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 > 第305章跟小哥碰头的猫

第305章跟小哥碰头的猫

  小哥神色凝重的说道:

  “对。”

  众人齐齐的“我草!”了一声,就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当中。

  许久之后,胖子站起身来,抱着一盆的水果,摇摇晃晃脚下发飘说道:

  “去坐直升飞机之前喊我。”

  “这个消息啊,虽然是胖爷我根据小周提供的信息,给瞎几把猜出来的。”

  “但是被小哥证实了之后。”

  “胖爷我这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接受,太特娘的劲爆了。”

  “不行了,我得先去睡一觉缓缓了。”

  说着话,胖子就踢踏着拖鞋,慢吞吞的走回他的房间了。

  吴邪脸色有些发白的,纠结的说道:

  “没想到,一向啥都不当个事的胖子,也有神情恍惚的时候。”

  “我感觉,胖子是不是还猜到了啥,但是没跟咱们明着说出来?”

  “嗯……难道是怕我听了接受不了吗?”

  说罢,吴邪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周凡和小哥。

  周凡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吴邪看到小哥依然是一脸淡然的表情,就又把心给放下来了。

  然后吴邪挠了挠头,也抱起了一盆水果,说道:

  “老周,小哥,桌子上面的那两盆水果,你俩别忘了给吃了啊。”

  “咱们明天……哎?已经凌晨了?”

  “等起来之后,咱们还得再去张家古楼底下,杀他一个回马枪。”

  “等到咱们再回来的时候,还指不定是哪天呢。”

  “别到时候一进门,就发现爬了满屋的虫子,那可就草淡了。”

  周凡的嘴角一抽,说道:

  “咳,按照小吴你‘心想尸成’,以往辉煌的战绩来说。”

  “既然你突发灵感,想到了‘满屋爬满虫子’这种事情。”

  “那还是得提前做好准备。”

  “我这有个整治虫子的东西,正好跟院子里面的女尸药鼎,可以配套使用。”

  【叮!已购买,一捧,驱虫特效野草,减少威望值488点。】(目前威望值点)√

  【注:虫有虺(读音:灰)者,一身两口,争食相龁(读音:和,意思:咬)遂相杀也。】

  吴邪和小哥都好奇的,看向周凡手里面的那一捧灰粉两色掺杂的,野草般的干枯了的植物。

  周凡随意的把这一把“野草”,放在了桌子上面,笑道:

  “出门之前,把这些放到女尸药鼎里面。”

  “但凡是进入了咱们四合院里面的虫子,都会闻着这些‘野草’的味道爬进药鼎。”

  “然后它们就会互相啃咬,尸体最终也会化为这种‘野草’的草籽。”

  “嗯,一捧现成的野草,干掉数量众多的虫子,还能留下等量的草籽。”

  “划算的很。”

  吴邪的眼神一亮,说道:

  “老周,那咱们带着下墓的时候使用,行不行?”

  小哥的目光微动,说道:

  “需要常年被尸气滋养的容器。”

  周凡笑道:

  “小哥说的没错。”

  “这种特殊‘野草’我倒是有很多。”

  “但是咱们以前又没有正好的,被尸气经年累月滋养过的容器。”

  “另外就是,那些容器里面,曾经装过的尸体的威力越大,用来灭虫的效果越好。”

  吴邪十分遗憾的说道:

  “这样啊……那咱们去下墓的时候,也不能扛着这个药鼎来回走动。”

  “不过胖子之前,还想着在药鼎里面养鱼呢。”

  “这咱们先给被动养虫子了。”

  说着话,吴邪就打了一个哈欠。

  然后吴邪就带着一头的,对于胖子杞人忧天莫名其妙的焦虑,感到不解的问号回屋了。

  等到吴邪的脚步声消失之后。

  周凡看向小哥,认真的说道:

  “小哥,之前提到相国寺太一宫,还有天关客星的相关信息时候。”

  “我注意到你突然闭了一会儿眼睛。”

  “你是不是那个时候,回想起了在西部档案馆当中,看到的一些东西?”

  “比如……”

  “之前说到最著名的,每年都会降临的三场流星雨的时候。”

  “小吴当时刚起了一个话头,询问陨玉流星雨。”

  “会不会就是从英仙座流星雨,象限仪座流星雨,双子星座流星雨里面,分流出来的?”

  “胖子就立马用一种特别果断干脆,丝毫不迟疑的,信心满满的态度表示‘不会’。”

  “胖子表示,如果陨玉流星雨跟这三种,每年都会来一波的著名流星雨有关系的话。”

  “大街小巷,早就挤满了粽子和诡异尸变的人。”

  “但是这个理由,实在是很耐人寻味。”

  “一方面是因为,胖子以往‘猜’到了什么信息的时候,尤其是不好的方面,都不是这种态度。”

  “胖子看似大大咧咧,但是他的心思细腻,并且比较的谨慎。”

  “另外一方面就是,仅仅是咱们在墓里见到的,以及现在满大街溜达的,发生了诡异尸变的人,难道还少么?”

