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 > 第291章抓紧捡尸

第291章抓紧捡尸

  卫星电话对面的王盟,尴尬的沉默着。

  片刻之后,众人又听到王盟吼道:

  “草!又有街坊拿着烂菜叶子去砸吴山居了!”

  吴邪又急又气的,看着被秒挂的卫星电话,有些发懵。

  周凡一挑眉,心中暗道:

  “吴山居周围的街坊,不都是请来的演员,和‘它’的暗桩么?”

  “准确的说,自从多年前,吴老狗‘无意中’得到了隐秘皇陵的消息之后。”

  “吴老狗带着家人买下了,他们家的老铺子的位置。”

  “然后借着翻盖搭建院子的由头,挖了一条通道,七拐八拐的打通到了地下深处的隐秘皇陵。”

  “从那时起,吴家所赚到的大量钱财。”

  “就都用来一点一点的,把整个隐秘皇陵对应的地上建筑房屋,或租或买。”

  “后来,吴家和解家,联手达成了亲密无间的协议。”

  “两家人共同协助吴三省和解连环,扮演‘三爷’这个角色。”

  “一人在明,一人在暗。”

  “绝大多数时间,在明处的解连环,负责稳住各方势力。”

  “而藏匿于暗处的吴三省,则是去寻找‘它’埋了‘钉子’的地方。”

  “并且吴老狗和解九爷,请了齐老爷子出了大力,给吴三省和解连环,寻找了古法术数所需的各种材料。”

  “终于是把吴三省和解连环,给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同生共死的状态。”

  “之后,为了在更大程度上,更好的保护吴三省和解连环的安全和秘密。”

  “以及让他们两个人,能够全心信任对方,同心同德,通力合作。”

  “更加有钱的解九爷,直接入股了,吴老狗想法美好,但是实际进展异常缓慢的购地项目。”

  “解九爷搬出了大笔的钱财砸了进去。”

  “经过几番倒手之后。”

  “整个隐秘皇陵的范围的地上,所对应的所有的,能买下来的建筑物。”

  “通通被吴老狗和解九爷,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悄悄的联手买了下来。”

  “所以,从那时起,整个吴家的附近一大片的区域当中,所居住的形形色色的人。”

  “都是他们定期从各地聘请而来的演员。”

  “但是就像是吴老狗,总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比鬼神更险恶的是人心’一样。”

  “一开始居住在那片的人,全都是请来的演员。”

  “然后为了更加的真实,变成了部分演员,部分真的租户。”

  “再后来,就被各方势力的人给渗透进来了。”

  “尤其是在吴邪出生之后。”

  “那片吴家和解家的区域当中,一度全都被‘它’的人给占领了。”

  “那些被派来此地的‘它’的手下,都是普通人。”

  “所以从外表上根本无法区分出来。”

  “那些‘它’的手下,就在各种潜移默化的。”

  “一点一滴的,用一种看似温和实际残忍的方式。”

  “影响着吴邪在成长的过程中,绝大部分的所见所闻。”

  “其实这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

  “这种方式和‘它’为了全程掌控小哥的生长,而早早的潜伏和策反了众多张家族人一样。”

  “那些‘它’的爪牙,就像是空气一般的,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寻的,包围着小哥和吴邪。”

  “直到吴邪吃下了,属于‘完美药人’的丹药。”

  “吴三省和解连环,又带着小奶娃时候的吴邪,去了买来的古墓当中。”

  “玩了很多遍的‘把吴邪假扮成齐羽’的游戏。”

  “并且九方势力一起齐聚在张家古楼,大混战之后。”

  “解九爷把从张家古楼里面,还有齐老爷子,张大佛爷,二月红,在矿山古墓前面。”

  “找到的那些铁水封尸的密洛陀,以及诡异尸变的东西。”

  “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按照‘它’的计划,运进了‘极品养尸穴’也就是隐秘皇陵之后。”

  “那个时候‘它’的人,便知道大局已定。”

  “然后‘它’的爪牙,就慢慢的从吴家和解家的地盘,撤走了绝大部分的人。”

  “只留下了几个暗桩,蛰伏了起来。”

  胖子的说话声音,把周凡的思绪给扯了回来。

  胖子一把勾住了吴邪的膀子,夸张的给吴邪顺了顺气,然后憋着笑说道:

  “天真啊,快别气了,气大伤身。”

  “要我说,你也别怪那些街里街坊的邻居。”

  “扔点破烂菜叶子,就扔点呗。”

  “既没扔臭鸡蛋,也没拿石头砸你们家玻璃。”

  “就算是王盟内小子说的,今天你都被骂出新高度了,但是你不是没在跟前么。”

  “既然吃了尸变的东西,不记得就等于没吃。”

  “那么没听见的被骂,就等于没挨骂,是吧,小天真?”

