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八八章 凡人皆有一死(求订阅)

一八八章 凡人皆有一死(求订阅)

  从高空俯瞰大地,数不清的黑色线条弯弯绕绕,像是无数条细长的河流,从土黄色的大地经过,在往一处汇聚着。

  这副景象,像极了即将下雨时,蚂蚁搬家的场景,

  但如果你飞的再低一些,就能够看的更清楚,这是无数支铁骑大军,绕过贫瘠的山地,绕过荒凉的丘陵,跨过横亘的河流,朝着南方迅速集结。

  一只巴掌大小的银喉长尾山雀,飞翔在云层当中,将它眼中所见的一幕及时传递给了远在北疆长城上的一座雄关当中。

  这种灵鸟,是天底下为数不多可以和人结成通灵契约的灵鸟,只不过驯养一只的代价极高,因为它只吃一种肥肥的肉虫,而这种肉虫极难寻到,是以黄金计价的。

  这时,一声鹰鸣响起,一只早已藏身在云团当中的鹰隼突然间俯冲而下,瞬间出现在山雀头顶,一双利爪猛然直接将山雀抓成碎肉。

  “啾~~”

  鹰隼盘旋而下,落在一个魁梧大汉的手臂上,汉子微笑的用指头挑动着鹰隼的锋利的尖喙,

  “干的不错,”

  下一刻,一只大手忽然穿透汉子胸膛,手里还捏着那颗猩红的、仍在跳动的心脏。

  一刀将展翅飞起的鹰隼斩成两半,男子在尸体上擦干手上血渍,转身忘了一眼远方黑压压一片,仿若乌云压顶的北夏铁骑,他取下背上的巨大号角,双手捧着,朝着南方用力吹响,

  “呜~~~”

  随着他的这声号角,南面不远处,也有一声号角声跟着响起,

  就这样,一声接一声传递下去.......

  最终,北疆长城,响起了震天的号角,

  大同府一线十六道城门依次打开,精锐铁骑鱼贯而出,秦字王旗时隔八年之后再次出关。

  扛纛者,倪坤。

  .......

  山坳处,本事不济的邢昭早已被苏御收入袖中,而他一人以一敌八,已经连杀两人了。

  看的出,隐匿在暗处的这些高手,是负责拖住自己,真正的杀招还在宝钗身上。

  但是苏御现在已经不打算再打下去了,实在是损耗巨大,他得留一口气,返回长城。

  手握仙剑,苏御从花海中斩出一条大道,施展缩地山河眨眼间出现在宝钗面前,拼着被无数花瓣割伤的代价,一头撞在了宝钗雄伟的胸口。

  白色火焰在宝钗胸前燃起,后者大惊之下赶忙遁离,

  苏御也在一撞之后,立即改变方向,

  一方金色宝印紧随而至,狠狠印在他的后心。

  “噗!”

  宝印击在幻象之上,真正的苏御早已来到祭出宝印的修士身前,一剑削下。

  头颅飞起,鲜血迸射。

  是你们不经打还是我宝剑太锋利,怎么就没有一个能扛得住我一剑的?

  和光同尘杀力之大,远远超乎苏御想象,原先时,宝钗还敢直樱其锋,但在吃过几次亏之后,已经只敢远远与苏御斗法。

  胸前寸缕被白色火焰燃尽,宝钗抬手护着两点,嘴角一勾,引出一串花瓣,交织成一件鲜嫩花衣护在上身,然后整个人凭空消失。

  苏御也不愿再和对方纠缠,全力南下,因为就在屁股后头,一支北夏大军的铁骑已纷沓而至。

  疾驰南下的苏御忽然间心头一动,察觉到宝钗的气息就在身前,赶忙改变方向,

  此时异变陡生,只见他周身荡起一层波浪般的灵气涟漪,周遭景物随之骤然一变。

  他竟是一头撞进了一处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花海当中。

  天地间,花香弥漫,百花争艳,蜂蝶翩翩飞舞,

  唯一的一颗参天大树下,宝钗悠闲的荡着秋千,眸如秋水,眼角含媚,正朝着苏御微笑招手。

  这是.......撞进她的伞里了?

  苏御嘴角一动,眨眼间出现在秋千底下,

  “宝姐姐,何必呢?大家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吗?”

  宝钗荡着秋千,娇笑道:“小哥哥,这里是我的道场,姐姐坐镇这里,天然压胜一境,你现在的境界自降一层,怎么有资格跟姐姐拼死拼活呢?”

  苏御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朝着四周打量着。

  秋千上的宝钗,一双美眸始终落在苏御身上,笑道:

  “如今姐姐的道场里,只有你我二人,不如便在此处共赴巫山,岂不妙哉?”

  苏御一愣,笑道:“还是算了,没玩过野战,不习惯。”

  “野战?”宝钗蹙起眉头想了想,似乎明白了苏御的意思,掩嘴娇笑道:“有谁不是赤果果的来到这世上?何况眼下只有你我二人,小哥哥如果觉得害羞,那姐姐呆会废了你这身修为,再行好事也是可以的,只是那样一来会无趣很多。”

  “宝姐姐倒是挺自信,”苏御手腕一转,和光同尘握在手上,笑道:“是不是杀了宝姐姐,我就可以出去了?”

