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73章 梅山卦术

第173章 梅山卦术

  【今天两章合一章发了。】

  三头猪一看到陈铭出来,立即嗷嗷嗷地往陈铭身边凑。

  “一边去,不洗澡的家伙。一身臭得要死,赶紧到外面水池里洗洗,不然别进院子大门!”陈铭嫌弃地将三头猪踢开。

  之前这三头猪一直待在院子里,身上干干净净的,跟那些野猪待了一段时间,就跟那群野猪一个德行。浑身脏兮兮的,一股子臭味。

  被陈铭驱赶,三头猪嗷嗷嗷地叫屈。

  小黄狗也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冲着三头猪汪汪汪地吠叫。

  三头猪根本不理会小黄狗,气得小黄狗直接冲上去张嘴就咬。

  小黄狗个头没有三头猪大,但是灵活得多,灵巧地避开三头猪含怒反击,然后又择机在这三头猪身上咬几口。下嘴还真狠,咬得三头猪惨叫不停。

  在小黄狗的协助下,陈铭好不容易将三头猪赶出了门,然后赶到水塘里。

  三头猪在陈铭的驱赶下,很不情愿地跳到了池塘里。在水里游了几圈,看到陈铭走开了,才从池塘里爬上岸。

  陈铭把三头猪赶出了院子,又去药田看了看,那一箱蜜蜂还对今天丢失了所有的蜂蜜耿耿于怀,大量的蜜蜂在蜂箱四周飞舞,四处寻找偷蜂蜜的贼。

  一看到陈铭过去,立即有一大群蜜蜂四面包围了上来。只是这空间里可是陈铭的主场,看到一大群蜜蜂像轰炸机一样围上来,陈铭并不紧张。根本不需要点香,陈铭只需要略微控制着药田的灵气流动,就能够让这群蜜蜂晕头转向。很快便失去了目标四处飞散。

  大部分的蜜蜂则已经开始忙碌地采蜜,本来它们已经储备了大量的蜂蜜,可是一下子被偷蜜贼偷成了零,它们就只能继续开工。好在药田里繁花似锦,能够采集花粉的花数量非常多。

  如果蜜蜂没被取走,蜂王将会大量产卵,然后孵化更多的蜜蜂,雄蜂的数量会越来越多。雄蜂是采蜜的,它们的工作是专门给蜂王播种,食量又大。是养蜂人最嫌弃的蜂种。

  之前马青汉说心蜂王已经快要破茧而出,随时会替代老蜂王。老蜂王则会带着一部分蜂群离开家园。把老家园留给新蜂王,自己则踏上寻找新的家园的路途。

  陈铭无法确定这一箱蜜蜂什么时候分家,只能每天过来盯着。

  今天采的几罐子蜂蜜到底用来干什么,陈铭一时间也没想到。先放在屋子里。回头给陈帮有送瓶过去。另外还有关照过他的人送一些。这样一来,剩下的这五六瓶蜂蜜又不够送。所以,干脆先放这里,等凑够了再说。第二天,一早,马青汉就将一个新蜂箱送了过来,里面的还放了五片蜂巢框,蜂巢框里已经放置了巢础片。

  “我估摸着这两天,这箱蜜蜂就得分家。先把蜂箱给你送过来,你要是看到蜜蜂分家了,别着急,跟着蜂群走就是,盯着它们落到哪里。把它们扫到蜂箱里就是了。不过这蜂箱里你得弄些蜂蜜水,它们才肯在这里安家。”马青汉将注意事项一一传授给陈铭。

  不够最后还是补充了一句:“你没弄过,这事也不简单,到时你给我打个电话,我过来帮你弄。”

  “好嘞,要是弄不了,我就向你求助。”陈铭说道。

  马青汉家里事挺多,放下蜂箱就回去了。

  陈铭把小黄狗派去守蜂箱,“你在这里把这箱蜜蜂看好了,要是看到蜜蜂分家,你就回来告诉我,回头我给你吃个鸡腿。”

  小黄狗立即老老实实地蹲在蜂箱前,哪都不敢去。蜜蜂不停地从蜂箱里进进出出,看得小黄狗眼花缭乱,也不知道它听懂蜜蜂分家是怎么回事没有。

  不过陈铭对小黄狗还是很放心的,因为他把小黄狗派出去之后,回到院子里就躺在柚子树下的竹制躺椅上。过了没多久,竟然还睡着了。

  “醒醒,醒醒。”

