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 > 第232章小哥你去过尸国之城吗?

第232章小哥你去过尸国之城吗?

  周凡的目光,在那个有些生锈的钥匙扣,拴着的两个透明的小瓶子上面扫过。

  其中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只几厘米大小的,用某种宝石雕琢而成的,泛着青白色光芒的海虾。

  另外一个小瓶子里面,盛了多半瓶子的,细碎的盐粒般的,泛着莹莹光芒的细小的宝石碎渣。

  两个小瓶子的内里,都有着墨色的字迹写着:

  “烽火平安夜,归梦绕家山。”

  周凡微微眯起眼睛,心中暗道:

  “张家族人在最近百十年里面,绝大部分的人都分属于为两大派系。”

  “留在本土的‘山’字辈,以及被‘发配’到海外的‘海’字辈。”

  “既然还特地写了‘归梦绕家山’,那就肯定是被发配或者外派的人了。”

  “所以这个千手巨尸的主体,到底是……”

  “除了宠爱张海盐之外,再无任何缺点的,在原本的进程当中,被炸到脊柱粉碎的张海虾?”

  “还是性格桀骜又骚气满满的精致公子哥,在原本的进程当中,去过洗骨峒的小张哥张海盐?”

  “亦或是,背叛了他们的,和上任张家族长,张大佛爷的爷爷张瑞桐,曾经来往过密的张瑞朴?”

  周凡正想着,忽然心中一动。

  他察觉到被外派出去的尸鳖皇,忽然调转了方向。

  尸鳖皇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位于湖底的陨玉山脉的深处,边吃边飞了过去。

  周凡心中暗喜的想到:

  “之前派尸鳖皇去到陨玉山脉的里面。”

  “去搜索被藏到了密洛陀大部队里面的,属于张家族长的真正传承之物。”

  “顺便让尸鳖皇,趁着难得开饭,抓紧把陨玉山脉多吃掉点。”

  “因为不知道,张家族长的传承之物被藏的具体位置。”

  “所以尸鳖皇一直都是漫无目的的胡吃乱飞。”

  “现在尸鳖皇突然目标明确的,改变了探索的方向。”

  “应该就是因为,刚才我的神魂之力,刚刚进阶成功的时候。”

  “所有的四十九个,篆刻了咒文的青铜铃铛,都爆发出了一股无法被人捕捉到的音波,向着四周扩散开去。”

  “想必那种音波,在途径撞击到陨玉山脉和密洛陀的时候,会发出不同的反馈信号。”

  “这些信号我目前也无法分辨出来。”

  “但是尸鳖皇的身上,同样拴着一个篆刻了咒文的青铜铃铛。”

  “所以尸鳖皇,就能够分辨出来这两种不同的,音波反弹的信号。”

  “既然张家族长的信物,是被大量的,战斗力极强的,密洛陀大军给守护着。”

  “那么它们所在位置的,音波反弹回来的信号。”

  “自然就跟其它零散的,或者小团队的密洛陀,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尸鳖皇就借此机会,察觉到了密洛陀大部队所在的位置。”

  “看来现在尸鳖皇正是要趁着,青铜铃铛刚才发出的那种,特殊的环形音波还没完全消失的时候。”

  “赶紧跟踪过去,去确定密洛陀大部队的具体位置。”

  “想来,在张家古楼湖底的陨玉山脉当中,越是最危险的地方,越是密洛陀最集中的地方。”

  “就肯定是张家族长信物的收藏地。”

  “如此说来的话,距离小哥得到张家族长的信物,指日可待啊。”

  “要说起来,像是刚才的这种,所有的篆刻了咒文的青铜铃铛,一起发出来的特殊的环形音波,真的是很实用。”

  “只不过,以我目前的实力,平时还无法发出这种大招。”

  “话说回来,虽然刚才的那种特殊的环形音波,从理论上来讲不能被人捕捉到。”

  “但是我刚才看到小哥和胖子,似乎都有所意动。”

  “胖子是因为他的天赋技能‘瞎猜都对’,这种对于‘冥冥中的感应’的加持。”

  “而小哥则是因为,他本人最终会拥有,属于天花板级别的实力,给予的对于‘感知危险’方面的加持。”

  “不过因为小哥和胖子,目前还没有把他们身上所拥有的,顶级天赋技能给完全开发出来。”

  “所以他们也只是,在这些青铜铃铛爆发出音波光环的时候。”

  “恍恍惚惚的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但是具体的详细情况,以他们目前的实力,暂时还无法察觉。”

  “这么说起来的话,当初汪藏海得到的这一整套。”

  “由诡异乐器的制作大师给制作出来的,篆刻了咒文的青铜铃铛,真的是很牛逼。”