  “依着胖爷我看啊,那些邻居还都是已经给了你们老吴家面子了。”

  “你想想啊,这可是中元节,七月半,俗称鬼节的日子。”

  “这特娘的,大早上眯了迷瞪的一出门。”

  “好家伙,满街满眼的,都是给死人办白事的时候的祭奠纸灯笼。”

  “这搁谁都得有,那么大那么大的心理阴影是吧。”

  潘子狠狠地抽了几口烟,说道:

  “小三爷,你要埋怨就埋怨那个给你送白事灯笼的人。”

  “咱们回去必须给那个人揪出来,好好的整治整治他。”

  “这个龟孙子,可是缺了大德了。”

  吴邪捏了捏拳头,绷着脸说道:

  “这个道理我知道。”

  “邻居骂骂无所谓的,要是我推门出去,看到满街堵到家门口了,那么多的白事灯笼。”

  “我也得开骂。”

  “但是你们说,那么多的白事灯笼,怎么布置的啊?”

  “这都没人发现?”

  “到底是哪个瘪犊子干的这缺德事?”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草!越想越气!”

  小哥淡淡的说道:

  “不是给你留了一封信么,看看就知道了。”

  吴邪皱着眉头的说道:

  “我算是看出来了,主动给我送上门的礼物,一次比一次的奇葩。”

  “人头罐子,遗照,白事灯笼。”

  “行吧,看来下次就得直接给我送一个,泡着尸体的大棺材了吧?”

  众人全都瞪着吴邪。

  吴邪又赶紧挠了挠头,嘿嘿嘿的一笑。

  周凡挑了一下眉,默默的想到:

  “在原本的进程当中,倒是确实有人收到过,泡着好多尸体的棺材。”

  “只不过,当时的收件人,不是吴邪而已。”

  “但是,鉴于吴邪天花板级别的‘心想尸成’天赋技能。”

  “吴邪的这个小心愿,肯定会实现的,啧。”

  周凡沉吟了一下,说道:

  “我倒是觉得,这次布置了满街,满铺子,满院子的白事灯笼。”

  “虽然名头上面,挂了一封信是给小吴的。”

  “但是特地弄了这么大的阵仗,主要是为了试探一下,吴二白的伤势情况。”

  “以及齐老爷子是不是出手相助了。”

  “按照王盟说的,跟咱们之前推测的不谋而合。”

  “吴二白是在被调虎离山之后,被反叛的手下偷袭重伤。”

  “至于吴二白的伤情恢复的如何,对方拿不准,所以就不好安排下一步的举动。”

  “毕竟,吴二白是否还能够主事。”

  “关系着整个地下的隐秘皇陵,十一仓,吴三省解连环,众多的环节。”

  “所以和齐羽联动的人,肯定是要尽力准确的掌握吴二白的身体情况。”

  “这个时候,能够在吴山居和四合院附近,铺满整条街的白事灯笼。”

  “就足以证明,吴二白是真的重伤了。”

  “否则以吴二白的行事风格来看,根本不可能容忍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干出这种事情。”

  众人点了点头。

  吴邪又焦急的说道:

  “也不知道二叔怎么样了,咱们赶紧的回去看看吧。”

  小哥淡然的说道:

  “齐老爷子出手了,问题不大。”

  周凡也是笑道:

  “虽然齐老爷子没有我那么多的‘祖传灵丹’和术法。”

  “但是毕竟齐老爷子当了多年的‘超一流的掮客’。”

  “而且你看以前,齐老爷子都给给吴三省和解连环,淘换回来,术法中使用的‘同生共死’的材料。”

