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在大秦能上网 > 第18章:乌家

第18章:乌家

  “扶昆公子,你这些酒都转给我如何?由我乌家替你出手,所得利润,七三分账,你三我七!”

  凌霄殿,一个年轻的男子坐在扶苏面前,提议道。

  旁边的二虎,面带怒容的看着对方。

  酒是自己的,对方却说合作,公子只得三分?

  这不是欺负人吗?

  不过,扶苏倒是没有生气的意思,“我记得你叫……乌少爷?你这是趁火打劫?”

  乌少爷,扶苏还是有点印象的,当日神女阁赌斗,主要是那魏小爵爷和眼前的乌少爷。

  今日那魏小爵爷出招了,这乌少爷也要出招吗?

  才刚刚把魏小爵爷一行人打跑了,这乌少爷就出现了,自是让人怀疑。

  “你这说哪里话?你这开业如此热闹,本少爷自是前来观看。”

  “只是如今你公然对尉兵出手,形同谋逆,这上郡城你是待不下去了,这批酒按照你定下的价格售卖的话,便是三成,也能有近千钱一瓶,我乌家从中斡旋的话吃力不少。”

  “当然,若是后期扶昆公子你能长时间供货,便是六四分,也可考虑……”

  乌少爷语调急促,显然是想趁着那郡尉府到来前,赶紧把事情定下来。

  这个话,让旁边的二虎脸色好看了些。

  看样子,对方不像是趁火打劫啊。

  “看来,你们乌家能耐不小啊!”扶苏并未答应,也未拒绝,平静的说道。

  “扶昆公子不知吗?家父乌氏倮!”

  乌少爷倒是诧异的看了扶苏一眼,似乎在说,这上郡城居然还有人不认得自己的吗?

  “乌氏倮?有点熟悉啊。”

  心神沉浸在脑海中,打开手机里的搜索引擎,输入“乌氏倮”,很快,相关的页面便探了出来。

  简而言之,乌氏倮是秦朝的大商人,主要是畜牧业,事迹是拿着各种珠宝献给戎王,然后戎王以十倍的牛羊作为赏赐。

  而后,乌氏倮又把牛羊拉回来换钱。

  乌氏倮家的牛羊不是以牛羊的数量为单位计算的,而是以山谷为单位计算的!多少山谷的牛羊这样计算。

  当然,更主要的是,这乌氏倮被秦大大封君一般的待遇。

  也就是说,乌氏倮有着和诸位大臣一样觐见皇帝的资格!

  在重农抑商的秦朝,以商人的身份能混到这个地步,可见一斑了。

  也难怪这乌少爷有信心能够从中斡旋,在郡尉府的手中保下这一批琼浆玉液。

  “扶昆公子在吗?”

  恰在此时,一道倨傲的声音突然响起。

  紧接着,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走进了凌霄殿,在这男子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壮丁。

  “二哥?”乌少爷见到来者,神色微微一变。

  “哦,是三弟啊?你也在这呢?”看了一眼乌少爷,这个男子随口应道。

  旋即,目光看向扶苏,道:“扶昆少爷是吧?你们这里的琼浆玉液,每瓶一百钱,我全都包下了。”

  “二哥,我刚刚和扶昆公子在谈,合作经营的事情。”旁边乌少爷开口道。

  只是,男子并未理会他,而是看向扶苏,道:“乌家还轮不到我三弟来做主,扶昆公子,你可得想清楚了,这个时候,郡尉府的人或许都已经在路上了,你根本无法带着一大批酒离开。”

  “与其全被查封,不如卖给我,有句话说得好,输少当赢不是?”

