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39章 红眼病犯了

第139章 红眼病犯了

  苏沫曦回头看了一眼陈铭家的房子,气得半死:“活该你住破房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房子好像空气挺不错的,比村子里空气清新很多啊。

  苏沫曦也只是有一种感觉,仿佛到了陈铭家附近之后,感觉呼吸都舒畅了许多。按道理来说,茶树村附近的空气都挺不错的,又没有污染企业,到处都是树木。可陈铭家的空气似乎要比村里任何人家里都要更舒服。

  苏沫曦将这个原因归结为陈铭家的房子是木屋,比较通透,加上又最靠近大龙山,所以空气更清新。其实即便她进了大龙山,里面的空气也不可能有陈铭家的空气清新。

  浓郁的灵气有祛除污秽清新空气的作用,当然灵气的最大作用,普通人很难感受得到,但长期在灵气浓郁的地方生活,很少会生病。是最好的良药。

  “这家伙是不是不喜欢住好房子?怎么给他创造赚钱的机会,好像是我在谋财害命一样呢?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苏沫曦心中怨气很大,来这山村里,她虽然有捞足从政资本的意向,但她内心也是想带着全村人致富的真实想法。捞从政资本与带领村民致富并不是冲突的,而是相辅相成的。

  可是包括陈铭在内的很多村民的表现让她感觉很心累。

  之前是让村民们养成讲卫生的习惯,给外面来的游客一个好印象,从而促进旅游产生的健康发展,可以说,这一举措完全是从全村村民的利益出发的。可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反而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抵制。虽然最后好不容易实施了下去,也还是让苏沫曦感觉有些泄气。

  现在又是陈铭这家伙,想起这个家伙那样子,苏沫曦真想揍他一顿。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是一副看破尘世的模样呢?老娘打你不过,不然有你好看的。

  想想把陈铭那混球按在地上暴揍的情景,苏沫曦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可惜啊,只能想想。如果以后嫁个这样的男人,哎呀,日子会是怎么样的?其实这家伙优点还是很多的,会看病,又会做茶叶,还会做陶艺,打铁也会。这要是在城里,什么都能够学得精,怎么也算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全才。可惜生在了农村,学了这么多技能,好像就治病和炒茶是比较实用的。

  苏沫曦胡思乱想间,已经来到了村部。

  现在来办各种手续的人还真不少。村委还有一项类似街道的功能。生育证、建房证这类的,都要在村里办理。别看村委会总共就这么多人,承担的功能还真不少。这些年,各种管理越来越规范,意味着村委的工作也越来越繁杂。

  这两年,村干部的工资提高了一些,但也高不到哪里去,村委班子只有村支书一个人有养老保险,其余的村干部需要自己承担一部分。而且,以前未交的,需要个人补上。因为这个,村里大部分村干部还没办理养老保险。

  这个问题,苏沫曦暂时也无能为力,只能等村里的经济状况好了,再给所有的村干部补上养老保险。再发一点绩效工资,把村干部的待遇提升上去。否则,村里真的很难留住有真才实干的干部。

  “苏支书,跟陈医师说得怎么样?”马岩笑着问道。

  “你知道结果还问什么问?”苏沫曦没好气地说道。

  “我就跟你说了,他这个人最怕麻烦。再说他明确说了这茶他是不会拿来卖的,所以,他不可能拿他的茶叶去参加这个农博会。人红是非多,陈医师就是怕自己太出名了。”马岩对陈铭的脾性太了解。

  “可是我就是有些不甘心。那么好的茶叶,放在这村子里埋没了,如果能够拿到农博会去参展,拿个金奖什么的。茶树村的茶叶就能够快速做起来。”苏沫曦很是不甘。

  “那有什么用?就算他的茶丸评上了金奖,他又不可能累死累活给村里炒茶。他要炒茶的技术,我是见过的,就算他愿意教,也没人能够学得会。”马岩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我没弄明白,他的茶叶是从哪里来的?他房子附近好像没看到种了茶树。村里人都怀疑他找到了马家的老茶树。”苏沫曦有些担心,这件事情会引发村里的一些矛盾。

  “他们怀疑让他们自己去找去?就算陈医师找到了那几株老茶树,那也是陈医师自己的本事。当年我们马家不也守住这几株茶树,宁可失传,也要守住这个秘密么?现在茶树村有如今的景象,可都是陈医师带来的。真要是把陈医师惹恼了,他拍拍屁股跑到省城去了,以他的本事,到了城里,日子可能比在茶树村更红火。到时候,附一医院把茶树村的运动康复中心一撤,我看茶树村的这群红眼病到哪里后悔去!”马岩怒道。

