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46章 溺水少年

第146章 溺水少年

  茶树村的定点初中是大溪铺中学,途中要经过一座水库,叫大溪水库。

  茶树村的男孩没在大溪水库游过泳的极少,但在水库里游泳是非常危险的。水库水位最深的地方达到几十米深。人一旦沉下去,就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而且水库的堤坝,都是很陡的斜面,很光滑,站都站不稳。水性不好的人一旦落到了水库中,就很难爬上去。

  溺水的男孩有三个,其中一个是马四贵的孙子马登志,还有一个是马光勇的儿子马仕堂,另外一个是陈永刚的儿子陈勤。另外还有一个女孩子杨莎莎。都是大溪中学初三的学生。因为天气炎热,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就跑去水库里游泳了。

  本来这农村的小子个个都是水中能手。只是因为马仕堂下水之后,突然脚抽筋,另外两个,连忙去营救,结果造成三人溺水。

  要不是有杨莎莎跑回去报信,只怕这三个人要等到浮上来才有人知道。

  陈铭直接将马鞍套在马背上,骑上枣红马就走。

  “驾!”

  陈铭不用扬鞭,只喊一声,这枣红马便奋蹄前行。

  到了村部,苏沫曦也得到了消息,正准备往水库赶。虽然苏沫曦之前已经紧急召开了留守儿童会议,强调了不能够下河洗澡,可依然难以阻止山村少年们下河的冲动。

  “陈医师?你也是去大溪水库吗?”苏沫曦从车窗探出头问道。

  “是的。”陈铭说道。

  “上车吧。骑马没开车快。”苏沫曦说道。

  “那可不一定。”要是在城里那样的好路上面,骑马肯定是没开车快,但这是山路。弯弯曲曲,而且凹凸不平。

  “那我就不等你了。”苏沫曦一脚油门,SUV飞奔而去。

  “驾!追上她!”陈铭大声喝道。

  枣红马腿是短了点,但频率飞快,四条腿就像是个风火轮一样。无论是弯道烂道,根本不用减速,一路飞奔,有些地方还可以走小路近路。

  没过多久,陈铭骑着马竟然跑到了苏沫曦的前面。

  陈铭回头冲着苏沫曦哈哈一笑:“苏支书,你慢点跟上来啊!”

  不一会功夫,陈铭便已经骑着马赶到了大溪水库边。

  “陈医师,我刚才摸了,三个小孩心口都还有一点热气。”马岩飞快地跑了过来。

  “你把那些哭哭啼啼的拉开,别影响我救人!”陈铭说道。

  马岩连忙喊村里人把几个哭哭啼啼的家属拉到一边。

  “你们先莫急着哭,先让陈医师抢救一下,要是陈医师也救不到,你再哭不迟!陈医师说,心口还有热气,还不算死透,说不定还能救回来!”马岩大声说道。

  家属们一听,连忙让到了一边。生怕耽误了陈铭的抢救。

  陈铭过去摸了摸三个小孩的心口,果然还有一丝热气,身体也是软绵绵的。说明救得还算及时。小孩子都并没有死透。但是最佳的抢救时机已过,这个时候就算是通过人工呼吸,也很难救回来。

  陈铭动作飞快,现在留给他救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不能够耽搁任何时间。

  手在三个孩子身上按了几下,水便从孩子的嘴里不停地涌出来。

  “快!拿点水过来!”陈铭大声喊道。

  “我车里有水!”苏沫曦将车停了下来,打开后箱门,从里面拿出几瓶矿泉水。

  陈铭在苏沫曦跑着将水送过来的过程中,往三个小孩身上贴了符纸,每人身上贴一道聚灵符,将灵气聚拢来,灵气能够吊住三个孩子的命。

  “水,水!”苏沫曦将水递给陈铭。

  陈铭接过一瓶矿泉水,嘴皮子动了动,小声念了咒语,然后打开瓶盖,依次往三个小孩嘴里喂了水。

  三个小孩的家属,此时紧张万分。

  马四贵直接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求老天保佑。

  马光勇现在尽是悔意,不知道是后悔没有好好叮嘱孩子不要下河洗澡,还是后悔之前跑去告陈铭的黑状。

  陈永刚赶了过来,已经难抑眼眶的泪水,他本来就是因为孩子,才放弃继续去城里打工,回到农村,准备一边搞养殖一边管着儿子。谁知道儿子竟然又出了这事。

  “永刚,你莫着急,陈医师肯定能把陈勤救回来。”马岩安慰了一句。

  “马岩,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及时通知,陈医师也不会这么快赶过来。”陈永刚喉咙有些梗,说话都说不大清楚。

