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 > 第133章看守西王母炼丹室的陈文锦

第133章看守西王母炼丹室的陈文锦

  木少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顿时身体一僵。

  周凡,胖子,潘子,对视一眼,心中明了。

  吴邪此时有些恼火的,对着洞窟里面说道:

  “我先问的你,你不回答,反而又来问我们是谁?”

  “你一个女的,在西王母国遗迹的地下洞穴里面呆着。”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有多可疑吗?”

  洞窟里面的女人似乎冷笑了一声,然后就不在吭声。

  木少抬一下腿,又站在了原地,双拳紧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潘子烦躁的想抽烟。

  但是他又怕一摘下防毒面具,就被能够爬进眼睛的虫子给致盲,然后再浪费周凡的宝珠给他治疗。

  所以潘子忍着没抽烟,就更烦躁了。

  胖子压低了声音的说道:

  “小周,这次是真的?”

  周凡摸了摸下巴,小声的说道:

  “我猜是。”

  “但是我没听出来她的声音,和之前那几个有什么区别。”

  此时洞窟里面,忽然传出来一阵特别慎人的惨叫声。

  几个人顿时一愣。

  吴邪有些急躁的说道:

  “里面的那个人,你怎么回事?”

  “你应一声。”

  “你要是不能跟我对话,我特娘的也不敢进去。”

  然后吴邪自己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西王母国的野鸡脖子,竟然会说人话,简直不可理喻。”

  但是随着里面传出来的惨叫声,越来越夸张。

  几个人也是待不住了。

  胖子直接把信号枪拿到手里,说道:

  “哥几个警惕,随时接应我。”

  “我特娘的要看看,里面倒是是个啥情况。”

  砰。

  随着信号弹特有的声响发出。

  原本在洞窟里面不住的哀嚎的女声,突然挣扎着用一种扭曲到劈了的声音,吼道:

  “不要!”

  众人也没听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

  借着信号弹的亮度,几个人站在洞窟的门口,往里面抻头一看。

  只见得,洞窟的里面,是一片数万平米的巨大空间。

  墙壁和天花板上面,镶嵌着密密麻麻的星图。

  每一个代表星星的位置,都安放着一枚尸鳖王丹药,并且在它的上面,订着一个手指肚大小的蚰蜒。

  因为这会儿洞窟被照亮了,所以看不出来。

  但是等到洞窟再次恢复到全黑的时候,就可以通过蚰蜒眼珠子发出来的亮光。

  远远的看起来,宛如一片浪漫的星空。

  一条极长的台阶,从洞窟的旁边一直延伸到极高的位置。

  在那遥远的上空,一个巨大的陨石,被天青蚕给啃噬成了一轮弯月。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从那个陨玉上面。

  延伸下来了一条手臂粗的,用陨玉打造的锁链。

  这条陨玉锁链,一直垂落下来,在洞窟偏右边的地方拴着什么东西。

  只不过此时众人站着的角度,看不到而已。

  但是众人先往洞窟的左边一看,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那里乱七八糟的,随意堆放着数百个,不同死状的陈文锦们。

  木少的脸色铁青。

  潘子捏紧了拳头。

  胖子直接咒骂了一声。

  吴邪简直浑身颤抖。

  周凡也是面沉似水。

  众人又往旁边走了几步,把目光给转到了,持续不断的发出凄厉惨叫的人的身上。

  只一眼。

  顿时,所有人都手脚冰凉,感觉人生观都遭到了重击。

  只见,陨玉锁链的最底部,拴在一个人形生物的脊柱上。

  这个人形生物,他们之前在沼泽山洞里面见过类似的。

  一个不断蜕皮的陈文锦。

  只不过,之前的那个假的陈文锦,在一层又一层不断的蜕皮的过程中。

  没有丝毫的血迹流出来。

  她似乎也不觉得疼痛。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的身体面没有骨头,只是像洋葱一样,一层又一层的皮。

  然而,现在众人眼前的这个陈文锦,不一样。

  她同样也是在一层又一层的蜕皮。

  但是,整个过程当中,她一直在清醒的,感受着无边的痛苦。

  而且她在不断的流出鲜血。

  她的身上还有骨头。

  那根极高处垂落下来的陨玉锁链,就牢牢地,穿透了她的皮肉。

  拴在了她的脊柱上面。

  众人毫无疑问的认为,这个陈文锦就是最开始的那个,真的陈文锦。

  只不过她也保持着十八岁,最多十九岁的样貌。

  木少忍不住的,往洞窟里面疾走了几步,声音颤抖的说道:

  “文锦……”

