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楼船大舰怎么破

第三百二十八章 楼船大舰怎么破

  文武年轻气盛,又是新投汉国,志在建功立业,出人投地,想让一众汉军将领看一看,他这个文聘的孙子的真实本领,当然不会顾及其他。

  罗宪是蜀汉的宿将,资格老又怎么样?

  他文家的祖上,效力的是曹魏,既然没有什么交情,那就无需客气。

  夏口是文家的主场,文武不想再等了,要是论资排辈的话,等他五十、六十岁时,估计才有一展全部才能的机会。

  除了上面这些原因外,文武还从罗宪身边那个叫罗尚的年轻人眼眸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挑战意味。

  罗尚?罗家的后起之秀。

  据说是水战的悍将,曾经击败过晋、吴的多个勇将,这不就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吗?

  “大将军,江夏子弟愿为前军先驱,出征击吴,若不得胜,武当自沉于江中!”文武斜睨了罗尚一眼,摆出舍我其谁的姿态,大声请令。

  有祖父文聘家传的兵法韬略,有江夏郡文氏子弟兵辅助,又得到赵广的充分信任,渴望一战破吴,文武建功立业的心情十分的迫切。

  夏口、石阳一带,于他文氏来说,就是主战场。

  文武自小就跟着文聘在沔水一带的江面上来回,对这一带的水情熟的不能再熟,罗宪所言吴军楼船高大难以击沉,而在文武看来,这世上没有不沉的战舰,关键是要找到应对的方法。

  罗尚被文武抢了个先,俊朗的脸庞上立时涌起阵阵的羞怒:“大将军,末将不才,愿与文将军比试一番,且看看是我罗家的将士厉害,还是他文家的部曲更勇。”

  面对孙皓的大兵压境,文武、罗尚谁也不甘示意,他们两个一领头,其余的将领哪个愿被看扁,在赵广面前露了胆怯之意。汉军中诸将群情激昂,也纷纷请战。

  赵广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剑眉扬起,朝着文武、罗尚二人喝道:“两军交战,岂是儿戏?你两人且退下,各拿出一份作战方略出来,交参军司审核,若是能通过,则可出战,若是莽撞无智,则休怪我不许出战。”

  文武、罗尚听赵广话里有松动之意,心中各自大喜,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即冷哼一声急急跑出门外,去寻本部将校商议去了。

  “石阳吴军守将鲁淑,有哪一位可熟悉?”赵广环扫了一下麾下文武,问道。

  听到赵广相问,汉军诸将面面相觑,好半响没有人站出来,这些年来,汉晋之间频频交锋,两军将领纵算以前不识,但打着打着也就熟悉了。

  比如羊祜、杜预、郭统等人,原本都是晋将,现在却成了汉军中独挡一面的将领,但汉吴之间却是相反,汉军中仅有的从吴国归汉的将领唯周处一人。

  可惜的是,周处这个斩蛟的恶汉还在江陵外城,正指挥一部汉军对诸葛靓所部进行围困,暂时无法脱身前来。

  “既然都不熟悉,那就只能打了,左将军,你率一部将士堵住石阳与云梦泽的水道,要是鲁淑出城搦战,就伺机歼灭之,要是他死守城池不出,那就围死他,等我们先将孙皓打败了再说。”赵广沉声吩咐罗宪道。

  “遵大将军令。”罗宪应和一声,接过驻扎石阳城外围的命令。

  好事不可能时时有,鲁淑的父亲鲁肃和蜀汉关系不错,当年刘备、诸葛亮都和鲁子敬有过交往,蜀吴之间结盟修好的那段时间,也正是鲁肃担任大都督的时候。

  然而,时过境迁,老一辈的人已经过去,新一代之间的交往少了,尤其是在孙皓的压制下,性子谨小慎微的鲁淑更不敢和敌国将领有什么来往。

  “来人,遣一支舰队随我出战,且瞧瞧文武、罗尚有何本领,敢夸耀首战破敌?”赵广呼喝一声,即以一句鼓动士气的话语结束了军议。

  打仗凭的是士气和斗志。

  在这方面,汉军将卒要比连败的吴军强得多。

  文武和罗尚相互看不顺眼,待各带了本部船队到了江面上,一路顺江而下到了沙羡时,正遇上吴军的先锋,丹阳太守沈莹。

  沈莹的座舰是一艘大型楼船,足有三层楼高,船体用合抱的粗木板削造,坚固程度可经得起海中风浪冲击。

  汉军的艨艟战觇虽然速度够快,但坚固不如楼船,高度不如楼船,要是硬拼的话,沈莹的楼船只要居高临下用弩箭攒射,就可以让汉军的中型舰船无法靠近。

  文、罗二人近身求战不得,只能无奈的将战船驶向岸边,以期依靠河湾浅滩躲过沈莹部高大楼船的冲撞。

  “怎么办?你文武不是自诩这一带地形熟吗?快想个好法子出来?”罗尚这时也顾不得和文武呕气了,急冲冲跳到文武的走舸船上,想要商量一个破敌之策。

  文武脸色极是难看,刚才的初次交锋,他被沈莹一顿箭雨逼退,所部私兵也伤了十余个,心中正是憋屈。

  “罗裨将,你且来看这处所在,沔水与潼水、江水三水交汇,水流湍息,不熟悉水情的话,船只一旦驶入,极有可能召致倾覆危险。我们要是遣一支舰队埋伏在北岸的河湾暗处,再遣一部舰船诱敌于此,则吴军楼船转向不易,只能停留在原地被动挨打,而吴军楼船周围的艨艟走舸等舰,只要进入这处旋涡,不是被冲散,就是船翻沉没,如此则我军首战胜矣!”

  文武冷着个脸,摊开手中的一张帛图,点指着石阳城以东、沙羡以西的一处靠北岸的河湾说道。

  “如此,那谁来诱敌,谁来埋伏?”罗尚低问道,他对夏口一带水情不如文武熟悉,这个时候只能先低下头,听从文武的安排。

  文武眼中利芒一闪,沉声答道:“当然是我来诱敌,你来埋伏,以我文家的名号,吴国的将领们要是见了,还不拼命的追杀上来。”

  远处江面上,沈莹指挥的吴国水师正在扬帆逆航而上。

  刚才碰上了的几艘汉军的斥候船,沈莹即下令将卒立于甲板之上,一顿猛射将其逼退,面对逃散的汉军小舰,沈莹也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夏口。

看过《三国:我的父亲是赵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