  “所以就算仅仅从数量上来推断,也能知道。”

  “得有不停的‘补货’,才能提供给‘它’,建造青铜门的人,尸国之城,以及其它各种大小势力。”

  “肆意培养尸变的粽子,以及诡异尸变的人,作为研究使用的基础材料。”

  “如果只靠着,从那些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粽子身上,还有像是抽小哥你的血。”

  “用来提取,诱变以及培养诡异尸变的东西。”

  “怕是是再来一万个你的血量也不够用。”

  “再加上古往今来,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专门去灭杀粽子和诡异尸变的人。”

  “如果那些和‘它’相关的势力,得不到充足的‘补货’的话。”

  “恐怕现在的粽子和诡异尸变的玩意。”

  “都得稀缺到了,可以通过贩卖门票,来创收的地步了吧?”

  “虽然以我目前观星之术的水平,暂时无法像那些司天监等神秘部门当中的,专门‘夜观天象’的人一样。”

  “能够通过星象的异动,获得很多重要的信息。”

  “但是就我想来。”

  “陨玉流星雨的来源,应该是有多种渠道。”

  “例如天关客星的超新星爆发,还有其它所属不同的小行星的残骸,以及彗星的残骸。”

  “当然,同样包括最著名的,每年都会重复来一波的,那三场最著名的流星雨。”

  “是这样吗,小哥?”

  小哥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极其复杂的神色,叹了一口气,说道:

  “没错。”

  【叮!恭喜获得:七星龙渊剑的剑芒提升。】

  【注: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周凡震惊的看向七星龙渊剑,发现原本包裹着剑尖上面的,两指长的剑芒。

  现在已经可以包裹着整个剑身,并且往外吞吐出一个和整个七星龙渊剑,等身长的剑芒。

  而且剑芒的大小,可以根据周凡自己的“心念一动”来自行调整。

  最关键的是此番举动,不会再额外多消耗掉任何的能量。

  小哥注意到周凡的神情变换,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周凡嘿嘿一笑,十分感动的说道:

  “小哥,我感觉你好像是想把,所有的,为祸人间的粽子和发生了诡异尸变的人。”

  “以及‘它’,青铜门里面的东西,尸国之城。”

  “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譬如洗骨峒,新月饭店,缝尸人等等,肆意培养诡异尸变的不同势力,都给铲平?”

  小哥淡淡的嗯了一声。

  【叮!恭喜获得:神魂之力的大幅提升。】

  【注: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周凡十分感慨的看着小哥,笑道:

  “又是做好事不留名?”

  小哥淡然的点了一下头。

  周凡把水果盆子抱起来,美滋滋的也回屋了。

  小哥则是带着水果盆子,纵身跳上了四合院的房顶。

  躺在房顶的上面,闻着水果的清香味道,遥看着那片深邃无比的星空。

  咻。

  两颗闪耀着璀璨光芒的流星,划破了天空,坠落到了远方。

  小哥眯了一下眼睛,攥紧了拳头。

  许久之后。

  咔。

  一个很轻的,踩踏到屋顶上面复古瓦片的声音响起。

  虽然这个声音本身很轻微。

  但是在这个格外宁静的夜晚当中,听到小哥的耳朵里面,还是异常的明显。

  小哥回过头。

  看到是一只格外漂亮的狸花猫。

  小哥看着猫,猫看着小哥。

  数秒之后,猫试探着向小哥走了几步。

  小哥坐起身来。

  狸花猫又嗖的一下跑走了。

  一个不知道为什么断裂成两半的瓦片,正好被那只狸花猫给蹬飞了下来。

  小哥顾不得去追猫。

  急忙一个翻身跳下屋顶,将将在瓦片落地之前,接住了。

  小哥看了看瓦片,目光一沉。

  但是此时那只猫已经跑的没影了。

  小哥便也转身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

  就在那只猫,把瓦片给蹬下来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周凡睁开了眼睛。

  正好借着月光,透过窗户看到了,对面屋顶上面的小哥和猫。

  周凡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暗道:

  “自己找上门来的狸花猫,又跑到小哥跟前了?”

  “在原本的进程当中,就有这么一只不对劲的狸花猫,盯上了小哥。”

  “在小哥抱着猫,用小摩托拉出去40公里之后。”

  “第二天,那只不停偷鱼肉吃的狸花猫,又跑回来了。”

  “现在想来,一只野猫在烈日炎炎当中,往回追了40公里只为了继续偷鱼肉,并且持续不断的‘看’着小哥,好像有点不对劲。”

  “要么是这个猫有问题。”

  “要么是有人跟这个猫在打配合。”

  “或者是,有人借着猫来接触小哥?”