  陈文锦现在已经渐渐的不成人形,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痛苦当中。

  但是当她听到了这声“文锦”的时候,如遭雷劈。

  以至于,她甚至一时之间,都暂时的忘记了自己正在遭受的巨大的折磨。

  陈文锦抬起了,应该是,称之为脸的部位。

  发出了如同破风箱一般的喝喝声。

  木少纵使见过大风大浪,此时也忍不住的心脏骤停了一秒,连连后退。

  众人也都沉默的走了进来。

  此时的陈文锦,因为一层一层的蜕皮,正在飞快的缩小着。

  周凡注意到,陈文锦所在的位置,地面上面刻画着一些便于让血液流淌的凹槽。

  从陈文锦身上流出来的血液,就都顺着这些凹槽,向洞窟边上溜去。

  那里,是一片丹砂。

  丹砂的上面,还四散着一些普通的衣物。

  吴邪的牙齿咯吱咯吱的咬着,说道:

  “那些丹砂……和王老板的那些伙计们,死了之后变成的东西好像。”

  众人看着陈文锦身上的血液,哗哗的流入到了这些丹砂里面。

  丹砂的颜色,变得更加的鲜亮了。

  此时的陈文锦仍然在痛呼,不过她最终只剩下了那一节,被陨玉拴着的脊柱。

  胖子也是双腿打颤的问道:

  “我草!”

  “就剩下一节骨头了,还没死?”

  “还能发出惨叫?她用什么地方发出声音的?”

  “这特娘的,肯定不是人类了。”

  周凡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节脊柱。

  脊柱的上面,被钉进去了一个形状奇怪的箭头。

  箭头的上面好像生了很多铁锈。

  铁锈的上面,还沾染着一些腐朽的木屑。

  周凡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说道:

  “她脊柱上面,被钉住的这个诡异的箭头。”

  “应该就是她能够产生诡异尸变的原因。”

  众人全都不错眼珠的看去。

  吴邪张了张嘴,惊愕的问道:

  “她这个是不是和……”

  木少和胖子,同时拍了一下吴邪。

  周凡也对他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吴邪心脏狂跳的,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周凡知道,他们都怀疑,导致陈文锦产生诡异尸变的这个箭头。

  和导致吴老狗,霍仙姑,陈皮阿四等人,“死后必将产生的诡异尸变”,是不是一样?

  周凡暗暗的想到:

  “陈文锦和陈皮阿四身上,都有诡异的箭头。”

  “但是他们两个人身上的箭头,并不一样。”

  “吴老狗的身上,有好些个箭头,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至于霍仙姑身上的那些箭头……”

  “按照原来的进程,霍仙姑一大把年纪了,非要执意和小哥再探张家古楼,又死在了那里面。”

  “是不是也受到,她体内这些箭头的影响了?”

  “问题是,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制作的这些诡异的箭头。”

  “又有多少人的身上,被打入了这些诡异的箭头。”

  “万一要是哪天,这些人身体里面的诡异箭头,全都被集体激活。”

  “无数高手一起发生诡异的尸变……我草!那普通人还有活路吗?”

  周凡的沉思,被吴邪惊恐的喊声打断了。

  周凡挺纳闷的,刚才众人已经经过了陈文锦诡异尸变的洗礼。

  现在短时间内,要想再震撼到众人饱经摧残的神经,也是不太容易了。

  胖子也是呼吸急促的,说道:

  “小周,快看!”

  周凡迅速的把目光,又转回到了陈文锦的身上。

  只见得此时。

  陈文锦本人,又从那一条仅剩的脊柱。

  渐渐的一层又一层的,如同糊纸一般的,被糊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形。

  令人惊恐的是,在她旁边的地上。

  之前从陈文锦本人的身上,脱落下来的那堆皮。

  竟然蠕动着,一点一点的粘合成了另外一个,崭新的陈文锦。

  这个崭新的陈文锦被粘好了之后,身体似乎有一点点的柔弱。

  弱柳扶风般的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又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众人头皮一炸。

  又看到这个崭新的陈文锦,随意的从地上散落着的衣服里面,随便捡起来了几件。

  穿戴好了之后。

  崭新的陈文锦又很勤快的跑到了。

  那一大滩,被陈文锦本人的血液,浸泡过了的丹砂的前面。

  乖巧的蹲了下来,双手如同攥雪球一般的。

  把这些血泥,给攥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丸子状的东西。

  然后这个崭新的陈文锦,就从旁边拽过来一个袋子。

  胡乱的把这些一看就很不正常的血泥丸子,往里面装了半口袋。

  然后就拎着,要从众人的身边挤过去。

  周凡皱着眉头的问道:

  “你去哪?”

  “那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崭新的陈文锦理都没理周凡。

  木少声音低沉的说道:

  “文锦?”