  “所以只要对方不是真的想弄死吴二白。”

  “齐老爷子一出手,就能搞定。”

  “只不过药效会比我的‘祖传灵丹’差上一些,但是绝对比其他人能够找到的要好上很多倍。”

  “另外就是,对方还可以根据,吴二白是什么时候把那些白事灯笼给清理掉。”

  “来判断出来,吴二白是什么时候把他手下的那些,偷袭他的二五仔给清理掉。”

  “这样吧,咱们抓紧把东西捡一捡,马上赶回去。”

  “我看看吴二白的情况,找找有没有合适的‘祖传丹药’给他吃一下,让他赶紧的康复。”

  吴邪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又抓了抓脑袋,说道:

  “哎,虽然二叔平时家大业大的,看起来风光无限,手底下给他办事的人也多。”

  “但是这一不小心就会被反水,也是太不容易了。”

  胖子挤眉弄眼的对着吴邪说道:

  “天真,以前你二叔和三叔,不都说他们那一大摊子事情,以后都得托付给你呢么。”

  吴邪摇了摇头,眼神中带着憧憬的说道:

  “胖子,我跟你说,这可真不是我矫情啊。”

  “我就觉得,平时开着一个‘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小铺子。”

  “然后咱们哥几个,没事下下墓,倒倒斗,灭杀一波又一波的粽子和诡异尸变的人。”

  “再去给那些终极大反派的老窝,连锅端了。”

  “之后我就想窝在一个小院子里面。”

  “还要有一个很大,很平静的水面。”

  “水要非常的清澈,再养一尾鱼。”

  周凡笑道:

  “那鱼,是黄河钓尸人的钓尸杆,钓到的尸龙吗?”

  胖子则是用手指弹了弹,装过女尸的药鼎,乐呵呵的说道:

  “尸龙那些东西,如果有小个的,就装在药鼎里面。”

  “院子里面挖个小池子,里面装的鱼,就是胖爷我给你们炖鱼头锅的食材。”

  吴邪十分无语的望着周凡和胖子。

  小哥看向周凡,说道:

  “小周,我记得在齐老爷子,给你看他祖传的符箓之前。”

  “你给了齐老爷子一个,能帮他硬抗伤害的珠子?”

  胖子捶了一下拳头,说道:

  “说起来,小满哥去追踪的人,应该是非常危险的那一档了吧?”

  “要不然,齐老爷子也没必要跟着去追小满哥。”

  “不过我可是记得,齐老爷子基本上就是战斗力为负数,但是运气值突破天花板的那种吧?”

  “万一,我就是说假设啊,齐老爷子被人一直集火,小周你会不会被耗死啊?”

  周凡手掌一翻,拿出了一个闪烁着玄妙星光的小珠子,笑道:

  “护体星辰珠是一对,我一个,齐老爷子一个。”

  “当初是因为我和胖子隐晦的讨论了一下,关于解决‘它’的方向。”

  “然后引动了超级夸张的,紫金雷劈龙脉灵穴。”

  “而齐老爷子,又会在咱们干掉‘它’的过程中,起到独一无二的,非常重要的作用。”

  “并且齐老爷子以前对于小吴,小哥,也挺好的。”

  “另外就是,我个人比较欣赏齐老爷子这个人。”

  “再加上,最关键的是因为……”

  周凡纠结了一下,还是照实说道:

  “你们还记得,我看过齐老爷子的那个无敌挂B老祖,传下来的唯一符箓之后。”

  “通过‘逆根追源’的术法,得到的‘能够勘破一切虚妄’的符文印记吧。”

  “那个东西,可以看到其他人和物体的破绽,只不过会时时刻刻,都消耗掉海量的神魂之力。”

  “并且对方越强,我和对方的差距越大,消耗掉的就越多。”

  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他们之前都见识过这个东西的威力,以及耗电程度。

  小哥忽然提起了一点兴趣的说道:

  “齐老爷子的破绽很多?”