  ……

  第二天。

  众人凑在一起,看着小哥指着昨天被猫给蹬下来的半块瓦片。

  以及小哥刚才再次跳上房顶,把附近的几块瓦,都给掀下来之后。

  在桌子上面,摆放了一溜。

  小哥简明扼要的说道:

  “猫踩过的瓦片,老化的速度不对。”

  吴邪顿时紧张的问道:

  “小哥,不会是有人偷偷的把瓦片给换了,然后往你的屋子里面下毒了吧?”

  小哥摇了摇头。

  胖子诧异的问道:

  “小哥,那你房间里面,有多了什么,或者少了什么东西吗?”

  小哥回想了一下,说道:

  “没有。”

  周凡摸了摸下巴,说道:

  “这一片区域,现在都是属于吴二白的地盘。”

  “如果有人上房揭瓦,那么大的动静,吴二白的人不可能发现不了。”

  “如果瓦片不是被人给换了,难道是被其他的东西给换掉了?”

  “比如之前咱们遇到的,扎纸人和缝尸人出手制作的东西?”

  “如果这这类型的东西出手,吴二白的人没有察觉到,还是有可能的。”

  “还是说,是往瓦片上面,撒了什么类似于腐蚀液体的东西?”

  “我记得当时是胖子盯着的装修,都是买的高级货。”

  胖子仔细的端详着每一个瓦片,说道:

  “不错,胖爷我出手,当然是买好货了。”

  “要说胖爷我在潘家园练摊那么多年。”

  “别的不说,单就一个看假货的眼光,那可是练就的出神入化,火眼金睛。”

  “让我瞅瞅啊,这些个瓦片,确实都是我买的同一批货。”

  “喏,你们看看瓦片的里面,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的位置。”

  “还有胖爷我特地让人给打的记号呢。”

  吴邪一头黑线的看向胖子,说道:

  “不是,胖子我得问问,你在房顶瓦片背面都打记号啊?”

  “那是不是咱们的墙啊,灯泡啊,地板,柜子,啥啥的,你都给打记号了?”

  胖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当然了。”

  “天真你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娃,是不懂这里面的那些弯弯绕。”

  “我跟你讲,胖爷我就是出去吃活捉现捞的鱼和螃蟹,我都给它打一个标记。”

  “我就怕人家给我换了货。”

  吴邪对着胖子抱了抱拳,一脸的佩服之色。

  胖子哼了一句跑调的小曲儿,才又接着说道:

  “瓦片没被人换过。”

  “但是为啥要特地把其中一个,屋顶上面的瓦片给弄的老化了?”

  “还那么精准的,在这么一小块的地方,老化到了连一只野猫,给踹了一脚都能给蹬成两半。”

  “这特娘的肯定不是自然老化。”

  “小周说的不错,咱们这边有吴二白盯着,根本不可能过来小偷小摸的人。”

  “不过我到时觉得不太像是,出动了缝尸人和扎纸人制作出来的那些东西,上咱们这边来搞事。”

  “毕竟,吴二白不一定打的过,但是只要来了人,应该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怎么说吴二白也是,掌控了十一仓多年的男人,对吧。”

  “论单挑能力,吴二白算不上是一流高手。”

  “但是若要是论眼力,吴二白怎么也能排在一流的档次里面,毕竟见多识广么。”

  众人都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隐隐的不安。

  胖子又拿着几个瓦片,不停的对着阳光瞅来瞅去,突然脸色一变,招呼众人说道:

  “你们看下这个东西,能认出来是啥不?”

  众人凝神看去。

  只见到在原本被安装在,被猫给踩断裂的那个瓦片旁边的位置上的,另外两个瓦片的连接位置。

  有一层颜色有些奇怪的,仿若薄薄的细沙似的东西。

  众人有些奇怪的看向胖子。

  胖子啧了一声,说道:

  “这是鸽子的粪便,沾到了瓦片上面之后,留下来的特有的痕迹。”

  吴邪无语的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鸽子和其它的小鸟也没什么不同吧。”

  “它们都长着翅膀,随便乱飞。”

  “你咋还是如临大敌似的?”

  周凡和小哥则是脸色一变。

  吴邪眨了眨眼睛,有些紧张的说道:

  “老周,小哥,你俩怎么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难不成,有人派遣了鸽子,带着毒药……不是,腐蚀瓦片的药水。”

  “故意来到咱们这里,就为了滴水穿石的,把咱们的房顶给腐蚀掉了吗?”

  “这也太没效率了吧。”

  “而且要是鸽子干的,这得是杂技团的鸽子才能干出来这么高超的技术活吧?”