  “扶昆公子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看来、这个乌家二哥才是听到了消息,急忙匆匆来趁火打劫的。”看乌少爷和他家二哥之间的对话,扶苏心中了然。

  而且看样子,这乌家二哥在家里的话语权更大一些。

  “扶昆公子?考虑得如何了?如今你的时间不多了,得当机立断啊。”乌家二少爷等了片刻,不见扶苏开口,便催促了一句。

  “扶昆公子,我,我实在无颜再留在这里了,后会有期……”

  乌少爷方才还信誓旦旦的想谈合作,转眼间自家二哥居然来了,自己立马边缘化,一时间觉得脸上躁得慌,都没脸面留下来。

  “等等,别急,且看看再说。”扶苏开口,留下了他。

  “这,好吧。”乌少爷稍稍迟疑了一番,旋即点头。

  “扶昆公子,我们在等什么?”留下来了,乌少爷又忍不住问道。

  “等郡尉府的人来。”扶苏平静答道。

  “你,你居然……”乌少爷震撼的看着扶苏,心神震动。

  旁边的乌家二少爷,也是心里咯噔一下,只觉得事情有些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了。

  原本,自己说话,这扶昆居然一句都没答,反倒是和自家三弟聊天,这让他觉得心头不爽。

  乌家话语权自己当然是比三弟大,当真以为三弟答应了他合作就能作数吗?

  可是,当他听到扶苏居然在这等着郡尉府的人来,乌家二少爷便觉得味道不对了。

  乌氏平原本觉得,敢对郡尉府的人出手?这扶昆应当是个冲动的人吧?

  这个时候应当后怕了,惶惶想着逃命。

  此刻自己出现,愿意百钱每瓶的价格收购琼浆玉液,对方应该会脱手才是,顶多稍稍讲点价也无所谓。

  对方急着脱手逃命,定然是被自己拿捏得死死的。

  只要这批琼浆玉液到手了,自己就算是立了大功,操作得到,奇货可居的话,价值翻上数百倍并不难!

  毕竟之前的神女阁拍卖,差不多就是一镒金一斤了。

  可是现在呢?看对方都不急着逃命了,乌氏平觉得事情有些脱离自己原本的预期了。

  公然拒捕,甚至打跑了尉兵,这是公然造反吧?

  但凡只要不是傻瓜,就该明白自己必须逃命了!

  可是,这扶昆并没有逃?

  他是傻瓜吗?看起来并不像啊!

  那么,他为何如此有恃无恐的呢?

  “莫非?他的身份地位不凡?便是公然拘捕,打了尉兵也不怕吗?”乌氏平的心中闪过一个这样的可能性,但旋即又急忙摇头!

  不可能的,若真的如此身份地位,又何需亲自操持商业?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宁愿相信他是不知死活……

  自己脑海中蹦出来的想法,乌氏平也不知是真的不信,还是不愿相信。

  ……

  嘈杂的喧闹响起,没过一会儿,由远及近。

  紧接着,贾先锋进了凌霄殿,在扶苏的面前跪下:“公子,郡尉魏詹抬着他的儿子魏廖来了!”

  “抬着?”注意到了贾先锋的措辞,扶苏询问的看向他。

  “魏詹亲自动手,把他儿子的手脚都打断了,然后,抬着儿子负荆请罪来了!”贾先锋解释道。

  轰!

  贾先锋所言,仿佛平地一声惊雷,让旁边的乌氏平傻眼了。

  堂堂郡尉,居然负荆请罪而来?甚至把自家儿子的手脚都打断了?

  这不可能!

  乌氏平反射性想要喊出来。

  只是,扶苏却带着二虎等人,一同走出了凌霄殿了。

  今天的凌霄殿外,可真是一波三折啊!

  起初开业的时候,大闹蟠桃会的戏码和一首小苹果,万人空巷,让这里人山人海!

  而后,扶苏把那些尉兵们都打跑了之后,这里的人也都作鸟兽散,冷冷清清。

  可是现在,随着郡尉负荆请罪而来,还把儿子抬过来了,又是一大堆看热闹的人围了过来。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郡尉,居然光着膀子,负荆请罪?

  这可以说是上郡从未有过的景象了。

  乌氏平跟着扶苏等人身后走了出来,自然一眼就看到了负荆请罪的郡尉,步履虚浮,差点腿软倒地。

  身为乌家的二公子,被当做乌家下一任家主来培养之人,乌氏平当然是认得郡尉魏詹的。

  噗通一声。

  在扶苏的面前跪下,魏詹低头:“逆子大罪,亦是我教子无方,今日我父子二人,还请公子降罪,无论何种责罚,我父子二人,都坦然接受!”

  静!

  凌霄殿前,密密麻麻的围了许多人过来,但场内却是寂静得可怕。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扶苏的身上……

看过《我在大秦能上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