  “世间能人异士,多如天上繁星,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

  “看来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得去缝尸人,扎纸人,诡异的纹身师,诡异乐器的制作大师,诡异的酿酒师……他们的家里拜会一下,嘿嘿。”

  与此同时。

  随着周凡神魂之力的进阶而引发的,那四十九个篆刻了咒文的青铜铃铛,发出去的环形音波在陨玉山脉里面的冲击。

  所有被这种音波“扫到”的密洛陀,都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似的是呆滞住了。

  直到那层环形音波,彻底的从它们身上“扫过去了”之后。

  所有的密洛陀,才又继续恢复了原本的动作。

  张家古楼,第三层。

  在众多的漆黑色和猩红色的棺材中间。

  摆放着一个陨玉山脉分布形状,以及所有的墨绿色的密洛陀“小人”的巨大沙盘。

  密洛陀“小人”,原本正在沙盘上面,自行的缓慢游走。

  但是这些密洛陀“小人”,又陆续的因为不明原因好像被“暂停”了几秒钟。

  盘坐在一个猩红色棺材上面的阿贵,一边满脸阴霾的盯着沙盘,一边恶狠狠的咒骂了几声。

  此时,在这一层的众多棺材里面。

  发出了数十声,像是回音一般连绵起伏的嘲弄笑声:

  “呵呵呵。”

  “阿贵,你又开始无能狂怒了?”

  “看来张大族长已经把一层的,千手巨尸和那个傻逼垫棺尸都给干掉了。”

  “张大族长肯定是拿到了,尸国玉牌和蛛丝白羽箭。”

  “啧啧啧,这两种东西可都不是俗物。”

  “再加上张大族长这个人吧……呵呵。”

  “就算是引发了那么一点点的异动,又有什么可值得你惊讶的呢?”

  “再说了,等到张大族长到了咱们的地盘。”

  “不论他得到了多少的宝物,包括张大族长他自己本人,那还不都是咱们的囊中之物嘛,哈哈哈哈。”

  原本在不同棺材里面发出来的,纷纷扰扰回荡着的说话声音,让人听起来都是头皮发麻。

  但是此时这个人的说话声音,听在了阿贵的耳朵里面,怎么听怎么顺耳。

  阿贵呵呵了两声,原本显得憨厚老实的朴实脸庞上面,也是露出了一个狰狞又残忍笑容。

  ……

  “尸国之城的入门令牌?!”

  众人看着小哥手指点着的,那块充满着古朴气息的,破破烂烂的玉牌,不由得惊讶出声。

  小哥点了点头,又说道:

  “也叫‘尸国玉牌’。”

  小哥停顿了一下,语气冷冷的说道:

  “没有尸国玉牌的人,无法进入到尸国之城里面。”

  “尸国之城的底下有一个分支,叫做‘洗骨峒’。”

  “洗骨峒把人分为,人皮,肉,骨头,三个部分。”

  “在洗骨峒那里,血肉一文不值,骨头千金难买。”

  “只有要给骨头,洗髓伐经,脱胎换骨的人,才能进入到洗骨峒里面。”

  众人都是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胖子咂么了咂么嘴,说道:

  “好家伙,合着在洗骨峒里面的人。”

  “把咱们外面的人,就跟买肉似的,都给分开来看。”

  “这个骨头是啥子品质的,多少钱一两,多少钱一副鸡架子……不是,人骨头架子。”

  “啧啧啧,称骨算命的那一套,不会就是他们搞出来的吧?”

  “明码标价啊这是。”

  “按照骨头就把人的命数,都给定了。”

  “嘿,要是有的人天生的血脉之力强劲,有的人天生的骨相清奇,我看他们咋办?”

  “对了,之前的面具男,就是垫棺尸,不仅一直说它想要小哥的手臂吗?”

  “另外它还一直用一种垂涎欲滴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小哥的麒麟纹身的位置。”

  “我草!”

  “面具男那个瘪犊子,不会是想把小哥的皮给扒下来,换到它自己的身上吧?”

  众人都是一震恶寒。

  小哥倒是情绪依然平静。

  周凡则是带着一丝冷意的说道:

  “有一些人,他自己天生的啥都不太行,但是他可以后天再换。”

  “看上谁的血脉之力,骨相,外皮,就去把别人身上的剃下来,换到自己的身上。”

  “只要他能维持住身体不崩塌,保持兼容的状态不出错,这个人就会越换越强。”

  “他就可以像是拼插乐高似的,一直不停的给自己拼拼查查,逐渐的替换更好的零件。”

  吴邪立马惊出了一头的冷汗,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

  “对,对,上次咱们遇到了,看起来跟小哥一模一样的盘马老爹的时候。”

  “盘马老爹,那还是就靠着诡异的纹身师,给他和小哥的身上。”