  周凡哭笑不得的说道:

  “何止很多……齐老爷子就是,全身都是破绽。”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

  周凡笑了一下,说道:

  “而且鉴于齐老爷子本身的武力值,就是负数。”

  “就算给齐老爷子准备了啥武器,装备,他拿着也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我才会把这个‘护体星辰珠’给了齐老爷子一个。”

  “理论上来讲,不论齐老爷子受到什么攻击,都可以使用我存储在里面的护体星辰之力,硬抗伤害。”

  “我觉得这已经是,我能找到的,最适合保护齐老爷子的东西了。”

  “毕竟平时都是咱们在一起,而齐老爷子还得一直跟各种势力的人周旋。”

  “所以,只要我还有余力,我就能一直通过这个珠子,源源不断的把护体星辰之力输送过去,就能一直罩得住齐老爷子。”

  “然后齐老爷子就可以,硬抗着伤害溜走。”

  “反过来说,我也可以通过观察这个珠子,来判断齐老爷子是不是正处于被攻击的状态当中。”

  胖子一把勾住了周凡的膀子,说道:

  “小周,之前你还总说,小哥是操心的命,成天不是去救这个人,就是去救那个人。”

  “依着胖爷我看啊,小周你比小哥更操心。”

  “小哥好歹只操心他旁边的人,远地的够不着啊。”

  “小周你这一身的术法,和各种宝物,灵丹妙药,各种往外散。”

  “怪不得小周你天天惦记着,各种角度的薅羊毛。”

  “这特娘的,不薅羊毛都不够散财的。”

  吴邪挥舞了一下拳头,说道:

  “老周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周凡轻笑了一声,说道:

  “好啊。”

  “小吴你就负责可劲的撩尸,咱们组团去打爆它们,然后我再多薅羊毛。”

  “以战养战,才是良性循环。”

  说罢,周凡就把玉骨青蛟盾收了起来。

  然后又把“枯藤老树”拿到了手里,走到了环岛的溪边。

  簌簌簌。

  数量众多的枯枝和藤蔓,在环岛的两岸搭起了一个十分厚实的桥。

  胖子和潘子两个人负责,像是推巨大轮胎似的,推着装过女尸的药鼎。

  吴邪先跑过桥,帮忙看着角度指挥。

  小哥负责在旁边策应,预防万一药鼎突然翻倒,小哥可以及时的把胖子和潘子拎走。

  周凡则是不停的,把被压垮的枯枝藤蔓,重新补充上。

  片刻之后。

  众人推着药鼎到达了对岸。

  跃过了众多七零八落散落到地上的,铁水封尸的密洛陀的空壳子。

  众人走到了被一刀两断的,女尸的遗骸旁边。

  胖子把女尸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说道:

  “现在咱们还能够捡尸的东西。”

  “一个是女尸眶里面的,这两小洼仙灵脂。”

  “还有它脑袋上面带着的,这个怪漂亮的紫金冠。”

  “另外就是,女尸锁骨中间,插着的只有半截的奇怪的小镜子。”

  潘子看着即将要从女尸身上,掉落下来的小镜子,疑惑的说道:

  “姜四望之前的是整个镜子。”

  “但是这个女尸身上的,只有半截镜子,被人给砍断了?”

  “不知道那个油纸包,包着这个半截的镜子管不管用?”

  周凡站到了女尸的前面,把那个完整的小镜子给拿了出来。

  并且从它外面的四张油纸当中,抽出来了一张。

  伸手把女尸身上,看起来即将掉落的半截镜子给抓了起来。

  没有异动发生。

  胖子神情有点紧张的说道:

  “在我的感觉当中,女尸身上的这个半截的镜子。”

  “比姜四望的那个整个小镜子,还要危险。”

  “不过我分辨不出来,到底是,本身两个镜子的不同?”

  “还是因为这个红色的半截镜子,插在这个被药王谷,洗骨峒,御龙氏,共同出手干预过了的女尸身上。”

  “才导致这个半截的小镜子,也发生了异变?”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小周你还是赶紧的先收起来吧。”

  周凡点了点头,把这两个小镜子,也都收到了系统的物品栏里面。

  然后胖子又跃跃欲试的说道:

  “那个仙灵脂,直接拿瓶子装起来,还是怎么弄?”

