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66章 满山寻觅老茶树

第166章 满山寻觅老茶树

  第二天,苏沫曦就召集村干部开会,商讨建饭店事宜。

  “现在外面来的人越来越多,运动康复中心的食堂已经难以承受压力,而且很多病人及家属也建议我们村里开饭店。我准备村里办一家集体性质的饭店,来满足这种需求。”苏沫曦说道。

  “苏支书,现在我们村委会的事情够多的,再办饭店,咱们忙得过来吗?”马岩问道。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忙不忙得过来都得将饭店开起来。之前我也希望通过与运动康复中心协商,让他们提高服务质量。可是因为食堂是承包形式,运动康复中心也不能够随便取消合同。现在扯皮扯来扯去,就是无法解决问题。虽然是运动康复中心的食堂,但同样会损害我们茶树村的形象。开饭店还是有利润的。现在的病人数量越来越多,他们的需求量也在增大。以运动康复中心的小食堂,肯定是无法全部满足供应,更别说提高服务质量……”苏沫曦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阻力有多大,她都决心推行下去。

  “苏支书的想法非常好,我无条件支持!但是饭店盈利之后,利润如何安排?”陈永刚问道。

  如果饭店由村委会来开,那么将来饭店的管理,自然是由村干部负责,如果利润全部属于全村村民,那村干部额外劳动岂不是白干了?

  “饭店占公共用地,占地费用算在成本里面,这部分纳入村公共收支这一块。利润的安排,我准备分为几个部分。百分之四十归全村集体所有,另外百分之六十,其中百分之三十用于村委会干部绩效分配,另外百分之三十,则用于补齐村委会干部的养老金补缴部分。完善村委会干部的养老金体系。大家有没有意见?”苏沫曦问道。

  “没有。只是这个方案公布出去,村民们只怕会有意见。”马岩有些担心地说道。

  “他们能有什么意见。这饭店是村委会开的,平时也是我们在管,甚至还交了占地费用。等于是白给全村人分百分之四十。他们还有啊什么不知足的?我们这些人要是大家合起伙来开家饭店,利润全是我们几个分,一分钱都不用给他们分。”陈永刚还觉得给村集体分走百分之四十太多了。

  “我们办这个酒店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负责好这些游客的饮食质量与饮食安全。维护茶树村的整体形象。所以,饭店不会无底线地去追求利润。”苏沫曦解释道。

  “也就是说,饭店一开始就确定了薄利优质的方针?”马岩问道。

  苏沫曦点点头:“之前我一直在运动康复中心用餐,一开始他们食堂的质量还行,但随着后面病人越来越多,他们放松了对质量的管理,更是为了提高利润,不断压缩从成本。虽然是食堂承包者的行为,但损害的却是茶树村的声誉。我们开饭店,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是要树立起茶树村的正面形象。”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饭店亏损了,谁来弥补这个缺口?”陈永刚有些担心的问道。

  “饭店不坑人,并不意味着不赚钱。我们要靠服务,让顾客心甘情愿在茶树村消费。现在小摊小贩比较多,质量参差不齐,我们村委也要想办法制止那些靠坑蒙顾客赚黑心钱的行为。绝对不允许某些人为了一己之利,损害茶树村的形象。民兵连要阻止护村队,对这种行为进行严查。谁敢砸茶树村的锅,我们就砸他的锅!”苏沫曦说道最后,声音变得极其严肃。

  所有人听得出来,苏沫曦绝对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下了狠心。看来村里的某些行为已经激怒了苏沫曦。

  陈铭躺在院子里的柚子树下,看着树上已经沉甸甸圆圆的柚子。这柚子可真够大的呀,比往年的柚子几乎大了一倍,数量也非常多。往年的柚子数量也不少,但是在起初阶段,总会落掉一部分。但是今年的柚子只要坐那果,就没有一个落果的。

  “这树好像也大了几圈,壮实了不少,要是像往年那样,应该会被柚子压断吧。”陈铭自言自语。

  小黄狗从外面冲了进来,冲着陈铭汪汪汪的叫。陈铭听不明白小黄狗叫什么。这两天老是这么叫,还张牙舞爪的,似乎想要表达什么。可毕竟不是灵兽,不能够用意念来传达意思。而陈铭又不懂狗语,这就难办了。比较简单的表达意思,陈铭还能够听得懂。比如陈铭吃肉的时候,小黄狗凑过去,自然是想吃骨头,陈铭就把肉吃了,骨头扔给小黄狗。

  比较复杂一点的,陈铭就搞不懂了,就算搞得懂,陈铭也懒得搞懂,找那麻烦干什么?

