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57章 这事有些古怪

第157章 这事有些古怪

  “先别吃了,红的全摘了,待会你带回去吃。你现在再吃,待会吃饭就吃不下了。”陈铭准备将那一株上面的变红的西红柿全摘下来。

  “别别,我那里也没有冰箱,摘太多了,我一下子吃不完就坏了。等我吃完再过来摘吧。”苏沫曦说道。

  因为苏沫曦的到来,陈铭又多做了两道菜。苏沫曦带了肉过来,用来炒一道青椒炒肉,四季豆里面也放点肉末。一道西红柿蛋汤,再加一道蕹菜叶子。三菜一汤。也算是丰盛。

  “在农村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现摘现吃,在城里绝对吃不到这么新鲜的蔬菜。”苏沫曦说道。

  “那当然,你们在超市里买的菜都是从外地贩运过去的,从采摘到销售,中间差不多隔了一天。也亏得现在交通发达,到处都是高速,不然的话,在城里更难吃到新鲜的菜。”陈铭说道。

  “在城里呢,就是买东西比较便利,全国各地的蔬菜都能够吃得到。蔬菜的种类比较多。现在运动康复医院的病人跟我反映,说在茶树村就是有一点不好,每天吃的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苏沫曦笑道。

  陈铭噗嗤一笑:“那就没办法了,什么季节出什么菜,这是没办法改变的。”

  “怎么没办法改变?其实大棚里四季各种菜都可以种植。另外就算是当季菜,也是有很多种类的。咱们村的村民都是老观念,不懂得改变,其实多种植一些当即蔬菜,也并不是很难。而且蔬菜也可以分批种植分批上市,就不会有时候出产的蔬菜吃不完,有时候有没菜吃。但有些村民喜欢图简单。”苏沫曦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你看看现在村子里有多少年轻人?都是一些老人小孩。人家那么大年纪,能够带好小孩做好家务就不错了,哪里还有精力种蔬菜?你说的那种种法,得专业种菜的菜农才能够做得到。”陈铭说道。

  苏沫曦点点头,她赞同陈铭的说法,不光是茶树村现在几乎所有农村都是这样的情况。

  “所以,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准备组织回来过年的村民开个会,鼓励他们回来就业。今年年底新公路通车之后,附一医院的运动康复中心就要开始建设。我们村里与附一的协议里有相应条款,新的运动康复中心在招聘的时候,会优先在我们村里招聘。附一的规模提升上去之后,各方面的采购量也会提升上去。届时,光靠我们现在这零敲碎打的蔬菜种植,根本无法满足运动康复中心的需求。”苏沫曦说道。

  说着说着,苏沫曦差点忘记了她今天来陈铭家里的主要目的。

  苏沫曦的主要目的自然不是来陈铭家里蹭饭,而是想通过陈铭这个本村人,多了解一些关于杨鸣兴与吴玉娇的事情。

  “其实,我今天过来,还是想问杨鸣兴与吴玉娇的事情。”苏沫曦突然停下筷子。

  “那你可就找错人了。这事,你找马岩或者陈永刚他们中任何一个都要比我靠谱啊。”陈铭苦笑道。两个没结婚的男女讨论关于两个出轨男女的婚姻问题,这情景怎么都感觉有些诡异。

  “我知道,他们可能比你知道得更多。但是他们做事还是有些畏畏缩缩。前怕虎后怕狼。而且这事,我觉得不简单。最好能够问清楚。你看看村里那些人跟他们在一起打工的。我们好好调查一下,最好把这事调查清楚。虽然这事,我不需要管得这么细致。但是我看着杨明明那么可怜,有些不忍心。”苏沫曦这个人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不像村子里的很多人,那么麻木。有些人只要不关自己事,就远远地避开。

  陈铭一下子也有些触动,他最能够理解小孩子没有父母的那种痛苦。虽然陈老爹对他的关心不会亚于任何亲生父母。但是,父爱母爱真的是无法替代的。陈铭从小就知道他与别的小孩是不一样的。

  陈铭还是得找马岩、陈永刚、陈民安这些人。

  不过,陈铭去找这些人,跟苏沫曦找这些人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陈铭把这些人喊过来在家里吃晚饭。

  “陈医师,苏支书这几天老往你这里蹭饭吃,你们不是有什么最新进展了吧?要说苏支书还真是不错,一个城里长大的女孩子,能够扎身农村,一点都没有一般城里女孩子那种娇气。我觉得你们挺合适的。你现在也是附一医院的特聘专家,收入比城里的大专家还高。也配得起苏支书。”马岩说道。

