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我会敲奇观 > 第366章 抉择(二合一!求订阅!)

第366章 抉择(二合一!求订阅!)

  其实……

  身为一名贵族,匹兹曼的做法,是多恩公爵耶尔森·派里斯最不愿意看到的。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只能如此。

  禁止贵族们出城,强行把无数居住在帝都圣罗伦斯的贵族们拉下水,这样的命令,无疑会把很多原本保持中立的贵族,推向雷兹的一边。

  可是,

  在此时此刻,匹兹曼却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如果匹兹曼不能坚守帝都圣罗伦斯,那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就会化为泡影,甚至自己也会有性命之危。

  而贵族们则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一群人,从一个贵族手指头缝里露出来的东西,就足以顶得上从数万名平民身上压榨出来的油水。

  只有在雷兹兵临城下之前,尽可能的收拢兵员,聚敛粮草,匹兹曼才能够拥有继续这场“游戏”的本钱。

  也只有将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贵族留在帝都,他们的家族才不至于倒向雷兹,匹兹曼才能从这些贵族的口袋里,获得更多的支持。

  至于贵族们能不能和他一条心,这其实已经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而且……

  无论如何,他也是诺曼帝国的大皇子,是诺曼皇室亚历山大家族的族长、诺曼帝国最合法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

  诺曼皇宫的宫墙不能说是密不透风吧,至少也可以说是千疮百孔。

  当中部大平原全面溃败的消息传到贵族们的耳中的时候,他们也同时听到了帝都戒严的命令。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以往拥有着特权的他们,也在戒严令的范畴的之中。

  所以,

  在震惊之余,

  无数贵族开始悄悄地收拾行装,盘点金银细软,准备连夜逃离这个即将爆发战争的是非之地。

  “费罗娜,你说……咱们有必要离开圣罗伦斯吗?”

  帝都圣罗伦斯之外的一处贵族庄园里,索托侯爵乔哈恩·格拉夫一脸费解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自从那天的宴会结束之后,费罗娜便命人连夜收拾了家族在帝国圣罗伦斯的一切财物,收拢了麾下的佣兵和好手,带着自己的弟弟索托侯爵乔哈恩,连夜离开了被誉为“帝国的心脏”的帝都圣罗伦斯。

  “皇宫里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整个圣罗伦斯现在都已经戒严了,如果走得晚了……你觉得我们还能出来吗?”费罗娜淡淡地说道。

  “可我们是贵族啊!”

  乔哈恩听出了自己的姐姐话语之中的意思,显得有些惊诧。

  虽然乔哈恩拥有着侯爵头衔,并且还有着位于帝国中部的封地,但是自从他们姐弟俩的父亲去世之后,格拉夫家族的大多数决断,都是由稍稍年长一些的费罗娜来谋划的。

  费罗娜的心里很清楚,在帝国中部这个贵族多如狗的地方,纵使乔哈恩贵为侯爵,但由于资历尚浅、人脉也并不算宽广的缘故,却也依旧需要左右逢源。

  所以,费罗娜一直对于来自各地的情报格外看重。

  凭借着情报上的优势,费罗娜可以更快的做出反映,从而使得格拉夫家族,能够在各样的变局之中尽快的脱离泥潭。

  也正是因此,身为贵族的费罗娜·格拉夫从来不曾对那些商人与佣兵心存鄙夷。

  因为她明白,这些走南闯北的商人与佣兵,往往会为她带来各地的见闻,让费罗娜虽然身在帝都,却也可以对发生在帝国各处的传闻有所了解。

  比如说来自帝国西部的消息、发生在帝国中部的战事、皇宫之中的秘闻,又或是……那个突然在帝国东部崛起的伊达尔公国。

  听到乔哈恩的话语,费罗娜不禁冷笑道:

  “就算是贵族又能如何?如果匹兹曼敞开城门让贵族们大摇大摆地离开,那么这些离开的贵族,将会有很大一部分投入到二皇子雷兹的怀抱,甚至还有可能向二皇子雷兹输送粮草和兵员!”

