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31章 引火自焚

第131章 引火自焚

  罗银海也是人精,看得出来这汪贵是有事上门,又有着一层亲戚关系,收了人家东西,不留人家吃饭,面子上也挂不住。

  在吃饭的时候,汪贵有意无意地吹嘘着:“要说能人,我们茶树村就有一个。连附一医院都得请他当专家。人家现在每个月赚的,只怕就有上百万。”

  “你说的这个人我知道,陈铭嘛,你们茶树村的水师。人家一手水法,这是他本事,这钱别人想赚也赚不了。”罗银海说道。

  “其实所有人都给他骗了。他靠的根本就不是水法,而是靠他手里的药。他治好的病,都要涂上药。现在省城那边有一个康复中心,就只是用药,效果也差不多。陈铭这个家伙贼得很,那边用的药没这么边好,别人都以为他的水法才是治病的关键。”汪贵说道。

  罗银海眼睛一亮:“也就是说,只要搞到了他的药,就能像他一样日进斗金?”

  罗银海是动了心,他的工程队只能包小工程,赚的本来不多,还要上下打点,一年下来,也不过是赚个几十万。还担着风险,每次打黑的时候,就提心吊胆。他没他哥哥黑虎那么大的胆。如果能够搞到陈铭的药方,那可就发了。

  “那绝对啊。那个陈铭和附一怎么分我不知道,就算得一成,一成肯定不止。现在一个月来几个个病人,一个病人至少都是几万块。据说男足这一次,一个人至少是十万起。甚至还不止。总共四五十个人,起码四五百万,拿一成,陈铭也能够赚四五十万。但一成绝对不可能,至少是三成以上,甚至超过五成。”汪贵本来想说是一成,结果算一下一个月没到一百万,治好把比例往上加。

  对于罗银海来说,一成也不少了。

  “你跟我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啊。你又弄不到他的药方。说了也白搭。”罗银海说道。

  “陈铭经常来大溪铺。还在铁铺子学了一阵打铁。”汪贵说道。

  “你想让我把人给绑了,把配方问出来?”罗银海问道。

  “也不一定要绑人,吓唬一下,说不定他自己主动把方子交给你了。”汪贵生怕罗银行不感兴趣。

  “现在打黑打得热火朝天,你让我往枪口上撞?”罗银海假装怒气冲冲地瞪着汪贵。

  “我哪里敢害姐夫啊,我就是随便说说。姐夫办法多,说不定有办法。我真没别的心思。”汪贵有些慌。

  “我晓得你是没有怀心思,但好心也能办坏事,这事以后不许再说了。”罗银海说道,这种事情就是要办,也不能够让汪贵这种小人物知道,这种人靠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反口咬你了。

  汪贵也看不出来罗银海是不是要办陈铭,也不敢多说。事没办成,倒是把鸡鸭给贴了。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可把汪贵给气坏了。

  罗银海自己是没办法弄陈铭,就把这事告诉了黑虎罗金海。

  “赚这么多?”黑虎大吃一惊,别人都说他黑虎心黑,可没想到茶树村还有个比他更心黑的。他黑虎把着大溪铺所有赚钱的行当,可一个月也赚不到陈铭那么多。

  “估计不止这么多。附一舍得在茶树村建运动康复中心,下这么大的本钱,对陈铭肯定不会吝啬。”罗银海说道。

  “弄他!”黑虎斩钉截铁地说道。

  第二天就去铁铺子,想打听陈铭的底细,却发现铁铺子的打铁匠张铣初已经去了城里,连铁铺子都已经卖人了。再一打听,黑虎发现买下铺子的不是别人,正是陈铭。

  黑虎再虎,也不敢去茶树村弄陈铭,就算现在农村里只剩下老弱病残,这么明目张胆地跑到别的村里弄人,那真的是活腻歪了。现在做什么事,黑虎都要提前想好退路。所以,就算要弄陈铭,首先得把陈铭给骗到大溪铺。

  陈铭办了铁匠铺过户的手续,自然会留下电话号码。黑虎就找了个人,拨通了陈铭的电话。

  “请问,你是陈铭陈先生吗?”

