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解春愁 > 第334章

第334章

  二人站在一起,倒是有些金童玉女的味道。

  此时小莲仍旧恭敬地垂着头,宽大的衣领后露出一截雪白来。雷春却是微微昂着头,一双眼轻轻扫过那截雪白下的一丝青痕,又收回来,只平静无波地注视着不远处的清真道人,亦就是喻雄昌。

  他跟着喻明周到了汴京,仍是在一个雪夜,被喻明周引见给了高高在上的喻雄昌。

  那晚,他是略略有些吃惊的。

  想不到喻明周的父亲竟是这般的……权势滔天。而这般呼风唤雨的人物,竟然对他十分赏识,主动问他可否愿意留在崇华殿,做他的幕僚。

  他不是个傻子,自然看得出虽然身着道袍,号称清真道人的喻雄昌野心勃勃。

  喻雄昌想要的更多。

  他的头脑十分清醒,虽然赏识雷春,却对长子喻明周不是很欢喜。是以喻明周仍旧住在喻家老宅。

  如今的他,身着一袭蓝地宝相花团纹的宽袍,瘦削的腰间用玉带束起,清俊的眉眼淡淡,以前轻狂的气息已经全都收敛起来,仿佛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的望族少年。

  而咏雪,哦不,如今已经改名叫做小莲了。小莲仍旧是喻明周与贺过燕带进来的,彼时他还十分吃惊。咏雪不是那女人的侍女吗?怎地跟了贺过燕?自己的姐姐雷夏又在何处?

  贺过燕瞧见他,神色倒是讪讪,毕竟自己被雷春威胁过,而现在,雷春成了喻雄昌的宠信。

  雷春却是淡淡,并没有追问雷夏的下落。贺过燕松了一口气。但在他表示他愿意留下来,做一名内侍时,雷春却出口反对。

  贺过燕敢怒不敢言,只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跟着喻明周走了。

  咏雪却入了喻雄昌的青眼,虽名为侍女,却实际上成为喻雄昌泄欲的工具。

  雷春对小莲,没有过多的评价。毕竟这世上每个人的选择,都有他的理由。

  更何况,他觉得自己的境地并不比小莲要好。

  权势虽好,却是如嗜慢性毒药。

  宫殿中燃着巨大的比成人还要高的线香,香烟袅袅,仿佛永远不会燃尽似的。因镇日点着线香,是以崇华殿里的人衣衫上、发丝上俱是浸淫着线香的味道。小莲一出崇华殿,旁的侍女只需一闻,便省得她是崇华殿里的人,态度自是立刻恭敬了几分。

  夜已过了大半,小莲有些困顿了。这半年的时光,她的身材比起之前要饱满了许多,已经熟透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被裹在宽大的道袍中,有着一种诱人的气息。

  她微微垂下眼皮,头一点一点的。

  雷春视线便看着那截雪白,越垂越深。那雪白中混着的一道青紫,也一直蜿蜒到下面去。

  少年未曾尝过欢好的滋味,却是见过。崇华殿里的那些腌臜事,只会多,不会少。比如妙龄少女后背的那道青紫,便是被抵在柱子上百般……才有的。

  恰好,被他亲眼看见了。

  宛若白嫩的豆腐被一截皱纹丛生的老树皮刮坏了。

  而后,从他心中竟然闪过一个念头:值得吗?

  一直打坐了一个多时辰的喻雄昌缓缓睁开双眼。雷春的视线脩然收回。

  “小莲。”喻雄昌唤道。

  小莲猛然从瞌睡中惊醒,却是在那一瞬,露出甜美的笑容来。她本就生得不俗,在被调教过后,在美丽的容颜中又增添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媚态,越发的勾人。

  她低低的喏了一声,缓步上前,将喻雄昌扶起来。

  喻雄昌身材保养得尚可,一张脸却是实打实的老了。只不过,低垂的眼皮下,掩着一道精光。

  他站起来,视线若有似无的扫过雷春:“好了,夜深,你可以退下了。”

  雷春便恭敬地告退了。

  小莲的心忽而一颤。她低着头,看着雷春的袍角缓缓离开。

  还未回过神来,一张脸便猛然凑了上来。

  宽大的衣袍被掀开的同时,她在想,值得吗?

  值得。

  她在心中与自己说。

  待她登上高位,她会替伯年哥报仇的。将那些该死的人全都杀死。

  承欢之后,她散着头发,虔诚地跪在地上,替喻雄昌捶腿。

  喻雄昌眯着眼,看着她被宠爱过后艳红得像桃花的脸,从腰间摸出一把钥匙来:“想要什么,自己开了库房去拿。”小莲欢喜地接过钥匙,欢喜的表情非常符合一个趋炎附势的女人。不过,喻雄昌虽是如此说开了库房随便拿,她却是不敢的。

  喻雄昌忽而摸上她的平坦的小腹:“小莲,你的肚子可要争气,尽快给我怀上孩子,说不定,待他诞生之际,身份便不一般了。”

  这番话喻雄昌不是第一次说。他的野心,在崇华殿、整个大内,都没有掩饰。小莲笑着,却是娇羞道:“那道人可得努力了。”

  喻雄昌就爱她这种没大没小的话语。

  却又是揽过小莲,笑道:“从现在开始努力。”

  小莲却是暗暗吃惊。往日喻雄昌只一次便偃旗息鼓了,这今晚……是吃了那种东西罢。

  崇华殿在北,含元殿在西。

  四条腿走得飞快,不断地越过高墙。

  小战再一次迷茫了:“大师姐,咱们究竟是要去崇华殿,还是去含元殿啊。”

  这一晚上的,体力再好,武艺再高超,也累得够呛。明明东家吩咐过,要去打探喻雄昌的呀。可为什么方才才到了崇华殿的地界,大师姐忽而掉头往含元殿而去呢?

  孙南枝气息平稳:“累了?”

  “没有!绝没有!我精神好得很!”小战怎地敢在孙南枝面前示弱。这一示弱,说不定迎接他的,是没日没夜的操练。

  孙南枝却又是睨了他一眼:“看来在汴京,光长个子,脑子没长。”

  小战:“……”大师姐,你这样毒舌会失去我的!

  与崇华殿一样,含元殿外,同样是守卫重重。

  小战的心情轻松:“要不要报上大爷的名头……”毕竟方才林统领才来见过他们。虽然是十分秘密的。

  这回孙南枝抛给他的,是一个你很傻的白眼。

  小战:“……”

  要进含元殿不容易。孙南枝像一只蜘蛛贴在墙上,冷眼地看着守在含元殿外的卫兵。

  向来君王不可信任。虽然弘帝不断地向他们展示弱势的一面,但一个当了多年太子的帝王,还亲手弑父帝的男人,怎么会怕一个喻雄昌?

  东家对弘帝,是留了几分心眼的。

  :。:

看过《解春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