  宝钗哈哈一笑,从秋千上站起,“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小哥哥凭什么觉得你就能杀了我呢?凭你长的好看?这恐怕不行吧?”

  就凭我有BUFF!

  苏御呵呵一笑,一个金色大字浮现在他的脚底,

  上日下勿,

  易!

  “本命字?儒教弟子?”宝钗脸色微变,这小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啊,原本以为是个剑修,结果现在又有本命字?

  易字何解呢?宝钗脸色再变,她心里清楚,儒家弟子练出本命字的,本就少之又少,更何况本命字威力几何,也是要看字的。

  宝钗秀眉紧蹙,身形高高跃起的同时,天地之间,整片花海荡漾而起。

  “小哥哥,接下我这一手,姐姐自会放你离开。”

  苏御本命字傍身,一点不虚,何况还有仙剑在手。

  剑术、剑法、剑意、剑道、剑气、剑势、剑心,此刻交融于一处。

  苏御闭上双眼,完全无视周遭临身的诡异花海,在心中酝酿着一式剑招。

  三分剑术,四分剑法,七分剑意,

  只见他缓缓抬起手臂,劈出骤然间领悟,或者说,随手拈来的浩然一剑。

  天空上,宝钗脸色剧变。

  这方天地间,一道裂痕笔直出现,宝钗的本命道场,被苏御这一剑,直接斩断。

  花海一瞬间,荡然无存。

  黄沙地面,身受重伤的宝钗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神情萎靡至极,脸色苍白,

  那柄破损的油纸伞,距离她脚边不远,伞面上原本鲜艳的色彩,此刻也变得暗淡无光。

  苏御笑呵呵的在宝钗身前蹲下,撩起遮盖她面庞的长发,笑道:

  “宝姐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宝钗惨然一笑:“打算杀我?还是拿去换战功?”

  苏御笑道:“我是个俗人嘛,当然是换战功喽,我还有帮嗷嗷待哺的弟兄,等着军功换来的钱,去窑子里潇洒呢。”

  宝钗脸色一变,骇然道:“你不会把我交给他们吧?”

  “怎么可能呢?”苏御笑道:“先不说我那帮弟兄不喜欢北夏的妞,再说了,我看得出,宝姐姐是嘴骚腰不骚,我肯定不会这么做。”

  宝钗自嘲一笑:“是我托大了,不该一个人来追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苏御!”

  苏御手臂一抬,直接将宝钗卷入乾坤袖,然后回头忘了一眼北方,就此折返。

  .......

  黄沙之地,一座帐篷之中,坐着一老一少。

  老人看上去很年轻,实际上年纪已在九十开外,而坐在他对面,正舔着手里糖葫芦的女童,看模样似乎七岁左右,实际上出生至今,还不足一年。

  “丫头,等爷爷走后,你就乖乖待在帐篷里,好好看着我跟那人打一架,你要仔细看好了,爷爷这套拳架,从来没教给过任何人。”

  初墨皱眉道:“爷爷撒谎。”

  秦广愣道:“哪有的事?”

  初墨道:“秦阿姨说了,不是你没教,是她们学不会。”

  秦广尴尬的咳嗽一声,“那爷爷换个口吻,我这套拳架,名为揽月,至今没教会过任何人,这样总行了吧?”

  初墨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行吧,但是我这一时半刻也学不会啊,你跟那人打完之后,还得教我,但是,我可不会认你当师父。”

  关于拜师这件事,一老一少已经扯皮一天了,秦广打从看到初墨的第一眼起,就认定了孩子是块绝佳的璞玉,比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人,根骨都要好。

  别人看不出来,九品大佬怎么会走眼呢?

  可惜,初墨特别执着,说什么除了阿哥之外,其他人都不够资格当她的师父,把个秦广气的,昨晚都失眠了。

  在秦广看来,师徒名分什么的,无所谓,初墨是苏御的义妹,那就是纯粹的自己人了,法不外传,他秦广纵横一生所悟的最强拳架,又怎么可能传给外人?

  “这场架不好打啊,爷爷也不敢保证能赢,可惜了,爷爷现在才遇到初墨,真是不巧。”

  秦广揉了揉初墨的小脑袋,一脸宠溺道:“总之,你要睁大眼睛看好了,爷爷只让你一个人观看这场对决,就是要让你学点东西,那个叫慕容的也很了不起,我俩的每一次对招,你都要记在心里,结合我传给你的心法,好好领悟,明白了吗?”

  初墨点了点头,“爷爷一定会赢的。”

  秦广哈哈大笑,“没错,刚才爷爷只不过是谦虚一番而已,其实那个叫慕容的,并不怎么样。”

  说完,秦广长身而起,走出帐篷,眺望着远处天边,

  半晌后,只见他转身道:“初墨,还记得爷爷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

  初墨道:“记得,凡人皆有一死。”

  秦广点了点头,大步离开。

  这时,初墨突然跑出帐篷,冲着秦广的背影喊道,

  “但不是今天!”

  秦广并未转身,微笑着摆了摆手。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