  睡梦中,陈铭听到耳边有人喊。这声音听起来好熟悉。但是全身上下仿佛被什么压住一般,怎么也起不来,眼皮子也睁不开。

  “醒醒,醒醒。铭伢子,快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陈铭听得清楚,这是陈老爹的声音。

  “老爹,你去哪里了嘛,我想死你了。”陈铭眼睛睁不开,只能大声喊。心里觉得委屈,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莫哭,莫哭,别人看到了,觉得你好笑。你长大了,以后要靠自己。”陈老爹笑道。

  陈铭想看看陈老爹,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今天教你打卦。”陈老爹说道。

  梅山水师打卦跟一般的卜卦问吉凶是不大一样的。水师的卜卦是阴阳沟通的方式。打卦也可以叫问卦。

  陈铭要某个祖师事情,按时祖师又不能够像祖师爷那样能够与陈铭直接沟通。那便可以通过卦来沟通。比如说,陈铭问祖师今年后山开不开得。要是开得,你就显个阴卦圣卦。然后接连打两卦,如果是一个阴卦一个圣卦,就说明祖师说后山今年可以开山。

  但是,如果打的两卦不是一阴卦一圣卦,是不是今年就不能开山了呢?

  不用担心,没打好卦,就继续跟祖师谈条件。跟祖师说一堆的好话,说今年不后山不开山就千不顺,万不利。向祖师求情,让其开后山,并许以某种好处,比如逢年过节多给祖师烧纸钱,多烧几柱香。

  然后接着打,但有时候,运气背,打来打去也打不出一阴卦一圣卦。也不说明后山就没办法开。

  反正一边和祖师讲好话,一边打卦。两块切成两半的黑色羊角卦,还真不简单,看年代,这黑色羊角卦确实是稀罕物。

  多打几遍,总能够打出一阴卦一圣卦。然后就大声感谢祖师,许诺以后杀鸡敬祖师。

  到底这祖师同意没同意,鬼晓得,反正卦打出来了,就心安理得了。高高兴兴地去把后山开了。

  当然这是指那些不怎么懂卦术的人糊弄人的,其实水师是真的懂卦术的。只是水师的卦术与那些一般的卦术不太一样。

  梅山水师的卦术,到了一定境界,可以凭卦号令鬼神,逆天改命不在话下。

  陈铭现在的卦术自然是拿不出手,也疏远那种祖师不同意,我可以打十遍八遍,总有一遍把需要的瓜打出来。

  陈铭睁不开眼睛,但是陈老爹教他卦术的情景却如同在眼前发生一般。

  “记住啊。梅山水师的卦术,讲究吟咒、步法、手势三者合一,缺一不可。年莫弄些骗人的把戏去骗人。这卦术学到顶,不说号令鬼神,但改命的本事还是有的。”陈老爹说道。

  陈铭迷迷糊糊中,又很是奇怪,这一回怎么是老爹来传授卦术,而不是祖师爷。祖师爷虽然不靠谱,但是本事还是不错的。

  学着学着,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吠声。

  “今天就教你到这里,师父带进门,修行靠个人。后面就得靠你自己了。”陈老爹匆匆离去。

  “老爹啊!你又要去哪里?”陈铭有些伤心。

  “汪汪汪。”狗叫声变得越来越吵。

  “吵吵吵,看我不宰了你吃狗肉!”陈铭很生气的吼道。突然一下子醒了过来,摸了一下脸上,竟然是湿湿的。刚才做了这个古怪的梦,让陈铭真的哭了。

  小黄狗吓得后退了好几步,随时准备撒腿就跑。

  “汪汪,汪汪!”

  小黄狗非常不满,明明是你让我去守蜜蜂的,现在蜜蜂分家了,你还起不来。

  陈铭查不到把蜜蜂分家的事情忘记到九霄云外了。

  小黄狗干脆直接下嘴,咬住陈铭的裤腿就使劲地往外拖。

  陈铭这个时候总算是回过神来:“你不是回来告诉我蜜蜂分家了吧?”