  “再说了,要是给咱们房顶搞破坏的鸽子,跟反派是一头的。”

  “那特地当着小哥的面,把瓦片给踹断的野猫是咋回事?”

  “那猫不能成精吧?还特地过来提醒小哥吗?哈,哈哈。”

  “唔,看来小哥还挺招猫喜欢的。”

  胖子挠了挠头,说道:

  “天真,你从小就在南方生活,可能不太了解鸽子这种动物。”

  “在北方,不过现在也少了。”

  “以前大家基本都是住平房的时候,很多人喜欢养鸽子。”

  “并且给鸽子弄了一个玩意儿,叫做‘鸽哨’,或者叫做‘鸽铃’。”

  “就是使用竹子,葫芦,芦苇,制作出来的一种小巧又轻便的哨子。”

  “然后把鸽子的尾翎,用针线给栓一下,再把鸽哨给捆在上面。”

  “等到鸽子飞行的时候,两个翅膀扇动的风力,就能够向着哨口发出一种声音。”

  吴邪随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我也听说过,但是这是一种很普通的事情吧?”

  胖子摆了摆手,脸色略微有些发白的说道:

  “天真,我刚才想起来一件,以前一直被我给忽略了的事情。”

  “你看小周和小哥也是脸色一变,他们可能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或者听说过。”

  吴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周凡和小哥。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但是示意胖子把话说完。

  吴邪就既紧张又很好奇的看向胖子。

  胖子把断裂的瓦片放下,捏了捏手指头,神色严肃的说道:

  “鸽哨那个声音怎么说呢,大部分就很普通。”

  “但是架不住以前北方,总是有大批大批的鸽子群,在各种胡同的上空飞行。”

  “并且发出各种各样的,乍一听很类似,但是你仔细听就会发现差别很大的鸽哨声音。”

  “以前胖爷我啊,是真没多想。”

  “但是现在回忆起来的话,确实有过不少次异常。”

  “我自己,还有很多人都曾经经历过。”

  “听着那种鸽哨,在胡同的上空飞行而过的声音,整个人就都像是‘被定身’了一样。”

  “不,更准确的说是,‘被同时按下了暂停键’。”

  “因为我们听到那种鸽哨的时候,不论之前在干什么。”

  “直接就停下来了,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空的鸽子群,脑子里面一片的空白。”

  “少的话几分钟,多的话一两个小时也就过去了。”

  “并且等到那些鸽哨声音消失之后,我们也丝毫都没意识到,之前‘被断片’了。”

  “好像在那一片区域当中,每一个人都完全不记得,之前大脑一片空白,消失掉了的一段时间。”

  “而且就算是有人注意到时间‘溜走’了。”

  “比如我之前,自己呆着的时候,就会给自己找个理由,比如发呆了,想事情了,或者啥啥的。”

  “我也有过好些次,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

  “彼此还会互相给找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托词,让那一段大家一起‘被消失’的时间,变得合理化。”

  吴邪顿时就炸出了一身的冷汗,声音颤抖的说道:

  “我草!胖子,你们不会也是‘被天授’了吧?”

  “那你们当时有被带去干什吗?”

  “合着胖子你比我还惨,你那么老早就‘被天授’过了?”

  胖子脸色苍白的,先是点了点头,又是摇了摇头,说道:

  “现在回想起来的话,我们应该都是遭受到了‘被天授’的那种神魂攻击。”

  “但是肯定是和天真你,还有小哥,不是同一回事。”

  “因为我们基本上都是普通人。”

  “操纵‘天授’的那些人,要我们去当炮灰,估计都不稀罕要。”

  “人家要的是能顶事,替他们办事的人。”

  “你说我们这一群普通人,除了喂粽子还能干啥?”

  “我这现在一回想起来啊,更草淡。”

  “人家可能就是用我们练练手,或者试试装备。”

  吴邪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是吧?!”

  “按照胖子你这么说的话,这可是音波攻击的群攻技能啊。”

  “而且就这么招摇过市的,大张旗鼓的,给一堆普通人‘断片,天授’?”

  “难道就没人发现异常吗?”

  周凡沉默了一下,说道:

  “因为听到那种特殊的鸽哨声音的人,都被影响了。”

  “他们当时都处于‘被断片,被天授’的状态当中。”

  “又怎么能够发现异常?”

