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56章 另有隐情?

第156章 另有隐情?

  “你们两个人我真是有些看不懂。按说人与人的感情是不会变得这么快的。村里人说,你们结婚之后,相敬如宾,村里最恩爱的两口子就是你们两个。过年的时候,村里人还听你们两口子商量,说今年再打一年工,过年的时候,准备生二胎。怎么这才过去了几个月时间,就变了样了呢?”苏沫曦在做调解的时候,说出了心中的迷惑。

  吴玉娇的神色有些躲闪,苏沫曦一眼就看了出来,她知道这里面可能还有没有说出来的故事。

  “人是会变的。他会变,我也会变。以前我们可能是没遇上对的人。”吴玉娇说道。

  杨鸣兴哼了一声:“我以前没遇到对的人,现在也没遇到,就你遇到了对的人。”

  “杨鸣兴,现在说这个还有意思吗?你自问你就一点愧疚都没有么?错全在我身上。你在外面有人,是你本事大,我在外面有人就是我下贱么?”吴玉娇对杨鸣兴怨气很大,不太想和杨鸣兴多加辩解。

  “离婚可以,儿子必须跟我。家里的钱你可以分一半,房子没你的份。”杨鸣兴气呼呼地说道。

  “房子和钱我都可以不要,但是孩子我要带走。你现在说能够把孩子带好,等你另外有了女人,结了婚,能够保证你未来的妻子会好好对待明明么?”吴玉娇说道。

  “吴玉娇,你别太过分!你怎么保证明明跟了你就不会受气?你明明必须跟我,否则这个婚我不离了,看谁耗得过谁!”杨鸣兴怒道。

  两口子又吵了起来。

  苏沫曦对这两口子很是不解,两个人都对孩子势在必得,却不肯为孩子将就下去。

  “两位,先安静一下。看得出来,你们对你们的孩子都非常重视的。你们为什么要拼了命的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却不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呢?我想,对于儿子来说,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是他无法割舍的。无论最后由谁来监护,我想孩子都无法得到完整的父爱母爱,孩子的人生是不完整的。”苏沫曦说道。

  吴玉娇嚎啕大哭起来:“都到这一步了,我们还能怎么办呢?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啊!我也没有这个脸在茶树村继续待下去了。更不想和这个人继续生活下去。”

  杨鸣兴也长长叹了一口气,他对这个家不是一点都不留恋。

  “能不能先这样,你们也先不要急于做出决定,先冷静一段时间。我希望也能够了解一下你们离婚的真实原因。我相信,你们对已经组建了几年的家庭没有一点敢情。如果你们相信我,请告诉我你们离婚的真正原因。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你们的。”苏沫曦说道。

  吴玉娇欲言又止,她似乎是有难言之隐。

  杨鸣兴则怒气冲冲,看都不想看吴玉娇一眼,便冲了出去。

  陈铭不会去管这种事,他一个没结婚的后生,女人是什么样的都没琢磨透呢,哪里管得这闲事?

  每天照常上午去运动康复中心给人看病,然后就回去了,偶尔会听马岩陈永刚他们说起杨鸣兴吴玉娇两口子的事情。只知道这两口子的婚还没离成,上方的父母都反对,主要是因为还有个孩子。乡里村里都在做这两口子的工作。只是,调解工作似乎处于僵局状态。这两口子离婚的决心似乎很坚定。

  “一个男人最难忍受的是什么?那就是被戴绿帽子。不过,杨鸣兴的问题是自己本身也有错。那就怪不得被婆娘戴了绿帽子。现在都到这份上了,去追究谁比谁先出轨,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就是孩子可怜。”陈永刚感叹一声。如今这世界,太乱了,谁能够想到杨鸣兴吴玉娇这恩恩爱爱的两口子竟然也出了这种事。以后还让人相信感情吗?

  陈铭摇摇头,这种事他也搞不明白,反正现在也没婆娘,也不用担心有戴绿帽子的风险。心里暗想,要不要给这两口子一道和合水。

  “和合水可不能随便给。这种水有时候能做好事,有时候也会办坏事。你一个小光棍,懂个屁。别乱用啊。这种事做错了会有因果的。”祖师爷突然跳出来告诫。

  “我就是这么一想,没真准备去干。”陈铭摇摇头。

  正准备做饭,苏沫曦敲响了陈铭家的院子大门。

  “不好意思,我今天又过来蹭饭了。”苏沫曦笑嘻嘻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装着一块肉的塑料袋。

