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在大秦能上网 > 第51章:大郎,该吃药了

第51章:大郎,该吃药了

  淳于越嘴唇颤了颤,如此默然片刻,最后只得硬着头皮道:“既然扶苏公子有意如此,那,自然是遵循扶苏公子的意志为主……”

  没办法了,之前按照扶苏公子的意思来,这个话是自己说出口的。

  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岂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

  “既是如此,其他人可还有异议?”秦始皇的目光扫了一眼麒麟殿上其他的人,跟着问道。

  事情都已经如此明朗化了,谁还能再说什么呢?

  因此,再也没有人能开口提出异议了。

  “如此,传令下去,将项氏一族满门抄斩!”眼见无人再说话了,秦始皇下令道。

  处理完了扶苏和项氏一族的事情之后,秦始皇这才开始处理其他的事情,待诸事议定,下朝各自散去。

  “淳仆射,陛下有请!”

  只是,就当淳于越下了朝,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宫人来到他的身旁说道。

  “陛下?陛下他请我做什么?”听这宫人所言,淳于越的脸色立马变得苍白了许多。

  陛下这是恼怒自己在大殿之上的言行,所以要对自己下杀手了吗?

  “我只是为了陛下传令,至于陛下何意,岂是我能揣测的?”宫人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

  好吧,既然是陛下传令召见自己,自己还能拒绝不成?淳于越只得心怀忐忑的跟着这个宫人去了。

  宫殿内,秦始皇的心情似乎不错,正坐在宫殿的窗口处,拿着千里镜往外看着。

  虽说得到千里镜有些日子了,但闲来无事的时候,秦始皇还是喜欢举着千里镜到处看看。

  “见过陛下!”来到秦始皇面前,淳于越伏身行礼。

  “淳仆射啊,坐!”放下千里镜,秦始皇没有掩饰自己喜悦之情的意思,伸手虚引。

  “这,臣不敢……”心中忐忑不安,淳于越丝毫看不到之前在朝堂上的气度。

  “朕赐你坐!”秦始皇跟着强调道。

  “那,那多谢陛下……”闻言,淳于越只得在旁边跪坐了下来,同时,忐忑的心思也稍稍安定了些许。

  陛下心情不错的样子,而且还赐座于自己?看样子,并非是要对自己下杀手?

  等淳于越座下之后,旁边的赵高亲自端了一壶酒过来。

  “淳仆射,这杯酒,朕赏给你了,这些年来,你教导扶苏,也算是尽心竭力了……”秦始皇说道。

  “陛下,得陛下抬爱,臣作为扶苏公子之师,这些都是臣之本份!”淳于越端起旁边的酒,认真说道。

  “如今扶苏已经学而成人了,这都是你的功劳啊,看看你,如今也是两鬓斑白了,既扶苏已经长大成人了,淳仆射也就可以卸下这个担子了……”秦始皇一副可怜淳于越老迈而辛苦之色。

  “陛下,能教导公子,臣不累!”听秦始皇的意思,似乎是要撤了自己扶苏公子老师的身份了?淳于越骇然,立马表态。

  “若是朕没记错的话,你如今已经六十有六了吧?若是再如此辛苦你,倒是天下人要说朕不近人情了,淳仆射去吧,含饴弄孙,尽享天伦岂不美哉?”秦始皇跟着说道。

  “臣今年才五十六啊!”听秦始皇所言,淳于越一脸委屈的模样说道。

  只是,秦始皇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并没有再陪他多说下去的意思。

  陛下都下了逐客令了,淳于越还能说些什么呢?只得躬身离开。

  走出大殿,只觉得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陛下?”看秦始皇对自己招了招手,赵高躬身来到秦始皇的面前。

  “赵高,你且让人盯着,若是他暗中有什么消息传递的话,就让他走得自然一点!”秦始皇神色平静的说道。

  “明白!”身子更弯下去了些许,赵高低头应道。

  “哼,师者?如此这般也配为师?我儿子是好人啊,自然不能承担弑师的恶名,这些恶名,就由寡人来背负吧!”

  随着赵高离去,秦始皇的脸色变得冷了三分,嘴里轻哼一声的说道。

  只是,片刻间,秦始皇的脸上又换做一副笑脸:“这次扶苏之举,倒是出人意料啊!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个话说得好,恩威,两者缺一不可啊!”

  “咳咳咳,话说,我最近的身子骨,似乎越来越差了啊!”

  “太子之位空悬这么久,是不是该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了?”

  ……

  上郡,经过了十来天的休养,扶苏的伤势虽然还没有痊愈,但也算是恢复了六七成了。

  寻常虽然不能用力,而且也总觉得胸口发闷,但正常的起居行走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一日,乌氏凡用马车,拉着两口箱子过来了。

  “公子,这是这个月的钱财,除去必要开支,以及我自行留下了三成之后,净利七成全都在此,共计一千三百镒金有余,比之上个月,少了三百镒金,公子也知道,玉门关商市开业,对我等多少有些影响,特别是地霜等物……”

  看乌氏凡递过来的账本,扶苏顺手接了过来,大致的询问了一下情况。

  一千三百镒金的分成,扶苏觉得还行!

  随着玉门关商市开业,许多的商人去进货,自己和乌家合作的生意会受到影响,在情理之中了。

  “对了,猪的情况如何了?这也养了几个月了!”大致了解了一下生意上的事情之后,扶苏跟着又问道!

  吃肉方面,扶苏还是更吃得惯后世的猪肉啊,什么红烧肉,梅菜扣肉啥的,关于猪肉的烹饪之法,闭着眼睛扶苏也能蹦出几十个菜名来。

  “公子,我正要和你说这个事了,果然,猪被阉割了之后,一个个都懒洋洋的不太愿意动了,也都长得极好!”听扶苏询问,乌氏凡面露喜色的说道。

  虽然还没到出栏的时候,但是,这批猪的长势,让乌氏凡看到了养猪的收益。

  要说起来,乌家毕竟主要是以畜牧业为主的。

  “嗯,如今的肉价,已经下降到了七钱一斤了,等这养猪之法传开了,猪肉必会成为主流!”闻言,扶苏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公子。”就在扶苏和乌氏凡聊着生意上的事情的时候,一位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端着一碗药来到扶苏面前。

  “白雪姑娘?”看着这个端药的女子,乌氏凡惊诧的喊道。

  “因为得知本公子受伤,昨日白雪自荐来照料我,你也知道,这凌霄殿都是糙老爷们,能有个女子照顾,也细心一点,所以我就把她留下了!”扶苏解释道。

  虽说扶苏解释了一句,但乌氏凡还是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没有再多说什么的意思,很识趣的告辞了。

  “公子,该吃药了!”等乌氏凡离开,白雪用勺子舀了药汤送到扶苏的面前,语气轻柔。

  “白雪啊,你别这样,我有些怕!”扶苏摇头道。

  “怕?公子你怕吃药?”白雪有些愕然。

  旋即,说着愿意和扶苏共甘苦,自己张嘴,把药汤含在嘴里,樱桃小嘴凑到了扶苏的面前来。

  “怕的不是吃药啊,我是大秦皇长子,你刚刚的话,颇有种大郎,该吃药了的既视感啊……”扶苏心中暗自腹诽着。

  当然,这个梗,全天下也就只有自己明白吧?

看过《我在大秦能上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