  小黄狗很生气,感觉自己是在对牛弹琴。

  “别嚷嚷了,吵着我,中午你就准备饿肚子吧。”陈铭把小黄狗骂开。没成灵兽,你还想要发言权?一边去。

  小黄狗委屈地走到一边,趴到地上。

  其实小黄狗急匆匆跑回来,是想告诉陈铭,村里人都去山里找老茶树去了。现在满山都可以看到茶树村的人,甚至还有一些外村人的身影。陈铭的茶叶卖出天价的事情,不光是茶树村的人知道了,一传十十传百的效应下,十里八乡的全知道了。

  “你们怎么不直接找陈医师罗对锣鼓对鼓地当面问清楚啊?这到哪里去找?”说话的应该不是本村人。

  “是你,你会把这消息告诉别家么?”马光勇不屑地说道。

  “这倒是,这么赚钱的事情,一个人吃独食多开心,凭什么要让大家都开心开心?”

  马光勇没说当初自己也是跟他一样的想法,结果后果很严重。

  马光勇已经在山里找了好几天,实在找不到,马仕堂死活不肯跟他进山,只好找了一个邻村的亲戚,和他一起。毕竟大龙山还是很危险的,一个人进山,万一出点什么事,尸体都找不到。

  马四贵和马兴前也进了山。虽然他们畏惧陈铭,但是进山找茶树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谁也不能说什么。

  陈帮有也是突然发现家家户户都往外走,偷偷去听了下,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去找老茶树的,连忙去陈铭家将消息告诉陈铭。

  “陈医师,不好了,村里都进山找老茶树去了。”

  陈铭一点都不着急,看着陈帮有笑了笑:“帮有叔,过来喝杯茶。”

  陈帮有不好意思喝:“你这茶太珍贵,喝了白瞎了。”

  “再贵那不也是茶?”陈铭霸蛮将一杯茶塞到陈帮有手里,茶杯稍微晃了下,差点就把茶水晃了出来。陈帮有连忙将茶杯稳住,连杯沿上溅出来的一点茶水都喝得干干净净啊。

  “你上次给我的那一壶茶,我一次泡一颗,喝得差不多了,早晓得啊这么值钱,酒啊不该要你的。剩下的几颗,我改天给你还回来,你拿去卖了。”陈帮有觉得手中的这茶啊,喝是当真好喝,就是太贵了。喝着感觉肉痛。

  “帮有叔,你就踏踏实实的喝吧。这茶叶值钱,是因为没得卖,要是货源充足,还能卖得起那个价吗?所以,你替我省没用,还不如替我多喝点,茶叶越稀罕越值钱。买不着的东西才贵。买得着的东西谁稀罕?”陈铭笑道。

  陈帮有被陈铭说得晕头转向,他搞不明白这是哪门子道理。

  “那几棵老茶树真不怕别人找到?”陈帮有问道。

  “随便他们去找,不可能找得到,找到了也不用担心,这茶别人做不出来,就算看着我做茶,他们也学不来。这不用吹牛。”陈铭一点都不在意。

  “村子里红眼病多。不过这茶也太值钱,我都想进山去找老茶树了。”陈帮有很坦诚地说道。

  “帮有叔,你还是别去瞎折腾白费力气了。这茶树就算是摆在你面前,你也不认识。更何况,那个地方,任何人都找不到。他们就算是把大龙山翻过来,也不可能找到。没有了那几棵老茶树,我也有办法做出这种茶丸来。做出这种茶丸,靠的不是那几棵老茶树,而是我的手艺。”陈铭怕陈帮有这一把年纪也跑去山里找老茶树。

  “我就是随便说说呢。人的命运是早就有数的,该你的别人抢不走,不该你的,你也抢不来。”陈帮有拖过来一条长板凳,往上面一坐,安安心心地喝起茶来。

  “这柚树怎么回事?结这么多?而且这么大个?”陈帮有看到柚子树上挂满了像皮球的柚子,吃惊地问道。没看到过谁家的柚子树挂果挂这么狠的。

  “可能是品种变异了,以前柚子树可没挂过这么多果,也没这么大个头。真是奇怪。”陈铭故意装傻充楞。

  “那我明年啊开春的时候,到你家来剪开几根枝条嫁接一下。”陈帮有说道。

  陈铭笑了笑,“你嫁接的可未必有这么好。”

  “差一点也没关系。”陈帮有不为所动。

  陈铭心中暗自嘀咕一声:“那你可要白费力气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