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之小君子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乞儿

第二百四十五章 乞儿

  长安的谣言愈演愈烈,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刘备甚至在府邸之中听到了这种要命的传言,让他本就强行压制的心情一下子崩塌了。

  最后还是刚刚从昏迷之中醒过来的甘氏不顾蔡琰和糜贞的阻拦直接走了出来。

  “最近这些日子,这府邸之中有不少消息传来传去,夫人性格柔弱,对你们不忍责罚,这让你们变得有恃无恐了些。

  今日夫人不忍对你等下手,但是奴家却是不怕这个。

  他们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希望你们也能够长长记******家不是什么名门闺秀,也不懂什么大道理。

  但是奴家知道,这里是谁给了你们饭吃,是谁让你们在这乱世之中有个安稳的日子。

  忘了本的人,在哪里都不会有好下场!”

  甘氏此时说话的语气还是有着几分虚弱,但是此时却是所有的仆从都是神情惶恐。

  而此时甘氏的面前则是一群正在哀嚎不已的下人。

  作为司隶校尉的刘备,本身并没有想要太多的家仆杂役,他们一群糙汉子也都喜欢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只不过因为现在大量的家眷进入了长安,尤其是现在刘备的家眷也不算少了,所以这仆从侍女什么的也慢慢多了。

  刘备本来就是颇为和善之人,几乎从来不管后宅之事。

  蔡琰进入家门之后,甘氏也就退了下去,而执掌后宅的事情,蔡琰非但不精通,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子性格和他的父亲一样。

  颇有几分逆来顺受的意思,这宅中无人敢欺辱她对她来说都算是很好了。

  至于管教,她也不懂。

  这导致了如今在长安城流言不断的时候,这刘备的后宅之中竟然也开始了出现这种谣言。

  让刘备的心情一日一变,城中尚且有董和阎忠张既袁涣等人处理。

  这府宅之中,甘氏却是不能坐视不管了。

  甘氏却是没有不是什么知书达理之人,也没有什么家世可言,甚至连自己还有没有亲戚她恐怕都不知道。

  这么多年唯一见到的一个和她一样姓甘的,就是那刚刚进入他夫君麾下的大将甘宁。

  不过就那性格也不可能是她亲戚。

  曾经有过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给她弄一个出身出来,甚至将她和先秦时期的甘茂挂上钩,只不过都被甘氏拒绝了。

  用她的话说。

  从记事儿起她就想尽办法讨生活,从来没有靠着什么祖宗来活下来,当初不用如今自然也不用。

  蔡琰不会做的事情她来做。

  她知道自己丈夫的心意,她也知道自己的丈夫正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心情,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若是这些谣言在府邸之中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

  他的丈夫恐怕真的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他也心疼自己的那个儿子,到现在她的梦里都是自己儿子血淋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他更加的清楚,现在绝对不是冲动的时候。

  今日甘氏一反常态的接过了后宅的权利,从军中借来了行刑士卒,从董和那里借调来了女牢里面的悍妇。

  直接将一种在背后嚼舌根子的仆从杂役侍女,甚至还有一个自己身边的人都扔到了后院之中。

  然后顿时就是惨叫连天。

  甘氏究竟风霜,知道这些人都是行刑老手,怎么做能够让人看着凄惨无比却不伤筋动骨。

  她不敢在这个时候弄出人命,但是必须要震慑住这群人,保住后宅安宁。

  蔡琰和糜贞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不由的面露不忍,甚至不敢再看,而闻讯赶来的马腾则是听到动静之后轻笑一声,直接原路退回。

  前去寻找刘备去了。

  如今简雍去了弘农,联系张绣和贾诩,张飞在外训练兵马,做好了随时出兵的准备。

  关羽前往子午谷,想要得到消息少说也得开春之后了,田畴等人都在调拨粮秣,做好了大军出击直接扑灭雍凉韩遂等人的准备。

  这一次刘备等人是真的发怒了。

  此时长安司隶校尉门口,一个小乞儿正蹲在墙角,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司隶校尉的门口,手里啃着从一旁不远处义棚里面领到的干粮。

  所有难民在进入长安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凭证,这个凭证可以领取三日饭食。

  但是三日之后还想吃饭就只能前去募工或者募兵之处,亦或者去官衙之中证明自己身体残缺无法做活。

  到时候官衙会为他们安排。

  只不过这个小乞儿没有选择这两条路里面的任何一条,他领了一日的口粮之后就蹲在了这司隶校尉府的衙门口。

  双眼紧紧的盯着衙门口,从来不曾离开半分。

  这个小乞儿就是郭图从无数益州难民之中选出来的,亲自教他读书识字给他饭吃,最后将信帛送到他的手中。

  以自己为诱饵,以勾结杨怀为明处,暗中让他绕江州由水路进入关中。

  这个小乞儿足够机灵,身上有着足够的钱财却也一直靠着乞讨过活,生怕路上会出现什么意外。

  来到长安之后他并没有着急去求见刘备,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去求见刘备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是十分不靠谱的事情。