  “都纹上了一模一样的麒麟纹身,就能拥有一部分小哥的血脉之力。”

  “而且盘马老爹还叫嚣着,等他生擒了或者打死了小哥之后。”

  “就去把小哥的血脉之力都给抽出去,他就能够完整的取而代之了。”

  “如果说,血脉之力都可以嫁接安装到别人的身上。”

  “那么,给身上换一副骨头架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胖子搓了搓鸡皮疙瘩,说道:

  “天真,什么时候你也这么会讲鬼故事了。”

  “胖爷我都知道,替换血脉之力是属于‘玄幻’那一档。”

  “但是人的骨头架子,就属于‘日常生活’那一档。”

  “但是这特娘的,你要是说替换个几根,十几二十根骨头,医院就行。”

  “不过要是把全身的骨头,都特娘的换成别人的。”

  “这到真是洗髓伐经,脱胎换骨了。”

  “我就是问问,脑袋,头骨你咋换?这瞬间就跳转到‘玄幻’那一档了吧?”

  周凡用手虚指了一下,被他打的化成了虚无,彻底消散掉了的,面具男之前的站位,说道:

  “拆换全身的骨头?”

  “面具男不就是个例子么。”

  “它们这种垫棺尸的制作过程。”

  “就是要使用秘法,把全身的骨头都敲碎,然后再都摘出去。”

  “并且整个过程当中,人都是全程保持清醒的,之后也不能死掉,才算是成功制作完成一个。”

  “垫棺尸的身上,可是一个骨头渣子都没有。”

  “它们的头骨,自然也都被取走了。”

  “不过现在还不知道,洗骨峒,专门要取别人的骨头,最终是要拿去做什么用。”

  “不知道尸国之城和它旗下的洗骨峒,跟‘它’是什么关系?”

  “至少目前看起来,缝尸人,扎纸人,诡异的纹身师,诡异乐器的制作大师,诡异的酿酒师。”

  “这几种已经浮出水面的,稀少的‘阴间’职业,同时和‘它’,以及尸国之城,还有洗骨峒的关系都很暧昧。”

  众人的心里,瞬间就蒙上了一层阴霾。

  另外众人之前虽然都看到了垫棺尸的样子,并且也和垫棺尸接触过。

  但是听到周凡这么一说,还是集体的脸色发青。

  周凡想了一下,又说道:

  “咳,我知道一整套,垫棺尸的制作方法。”

  “如果你们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们详细的讲解……”

  吴邪急忙摆手,脸色铁青的说道:

  “老周,停,我觉得,凭借我自己的想象力就可以脑补了。”

  胖子又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过话说回来,面具男把自己的身体,跟拉拉链似的扯开之后。”

  “里面露出来的那种猩红色的腐烂之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

  “胖爷我虽然没在跟前,但是就那么远远的瞄了一眼,我就有一种致死的危机感。”

  众人全都面面相觑,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东西。

  小哥当时离得远,正在狂虐千手巨尸,没有看到这边的情况。

  于是众人又七嘴八舌的,给小哥详细的描述了一下,不怎么详细的过程。

  周凡表情严肃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但是藏在面具男体内的那个东西,是到目前为止,第一次让我有一种生死危机的感觉。”

  “所以我就赶在,它从面具男的身体里面彻底出来之前。”

  “拼命压榨神魂之力,催动全套的篆刻了咒文的青铜铃铛,把它和面具男都给灭杀掉了。”

  “后遗症你们也都看到了,我就直接吐血昏迷了。”

  “索性这次因祸得福,神魂之力还得到了进阶。”

  “但是我感觉的到,这次我算是运气好,取了一个巧。”

  “如果不是使用神魂之力的话,单凭近身肉搏,以我目前的实力,根本干不掉那个东西。”

  众人都是十分的庆幸,再加上了九十分的后怕。

  潘子蹲在旁边抽了一口烟,说道:

  “如果要是尸国之城,洗骨峒,‘它’是一伙的。”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垫棺尸的体内,都有跟面具男一样的东西?”