  陈永刚也连忙说道:“苏支书,这事不能不防。我们村委要旗帜鲜明地站在陈医师这一边。不能因为茶丸不去农博会参展,就任凭村民对陈医师进行攻击。”

  “这是肯定的。陈医师自己的茶叶,参不参展是他的自由。别人无法干涉。至于他采的是不是那几株老茶树的茶叶,也是他个人的事。大龙山的这些野生资源,只要在合理的范围,谁都可以去利用。”苏沫曦说道。

  村里还真有人跑村里告状,说陈铭私吞了马家的老茶树。要村里出面,让陈铭将老茶树交出来。制作出来的茶丸,全村人都有权利分享。

  这里面跳得最欢的就是前会计马光勇。他丢掉了这个会计的位置之后,对陈铭是怀恨在心,当然以他的胆量是不敢跟陈铭面对面锣对锣。就想着给新村委会找麻烦,给陈铭找麻烦。

  马光勇也不自己出面,他怂恿了几个马家人去村委告陈铭的状。村里没动静,他又带着几个马家人跑到乡里去告。甚至还准备往县里跑。

  大溪乡的一把手童向奇就接到了茶树村的群众举报。说陈铭私吞茶树村的集体财产。茶树村的老茶树,童向奇是东化县人,自然也听说过茶树村曾经出过贡茶的事情。但是来到大溪乡之后询问过此事,发现茶树村的老茶树失传已经多年了。在解放之前因为战乱,马家的掌茶人意外身亡,没能够将老茶树的秘密传承下来。

  现在陈医师弄出了好茶,村里人就怀疑陈医师找到了老茶树。

  对于这个问题,童向奇也有些困惑。按道理来说,那老茶树是大龙山的资源,大龙山基本上是茶树村集体资源。这老茶树理应归茶树村所有。前提是,这老茶树要能够找得到。找到了,自然是就是全村的。

  如果是陈医师找到了,他愿意交出来,让全村人共享,那也没问题。但是谁也不能够确定陈医师是不是找到了老茶树,陈医师也没有要交出来的想法。这就难办了。

  童向奇给苏沫曦打了一个电话。

  “小苏啊。茶树村有村民过来向我反映你们村的一些问题。关于老茶树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童向奇在电话里问道。

  “童书记,关于老茶树,只是村里的传说而已。老茶树已经失差不多半个多世纪。不能说,陈医师炒出了好茶,那就是老茶树。大龙山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只要是不破坏大龙山的自然资源,不影响大龙山的自然环境。我觉得村民可以合理地进行利用。陈医师可以利用,村里其他村民也可以利用。即便是陈医师找到了老茶树,那也是他个人努力的结果,别人没有坐享其成的权利。否则的话,陈医师采的草药制作的药剂,是不是也要算作集体财产?要不要让全村人共享?”苏沫曦的观点也更加成熟完善了。

  童向奇点点头:“对于村民的一些无理要求,我们只需要做一些解释劝导,但绝对不能够无条件满足。绝对不能够搞平均主义。”

  “对于陈医师这种对地方经济发展有巨大贡献的村民,我们要给予合理的支持与保护。你要告诫你们村里那些四处告状的几个村民。”童向奇自然也想到了,如果陈铭一气之下离开了茶树村,那结果可不是大溪乡乃至整个东化能够接受的结果。

  苏沫曦将马光勇等马家人召集到村部开会。

  “对于你们之前举报的问题,村里乡里都非常重视。但是经过我们仔细研究,你们的要求是不合理的。”苏沫曦将乡里与村里的讨论结论转告了马光勇等人。

  “我们的要求怎么就不合理了?那些老茶树本来就是我们马家祖传的。理应归我们马家后人所有。”马光勇气愤地说道。

  “马光勇,你如果想要对老茶树宣布所有权,你首先得把老茶树找出来。本来我也是马家人,但是我觉得这个要求不合理。”马岩笑道。

  “陈铭知道!你们问陈铭啊!他霸占了我们马家的老茶树!”马光勇说道。

  苏沫曦无奈地笑了笑:“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陈医师找到了老茶树。大龙山的自然资源非常丰富。在不破坏自然资源的情况下,每一个茶树村村民都可以进行合理利用。包括陈医师在内。”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