  “胡说八道。苏支书就是来我这里纯粹蹭饭。不过今天来是为了杨鸣兴与吴玉娇两口子的事。其实,我觉得苏支书说得没错,这两口子突然要离婚,是有些不大正常。要说吴玉娇那种人,出去打工这么多年,也不是今年才跟杨鸣兴不在一个地方打工,要红杏出墙早该出了。现在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计划要生二胎。怎么会一下子就变心了呢?”陈铭说起了正事。

  “现在这种事也多得很。不过杨鸣兴两口子搞到这个地步,我还真是很意外。”陈民安叹了一口气说道。

  陈永刚说道:“其实这事我猜测是这样的,肯定是杨鸣兴经不起诱惑,干了什么事情,被吴玉娇知道了,刚好有人趁虚而入,就搞到这个地步了。”

  “我们村谁跟他们在一个地方打工?你们问问,看他们知道一点底细没?”陈铭说道。

  “我知道,老四之前跟杨鸣兴在一个地方打工。我问问他。”陈民安说道。老四叫陈在伟,是陈民安堂兄弟。

  陈在伟还真是知道一些事情。

  “那个男的其实杨鸣兴认识,叫孟起胜,也是东化县的人。之前和杨鸣兴关系非常好,经常到杨鸣兴两口子租住的地方吃饭。后来杨鸣兴跳厂,还是这个孟起胜牵的线。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杨鸣兴就在外面乱搞,被吴玉娇知道了,再后来孟起胜又和吴玉娇搞到了一起。”陈在伟在电话里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几个人一听,就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了。这个孟起胜有些不大对劲。

  “是不是孟起胜设局,让杨鸣兴先跳厂,然后被人带着鬼混,又故意让吴玉娇知道。再趁虚而入?”马岩说道。

  “就算是这样,杨鸣兴两口子都闹到这个地步了,现在谁都不肯和解。还能怎么办?”陈民安摇摇头。

  陈永刚说道:“我估计他们两口子应该早就知道被孟起胜设了局了。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被戴了绿帽子,杨鸣兴打死也忍受不了了。”

  “这事本来就怪他,要是他不受蛊惑跳厂,或者也去鬼混,就没有后面的事。他怕戴绿帽子?他鬼混怎么不想想他有婆娘有小孩呢?”马岩气愤地说道。

  “可惜这个孟起胜到底是什么人没人知道。”陈铭说道。

  陈在伟跟这个孟起胜根本不认识,连孟起胜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对了,杨鸣兴跳槽之后,在那边干什么工作?他两口子在一个厂干得好好的,为什么会选择跳厂?”陈铭不解地问道。

  陈在伟那边也不知道,都是只知道杨鸣兴跳了厂,但是跳的是什么厂是谁都不知道。

  “总应该是工资比之前的高吧。不然杨鸣兴是脑子进水才跳厂。两口子在一个厂干得好好的。”陈民安说道。

  “你们去问一下杨鸣兴,套一下他的话,看他跳厂之后在干什么。另外问问看吴玉娇,看她离婚之后,是不是准备跟孟起胜结婚。”陈铭说道。

  “陈医师,你准备干什么?”陈民安不解地问道。

  “苏支书不是找我了么。既然问了,就问清楚。苏沫曦一个外村人,对咱们村的人这么关心,难道咱们自己村的人一个个麻木不仁?如果这个孟起胜真的是设套害咱们村里的人,那就不能让他有好日子是过。”陈铭眼里闪过一丝寒意。

  陈民安等人也是有些尴尬,确实,一个外村人都这么上心,本村人一个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确实有些不合适。

  事在人为,陈民安之前本来也和陈在伟、杨鸣兴在一个地方打工。与杨鸣兴的关系不错。他在杨鸣兴那里套话,得到更为古怪的消息。

  杨鸣兴跳槽之后,根本就没有进厂,而是和一群人去炒外汇。说是通过一个手机软件,就可以炒外汇。杨鸣兴每天都能够赚一两百美元,一个月能赚几万块。

  “我说杨鸣兴这么坚决要离婚呢,他以为自己一个月能赚几万块,离了婚,可以马上娶个又更漂亮更年轻的。”陈民安不屑地说道。

  “这是上当了吧?”陈铭一听就觉得不靠谱。

  “百分之百。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陈民安很肯定地说道。

  “那这个孟起胜了不得啊,不光是骗光杨鸣兴的钱,连人家婆娘都不放过。真是要让人家破人亡啊。”陈铭啧啧感叹。

  “本来就杨鸣兴这王八蛋这个德行,就活该他家破人亡。不过他们一家人可要被他害了。这事,我们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这个孟起胜弄下。”陈民安说道。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