  “只有将贵族们扣在城里,他们才不至于投靠雷兹,也只能对于匹兹曼的话语言听计从。”

  闻言,乔哈恩显得有些呆滞。

  虽然已经成为了索托侯爵,但由于天性使然,乔哈恩并没有其他贵族那样的弯弯绕绕,性格也是直来直去,甚至在有时候还显得有些天真。

  所以,在听到自己的姐姐的分析之后,这才恍然大悟,紧接着便感到格外庆幸。

  若非费罗娜反应及时,赶在戒严令颁布之前离开了圣罗伦斯,自己恐怕也像其余的那些贵族一般,被扣留在帝都之中了吧……

  只是……

  “费罗娜,那我们现在去哪里,难道要回封地吗?”乔哈恩当即问道。

  好巧不巧,索托侯爵的封地,就位于中部大平原,而且正处在雷兹行军的必经之路上。

  “虽然二皇子雷兹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是……我总觉得这场战争的结局还尚未可知……”

  费罗娜微微皱起眉头,显得有些犹豫。

  身为格拉夫家族的长女,费罗娜的肩膀是一直担负着格拉夫家族的荣耀,也是格拉夫家族如今实际上的掌舵者。

  所以,她的每一个决断都可能影响格拉夫家族未来的轨迹,这也就使得在很多时候,费罗娜都需要再三思量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难道还有变数?可是雷兹陛下如今都已经突破了中部大平原的防线,差不多再有半个月就能够抵达圣罗伦斯了吧……”乔哈恩纳闷地问道。

  “帝国西部……”

  费罗娜突然喃喃道。

  “什么?”

  “如果换做以往,贵族们已经可以在这个时候站队表态了,可是现在……无论是帝国西部的贵族豪门,还是在帝国东部异军突起的伊达尔公爵,却依旧没有对这场战争做出任何反应。”

  “而且……帝国西部的两大贵族,卡特公爵和卢恩公爵甚至还在大肆聚敛兵员,扩充军队,一点儿也不像是战争即将结束的样子!”费罗娜沉声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

  乔哈恩连忙望向自己的姐姐,想要从费罗娜的口中得到了一个答案。

  听到乔哈恩的话语,索菲娜也显得有些犹豫。

  如果不投靠二皇子雷兹的话,那么此时的格拉夫家族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是前往帝国西部,投靠那些世代经营的贵族豪门,二是一路往东,去新崛起的伊达尔公国碰一碰运气。

  其实对于绝大多数的贵族来说,如果没有极其特殊的情况,贵族们都会把前帝国西部躲避战祸作为自己的第一选择,至于帝国东部……脑袋有坑才去那里!

  因为不单单是费罗娜,几乎整个帝国的贵族们都对于伊达尔公国对待贵族的方式有所耳闻。

  除了身为帝国东部统治者的斯图亚特家族以外,帝国东部的土地上甚至容不下任何一个拥有土地的贵族封臣。

  但凡想要在伊达尔公国生活下去,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弃自己的贵族特权,在伊达尔公爵的许可下,获得一个普通的伊达尔公民的身份。

  而这一点,几乎是所有生活在帝国内陆的贵族老爷都无法接受的要求!

  如果不是因为如今的诺曼帝国正处于战争之中,伊达尔公国这样的做法绝对会遭到所有所有贵族的诘难与谴责,皇室也绝对会做出回应。

  “费罗娜,你该不会是想要去帝国东部,投奔那个所谓的伊达尔公爵吧?”

  虽然乔哈恩对于很多事情肯不透彻,但他却对自己的姐姐格外了解。

  因此,当他看到费罗娜的脸色在不停的变幻,始终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的时候,乔哈恩便猜到了费罗娜内心深处的那个万分纠结的想法。

  在乔哈恩的注视之下,费罗娜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

  如果换做是其他的贵族,那么此时大概率会暴起发难,甚至是大吼大叫地高声争辩。

  原因无他,单单是伊达尔公国所颁行的那个“凡斯图亚特家族以外的贵族,禁止拥有实封的土地”那一条,便会让很多的贵族望而却步。

  但是对于一直以来都寄居在帝都圣罗伦斯,甚至没回过几次自己的家族封地的索托侯爵乔哈恩·格拉夫来说,这似乎并不是多么让人难以承受的条件。

  “伊达尔公国绝不像那几个东部贵族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与平庸,在很多商人的眼里,伊达尔公国对于他们的吸引力,甚至不次于眼前的帝都,圣罗伦斯。”

  一边说着,费罗娜的视线越过窗柩,看向了那个在远处若隐若现的巨型城市的轮廓。

  “商人的话?”

