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八九章 王八看绿豆(求订阅)

一八九章 王八看绿豆(求订阅)

  黑水池以南,北疆十万大军集结,分别屯集于五处地方,

  左右两翼突前,各两万轻骑,由宣化将军葛山,镇远将军雷斌统帅。

  中军左右两侧,则是隋棠的骁骑军和宋运辉的玄甲精骑,是全甲的重骑军。

  秦晖居中坐镇,身后是他的嫡系精锐,大风骁骑军。

  太子和他的御林军目前还没有习惯北疆的水土,则是坐镇长城,其实李晴雪在洛阳接到圣旨北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快到达北疆了。

  镇北关,足足六层之高的将军楼坐落在长城之上,

  太子李元乾此时一身便服,坐在议事大厅内,身旁是太子妃秦婉。

  大厅中央的沙盘,围站着十余位披甲武将,此时正在下方研讨战事。

  不同于太子的镇定自若,太子妃秦婉脸色凝重,已经很久都没有说话了。

  事实上,上将军秦广与北夏慕容惊鸿一战,已经传遍了大乾,如今整个大乾的百姓,都在为上将军祈福,但是他们祈福的方式有点不对路,是在寺庙里,又或是道观里.......离谱的还有黄大仙庙、娘娘庙、山神庙、城隍庙、土地庙.......

  话说回来,城隍土地山神这些,似乎完全不够资格保佑秦广。

  此时,下方一名武将突然朝着太子拱手道:

  “殿下,末将认为,北夏大军集结南下,屯兵于黑水池以北,很有可能是想在秦公与慕容决战之后发起总攻,我们目前刺探到的,只是敌人的先锋骑军,攻城器械和粮草辎重应该就在后面。”

  太子微笑点头,“兵无常形水无常势,北夏这一次大规模南下,兵力空前,目前南王庭五位大王,已经有三王逼迫于大同府边境,只要我们确定拓跋诺敏的王庭所在,知道对方的主攻方向之后,才能因地制宜,因势利导。”

  又一名武将站出来道:“太子殿下所言甚是,大同府北面大军压境,并不代表镇北府、临闾关就没有压力,目前为止拓跋诺敏还未露面,他们究竟主攻何处,还不得而知,北平府的新军加上原本驻防的北疆军,已过十五万之数,往东可支援临闾关,往西可与大同府遥相呼应,是这一次北疆布防的关键所在,只是........”

  太子笑道:“只是他们的统帅没有任何领兵经验,还是一介女流,你觉得会出问题?”

  那人赶忙道:“太子明鉴,北平府新军,来自我大乾各地内府大营,这些内府大统领虽不如北疆将领身经百战,但总归是门里出身,可是九殿下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末将只怕那些大统领未必服她,这样一来,在大军调度指挥上,恐怕会出问题,北疆事大,马虎不得。”

  众将纷纷附和,

  在他们看来,秦晖、宁牧、陈亭三人坐镇一方,自不必说,就算他们这种皇城御林军,也没有人会不服,但是北平府如此重地,足足十五万大军交到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公主手上,在他们看来,简直匪夷所思。

  但李元乾却不认为此举有任何不妥,北疆姓秦几十年,这不是父皇想要看到的,就算父皇从没有动秦广的念头,但是权柄过大,会导致朝堂形势失去均衡,长此以往必然会出问题。

  自己亲征,晴雪坐镇,看似是来抢功,实则是分担了秦广的压力。

  打仗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逞匹夫之勇,又或是懂得用兵就能解决的。

  秦广与内阁诸臣明争暗斗了多少年,如果不是他来北疆,户部的粮草供给会如此之快?后勤保障能做到万无一失?

  内府大营名义上归兵部掌管,但实则各地的大统领,有三分之一是出自内阁举荐,如果不是皇室中人坐镇,这些人更不会服从调配。

  这种道理,这些武将是不会懂的。

  打仗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中之复杂程度,令人咋舌。

  就算没有秦广与慕容一战,自己肯定也是要来的,因为八年前秦晖、陈亭、宁牧还是亲如兄弟,彼此配合默契,北疆一线众志成城,但是眼下,三人可是闹掰了。

  真是让人头疼。

  “九公主坐镇北平府,是圣意,圣上自有定夺,如果下面人不听调配,那便是阵前抗旨,晴雪不杀他们,本王也必杀之,此事无需再议。”

  众将再不敢多言。

  李元乾看向一旁的秦婉,柔声道:“婉儿且放宽心,武者到了秦公这样的境界,或许没有比与旗鼓相当的对手一决生死,更让他期盼的了,何况父皇与我再三劝阻都没能让秦公打消念头,如今我们只有静等,无论最后结果如何,秦公都是求仁得仁,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婉儿知道,”秦婉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一物降一物,秦婉唯有在李元乾面前才会如水温柔,这倒是不因为李元乾的太子身份,而是秦婉确实在意对方,而李元乾自打有了秦婉,连侧妃都不娶。

  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感情就是这么奇妙,唯有当事两人才能体会。

  其实李元乾说的这些,秦婉都懂,父亲什么脾气他这个做女儿的能不知道?一生浸淫武道,如痴如醉,数十年未逢敌手,突然冒出来一个慕容惊鸿,父亲心里只怕唯有高兴。

  当初大姐秦素以死相逼,都没能拦下父亲,何况其他人?

  只听她幽幽叹息一声,点了点头:“大战之前,父亲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领会揽月拳架的衣钵传人,此生最大遗憾消除,心境圆满,胜面极大,你不知道父亲这两天有多开心,说起来,我该谢谢苏御。”

  李元乾笑道:“你说的是那个叫初墨的小丫头吧?璞玉良材也需雕琢之人,婉儿日后需多多指点。”

  秦婉展颜笑道:“教不了,父亲四套拳架,撕虎、搏龙、摧山、揽月,其中以揽月拳,最是博大精深,集父亲一生拳意所在,我打小就研修揽月心法,结果到现在仍是难窥其中真意,我这摧山拳都没怎么学明白,哪能指点的了揽月拳?”

  “哈哈.......”太子开怀一笑,“原来婉儿也很笨嘛。”

  秦婉笑了笑,不置可否。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