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60章 不能化解的因果

第160章 不能化解的因果

  第二天,杨鸣兴再次尝试提现,结果还是一样,无论他怎么尝试,账户里的钱就是无法转到银行账户去。

  这一下,杨鸣兴有些慌了。连忙联系那个带入行的人。也就是当时被吴玉娇看到与他在一起看起来非常亲近的女人。那个女人叫吴艳,杨鸣兴称她为艳姐。

  可没想到,吴艳听说杨鸣兴要提现之后,不仅没有一点心虚,反而劈头盖面地将杨鸣兴骂了一通:“提不了现关我什么事?当初我难道没告诉你,不要贪心,赚到了钱就干嘛收手,你自己不收手,现在怪起我来了?老娘亏得比你还多!当初要你不要入行,怕亏钱就老老实实去打工去,赚钱的时候你笑得嘴巴都歪了,亏钱了就来找老娘问事了?那你赚钱的时候,怎么不把你赚到的钱分我一份呢?”

  杨鸣兴当场被吴艳给骂懵了,反而一个劲向吴艳道歉:“不是,艳姐,我不是怪你。我是担心投进去这么多钱,提不出来怎么办呢?”

  吴艳似乎脾气缓和了一些:“这几天都反应系统不稳定,无法体现。我的钱也全在账户里呢,两百多万!我刚刚跟公司那边联系了,公司那边回复说是系统正在升级,暂时无法进行体现操作。等系统升级完毕,就可以恢复体现了。不说提现,你现在就是充值也充不了啊。”

  杨鸣兴本来怀疑吴艳是大骗子,可是内心又不甘心血本无归,所以,吴艳如此蹩脚的借口,他竟然也相信了。

  杨鸣兴又将这事告诉杨民安。杨民安哭笑不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杨鸣兴的钱已经打水漂,没想到他自己竟然还抱一丝希望。

  “鸣兴!现实一点吧。这钱已经没了。那所谓的金融公司,压根就是骗子公司,跟传销性质差不多的。不信你充几百块钱进去,肯定可以冲进去。她就是赌你不会真的充值。”杨民安说道。

  杨鸣兴不信,往外汇账户里充了一百块钱,果然顺利充了进去,但是再提取时,软件又出问题了。

  “没错吧?你这钱直接充到这个骗子公司的账户里去了,软件里面的是虚拟资金。就跟你充游戏币一样。游戏币你怎么充都可以,但你不能提取现金吧?”杨民安说道。

  “那我怎么办?”杨鸣兴这下急了,发财梦一下子变成了黄粱梦,不但一分钱没赚到,把这些年打工赚到的血汗钱全搭了进去。

  “你先别急,我问问陈医师那边的情况。”杨民安说道。

  而陈铭此时也从苏沫曦那里得到了吴玉娇那边的情况,当得到杨民安这边的情况之后。陈铭立即让所有人碰个头。

  去村部太引人注意,还是在陈铭家里比较合适,陈铭家里比较偏僻,平时基本上没人往这边走。

  村部那边有本村人,有来看病人的外地人,人多眼杂。

  没多久,苏沫曦与陈民安等人相继来到陈铭家里。

  大家将从杨鸣兴与吴玉娇两口子嘴里得到的信息综合到一起。

  “杨鸣兴这个蠢货,这回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这个孟起胜与吴艳肯定是一伙的。孟起胜骗杨鸣兴去炒外汇,然后顺便又还设计了吴玉娇。”陈铭说道。

  “陈医师,这事怎么办?”陈民安问道。

  “我觉得孟起胜和这个吴艳肯定是一伙的,我们现在手里握有证据,对付这两个人并不难,问题是,这两个人有没有能力搞出这样一个骗钱的炒外汇的皮包公司?他们背后还有没有人?”陈铭担心地说道。

  苏沫曦点点头:“这事我们只能够做到这里。接下来,还是报警吧。吴玉娇那边我已经做通了工作。但是她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待在东化县,我准备等报警之后,我就将她安排在省城那边。”

  “这样也好。咱们农村里跟城里不一样。出了这种事,一辈子都抬不起头。”马岩说道。

  “那鸣兴怎么办?”杨民安问道。

  “他们两口子以后还能不能过到一块,是他两口子的事,外人也插不上话。还是先报警,看警方怎么处理。”苏沫曦说道。

  陈铭也没有别的意见。

  当天,在吴玉娇等人的陪同下,杨鸣兴与吴玉娇先后去派出所报案。

  只是,另众人没想到的是,孟起胜与吴艳两个人用的都是假名。这就给案子的侦破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他们两个人的电话号码应该也是买来的,不是用他们自己的身份证办的手机卡。根据我们查到的实名信息,这两张卡的实名用户都是粤籍,而且都是中老年人。跟你们提供的情况完全不符。”大溪铺民警谭正武对这个案子也有些头痛。嫌疑人的信息太少,根本无从查起。