  马岩在陈永刚肩膀上拍了拍。

  陈铭一上来就是三板斧,他也只有这些救人的办法,如果这些办法还不管用,他也没别的办法了。

  用手再摸了摸三个孩子的心口,比来的时候,心口的热度似乎又冷了一些。

  难道来得太晚了么?陈铭心中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三个孩子溺水多长时间了。只能把救人的步骤一步一步全做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三枚聚灵符的作用,让三个孩子完全沉浸在浓郁的灵气之中。

  第一个出现反应的是马登志,他呛了几下,然后直接坐了起来,看着四周围着的人群,有些茫然。

  “登志!登志!你这个短命鬼!哪个让你跑到这水库里来寻死路哟!”马四贵冲了过来,紧紧地将孙子抱住。

  “你让他在这里再坐一会。”陈铭说道。

  马四贵听到了陈铭的话,连忙松开孙子,走到陈铭身边,就直接跪到了地上,自己给自己不停地扇自己的耳光:“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不该听别人鼓动,去告你的黑状!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马岩哥,你们把他拉开,让孩子在这里在坐一会。人还没真的还阳呢!”陈铭说道。

  人虽然是救了过来,但却没有真正的完全恢复,如果这个时候离开,离开了灵气的蕴养,只怕要虚弱很长时间,甚至是要大病一场。

  马岩连忙将马四贵拉走。

  陈铭向马登志说道:“你先坐在这里。今天是哪个喊你们来游泳的?”

  “今天回家的时候,水库里鱼跳个不停,仕堂讲我们下去摸几条鱼回去。结果刚下水,仕堂就脚抽筋了,我跟陈勤去拉他,反而被他拉下了水。之后,我们三个就抱成了一团,怎么也挣不开。”马登志说道。

  这个时候,陈勤也咳了一下,身体动弹了几下,睁开眼睛,看了陈铭一眼:“叔,你咋在这里呢?”

  “我要是不在这里,你就被阎王爷给收走了。以后还来水库摸鱼么?”陈铭微微一笑。

  “叔,我们是怎么上来的?”陈勤看来还记得落水的情景。

  “我也不晓得。回头问你马岩叔。”陈铭说道。

  陈永刚欣喜万分,本来想过去,被马岩给挡住了。

  “你先别去给陈医师添乱。孩子没事就行。再等等。”马岩说道。

  陈铭看了马仕堂一眼,用手摸了摸他的心口,发现马仕堂的心跳已经恢复,仔细看了他一眼,发现马仕堂的眼皮子微微在动。

  “马仕堂,你个兔崽子,你再装死,老子把你扔回水库喂鱼去。胆子不小,敢去水库摸鱼了!”陈铭立即猜出这家伙在装死。

  马仕堂无奈地睁开眼睛:“陈医师,我爸这回非把我打死不可。”

  “打死更好,你爸那王八蛋,活该绝种。”陈铭没好气地说道。

  “就怕打个半死,我就惨了。”马仕堂眼睛看着天空,显然也是后怕不已。

  马光勇冲了过来:“死孩子,死孩子!你怎么跑到水库里来寻死呢?看回去我不打断你的腿!”

  “先别动啊,再死了就真的救不回来了。”陈铭冷冷地说道。

  马光勇尴尬地停在那里,走近也不是,退回去也不是。

  “陈医师,之前是我做得不对,我给你赔个不是。”马光勇站在那里说道。

  “我救马仕堂,是看在他是我们村的小孩的份上,不是看在你的份上。你爱怎么样,随你去。”陈铭没有给马光勇好脸色,这种人假得很,到这份上,他还好像他的道歉有多珍贵一般。

  “好了,你们都可以回去领打了。”陈铭将三个小孩额头上贴着的聚灵符扯了下来。他们都是普通人,放在灵气浓郁的环境里面再久,也只能吸收一丁点灵气。再继续待下去,也不会有更好的效果。

  陈铭起身就往那匹枣红马走去。

  “陈铭叔,大恩不言谢,我长大了一定要报答你。”马仕堂跪在地上给陈铭磕了三个响头。

  马登志与陈勤也效仿马仕堂给陈铭磕头。

  “滚蛋,想拿我当挡箭牌,门都没有。他们几个,带回去,该打打,别手软,谁晓得下次在哪收尸呢。”陈铭说完,翻身上马,得驾得驾走了。

  “陈医师。”陈永刚想追上去表示感谢。

  马岩将他叫住:“先把孩子带回去吧。陈医师讲得对,该打还得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些个死孩子,三句好话不如一马棒棒。”

  陈勤、马仕堂、马登志三个人都晓得回去免不了一顿痛打,一个个耷拉着脑袋。

  “挨打就挨打吧。总当个淹死鬼强。”陈勤小声嘀咕了一声。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