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真桃花石帝国 > 第六十八章 尾声(6)粮税

第六十八章 尾声(6)粮税

  孙秀荣回到了怛逻斯,此时,夫蒙灵察已经将他的主力部队迁到了阿史不来城附近,盖嘉运走之前给他留下的女人和财富让他可以在朝廷圣旨下达之前尽情享用。

  李辅国是整个磧西的监军,盖嘉运回京了,他自然要回龟兹镇坐镇。

  边令诚也回去了,剩下的夫蒙灵察就是最高上官,为了稳住周边形势,他让阿斯兰达干带着少数兵马返回了拔汗那国,而让他的儿子薛裕留下来带兵,于是夫蒙灵察在阿史不来城附近还有五千左右的精锐人马。

  在都摩度目睹了尔微特勒竟败在区区两千殊为可疑的“唐军”手里,自己又杀了突骑施本部的常备军,并将并非突骑施本部的常备军押到自己的阿悉结部落后,最近一段时间他都要为了消化、稳固这些人以及这些人身后的牧户殚精竭虑,根本没有时间来理会怛逻斯的事。

  无论如何,都摩度有了这些新增丁口后,就算没有拿下怛逻斯附近区域,也有了向西、向北扩展的能力。

  在怛逻斯的北面,是号称基马克的一支由鞑靼人、突厥人组成的部落联盟,据说有七大部,四部操着突厥语,三部操着鞑靼语,但无论是突厥部落,还是鞑靼部落,其上层人物都是突厥人,这也是基马克或钦察一词的来由——由突厥贵人控制的部落。

  所谓鞑靼人,就是留在大草原上的鲜卑及其后裔与突厥人的混血种,至少在眼下是这个意思。

  哈萨克大草原足够广阔,基马克诸部没有理由南下与强悍的突厥人斗个死活,碎叶川、珍珠河的下游原本是西突厥左翼五部之一的拔塞干部落的牧场,但在此时已经渐渐崭露头角的乌古斯部落(塞尔柱帝国前身)、基马克的压迫下逐渐向西迁徙,最终占据了里海西岸、咸海以北的土地。

  突骑施强大时,无论是乌古斯还是基马克都不是对手,当拔塞干部落西迁后,他们并没有趁着药杀水流域空虚抢占附近的牧场,乌古斯看上了花拉子模绿洲,但那里已经有大食人进驻了,不过大食人在那里的统治并不稳固,与其它地方相比,花拉子模绿洲地带更让乌古斯人垂涎。

  而基马克人大多游牧于伊希姆河与南西伯利亚草原之间,草场完全够用。

  于是,当七河流域的形势尚未明朗之前,都摩度抢占了药杀水下游原本属于拔塞干部落的土地,大致是后世克孜勒奥尔达与突厥斯坦一带,有了这些地盘,他对怛逻斯的觊觎之情便大大降低了。

  在碎叶川以北,夷播海附近,此时新出现了一个部落。

  葛逻禄。

  这里的葛逻禄是原来能在蒙古高原一争雄长的大葛逻禄的一部分,与他们在蒙古高原的本家相比,眼下只是一个人数在万帐左右的部落,他们完全崛起还要等到漠北的所有阿史那系汗国全部消亡,而回鹘汗国尚未崛起之时才行,那时的葛逻禄是能左右漠北形势的大部,回鹘人自然要全力对付他们。

  等到回鹘汗国成立,就代表着葛逻禄部要开始逃亡了,那就是西域葛逻禄部落大兴的时候。

  夷播海与天山之间还有大量的西突厥右翼诸部以及依附于他们的游牧部落,其中最强大的就是占据伊犁河流域的胡禄居,但胡禄居的大酋索侍斤一向对北庭都护府毕恭毕敬。

  于是,夫蒙灵察唯一可虑者反而是与他一样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朝廷圣旨的处木昆部大酋莫贺达干,那位被苏禄封为东方叶护者,莫贺达干若是沿着碎叶川北上,就算只有一万精骑,也够夫蒙灵察喝一壶的。

  但多日过去之后,或许是为了得到“十姓可汗”的封号,从而名正言顺管束整个十部牧户,自从盖嘉运走后,莫贺达干一直窝在热海南岸的老巢贺猎城没动。

  夫蒙灵察可以在纵欲中等待,但孙秀荣不行,他必须为自己的将来开始盘算、筹划、实施了。

  在不费一兵一卒、一文钱的前提下就让原来西突厥占据的区域稳固下来,他想不到朝廷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就算对自己抱有戒心,不过自己以汉人之身周旋于一种胡人部落之间,还是几十万人的胡人部落之间,要做到扬名立万,称雄一方,那难度绝对是地狱级别,朝廷衮衮诸公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因此,他没有征求夫蒙灵察的同意,便让黑夫先回去了,并让他通知南弓晓月,立即带着部族迁到怛逻斯一带来,这中间要通过哥舒海的地盘,但他已经与哥舒海谈妥了,而哥舒海在得到孙秀荣的认可后,首先要考虑的是将以前与尔微特勒关系密切的怛逻斯河以北的哥舒部落统一到自己麾下来。