  “孟起胜应该已经回了东化,说要我去县城和他见面。”吴玉娇有些抬不起头。

  显然是孟起胜又要挟她去县城私会。

  “你答应了没有?”谭正武问道。

  “我说我正在办离婚,脱不开身。”吴玉娇低声说道。

  杨鸣兴很是生气,他感觉自己面子丢进,恨不得冲上去揍吴玉娇一顿。被陈民安死死拉住。

  “鸣兴,我跟你讲,事情搞到这个地步,你自己要负一多半责任!”杨民安说道。

  杨鸣兴怒不可遏,像野兽一样发出怒吼。

  吴玉娇对杨鸣兴的反应非常的冷漠,就算杨鸣兴上去对她动手,她也不会有任何躲闪。她对杨鸣兴已经死心了。

  “你在跟他联系,说离婚要用钱,问他能不能拿些钱给你。”谭正武说道。

  “好。”吴玉娇发了一条微信给孟起胜。

  孟起胜很快回复了:“钱不是问题,只要你把婚离了,踏踏实实的跟着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今天晚上你到县城来,我在红月亮宾馆开了房间。”

  孟起胜说了一大堆粗俗的话,让吴玉娇很是耻辱。她的尊严,已经被践踏得支零破碎。

  谭正武连忙将这个案子汇报给县局,因为炒外汇案肯定不是小案。这种案子也不是派出所能够办的。吴玉娇这边,如果查实的话,也是严重刑事案件。

  得知嫌疑人就在东化,东化县公安局刑侦支队当即进行部署。一举将在宾馆房间等待吴玉娇上门的孟起胜一举抓获。

  孟起胜的真实名字叫吴伦才,不过他抵死不承认与吴艳有很深的交往。

  “这个吴艳我也是偶尔认识的。我也是她拉入伙的。真实名字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孟起胜死不承认,并且还坚称是因为实在太爱吴玉娇了,才会用视频进行威胁,就是怕吴玉娇离开他。

  “那你为什么要用假名?”办案警察问道。

  “一开始只是逢场作戏,确实只是想玩玩而已,后来动了真感情。”吴伦才说道。

  不过,吴艳很快在粤城被抓获。真实身份竟然是吴伦才的妻子罗香。

  这让办案警察吃惊不已,一个妻子竟然会帮丈夫去设计别的女人。

  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吴伦才最后才交代。他与罗香结婚之后才发现妻子曾经在东完洗浴中心工作多年。在东完被打击之后,才回乡结婚。吴伦才本来以为买辆二手车,结果发现买了辆公交车。一直耿耿于怀。

  罗香以前的一个客户在搞外贸金融公司,拉罗香入伙,两口子便一起重返粤城,路上正巧碰到了杨鸣兴两口子。吴伦才一眼就看上了吴玉娇,一路上竭力与杨鸣兴两口子套近乎。

  罗香认识的人不少,进入外贸金融公司之后,拉了不少人头。也算是这家网络诈骗公司的骨干成员。

  为了让吴伦才解气,罗香配合吴伦才设计杨鸣兴与吴玉娇。

  案子破了,东化县公安局一下子破获一起涉案资金上亿的网络诈骗大案,顺带还破了一个刑事案。

  吴伦才与罗香被关进了看守所,等待判决。

  但是杨鸣兴与吴玉娇破镜难重圆,虽然暂时没有离婚,但想重新走到一起,几乎不大可能。两个人心中都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隔阂。仅仅靠孩子那一道纽带已经难以弥补。

  杨鸣兴被骗走的钱,应该很难再要回来。因为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被犯罪分子卷走,几乎不大可能追回来。

  “唉!”

  陈铭也只能叹息一声。虽然一道和合水或许能够让杨鸣兴与吴玉娇恩爱如初,但失去的永远找不回来。他也不可能化这样的和合水。

  陈铭现在或许开始明白,祖师爷当初为什么要告诫自己不要随便化和合水。别人的因果只有别人自己能解。水师如果强行去解因果,自然会沾染因果。

  “吴玉娇已经在省城找到了工作。不过,她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以后会很辛苦。”苏沫曦说道。

  “那也没办法。杨鸣兴现在这个鬼样子,孩子跟着他更遭罪。”杨民安摇摇头。

  杨鸣兴现在是每天醉死梦生,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发财梦破灭,家不香家,他也彻底丧失了斗志。

  “先别管他。走要是走不出来,别人再怎么扶也扶不起的。”马岩说道。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