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54章 上门恳谈

第154章 上门恳谈

  “只是我觉得,梅山水师文化要是不申非遗,实在是太可惜了。”苏沫曦说道。

  “可惜不可惜,这要看陈医师自己。要我看,也没什么可惜的。就算申请非遗成功了,现在这年头,有几个真心想去发扬光大这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倒是很多人想象陈医师这么赚钱。但真是这种心术的人学了梅山水法,真就是好事?你可别小看了梅山水法,这可是既能救人,也能够害人的。一个心术不正的梅山水师,可比一般坏蛋可怕多了。”陈永刚说道。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我只把梅山水法当成传统医术了。”苏沫曦对梅山水师还是了解不够多。

  “我听说,以前两口子不和,请水师化和合水,就能够让两口子恩恩爱爱。但是有些心术不正的水师,可以和合水来为害。用和合水女人喝了,就能够让女人对他死心塌地。这样的本事要是让心术不正的人得到了,那可真是非常恐怖的。”陈永刚小时候可听过不少关于水师的故事。

  苏沫曦一听,顿时变了脸色,也幸好陈铭这个人心底善良,否则的话,他若是坏人,自己当初岂不是自投虎穴?

  不过,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陈铭这个人是真的善良。有一身本事,却从不用来损人利己。能够平平淡淡地住木板屋,能够平平淡淡地过朴素的日子。如果自己像陈铭这样,一身本事,能不能耐得住这样的寂寞?苏沫曦自问了一声,然后摇摇头。以她的性格,不会仗着自己的本事去干坏事,但是要让她过如此平淡的日子,她肯定无法忍受。

  “苏支书,你去哪里?”陈永刚朝着苏沫曦的背影喊道。

  “我去陈医师家里,跟他好好说说。”苏沫曦没有回头径直往陈铭家走去。

  看着陈铭走远,马玉兵等人才走了出来,他们可不怕陈永刚。

  “苏支书怕是看上姓陈的了。”马玉兵说道。

  汪贵哼了一声:“她若不是给了姓陈的甜头,姓陈地会那么帮她?”

  马当荣立即附和道:“就是就是。”

  他们一个个羡慕得要死,如果让他们有陈铭这一声本事,那还不吃香的喝辣的,像苏沫曦这样的大美女,也是想玩就玩。

  “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们几个也就在陈医师背后说说。刚才怎么躲在徐万元家里不敢出来呢?别以为陈医师不知道你们躲在那里,人家那是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他真要是想找你们的麻烦,你躲哪都没用。”陈永刚不屑地哼了一声。

  “陈永刚,不要以为当个村干部有多了不起。现在你家小超市还有几个人上门买东西?迟早没生意关门。赊账都不给赊,什么东西!”马玉兵对陈永刚怨恨挺大。

  陈永刚噗嗤一笑:“没你们三个赊账的上门,我就要关门了?我还巴不得呢。反正这店铺是我在家的屋,又不要租金,想赊账,你想吃屁呢!”

  陈永刚可不怕马玉兵几个,陈家现在也是茶树村的大姓,陈永刚家几兄弟,一大家子人,喊一声,立马可以上来十几个。马玉兵、马玉荣、汪贵几个在茶树村的名声早就臭了,就连他们自己一大家子的人都看不上他们几个。真要是怎么样,没人会出来帮这几个人的忙。谁家没被这三个短命鬼祸害过啊?

  陈永刚怼得马玉兵几个羞恼成怒,却不敢动手,一个个怒气冲冲地走开了。

  这几天,马玉兵几个的日子过得还是很丰富的。但徐万元家的日子就不那么消停了。

  看似生意不错,卖出去不少东西。可没几个付现钱的,动不动赊账。尤其是马玉兵、马当荣、汪贵三个,赊的账已经记了好几页纸了。

  “老婆,从明天开始,咱们家不能再赊账了,再赊下去,咱们家的存款全填进去还少了。我说这些人怎么没去陈永刚家了呢。原来是陈永刚家不给他们赊账。刚才马玉兵几个跟陈永刚说话我听得清清楚楚。我看我们是上了陈永刚的当了。”徐万元刚才偷偷地躲在屋子后面的树丛中,将马玉兵几个与陈永刚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牛冬梅也不傻,村子里最近来店里买东西的,十个有八个都是赊欠。剩下一两个,也是一大家子的。村里其余的都没怎么来,还是在陈永刚家买东西。想来,陈永刚家不肯赊欠。