  “当然,肯定会有一些,神魂之力比较强的人,能够发现异常。”

  “但是小吴,家养的鸽子身上,基本都带着鸽哨。”

  “而且在天上一飞起来,就是好多群的鸽子,凑在一起飞行。”

  “那么,如果其中的一个鸽子身上的鸽哨,是有问题的,导致大家‘被天授,被断片’的。”

  “而其它的鸽子和它们身上的鸽哨,都是普通正常的话。”

  “你一个站在地上的人,看着一群鸽子呼啦啦的飞走了。”

  “如果你想要拦截的话。”

  “首先你得凭借着自己的神魂之力,或者其它的某些特殊宝物。”

  “能够挣脱那个奇怪的,能够让人‘被天授’的鸽哨的影响。”

  “在此期间,必然是要消耗掉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

  “最关键的是,神魂之力的攻击,他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

  “就是比如你攻击我,我一旦反击,尤其是破除了你的攻击。”

  “你必然会在瞬间发现。”

  “所以说,如果当时身处于,那些混迹在普通鸽子群里面的。”

  “带着具有神魂之力攻击效果的,音波群攻技能的,特殊鸽哨的鸽子。”

  “一旦接受到反馈回来的,它发出的攻击被破除的信号。”

  “躲藏在附近,或者远处的,操控着那只鸽子的人。”

  “绝对会让鸽子,或隐匿,或自毁。”

  “那普通人站在市区当中的地上,怎么去反杀飞在天上的那一大群鸽子?”

  “用枪?这是最不可能的。”

  “用弹弓,弓箭,弩,还稍微有点可能。”

  “但是这里面一个是射程的问题,用弹弓除非是陈皮阿四,别的人就别想了。”

  “再说鸽子群那么哗啦啦一大片,还没等你打掉1/10,早就飞没影了。”

  吴邪搓了搓鸡皮疙瘩,说道:

  “这是是什么人能够干出来的?”

  小哥微微皱了一下眉,说道:

  “诡异乐器的制作大师。”

  “就是制作了现在被小周拿到手的,篆刻了咒文的青铜铃铛,半个海听雷鼓。”

  “还有垫棺尸用过的,破损的铜锣。”

  吴邪一愣,说道:

  “行吧。鸽子的鸽哨,也属于乐器范畴。”

  小哥认真的说道:

  “鸽哨,音波群攻,并且隐蔽性强。”

  吴邪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额头,说道:

  “哎,这倒也是。”

  “谁能想得到,那个一个鼎鼎厉害的大人物,竟然能够制作鸽哨这种小玩意?”

  “估计其他神魂之力强的人,也不往这边想吧。”

  “不过话说回来,诡异乐器的制作大师,就在普通人里面虐菜,有意思吗?”

  “虽然胖子说是,拿他们练练手,试试装备。”

  “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个事情还是不太对啊?”

  “不都说了吗,找磨刀石就跟找陪练似的,虐菜是起不到调试装备的用处的。”

  周凡的目光微动,说道:

  “或许,是借着给那些人短暂的‘天授,断片’的机会。”

  “挑一挑,里面特殊体质的人。”

  “如果听话,就收到麾下当做爪牙。”

  “如果反抗,就拿下制作成,特定方向的诡异尸变的试验品。”

  小哥嗯了一声。

  胖子脸色铁青的,在桌子上面捶了一拳。

  吴邪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手脚冰凉。

  过了一小会儿,吴邪才缓过劲来,说道:

  “那么显而易见的,来到咱们跟前搞破坏的那个鸽子。”

  “肯定就是背着特殊鸽哨。”

  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吴邪奇怪的问道:

  “但是为啥那个鸽子,为啥每次都站在同一个地方?”

  胖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个鸽子站在那里,肯定是能闻到,小哥身上散发出来的,返祖的麒麟金血的味道。”

  “虽然咱们总是出门下墓,但是那个屋子里面,肯定是有小哥的气息。”

  “估计那个位置,是小哥身上气息最浓郁的地方。”

  小哥说道:

  “床铺,枕头的正上方。”

  吴邪眨了眨眼睛,无语的说道:

  “那它鼻子还挺灵的。”

  “不过为啥那个鸽子,还要背着或者携带着,能够腐蚀掉瓦片的液体?”

  “要是需要投放毒药或者其它液体的话,应该派个有手或者爪子的,方便一些吧?”

  小哥沉思了一下,说道:

  “是脑髓。”

  吴邪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说道:

  “啥?小哥你说的啥?”

  “那个鸽子的脑髓,有毒?有腐蚀性?”

  “那是顺着它的鼻孔,或者眼睛流淌出来的呗?”

  “但是因为鸽子每次都站在,你枕头的正上方,监视着咱们的整个小院子。”

  “所以鸽子有腐蚀性的脑浆子,就都可着那一个瓦片滴答?”

  小哥点了点头。

  胖子若有所思的说道:

  “如果是背着那种奇怪的,能够具有神魂之力,音波群攻效果的鸽哨。”

  “那一般的普通鸽子,肯定是承受不住。”

  “不不,可能神魂之力弱一些的人,都扛不住使用那个装备的副作用。”

  “所以应该是一个,已经发生了诡异尸变的鸽子?”