  以他目前的实力还做不到,不过若是因为自己在大唐攻打突骑施的战事中站在唐军一边的功劳,被封一个“哥舒都督府都督”,甚至“哥舒可汗”,那就完全不同了。

  故此,哥舒海答应了孙秀荣,敞开道路让南弓部通过。

  事后,若是朝廷埋怨起来,孙秀荣也有话说,在西域广袤的牧场上,某个部族今日在某地,明日迁到他地都寻常见,比如葛逻禄部本来在阿尔泰山一带游牧,眼下却迁到了巴尔喀什湖附近,并且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

  不过一个大部要完成迁徙,就算只有千里,没有半年是做不到的,想要南弓部早日对自己形成襄助不太实际,但南弓部有五千牧户,抽调两千青壮加入黑夫的军队,让剩下的三千精壮护送部落来到怛逻斯还是做得到的。

  经过阿斯哈堡一战后,南弓黑夫对孙秀荣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他这位未来的南弓女婿也是打心眼里臣服。

  对于所有的南弓人来说,守着一个女主实在太过凶险,有一个有着唐人背景的强悍女婿再好不过,这在草原上都是寻常见。

  再就是怛逻斯附近的人口了。

  孙秀荣再次回到了怛逻斯,正与宇文邕奴两人细细筹算。

  “司马,怛逻斯城有粟特人一万余户,已经抽调一千余少年兵,杨郎正在操练着,这一万户中,原本突骑施贵族妻妾家族居多,多半在城外拥有田庄、牧场,大约有四千户,还有两千户商户,由于这里是北上基马克,东去伊丽河,南下石国,西去咸海的要道所在,商户众多,当然了,真正经商的只有两百多户,都是从大商户里分化出来的”

  “彼等实际上是靠着铺头、田地收租的小贵族”

  “再就是匠人了,这里的粟特工匠颇多,约莫五百户,各种匠人都有,其中大的几家都是在以前唐人工匠的协助下兴旺起来的,另外还有同样五百户匠奴,都是以前苏禄可汗南下与大食人交手时从昭武诸国里俘获而来的”

  “再就是众多的以给突骑施、粟特贵族担任仆役为生的人了,这其中大多数也是粟特人,也有少量突厥人、波斯人、汉人”

  “城外还有大小田庄上百处,有田地约莫二十万亩,突骑施人对农户倒是十分优渥,粮获四成交给他们就行了,剩下的全部自用,粟特人的规制与大唐不同,彼等几乎没有小民农户,土地全部是贵族的,不过租给小民耕种,剩下的六成中,地主、租户各收一半,小民勉强能果腹”

  “有多少小民?”

  “一百个田庄,每个田庄大约两千亩,两百左右的农户,大约五千户,两万丁口”

  “司马还记得攻打阿斯哈堡的粟特步军吗?别看彼等在突骑施人眼里是炮灰,但在粟特人眼里都是老爷,其中的百夫长以上职位者,多半在城外拥有田庄,这些步军总共有两千人,全部是贵族出身,阿斯哈堡一败后,彼等只剩下八百人,司马,你看……”

  “你的意思是说,城中的这些商户、匠户以及有产业者大多与这些人有关?”

  “是的”

  “你的意思呢?”

  “不好说”

  “这里有无别人,但说无妨”

  “司马,眼下怛逻斯城看似平静,实际上暗流涌动,那些粟特步军虽然被我军解除了武备,但谁家里没有备着一些武器?不如……”

  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孙秀荣未置可否,问道:“在怛逻斯城招募的少年兵中是否严格按照我的条件招募的?”

  “自然是的,不是来自乡下田庄,便是穷困牧户,再有的就是城中匠户、仆役子弟,绝无问题”

  孙秀荣闭上了眼睛,暗忖:“自己尚没有完全掌握该城,若是起了杀心,将城中粟特贵族、地主一股脑都杀了,无论如何都会造成动荡,但留着这些人隐患实在太大,嗯,不如这样……”

  他又问道:“这次秋收,彼等以前交给尔微特勒的粮食交上来没有?”

  “约莫两成的人交了,这些人都是家里的壮丁在阿斯哈堡战事中战死了的,大部分未交”

  “好,通知下去,限彼等在三日之内将粮税交齐,否则每多一日便多交一成!”

  “司马的意思是,最后负隅不交者……”

  “看看吧,彼等有八百人,而我这里只有两千少年兵,其中的一千两百还是刚刚招募的,真正有战斗力的只有八百人,这些人岂有不动心的?密切关注这八百户,但三日之后再说”

  三日后,宇文邕奴过来汇报,“司马,有一半交了粮,大部分还是家里壮丁战死了的,剩下的都是在那次战事中活下来的”

  “不管了,通知这些人,大唐准备将其全部纳入正规军行列,城外田庄依旧是他们的,武器等物也会还给彼等,明日上午在大校场集合登记、发放,对了,对他们说,为大唐当兵,可以免除赋役”

  “司马……”

  “少废话,赶紧去通知”

看过《真桃花石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