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吕布不可能这么猛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半夜偷袭

第四百一十三章 半夜偷袭

  “好,兄弟多加小心,曹仁悍勇。”

  “好,亮也无妨。”

  文丑一催坐下马,挥舞大刀冲上去。

  一般刚开始的几招都是两马对冲,人借马力这种猛砍。

  两把大刀对砍,火星子直冒。

  紧跟着第二刀,又是火星子直冒。

  叮当,叮当。

  曹仁、文丑二人阵前打铁了。

  一直斗了三十多个回合,后面程昱看罢摇摇头,曹仁是不可能斩了文丑,两人旗鼓相当。可能时间一长,曹仁败了也难说。

  “鸣金,收兵。”

  叮叮叮当的鸣金之声,曹仁带马跳出圈外:“文丑,改日再战。”

  “哈哈哈,哪里还有改日,今日城破就是你的死期,明天就得给你办酒席。”

  曹仁收兵回城,文丑回归本队。

  高顺令旗一挥,震天营一百门大将军炮一字摆开,轰轰轰轰轰。一百连发的大炮,分开点火的,声音如同打雷一般。

  城墙上的士卒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纷纷躲藏,最显眼的城门楼里已经跑空了,因为都知道了,城门楼是第一攻击目标。

  但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等了好久也没听见炮弹落地的声音。

  廖化哈哈哈大笑:“看这群兔崽子,等炮弹就像等情郎,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程昱见被耍了气的够呛,下令巨弩发射。

  城墙上的是三弓床弩,体积巨大,非常的笨重。

  但是射程也非常的恐怖,能达到惊人的一里地。

  巨大的弩箭划着弧线射了过来,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看清楚了没,瞄准他们的巨弩,开火。”

  “是。”炮手迅速调整方向,采取的是覆盖射击,十门火炮打一个点,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方式。

  刚才那一百声炮响其实是廖化耍诈,在大将军炮旁边放的卧虎炮,别看炮小,但是声音是真响亮。

  “点火。”

  “是。”震天营说话都是扯着嗓子喊。

  火把往上一点,大将军炮发出怒吼,几乎是一同发射的,震的人心脏都难受。

  炮弹发出尖锐的哨声,轰轰轰的落在了城墙内外。

  这玩意大多数的时候靠蒙,只有五分之一的炮弹落在了巨弩附近。

  但是威力太大了,轻松的把巨弩炸烂,百余名士卒被打翻在地,城里数十间民房燃起了熊熊烈火。

  程昱这才知道上了当,不由得摇摇头:“如今的战争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战争,这战场已经不属于我们了。”

  廖化正要装弹,鲁肃过来了。

  “廖将军,收兵回营,不过要在地上做好记号,晚上对准了大门打。”

  “行,保证完成任务。”

  廖化安排士卒拿白灰在地面上做了标记。

  大军收兵,不过数千骑兵一直在周围游弋,曹仁大军不敢出来。

  上半夜嘛事没有,一夜平安。

  等到了下半夜,出事了。

  城里有个王家大户,这人跟鲁肃有点亲戚,表亲。

  鲁肃和他联系上了,请他做个内应。

  他家的家丁队伍只有三百来人吧,数量太少了。

  但是没关系,这三百来人被曹仁强征去守城了,负责城南的百十丈的一段墙。正规官军搭配民壮协防。

  这些个人一心造反了还能有好吗,拿刀就把曹兵给办了。给城外绳子顺下去了。

  要说这陷阵营简直是不可思议,借助绳子,上大墙跟玩一样。

  嗖嗖嗖的就上来了数百人。带队的是鲁肃和陷阵营的一个主将张义。

  一行人行动很快,前往两边清理,几乎把南城墙的守军给清空了。

  这才大开城门,曹仁、程昱吃大亏了,一直以为高顺会重点进攻北门,哪里会想到会从南门进。

  在内应的指引下,陷阵营直扑中军。

  曹仁的指挥室设在北门内的军营里,军令下达不是简单的传令兵传话,必须有令旗、腰牌、令箭。

  数百人一直摸到了营门口,这次混不进去了。

  “站住,干什么的。”

  眼见露馅了,陷阵营也不装了,弩箭一端,笃笃笃,连发数箭,扫平守门军。

  紧跟着火雷蛋四下招呼,冲进了大营,羽箭瞄准周边精准射击。

  冲出大营的曹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

  曹仁穿好盔甲从大营里出来,刚想招呼军士呢,忽然羽箭就到了,两箭射在了胸膛,不过没关系,铁甲坚固,破不了防。

  但是黑暗中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那就是曹仁。”

  鲁肃大喜,挥剑高喊:“活捉曹仁,赏钱一文。”

  士卒一听,没劲,一文钱捉他干毛,还不如打死得了。

  火雷蛋丢了过来,曹仁狼狈而逃,中军大营也不管了。

  鲁肃带人冲进去,缴获了重要的城防图,令旗令箭。

  中军打的非常激烈,早把城墙上的守军惊动了,但是没有调令,谁也不敢轻动。

  曹仁鞋都跑掉了,拉了一匹没鞍子的战马,聚集士卒,准备反扑。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陷阵营的战斗力。

  羽箭嗖嗖嗖的飞蝗一样射过来,火雷蛋接二连三的炸开。

  曹仁忽然感觉肩膀一疼,竟然是中箭了。

  手中的大刀落地,曹仁匍匐到了马背上,在亲兵的保护下狼狈而逃。

  陷阵营继续进攻,很快发现了程昱。

  程昱在帐篷里被鲁肃和十几名士卒包围了。

  “程昱,放下武器,我带你去见温侯,断然不会伤害你。”

  程昱苦笑:“人啊,得忠于自己的立场。我丝毫不怀疑温侯会重用我,但是我自己放不下,你莫要劝我。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死后不要让士卒损毁我尸首。”

  程昱宝剑锋利,一下把脖子划开了,缓缓倒下。

  鲁肃无奈的摇摇头:“收敛尸体,不许动他的遗物。”

  “是。”

  士大夫要有士大夫的体面,哪怕是死了也和小兵不一样,宝剑、美玉虽然价值连城,但是没人敢动。

  用软布成殓了尸体,单独放起来。

  这个时候,军营已经大战结束了。城墙上的战斗还正激烈着。

  高顺、曹平、率领铁马军上城了,在城墙上展开了激烈的博斗。

  壮丁、家丁的队伍一冲就散,各自回家,徐州军也不赶尽杀绝。

  但是部分曹军战斗意志很顽强,打的很凶猛,高顺一条大铁枪,始终战斗中第一线,血染征袍。

看过《吕布不可能这么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