  “普通的尸变,估计也扛不住。”

  “所以说,诡异尸变了的鸽子,不停的滴落具有腐蚀性的脑浆子。”

  “这就说的通了。”

  周凡的目光微动,说道:

  “看来昨天夜里,跟小哥碰头的猫。”

  “不是无意中把那块瓦片踩断的。”

  “那只猫,不知道是被人养的?还是它自己养自己?”

  “总之应该是特地过来,给小哥提醒的。”

  众人都点了点头,同时对那只猫充满了好奇和警惕。

  吴邪突然脸色一白,说道:

  “老周你说那只猫,它是咋知道的?”

  周凡挠了挠头,说道:

  “小吴,你不是都猜到了么?”

  吴邪咽了一口口水,又看向小哥,说道:

  “但是小哥不是说,那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的狸花猫吗?”

  周凡微微一笑,说道:

  “长得漂亮,就不能喜欢吃脑浆子了?”

  “不过我觉得那只猫,应该算是混乱善良阵营的吧?”

  “毕竟它常吃带腐蚀性的脑浆子,自己还没尸变。”

  “但是那只猫的身上,应该没有什么血腥气和煞气。”

  “证明它是捡剩吃的,没自己出去捕杀过任何生物。”

  “包括普通的,以及尸变了的,任何的人和其它生物,那只猫都没捕杀过。”

  “但是很神奇,它竟然能够找到足够多的,发生了诡异尸变之后的脑浆子来吃?”

  “啧,是一只非比寻常的猫。”

  “所以小哥才没干掉它。”

  “毕竟,如果是一个‘掏别人脑浆子吃上瘾’的大户,小哥是不会让它溜掉的。”

  小哥嗯了一声,停顿了一下,又说道:

  “那只猫,很特别。”

  吴邪满脸黑线的,看了看周凡,又看了看小哥,说道:

  “为啥我觉得你们好像都有点,想养那个猫?”

  小哥没有反对。

  周凡保持微笑。

  胖子捶了一下拳头,说道:

  “天真,那猫的‘捡垃圾吃’的属性,可是被小哥亲自鉴定过了,猫品没问题。”

  “不过就是喜欢吃点,诡异尸变的东西的脑浆子么,咱们哥几个天天下墓,见的难道少了?”

  “反正咱们要是养的话,还真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

  “不过就算咱们想养,那猫还不一定乐意呢,要不然它跑啥?”

  “胖爷我可是看到过碰瓷猫,就咔叽往人脚前面一躺,死活非让你给带回家不可。”

  “可惜啊……这种好事,胖爷我还没遇见过呢。”

  “那吃尸变玩意脑浆子的猫,要是说起来,可是对咱们几个率先表达了友善。”

  “毕竟,那个鸽子,可是能够制作诡异乐器的大师,的狗腿子。”

  “虽然还没正式对咱们出手。”

  “但是显然,已经把咱们给列到了,需要重点监视的清单上面了。”

  周凡点了点头,笑道:

  “说起来,还是幸好昨晚小哥突发奇想,跑上屋顶看星星。”

  “那个猫才蹲守到了小哥,又给小哥通风报信。”

  “要不然,咱们还得再过上一段时间,才能够意识到这件事情。”

  小哥点了点头。

  吴邪伸了一个懒腰,颇为感慨的说道:

  “说起来,截止到目前为止。”

  “就咱们所知道的,隶属于‘它’或者跟‘它’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众多大大小小的不同势力。”

  “都多多少少的,派出过手下或者狗腿子,或者它们制造出来的产品,对咱们出手试探过了吧?”

  “哎?不对,咱们好像还没见过,黄河钓尸人和诡异的酿酒师的人马吧?”

  众人都是脸色微变,视线交汇了一下。

  胖子连忙转移话题,说道:

  “天真你别好奇那个了,咱们对比对比这个。”

  说着话,胖子就把放在脚边,两个大塑封袋给拿了起来。

  胖子侧过身,把两个袋子里面装着的衣服都给拿了出来,抖了抖,放到了桌子上面。

  胖子揣着手说道:

  “左边这一件男款的。”

  “是上上任的张家族长张盐城,一辈子制造了无数的,半吊子的铁水封棺的哨子棺。”

  “仅仅单手开棺了三次,其中的一次。”

  “那个中毒的骸骨,身上穿着的绛纱袍。”

  “这玩意是一种古代皇族或则贵族,才穿的起,并且也很少穿的,特定场合的礼服。”

  “这是咱们在陈文锦,霍玲,小哥,齐羽等人,呆过的那个疗养院里面找到的。”

  “右边的这一件女款。”

  “是张家古楼药鼎里面的女尸,它是被洗骨峒,药王谷,御龙氏,同时出手整治过的。”

  “它身上穿着的,大红色的古代款式的,结婚礼服。”

  “这两个礼服,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的。”

  “总之,打眼一看就是情侣款。”

  “研究研究吧?”