  小黄狗松了一口气,松开了陈铭的裤腿。带着陈铭赶到药田里。

  只是,此时蜂箱边早已经风平浪静。分家的事情早已成了定局,这个时候,早已经尘埃落定。

  陈铭在药田里四处寻找,那个崭新的蜂蜜箱里并没有蜜蜂过去。倒是有一些投篮的蜜蜂,直接在这里来吸蜂蜜水。陈铭生怕留不住出逃的那一群蜜蜂。

  小黄狗飞快地在药田里四处奔跑,一路上踩踏了不少鲜花绿草。

  小黄狗在一颗小灌木上发现了那一窝蜂蜜的踪影。蜜蜂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以蜜蜂的血肉之躯在树杈上准备开始搭蜂巢。

  陈铭连忙去将那蜂箱取过来,然后拿起一个专门用来扫蜜蜂的刷子。

  但是这蜜蜂可不是那么好动的,陈铭慢慢地用刷子清扫,可这些蜜蜂极少会听话进入到蜂箱之中。

  扫着扫着,蜜蜂竟然有再次骚乱起来。在天空中不断飞舞蜜蜂又有再次围攻的可能。

  陈铭有些想放弃,这扫蜜蜂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刚想打电话给马青汉,想让他过来帮帮忙。突然,灵机一动,陈铭想到了更好的办法。

  暂时先不管这四处乱飞的蜜蜂,陈铭准备先让这些蜜蜂重新聚集起来。

  陈铭突然想起这些蜜蜂到现在还在自己的药田里呢。自然可以用神识去与这蜜蜂沟通。

  试验了一下,还真是新得通,陈铭用神识控制着灵气将那一窝蜜蜂包裹着转移到蜂箱里,这一次,蜜蜂很听话地飞到了蜂巢框上的巢础片上。

  没过多久,蜂箱里的蜜蜂就普通蜂箱差不多,只是数量有些少。

  陈铭将蜂箱盖子盖上,到这一步,这一箱蜜蜂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就只看老蜂王的繁殖能力怎么样。只要繁殖能力没问题,这些蜜蜂迟早还会像之前那样,箱子的蜂巢框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蜜蜂。

  蜂箱被盖住没多久,那些蜜蜂就有些从预留的缝隙钻出来,然后开始忙碌的采蜜。

  傍晚的时候,马青汉特地跑过来看。他有些担心陈铭把那一箱蜜蜂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

  “陈医师,那箱蜜蜂还没分家么?”马青汉问道。

  “分了分了,我先试试看我一个人能不能行。还好,这蜜蜂很听话,我直接把蜜蜂全扫到蜂箱里。现在它们都已经开始采蜜了。”陈铭将马青汉领到药田里。

  发现之前那箱蜂蜜没多远处,又摆了一箱新的蜂蜜。还真如陈铭所说的那样,新分箱的蜜蜂已经把新蜂箱当成了家,又开始忙忙碌碌起来。

  “陈医师,你运气不错,第一次给蜜蜂分家,你就一个人弄好了。”马青汉记得当初他的蜜蜂第一次分箱的时候,真是搞得手忙脚乱。连续几次都没能够将蜜蜂移进蜂箱。蜜蜂换了好几个落脚的地方,差点就跑走了。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蜜蜂移进蜂箱之中。

  “我就是碰运气碰的。再让我弄一次,我肯定弄不好。”陈铭说道。

  陈铭留马青汉在家吃晚饭,马青汉坚决不肯。

  “要吃饭,以后有的是机会。待会天黑了,你还得去送我。趁着现在还没天黑,我早些回去多少。万一你把我给灌醉了,摔到田埂下面,可说不定。”

  陈铭留不住,也只好作罢。

  送走马青汉,陈铭进了屋,响起今天白天的那个奇怪的梦。陈老爹以前也交过卦术,可没教今天那么多的内容,什么咒语、步法、手法,都只略微提了提,并没有讲得这么详细。按道理来说,陈老爹不会对陈铭留一手。只是陈铭已经没办法去追究这些了。他只是想知道,今天在梦里教他卦术的是不是陈老爹。

  “这老头子,回来了,也不晓得跟我先见个面。我胆子这么大,你还怕我被吓死啊?”陈铭说出这话时,已经是泪流满面。他是真的很想很想陈老爹了。

  一个人生活在这世上,真的孤单啊。仿佛是这无尽宇宙中的一颗尘埃一样。渺小而孤独。

  陈铭从箱子里翻出来陈老爹以前用过的黑色羊角卦。

  “老爹啊,你要是回来了,你就送我一阴一阳两卦啊。”

  陈铭说着将挂放在手中摇了摇,然后松开手,让羊角卦自然掉落到地上,羊角卦停止下来,两个弧面朝上。这是阴卦。

  将羊角卦捡起来,放在手里用力摇了摇,再次抛在地上,一阴一阳,是圣卦。

  陈铭不信:“这次不算。刚才有个咒语念错了。再来!”

  再来了好多回,终于出现了一阴一阳。陈铭松了一口气:“老爹啊,你果然回来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