  “来蹭饭,就先帮我择菜。我去园子里摘点菜。你喜欢吃什么小菜?”陈铭问道。

  “我还没下地摘过菜呢,我可以去你地里摘菜吗?”苏沫曦问道。

  “当然可以啊。”陈铭点点头,领着苏沫曦往菜园子走。没有陈铭带路,苏沫曦连陈铭的菜园子都进去不了。陈铭家的菜地全部被他用了开田符变成了灵田。没有陈铭领路,就是在陈铭家房子附近转一天也找不到进菜地的口子。

  “哇!你家的菜种类可真不少。有黄瓜、西红柿、辣椒、花菜、豆角、四季豆……”苏沫曦仿佛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你不错啊,这些都认识。”陈铭笑道。

  “这都是到了茶树村之后才认识的。以前我还以为西红柿是结在树上的。像苹果一样。”苏沫曦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是你没见过,也很正常。对了,杨鸣兴两口子的事,你们调解得怎么样了?”陈铭随口问了一句。

  “他们两口子离婚的态度很坚决的,但是两边的家庭又都极力反对,加上有孩子抚养权争议,暂时僵持在那里。不过,我总觉得他们的离婚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吴玉娇,感觉她不像是那种红杏出墙的女人。”苏沫曦说道。

  “但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都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这里面还能有什么事?”陈铭不解地问道。

  “你想想看,如果吴玉娇的婚外情另有隐情的话,他们这个家庭就这么散了,是不是太可惜了?”苏沫曦说道。这女人还是挺喜欢分析这些事情的。

  陈铭对这事不太感兴趣:“现在他们两口子坚决要离,你们村干部还能够阻到别人不离?好像说,最多阻拦他们一个月,他们如果坚决离婚的话,还是得判他们离婚,是吧?”

  苏沫曦叹口气,点点头:“是啊。但我总觉得他们这个家庭太可惜了,尤其是那孩子,以后要么缺少父爱,要么缺少母爱。真可怜。”

  陈铭没有接苏沫曦的话题。

  苏沫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了陈铭一眼,连忙转移了话题:“陈医师,今天中午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就摘什么吧。”陈铭说道。

  “四季豆炒肉。西红柿蛋汤。再来一个蕹菜。怎么样?”苏沫曦问道。

  “行。”陈铭开始动手摘菜。苏沫曦也学着陈铭跟着摘菜。

  “村子里的蔬菜好像长得没你这菜地的好。没想到你种菜也是一把好手。”苏沫曦在茶树村待了这么久,倒也能够看出一点门道了。

  “我要是说这菜种下去之后加不管了,你信不信?”陈铭笑道。

  苏沫曦点点头:“我真信,照你的脾性,还真不会话太多时间在菜地里。我看你这菜地有些不一样。”

  “看来你还有些眼光。”陈铭笑道。

  苏沫曦立即来了兴趣:“你能够告诉我你这菜地和别人家的菜地有什么不一样么?”

  陈铭笑道:“跟你说也说不明白。简单的说吧。你在村子里的菜地里看到有我这里这么多的种类么?”

  苏沫曦摇摇头:“村里的菜地种类比较少。很多人家里的菜地里长满了虫子,我昨天还看到有村民去地里打药。我还去劝说他,一定要等下了雨之后,地里的菜才能吃或者拿去卖。我真是有些担心,村里人拿打了药的菜供应给医院食堂。”

  “我这里的菜你放心,从不打药,也不施肥。不会有虫子吧,也不会有病菌,更不会有寄生虫,你吃生的也没问题。”陈铭摘了几颗小西红柿递给苏沫曦。

  苏沫曦也不矫情,直接用手将西红柿搓了两下,就塞进了口里,这西红柿像樱桃一样,但是味道可真不比樱桃差,汁多甘甜,没有普通西红柿的那种青味。

  “真好吃!这简直比水果还要好吃。我可不可以在你这里摘一些西红柿回去啊?”苏沫曦吃得两眼发亮。

  “这株西红柿是混杂在种子里面的,我也不怎么吃,你想吃随时过来摘便是。”陈铭说道。

  “你晓得这种西红柿,超市里卖多少钱一斤吗?像你家这样的西红柿,反季节的在超市里最少可以卖十块一斤。超市里的可没你家的这个好吃。”苏沫曦说道。

  “那我家这西红柿,你准备出多少钱一斤?”陈铭开了个玩笑。

  “啊?要钱的啊?太贵我可吃不起。”苏沫曦现在工资可没多高,还经常贴钱,基本上是月光族。还真没钱买太贵的水果吃。经常把农村可以生吃的蔬菜当水果了。比如黄瓜、西红柿之类的。

  “跟你开玩笑。这西红柿我也很少吃,你想吃就过来摘吧。”陈铭笑道。

  “那怎么好意思?”苏沫曦眼睛却盯着西红柿,手中的那几颗三两下就吃完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