  “可是,我们要是不赊欠,村里人不来咱家超市买东西怎么办?”牛冬梅担心地问道。

  “要不我们把价格稍微降一点,比陈永刚家里卖得便宜一点就是了。”徐万元想了想说道。

  “那就这么办吧。”牛冬梅点点头。

  陈铭还没走到院子门口,小黄狗就已经热情地出来迎接了,使劲地摇着尾巴,小脑袋不停地往陈铭脚上蹭。

  大公鸡站在院子门口,似乎也是在迎接,只是大公鸡可比小黄狗心高气傲,做不出小黄狗这么卑微的姿态。依然保持着昂首挺胸。脑袋微偏着,时不时地打量陈铭一下。

  陈铭一进屋,就开始准备起午饭来。

  现在家里禽畜多,除了牛马羊可以生活自理之外,几头猪基本可以做到半自理,还需要稍微喂养一些。鸡鸭鹅虽然是放养,也还是主要靠喂养。所以,陈铭每餐煮饭都要煮一大锅子。

  淘好米,接下去了屋后的灵田一趟。地里的蔬菜早就长了出来,而且长得水灵水灵的,看起来,像甚至想直接吃生的下去。豆角长长的,又嫩又饱满,而且上面一点虫害都没有。陈铭随便摘了一根,直接塞进口中,味道真是不错,像吃水果一样。带着淡淡的甘甜味。

  莴笋长成半个人头高,杆也挺粗,上面没有一片老叶,全是碧绿碧绿的。叶可以做青菜吃,杆可以用来炒腊肉吃。只是这么大一根莴笋,无论是单吃叶,而是单吃杆,陈铭一餐根本吃不完。

  不够家里禽畜多,吃不完的,可以切碎到了喂禽畜。一点都不会浪费。

  刚择了莴笋叶,苏沫曦就后脚跨进了院子。

  “陈医师,我过来,想和你好好聊一聊。之前,我对梅山水师的情况不十分了解,也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去筹备申请非遗。这一点,我是过于主观和武断,在这里向你道个歉。还有之前,总是用茶树村所有村民的名义,让你做了很多事情。我一方面要向你道歉,另一方面,要向你表示衷心感谢。”苏沫曦一进来就不停地道歉。

  “你看着我做饭的时间点跑过来,真的就是为了道歉?”陈铭笑道。

  “蹭饭也会要蹭的。村里人都说你家的饭菜是最好吃的。”苏沫曦听陈铭这么一说,就说明他没有生气。

  “来蹭饭就来蹭饭。我们茶树村的人,好没小气到客人来了,饭都不给吃的份上。”陈铭笑道。

  苏沫曦对陈铭这话很熟悉,第一次来茶树村,就听陈铭说过类似的话。转眼来这里很长时间了。慢慢地对茶树村的一切熟悉起来。开始认识到,农村不全是第一眼看到的美丽,村民也不是想象中的都那么淳朴。对农村的认识越来越真实。恍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因为苏沫曦的到来,陈铭不得不多准备一两道菜。去存鸡蛋的瓦缸里捡了几颗鸡蛋。

  “你这来得这么准点,就只能随便吃点了。我这里条件不好,家里连冰箱都没有。”陈铭略带一点歉意。

  “吃家常菜就行了。最喜欢吃你家的腊肉了。”苏沫曦见陈铭正在烧热水啊洗腊肉,便随口说道。

  “本来这腊肉我是准备晚上吃的,不过你既然喜欢吃,那我中午就做点。”陈铭开了个玩笑。

  苏沫曦嘿嘿一笑:“我现在在茶树村蹭饭都蹭出水平来了。你这么说,我也不会不好意思的。”

  “待会要喝点酒么?”陈铭问道。

  “怎么,想灌醉我?”苏沫曦笑道。

  “那就算了。我怕你醉了,我吃亏。”陈铭说道。

  “你,你,你,陈医师,你可真是凭实力单身。我可听说康复中心不少美女医生护士想和你交往,结果都被地直接刚回去了。”苏沫曦说道。

  “我梅山水师,好歹也是修道之人。谈恋爱只会让我分心不能修炼。”陈铭说道。

  “你们修士不会是准备终生不娶吧?”苏沫曦问道。

  “那倒不是,我是修道,又不是当和尚。但是娶老婆也要遇上合适的。”陈铭说道。

  “看来你是那种理想化的,非要一见钟情。可一见钟情的事情,是很难讲得清的。弄不好,你一杯子也遇不上让你一见钟情的。”苏沫曦说道。

  “那倒不是。总要找个自己看起来比较舒服点。处起来比较舒心的。找不到就慢慢找。我先在又不是打了几十年的光棍。我急啥?”陈铭笑道。

  说话间,陈铭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这柴火饭柴火菜,香味真的要比城里的燃气灶做出来的饭菜要香得多。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