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32章 惊弓之鸟

第132章 惊弓之鸟

  那个跑到了城里的小混混听到消息之后,庆幸不已,要是自己没跑,自焚的就是自己了。梅山水师果然得罪不得。不过这件事情,他跟谁都不会说。黑虎死了,他本来可以回大溪铺。不过,他已经不打算回去了,准备找份工作,干点正经事,再回去混,他担心自己迟早也跟黑虎一样。

  陈铭没想到,自己贴了几张符,毁掉了一个,挽救了一个。

  大溪铺派出所的民警谭正武对黑虎自焚还是存在怀疑的,整个事件透着诡异。黑虎好不好地,为什么要跑去铁匠铺前自焚?难道是幡然醒悟,觉得自己罪恶深重,无颜活下去,要自绝于社会?这显然不可能。

  谭正武查看了四周的监控,还原了当晚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发现,谭正武是准备纵火烧铁匠铺,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给点燃了。而铁匠铺却毫发未损。

  谭正武将铁匠铺正对面一家商铺的监控反复看了很多遍,发现黑虎在铁匠铺待了很长时间,最后进行纵火,火是烧起来了,但烧的是自己。

  县公安局刑侦队也过来进行侦查,确认自焚案的刑事犯罪为受害者本人。由于铁匠铺没有损失,犯罪者本人已经死亡,这个案子只能结案。至于相邻商铺的损失,则属于附加民事赔偿。虽然犯罪人已经死亡,但受害者可要求以犯罪者财产进行赔偿。

  好在黑虎名下的财产不少,相邻被烧商铺很快就得到了相应的赔偿。至于,由于黑虎自焚,导致周边商铺生意受到影响,则没办法进行补偿了。

  谭正武查了查铁匠铺,发现铁匠铺是最近进行了交易,前些过的户。为了解开心中的疑团,谭正武去了一趟茶树村。

  “你知道黑虎为什么要在你的铁匠铺前自焚么?”谭正武见到陈铭立即亮明了身份。

  “黑虎?哪个黑虎?”陈铭是真的不认识黑虎。

  “大溪铺的黑虎。”谭正武以为陈铭是装的。

  “自焚的那个人是黑虎?还是在我的铁匠铺前?”陈铭问道。

  “是啊。你不知道?”谭正武觉得陈铭演得有些过。

  “我怎么会知道,我这几天一直待在村里。就听说大溪铺有人自焚了,在哪个地方自焚地我都不知道。没想到竟然是我铁匠铺前面,我的铺子要是被烧了,我找谁赔钱去?”陈铭问道。

  “你的铁匠铺没有损失。”谭正武脸色一沉。

  “他跑去铁匠铺干什么?”陈铭问道。

  “我正要问你呢。他为什么要去你的铁匠铺啊。而且他好像本来是要烧你的铁匠铺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给烧了。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么?”谭正武厉声说道。

  “看你这话说的。他要去烧我的铺子,结果把自己给烧了,还能怪我了?不过,我大概可能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我的铺子。”陈铭说道。

  “为什么?”谭正武问道。

  “之前有人想买张铣初的铁匠铺,但价钱压得很低,只肯出十二万。我在张叔那里学过打铁,对这铁匠铺有些感情,就出十五万把铁匠铺买了下来。就前两天,有个人总打我电话,说要出双倍价钱把铁匠铺买下来,我没打算卖铺子,就没答应,结果人威胁我,说我不卖的话,就烧我的铺子。我想那个人应该就是黑虎吧。”陈铭说道。

  “黑虎买铁匠铺干什么?”谭正武问道。

  “那我怎么知道?”陈铭摇摇头。

  谭正武查了查给陈铭来过电话的那两个电话号码。发现那两个电话号码虽然是实名,但并不是本人在用。

  谭正武查到这里就查不下去了。然后发现茶树村的这个村民也不是一般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附一医院的特聘专家,茶树村的千万级项目的关键人物。这案子,就算谭正武想查,上面也不会让他查下去。要是把陈铭惹急了,人家直接去了省城,茶树村的运动康复中心就彻底黄了。谁来担这个责任?