  “即便面具男是一个突变的个例。”

  “想必凭借‘它’的能量,也足以能够让面具男和它体内的那种诡异的东西,批量生产出来。”

  “恐怕会有大麻烦。”

  胖子揣着手说道:

  “要是咱们回头一去洗骨峒,或者尸国之城。”

  “刚一进入人家的地盘,好家伙,别的不多说,就面具男,还有它体内伴生的那个东西。”

  “都不用再提高水平。”

  “就刚刚被小周给灭杀掉的水平,甭多了,一下来一百个吧。”

  “我估么着,谁去谁团灭。”

  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周凡和小哥的目光,也都是一沉。

  吴邪搓了一把脸,他的目光飞快的在尸国玉牌,以及雪白色的蜘蛛丝所凝聚成的断箭上面一扫。

  吴邪连忙转移话题的说道:

  “说到尸国之城的话。”

  “以前咱们都看到过,陈文锦脊柱上面的那个箭头。”

  “陈文锦的那种,极其诡异的尸变状态,咱们也算是领教过了。”

  “而且咱们也算是,稍稍的接触到了,陈皮阿四的那种极其诡异的尸变状态。”

  “他们两人的共同点,都是体内的这种‘箭头’。”

  “但是因为陈皮阿四还没有死掉,他现在还算是人类的身份。”

  “所以咱们当时只是被他的‘箭头’所带来的诡异能力,给影响了五感。”

  “但是老周使用了,尸变者焚瘗(读音:焚异)的术法之后。”

  “虽然咱们都不再受到,来自于陈皮阿四的五感的干扰了。”

  “但是也只有老周一个人,看到了陈皮阿四体内的‘箭头’。”

  “另外,江湖传闻,我爷爷和霍仙姑的体内,也有这种箭头。”

  “至于还有多少其他人的体内,也有这种箭头,目前还不清楚。”

  “但是这些诡异万分的箭头,到底是怎么来的?打哪儿来的?”

  “谁都不知道。”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

  “那些‘死后必将导致极其诡异的尸变’的箭头,就是来自于尸国之城?”

  众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周凡的目光微动,沉吟了一下,说道:

  “小吴的这种猜测还是很有道理的。”

  “我也觉得那种‘诡异的箭头’,有很大可能性是来自于尸国之城。”

  “毕竟,有箭头,就要有箭矢,弓箭,弓箭手。”

  “角善为弓,出休尸国,以射除患,以扶下国。”

  “尸国之城麾下的洗骨峒,只要人骨,不要血肉。”

  “被洗骨峒当做下脚料的血肉,又被废物利用成了垫棺尸。”

  “八角檀香棺能够烹制出来,活死人,肉白骨的‘万世流霞’。”

  “刚才停放在张家古楼这里的八角檀香棺,里面的主葬人,是一个张家族人,并且被嫁接上了997个张家族人的手臂。”

  “作为千手巨尸的特殊陪葬品,垫棺尸面具男。”

  “它一直等着,千手巨尸能够再融合了小哥的手臂,好成为一份完美的‘万世流霞’。”

  “这些雪白色的蜘蛛丝,是以千手巨尸作为养料,被培育出来的。”

  “这些蜘蛛丝,又自发的凝聚成了,一个还没完成的断箭。”

  “断箭的上面,有‘那种’箭头。”

  “只不过,陈皮阿四和陈文锦身上的箭头,都带着一些木屑。”

  “而蜘蛛丝凝聚成的箭头,是干干净净的。”

  “所以,我认为,那些‘诡异的箭头’都跟尸国之城,脱不了干系。”

  “很可能就是尸国之城的土特产。”

  众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吴邪挠了挠头,说道:

  “但是老周,如果是土特产的话,应该规格都是一致的吧?”

  “虽然我不知道我爷爷和霍老太太,以及其他人的尸变状态是啥样。”

  “但是他们明显跟陈皮阿四,以及陈文锦不一样。”

  胖子捶了一下拳头,抢答的说道:

  “天真,这题我会答。”

  “小周不是特地指出来了嘛,‘木屑’!”

  “咱们目前只见到过箭头,还有断箭。”

  “咱们没见过的弓,应该是一个重点。”

  “另外就是,沾在箭头上面的那些木屑。”

  “胖爷我就是那种感觉啊,能够决定具体的尸变的样式,靠的是‘木屑’。”

  周凡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

  “那些‘木屑’应该是决定诡异尸变的方向。”

  吴邪立即扭头,对着小哥问道:

  “小哥,你之前面对着千手巨尸的时候,一看到它心脏那里,被半埋在蜘蛛丝团里面的东西,一下子表情就变了。”

  “小哥你当时就认出来,这个尸国玉牌和断箭的‘箭头’了吗?”

  “小哥你去过尸国之城吗?”

  “这两个小玻璃瓶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一个是什么宝石雕刻的海虾?”

  “另一个是碎渣渣,不知道是海盐,还是白糖?”

  “这瓶子里面还写着字,难道是表明身份的?”

  “小哥你认识这个人吗?”

  小哥伸手把那个钥匙环上面,拴着的两个小瓶子拿在了手里。

  沉默了一下,小哥才说道:

  “我没去过尸国之城。”

  “但是这个被制作成了千手巨尸的人,在失踪之前,留下的最后信息。”

  “就是他得到了一个尸国玉牌。”

  “他去了尸国之城。”

  (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

看过《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