  一边说,胖子一边从背包里面,翻出来好几个各式各样的不同材质的小瓶子。

  小哥露出了一点回忆之色,说道:

  “仙灵脂,得用玉质的容器挖出来和保存。”

  众人连忙在背包里面各种翻找,总算是找到了六个拳头大小的小玉瓶。

  胖子左右看了看,拿起一个小玉瓶往地上一砸,摔成了几瓣。

  胖子扒拉了扒拉,挑出一个最大碎片当成勺子,从女尸的眼眶里面,把仙灵脂一点一点的挖出来。

  小心翼翼的灌注到小玉瓶的里面。

  吴邪看到周凡一直在凝视着女尸的嫁衣,便说道:

  “老周,女尸身上的这个嫁衣,有啥问题吗?”

  “我记得这个嫁衣,之前还冒出了奇怪的小火苗?”

  “那是谁弄的啊?”

  “是御龙氏传人的手段,要炼制半蛟?”

  “还是药王谷的嫡系紫贤真人一脉的传人,要把这个女尸炼制成内丹?”

  周凡摇了摇头,说道:

  “嫁衣上面的小火苗我也不太清楚。”

  “但是这个嫁衣的款式……你们不觉得有点眼熟么?”

  众人都仔仔细细的,盯着女尸身上破破烂烂的嫁衣看了看。

  小哥对于这个东西,一点印象也没有。

  胖子一边继续忙活着,一边说道:

  “这是古代款式的纱裙嫁衣?”

  “这玩意不都长的差不多么,红彤彤一片怪好看的。”

  周凡回忆了一下,说道:

  “小吴,胖子,当初咱们去疗养院的时候,不是在门口跟小哥和黑瞎子,打了一个照面么。”

  “小哥和黑瞎子没去弄那个铁水封棺。”

  “咱们当时用火烧了,上两任的张家族长张盐城,曾经开过的哨子棺之后。”

  “捡到的那个,能水火不侵的绛纱袍。”

  “我看着跟这个女尸身上的嫁衣,是配套的同款。”

  胖子惊讶的手一抖,差点把仙灵脂给撒了出去。

  胖子连忙屏住呼吸,把剩下的一点点仙灵脂都灌注到小玉瓶里面。

  吴邪听到周凡这么一说,又盯着女尸的嫁衣,来回来去的看了几遍。

  吴邪嘶了一声,说道:

  “我也越觉得越看越像。”

  “而且这个女尸,和铁水封棺的哨子棺里面的,中毒的男尸。”

  “它们身上的纱质衣服,都能抗住火焰的燃烧,这就太巧了。”

  吴邪看着小哥有些茫然的样子。

  就语速飞快的的,把当初他们在疗养院里面的经历,给小哥说了一遍。

  胖子把小玉瓶放好,说道:

  “那个绛纱袍,就被我放在四合院里面了。”

  “等咱们回去对比一下。”

  小哥沉吟了一下,说道:

  “张盐城,可能是先知道棺材里面有什么东西,才去开棺的。”

  周凡眯了一下眼睛,说道:

  “自从知道了张盐城也是张家族长,并且同样拥有返祖的麒麟金血。”

  “还被制作成了诡异尸变的东西,又被新月饭店卖出去了之后。”

  “我也觉得,张盐城大张旗鼓的三次开棺,应该是很有深意的。”

  胖子则是一边蹲在地上,把女尸头上的紫金冠摘了下来,左右看看,撇了一下嘴,说道:

  “好像除了挺好看的,还能照亮之外,没啥用了吧?”

  然后胖子又招呼潘子一起,把女尸最外层的,已经被切成了两半的嫁衣扯了下来。

  卷了卷,装在了一个塑封袋里面,随便的塞到了背包里面。

  吴邪则是好奇的问道:

  “也不知道张盐城开过的另外两个哨子棺,是被毁掉了还是也摆在哪里?”

  “对了,小哥你以前单手探洞,开过哨子棺吗?”

  周凡心中一动,心中暗道:

  “二十年前吴三省和解连环,在考古队下海的头一天,提前去了一趟西沙海底墓穴。”

  “在那里他们两个人发现了一个,新鲜的,死棺的哨子棺。”

  “就是被人刚刚处理过的,把哨子棺里面的东西弄死了。”

  “不知道那个哨子棺,是小哥?还是其他的,有着发丘双指的张家族人动的手?”

  (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

看过《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