  吴邪奇怪的说道:

  “按理说,绛纱袍只是男款,不应该有女款的配套款式纱裙吧?”

  周凡摸了摸下巴,说道:

  “就是因为反常,所以才显得更正常。”

  “或许,咱们能够得到啥线索。”

  “可以反推出来,张盐城当年特地当中开棺,但是又不把宝贝完全取走的原因。”

  “以及他为啥只开了那三个铁棺?”

  “里面分别装的是什么人?”

  胖子又从地上,拿出了另外特制的一个大的塑封袋,放到了桌子上面,说道:

  “小哥你也看看。”

  “当时你跟黑瞎子直接就跑没影了,也没在现场。”

  “这一大袋子的,棕黑色的骨头面面。”

  “就是当时铁水封棺里面的那个,中毒死了的人的骸骨沫。”

  “当时小周还没现在这么强,说是为了以防万一怕尸变,就给先砸成面面,出去再烧掉。”

  “结果我们后来都忙晕头了,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

  “哪儿还有空给这玩意火化啊?”

  “也不敢随意丢弃,怕万一有啥问题,祸祸了无辜的人就草淡了。”

  “这不就背着跑了一大圈,就给带回来了么。”

  小哥把袋子打开,捏了一把,仔细的看着,随口说道:

  “没烧?”

  吴邪笑嘻嘻的说道:

  “后来老周不是随着薅羊毛,以战养战,越来越强了嘛,就不怕这个东西再尸变了。”

  周凡笑了笑,说道:

  “正好留到现在,或许以后也能够当成一个线索。”

  小哥点了点头,又把袋子扎好,说道:

  “先留着吧。”

  然后众人又拎着两件红色的古代同款礼服,不停比来比去。

  吴邪无奈的说道:

  “看来那个尸骸,咱们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骨头沫,目前也看不出来啥。”

  “这俩衣服,也没有什么暗藏的图案,文字,或者偷偷缝起来的小折边。”

  “哎,这两件衣服,都被咱们给用火烧过了。”

  “虽然衣服都是避火的,但是会不会,有些花纹或者藏起来的小纸条啥的,就被烧坏了?”

  周凡摇了摇头,说道:

  “普通人要往衣服上面藏线索,可能会那么搞。”

  “但是这两件衣服,明显都是能够水火不侵的。”

  “要藏线索的话,肯定会防备着,被搜身和被火烧。”

  吴邪耸了耸肩,说道:

  “目前还找不到线索,只能先放起来了。”

  “胖子,咱俩把衣服都抖一抖,叠好吧。”

  “女尸身上穿着的那个裙子,我瞅着随时都要彻底碎成稀巴烂了。”

  然后吴邪和胖子,就一人拎着一件大红色的礼服,对着窗户照进来的阳光,抖了抖。

  两件礼服都十分的宽大飘逸,不小心就互相纠缠到了一起。

  胖子急忙要把衣服扯开。

  周凡扭头对着小哥说道:

  “小哥,你刚才看到那条蟒蛇图案了么?”

  小哥目光凝视着两件衣服,说道:

  “有蟒纹还有字迹。”

  吴邪和胖子都惊讶的回过头来。

  周凡笑道:

  “刚才你们两个一起对着阳光,抖衣服,纠缠在一起的时候。”

  “这两个衣服正好被你们给‘忽扇’的叠在了一起。”

  “阳光投射过来。”

  “这两种不同的红色,正好映衬出了一个,并不全的蟒纹,还有它身边常见的配套云纹。”

  “只不过,那些云纹,好像按照云团的文字,给换成了文字的图案。”

  吴邪和胖子顿时就精神大振。

  吴邪搬来两个方形的凳子,胖子跑出去另外的屋子,取过来伸缩杆和夹子。

  众人小心翼翼的把衣服拆开成,平铺成一个平面。

  又把两个衣服一前一后的交叠。

  吴邪和胖子一人举着一边,试图对出来最完整的图案。

  周凡负责对看着图案,指挥他们俩人的走位。

  小哥则是拿着纸和笔,唰唰唰的把所有图案和字迹,都给对着描绘了下来。

  一通忙活之后。

  总算是把所有的图案和文字,都给记录了下来。

  众人都凑到了小哥画下来的图纸旁边。

  吴邪和胖子甩了甩,举着酸痛的胳膊和膀子。

  众人先是轮番对着小哥的绘画技术,一顿夸赞。

  然后才又仔细的对着图纸看了起来。

  胖子啧了一声,说道:

  “这是一个蛟龙,旁边都是云纹,没毛病。”

  “云纹的图案,但是上面都是文字……这特娘的是啥字啊?看不懂啊也。”

  众人面面相觑,都看不懂这些字迹。

  吴邪挠了挠头,说道:

  “哎,感觉好大的一个秘密,就在眼前遮遮掩掩了。”

  “但是咱们都不认识这些字,而且现在齐老爷子还追着小满哥,不知道去哪儿了。”

  “咱们暂时是没招了。”

  周凡无奈的笑道:

  “那也没办法了,看着好像是很古早的文字。”

  “不论怎么说,也是一个好消息吧。”

  “毕竟这个显而易见的是一个,似乎都没抱着,能够重见天日的希望的秘密。”

  “否则又怎么会把秘密给藏的这么深?”