  这一路上的门子,小吏属官,先不说他们会不会真的相信自己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乞儿。

  就算是他们相信,自己这么一个小乞儿找到刘备....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早就打完仗了。

  所以他决定冒险一试,他听先生说过,那位少君虽然十分的疲懒,动辄干点不是人的事情。

  但是从来未曾误过正事,无论风雨定然会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再去忙其他的事情。

  所以他觉得,父子相随,那位少君如此,作为司隶校尉的刘备,想来也是如此。

  虽然刘备出行定然会是无数簇拥,更有侍卫相随,但是他只要看到了刘备的话,那就一定能够将他拦住。

  从清晨开始等候,只吃了一顿朝食的乞儿生生等到了申时终于看到了从司隶校尉府中走出来了一行人。

  其中两个人被众人簇拥,向来那刘使君就在其中了。

  一个脸色白净,长相普通,双耳肥硕,双手奇长,长得这么奇怪和他们川中的猴子一样,这家伙一定不会是刘使君。

  另一个年纪更大一些,方脸阔口,一脸的肃穆,身材雄壮,就这幅卖相,那定然是沙场征战的骁勇之将。

  想来这就是那位刘使君了。

  小乞儿眼睛一亮,然后直接就从那角落之中闪了出来。

  只不过就在他要冲过去开口拦截的时候,他先被一汉子直接拦住,身后的一名小贩也突然站了起来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了。

  “我们兄弟盯了你半天了,你小子还真敢对玄德公出手,好大的胆子。”

  身后那小贩冷笑声传入那小乞儿的耳中,同时那肩膀上的手劲儿加大,似乎要将她摁在地上。

  只不过此时那小乞儿看似虚弱,却绝对是一个狠人,突然就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巧的短刀然后朝着自己的肩膀就刺了过去。

  这一刀这是明着要将自己的肩胛和对方的手掌一起刺穿的架势,吓得那汉子也赶紧松开了手。

  可是那小子却是太过于用力直接刺破了自己的肩膀让鲜血直流,不过却未曾有任何的停留,趁着刚刚的这么一个空隙猛地从面前那汉子胯下钻过。

  一下子就冲出了两个人的包夹。

  紧跟着肩膀上插着一把颤颤悠悠短刀的小乞儿就冲到了那队伍面前,直接就大吼起来。

  “玄德公何在,玄德公何在,某家有冤,小子有冤啊。”

  那凄厉的叫声加上他这幅模样当真是吓了不少人一跳,而刘备则是一把拉住想要阻拦那小乞儿的护卫,径直的走了过去。

  “你有何冤,大可告诉....”

  “你闪开,我要找玄德公!”那小乞儿个头不大,却真是有几分力气,看着冲过来的刘备直接一脑袋将他撞了一个踉跄。

  然后扑腾一下子跪倒了马腾的身边。

  “玄德公啊,小子天大的冤枉啊,小子...小子...”

  那小乞儿断断续续说了半天也没编出来一个所以然来,然后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小子父亲在小子离家之时交给了小子一块祖传玉珏,不过却是假的,想来是小子祖上被人给骗了...”

  众人心平气和的等了他半天最后就等出这么一句话来,当时就有人脸色一沉,觉得这个小子这是在找死。

  不过刚刚有所动作就被那小乞儿身后的刘玄德直接制止了。

  “将那个小子带回府邸之中,好好问问是谁骗的他家祖上。”刘玄德的话让人动作一顿,紧跟着就看到刘玄德再次走到那小乞儿的面前。

  “某家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某家叫做刘玄德。”

  说完就在那小乞儿满脸的古怪之中走远了,而这个小乞儿也被人带回了刘备的府邸。

  “.....小子郤揖见过玄德公。”

  那小乞儿...郤揖这一次没有再慌里慌张的不成体统,反倒是颇有几分模样。

  同时从那脏兮兮的怀中掏出来一封被保存的十分完好干净的信帛。

  “一位先生让小子将这封信帛交给玄德公,他还让小子替他说一句。

  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那个祸害命硬的很,使君不如拭目以待,等待结果才是。”

  :。:

看过《三国之小君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