  崭新的陈文锦的身体一顿,然后就要往外冲。

  胖子和潘子,仿佛门神一般的堵住了路。

  顿时这个崭新的陈文锦,把脸给拉了下来。

  吴邪站的离她最近,脸色煞白的说道:

  “我靠……没必要吧。”

  “陈阿姨,就算你不乐意,不以至于手动把脸皮给扯下去啊。”

  此时的陈文锦本人,也完全恢复了,看起来正常的人形。

  她正屈膝,用手臂环着腿,歪着头。

  仿佛一个真的十九岁的少女一般,露出了一个懵懂的表情。

  众人顿时一阵恶寒。

  周凡看了一眼陈文锦本人,又看了看拴在了她脊柱上面的陨玉,声音平淡的说道:

  “你十多年前就在西王母国遗迹里面,遭受到了诡异的尸变。”

  “陨玉可以压制尸变。”

  “你身上的这个,是那个神秘又恐怖的组织‘它’,给你拴上的?”

  “你这种惨烈的异变,几天一次?还是一天几次?”

  “你需要我们的帮助么?”

  陈文锦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说道:

  “帮我?”

  “你们怎么帮我?”

  “救我吗?”

  “没人能救得了我。”

  “你们所谓的帮我,只不过是帮我解脱。”

  “呵呵,说的真好听,不就是送我去死嘛。”

  “我现在这样很好呀。”

  “毕竟能活着,不是吗。”

  木少皱着眉头说道:

  “文锦你别这样。”

  “有什么事情,你都说出来,咱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总会……总会有希望的不是么。”

  陈文锦露出了一抹不耐烦的神色,说道:

  “行了,解连环,假情假意的有意思嘛?”

  “我这些年,糟的什么罪,你们刚才也都看到了。”

  “每天一次,雷打不动。”

  “十几年啊……这可是十几年啊!”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这种被活生生拆骨剥皮的痛楚,你们谁经历过?”

  “就你们那点小伤小痛的,就别拿过来说了。”

  胖子揣着手说道:

  “陈文锦同志,你要是有什么能解决的线索,你就说一说。”

  “你在这被拴着,也走不出去。”

  “万一我们能帮你在外面找到,给你解决问题的方法,你不是就不用再遭罪了么。”

  陈文锦嗤笑了一声,说道:

  “不用假惺惺的了。”

  “我又不是真的十九岁的小姑娘。”

  “把你们这套哄小孩子的嘴脸收一收吧。”

  “我这个事,谁都解决不了。”

  吴邪纠结的说道:

  “陈文锦阿姨你知道,你身上流出来的那些血,和别的人死后变成的血泥。”

  “混合在一起之后,要被拿去做什么吗?”

  “还有就是,你身上蜕皮下来的东西,竟然还能再变成一个崭新的你!”

  “那些‘人’,就算是人吧。”

  “她们和你聊天吗?她们为什么有你的记忆?”

  “她们能活多久?为什么这里有好几百个,那些东西的尸体?”

  “她们为什么都死了?是有时间限制,还是被你说的那个神秘组织‘它’给干掉的?”

  “还有就是……陈文锦阿姨,你的家人,要不要我们帮忙联系?”

  “要不我们想办法把你救出去吧。”

  “如果我们没有办法的话,还可以喊你的亲戚朋友,或者招募别的人,一起来救你啊。”

  “你不要放弃希望啊,陈阿姨!”

  陈文锦看着吴邪,露出了一个极为惊讶的表情说道:

  “我都这么惨了。”

  “你竟然还想让我的父母亲人,亲眼看到我的惨状?”

  吴邪连忙摆手的解释道:

  “不是的,陈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想,大家一起想办法,好让你能够多活一段时间。”

  陈文锦突然露出了一个夸张的大笑,说道:

  “你们想让我多活?”

  “所有的人,都巴不得让我去死。”

  “你们觉得我是个怪物,想让我去死。”

  “它的人,倒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想让我多活着的人。”

  “呵呵,真是搞笑。”

  周凡忽然心中一动,问道:

  “你的意思是,本来你在十几年前中招的时候,就是必死了。”

  “但是因为被那个诡异的箭头,钉到了你的脊柱上面。”

  “所以你产生了诡异的尸变,也就是可以通过不停的蜕皮,制造出来一个崭新的你。”

  “但是想必她们都活不久吧。”

  “另外这个过程中,你也是生不如死。”

  “不过,那个神秘又强大的组织‘它’,使用陨玉的锁链,把你拴在这里。”

  “利用你的同时,也帮你压制了尸变。”

  “你才能够得以继续存活下去。”

  陈文锦猛地抬起头来,用目光盯着每一个人,狠声的说道:

  “我只是想要坚强的活下去,有错吗?”

  “为了能够继续活下去,我可以……我什么都可以!”

  所有人都被她突如其来的气势,给震撼住了。

  吴邪有些激动的喊道:

  “陈文锦阿姨,是不是只要给你一块陨玉,帮你压制住体内的尸变。”

  “你就可以继续的,像现在这样活下去?”

  “那你也可以躲到别的深山老林,或者其他地方。”

  “不再配合‘它’,拿你的衍生品做各种死亡实验啊。”

  陈文锦抬起了头,遥望着极高处的,一轮弯月形状的陨玉,说道: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里是西王母的炼丹室。”

  “而我……没有时间了。”

  (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

  :。:

看过《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