,已经被人掳走了,掳走她的,就是那位以一人之力,拖延我大军南下的少年剑修,人家才只是北疆的一名游弩手,所以,千万不要小看北疆的底蕴,这么多年,带给我们的惊喜还少吗?”

  平天官站在原地,脸色大变,他本以为宝钗追杀此子还未返回,谁能想到,竟然会被俘?

  宝钗可是九境修士啊?

  而拓跋诺敏这句话,无疑是在敲打自己。

  于是他赶忙俯首道:“天官明白,绝不敢再有丝毫大意。”

  拓跋诺敏笑了笑,扫视众人一眼后,神情忽然间冰冷下来,

  “此子伤我大军锐气,不能不除,传我令,诛杀此子者,赏黄金十万,封地千里,赐王族。”

  “遵命!”众人纷纷行礼,恭送拓跋离开。

  :。: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