  “虽然贵族们一直对于南来北往的商人感到鄙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趋利避害乃是行商的本能,他们的嗅觉,也往往要比很多腐朽沉闷的贵族们敏锐得多。”费罗娜认真地说道。

  “费罗娜,在父亲去世后的这段时间里,你的每一次判断都让格拉夫家族受益匪浅,所以……作为索托侯爵和格拉夫家族的族长,我信任并且支持你做出的决定。”

  乔哈恩并不能理解费罗娜对于商人们的吹捧,但是他却无条件地相信这个从小就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长姐。

  “但是,索托侯爵大人,”

  费罗娜的神情徒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就连对于自己的弟弟乔哈恩的称呼,也变的不一样了:

  “……或许你对于家族的封地有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但是那却是格拉夫家族代代传承下来的根基所在,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那么家族的未来……”

  还未等到费罗娜说完,乔哈恩便在这时打断了自己姐姐的话语:

  “费罗娜,我才是格拉夫家族的族长,而我相信你的判断,再者说……我们完全没必要这么早做出决定,可以先去那片位于帝国东部的土地上看看嘛!”

  “如果伊达尔公国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那么我们可以选择留下,但如果不是,我们还可以去巴塞尔王国,又或是投靠雷兹陛下。”

  “更何况……我们家族的封地又不在帝国的东部,那位公爵大人未必会用对于东部贵族的要求来要求我们,这一次,你可能考虑的太多了!”

  见到自己的弟弟头一次如此坚决,费罗娜不禁迟疑道:“那就……试试?”

  “管家!收拾行装!让佣兵们都打起精神来!我们要去拜访那位神秘莫测的伊达尔公爵!”

  乔哈恩终于拿出了自己身为侯爵的气势,朝着门外沉声说道。

  夜幕之下,

  当生活在帝国内陆的贵族们,开始朝着帝国西部流亡;圣罗伦斯城中的贵族,死死地瞪着眼前那紧闭的城门的时候……

  索托侯爵的车队,开始朝着帝国的东部,缓缓驶去。

  ……

  帝国东部,伊达尔公国。

  持续四天的伊达尔公务猿考试和伊达尔公立大学已经宣布结束,进入了到了最后的封闭阅卷阶段。

  按照布鲁诺的估计,大概在下月的月初,一份完整的录取名单就会正式公布。

  伊达尔公国的夏日依旧炎热,而所有参加考试的考生的心中,也始终都有着一种隐隐约约的焦虑。

  虽然考生们在平平日里都付出了很多,但他们毕竟才学习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对一些题目尚且存有疑虑,也算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再加上后面的开放型题目已经可以算是超纲了,他们只好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阐述,心里面也拿不准自己的作答是否可以契合阅卷官的心意。

  批阅试卷的具体工作,并不需要布鲁诺来操办。

  包括公务猿考试和伊达尔公立大学的入学考试在内,两场考试的阅卷细则和具体实施方略,将由伊达尔公立大学的校长尼古拉斯先生来负责。

  也只有被考官们一致评定为优等的开放型题目,才会被呈递给布鲁诺进行更进一步的打分和筛选。

  由于战乱的影响正在不断扩大,在这段时间里,越来越多的流民涌入到伊达尔公国,只不过……眼看着这片土地上日渐充裕的人手,布鲁诺却并没有贸然启动第三处奇观的修建,而是将位于伊达尔河畔的“贵族庄园”项目,正式提上了日程。

  而这个被布鲁诺称之为“贵族庄园”的项目,其实就是他在伊达尔公国开发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

  :。:

看过《我会敲奇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