  “制作的过程,明显就是把一张‘地图’,给拆成了不完整的两半。”

  “还不是左右,或者上下的两半。”

  “而是互相扣走一些图案。”

  “这样藏起来的信息,保险程度倒是更高,只要其中的一半没找到,就都发现不了到底藏的是啥。”

  “而且按照刺绣的纹路,给分在两件礼服上面,也是很少见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但是鉴于实在是看不懂上面的字迹,只看到一个蛟龙的图案,也没什么用处。

  只能把衣服给再次收起来。

  小哥看向周凡,说道:

  “蛟龙,跟女尸肚子里面,被御龙氏培养的半蛟有关系么?”

  众人都是一惊,又觉得理所当然。

  周凡把那个装着半蛟的箱子拿了出来,众人对着研究了一番。

  吴邪眨了眨眼睛,说道:

  “这个半蛟,明显还没真正的成熟。”

  “这会儿看着有点四不像啊?”

  “反正跟图纸上面的,我瞅着不太像。”

  胖子却是啧了一声,说道:

  “天真,你看着刚出壳的小鸡,跟大公鸡,大母鸡,长得也不一样对吧。”

  “咱们得投过现象看本质。”

  吴邪揶揄他道:

  “胖子,那图纸上面有本质,肯定是个使用说明啥的。”

  “我们反正都看不懂,就指着你了。”

  胖子摇晃了摇晃脖子,说道:

  “天真你要是指着我看明白那些字啊,那这辈子你就别想知道真相了。”

  小哥看看表,说道:

  “走了。”

  众人把东西都给收好,准备前往齐老爷子的医院,搭乘直升飞机,再次奔赴张家古楼。

  吴邪拍了拍额头,说道:

  “对了,先去把那个死贵的手机,给王盟送过去。”

  随后众人便走到了吴山居。

  竟然没看到,每月八百块请来的,专业打扑克牌游戏的王盟。

  吴邪顿时大吃一惊。

  喊了好几声,才看到王盟从另外一边的沙发背面,探出头来。

  王盟的手里面还拿着一叠,花花绿绿的彩色的宣传纸。

  吴邪大感意外的问道:

  “王盟,你这离开单机扑克游戏,可是少见啊。”

  “你刚才在干啥呢?”

  王盟顺手就把手里面的,一叠纸塞进了吴邪的手里。

  同时面色激动的,双手捧着,吴邪带过来的手机。

  吴邪咳嗽了一声,说道:

  “这可是我花了一万多块钱,特地给你买的最新款,最高档的手机。”

  “要知道,你老板我啊,还用的三千块的手机呢。”

  王盟立马对着吴邪狂夸了十分钟,然后就喜滋滋的窝到沙发上面,捣鼓新手机去了。

  王盟一边捣鼓手机,一边说道:

  “老板,我刚看的宣传册。”

  “咱们外面那条街,新开了一个奶茶店,生意特别的火爆。”

  “平均排队5个小时,才能买到一杯奶茶。”

  吴邪的嘴角一抽,说道:

  “5个小时?有那么好喝吗?”

  “你喝过吗?”

  王盟摇了摇头,说道:

  “咱们店里虽然没客人,并且老板也常年不在,但是我得看着店啊。”

  “哪里有空去排5个小时的队伍?”

  “不过那个奶茶店的人,可热情了。”

  “知道咱们铺子的生意不好,但是位置好。”

  “所以特地给我送来了,跟咱们合伙开店的事项说明。”

  “就是说,在咱们铺子里面的,划分出来一小块,给他们卖奶茶。”

  “收入一人一半,多划算啊老板?”

  胖子凭借着敏锐的直觉,果断说道:

  “天真,不可能有那么好的事。”

  吴邪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我知道,不过他这奶茶店也太奇怪了吧?”

  “只卖一种奶茶。”

  众人都拿过一个宣传图,仔细一看,发现上面写着:

  “普通的奶茶已经满足不了我了,的珍珠奶茶店铺”

  “这个奶茶真的好绝啊!”

  “爆珠!汁水四溅!”

  (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

看过《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