  而且,黑虎在大溪铺横行了这么多年,一直平安无事,说没有保护伞是不可能的。这种时候,那些人只希望这件事就这么平安过去。

  黑虎的弟弟罗银海本来还在等黑虎的消息,要是黑虎把事办成了,他也能够从中分一杯羹。可没想到了,才过了几天,黑虎就自焚死了。死得真惨啊,浑身烧得焦黑,肉都是熟的,搬回去的时候,肉直往下掉。

  罗家人悲痛绝对没有惊吓多,这几天,罗家人都关着门躲在家里,晚上屋子里的等全亮着不敢关。

  罗银海不知道他哥哥黑虎为什么会自焚,一开始他还以为黑虎是被仇家报复了,但后面找了关系,看了监控录像,发现纵火烧铺子结果反把自己给烧了。

  但听说黑虎要烧的铺子的主人是陈铭事,罗银海当场脸色剧变。黑虎的死竟然是这件事引起的。

  罗银海不敢去找陈铭问个究竟,甚至都不敢向别人提起。虽然死的是亲哥,但是他不想把自己也搭进去。那人能够让黑虎死得不明不白,也能够让他死得无缘无故。

  罗银海立即想到了汪贵,正是这个人来鼓动自己去打陈铭的主意,才导致罗家惨剧的发生。

  黑虎死了,罗银海可压不住大溪铺的龙潭虎穴。那些被黑虎压制的人早已经在瓜分黑虎霸占的资源。就连罗银海经营着的建筑队,以后也不可能有往日的风光了。

  马玉兵、马当荣和汪贵三个听说黑虎死了,吓了个半死。这事又不敢去打听。

  不是他们不去打听,就没事了。罗银海自然不会放过汪贵。

  罗银海不敢跑到茶树村去,只能给汪贵打电话。

  “汪贵,你干的好事!赶紧滚到大溪铺来,老子有话要问你!”罗银海厉声说道。

  汪贵哪里敢跑到大溪铺去?直接挂上了电话啊,手机关了机,准备出去躲一阵子。

  汪贵把马玉兵、马当荣叫了过来:“哥几个,为了整陈铭,我才去找罗银海的,结果出了这样的事,我不出去躲越一躲是不行了。这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咱们三个都有份。所以,咱们三个一起凑点钱。有了钱,我就躲出去,罗银海找不到我,自然问不出你们两个。我没事你们也就没事。”

  马玉兵和马当荣也不敢多说什么,三个人凑钱就是。这事真要是闹出去不但罗银海要找他们三个的麻烦,陈铭也不会放过他们三个。

  当天傍晚,李从刚的护村队就有人发现汪贵背着行李包出门,上去问了问,汪贵说是要出去打工。

  护村队的巡逻队员嗤之以鼻,茶树村谁都有可能去打工,就汪贵不可能打工。这种人,除了偷东西,真的什么事都干不了。

  最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天,马玉兵和马当荣竟然也整理好行李出门了,也说是出去打工。

  “奇了怪了,这是要改邪归正?”听到巡逻队的报告,李从刚很是吃惊。

  陈铭并没有能够从这些事情推论出马玉兵等人与黑虎自焚的联系。对于他来说,无论是马玉兵汪贵等人,还是黑虎,都还达不到引起他重视的程度。

  谭正武来找过之后,陈铭又去了一趟铁匠铺,检查了一下铁匠铺外面贴着的符箓。符箓一点都没有损坏,还在保护着铺子。这种极品符箓,如果真要是那么容易被一个普通人给破坏了,那还算得上什么极品?

  临走时,又在铁匠铺里里外外另外增加了一些符箓。

  铁匠铺外面贴着的黄纸,让人看起来还是有些寒碜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却并不扎眼,因为谁都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自焚惨案。旁边的铺子都已经关了门,铺子的主人干脆关了铺子,去外地做生意去了。

  发生了这种事,铺子的生意也不可能做得起来了。甚至铺子也很难卖出去。陈铭之前十五万买下的铺子,现在就是五万都没人会买了。发生了自焚惨案的凶地,送人都未必有人敢要。

  陈铭并不打算把铁匠铺卖出去,所以也无所谓什么损失不损失。他只是还有一点不明白,黑虎为什么要打这个铁匠铺的主意。铁匠铺里里外外,他都查看了一遍,并没有藏着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密道暗室之类可能藏宝贝的地方。而且,这铁匠铺真要是有宝贝,黑虎不可能等到现在铁匠铺转手了才来打主意。

  陈铭摇了摇头,头大啊,算了,还是不去费脑汁了。

  回到茶树村,感觉空气都新鲜了许多,刚才在大溪铺那种略微有些压抑的情绪彻底释放开来。

  去了一趟灵田,发现之前通过附一购买的那些药材种子,都已经发芽了。

  “咦?都长出来了。看来,不用过多久,就可以着手炼制伐髓丹了。”陈铭满意地看着这一片正在茁壮生长的药材种苗。

  陈铭一走出胡灵田,老黄鼠狼又领着那只得了聚灵符的黄鼠狼出现在陈铭面前。

  两只黄鼠狼一起朝着陈铭作揖,表示感谢。

  “它也快成灵兽了?”陈铭感觉到那只得了聚灵符的黄鼠狼气势提升了很多,但比起老黄鼠狼还要弱了不少。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