  陈铭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也很是奇怪,他平时没什么电话。

  “是我。你是谁?”陈铭问道。

  “我是大溪铺的,之前也想买下张师傅的铁铺子,后来发现张师傅把铁铺卖给你了。我想把铁铺买下来,你看得多少钱出手。”

  陈铭想都没想:“多少钱我也不会卖。你别打电话过来了。”

  陈铭直接挂了电话。

  给陈铭打电话的那名手下无奈地向黑虎说道:“他把电话给挂了。”

  “再给他打电话,说你出两倍价格把铁铺买下来。”黑虎说道。

  可电话还没拨通,就被陈铭给挂掉,再拨的时候,已经拨不通了。

  “他把我的号码给拉黑了。”

  黑虎脸色一黑,这办法不行。

  “换个号码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要是不卖,就烧他的铺子!”黑虎说道。

  陈铭那边也感觉有些不对,之前张铣初卖铺子的时候,被人把价钱压到十二万。铁铺在大溪铺的市价是十五万的样子。难道之前想买铁铺的人,其实是很想买下铁铺的?

  才过了一会,又有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

  “还没完了!”陈铭皱了皱眉头,接通了电话。

  “你要是卖铁铺的话,我出双倍价钱,你要是不卖,我就烧了你的铺子!”对方一上来就强势得很。

  “你烧吧。烧了,地基也不卖给你。”陈铭又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又把号码给拉黑了。

  “双倍价钱?难道那铁铺下面有矿?市场价也不过是十五万,现在有人要当冤大头,出双倍。肯定有别的原因。”陈铭心中警惕了起来,无利不起早,这事不会无缘无故地找到自己头上来的。

  黑虎那边傻眼了。

  “怎么办,虎哥。”

  “你去把那铺子烧了,我就不信他不露面。”黑虎说道。

  “那一大片都是房子呢,放火?”黑虎的这个小弟不敢去干,这可不是闹着玩,纵火如果导致严重后果,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那房子年久失修,里面又是铁铺,你不会弄个电火什么的意外出来?”黑虎说道。

  黑虎的这名小弟当晚就跑了,他可没打算为黑虎掉脑袋。让黑虎很是郁闷。

  陈铭虽然说了让人随便烧,但还是去了大溪铺一趟,在铁匠铺贴了几道符。安家镇宅符自然也要贴上。

  黑虎使不动小弟,又不甘心就此放弃,就只好自己跑了一趟。结果发现那铁匠铺四处贴了黄色的符箓。看得有些瘆人。

  “哼,嘴上说让随便烧,实际上还是害怕真烧。竟然偷偷地把符给贴上了。一张黄纸就能够唬住老子了?”黑虎冷哼一声,想要将那黄纸给揭下来。

  可是那黄纸看似随便粘在那墙山,可是任凭黑虎怎么扣,都没能够撕开一丁点。那黄纸竟然如同和墙壁化成一体一般。

  “我还就不信了!”黑虎掏出一把弹簧刀,锋利刀刃放射出寒光,可是下一幕让黑虎傻眼了,刀子在墙壁上划得刺耳的金属刮擦声,可也没能够将那道符箓划破。

  这一下,黑虎有些心慌了。普通的黄纸符箓怎么可能会划不破?这符箓有古怪啊!

  黑虎心一横,都到这一步了,索性做到底,去弄了一桶汽油过来,直接泼到铁匠铺各处。然后点燃打火机,想要引燃汽油。

  猛然一阵风刮来,那汽油霍地燃烧起来,可是火焰不是往房屋上扑,而是直扑黑虎而来。那墙上的汽油好像全部跑到了黑虎身上。倒不像是黑虎要放火烧铁铺,而是引火自焚。

  火烧得那个旺啊!烧得滋滋的响。

  黑虎被烧得惨呼不断,不停地在地上打滚。

  其实黑虎过来的时候,就有人看到了,但是没人敢说话。现在看到黑虎放火烧到了自己,而且是朝着自家滚过去的时候,就开始紧张了。

  “快快快,起火了!快救火啊!”

  黑虎滚到了一个铺子里,把这个铺子外面摆着的摊给点着了。

  那个主人连忙提着水出来灭火。

  “水不管用!得去拿灭火器!”

  可大溪铺这一片,就没有哪家备了灭火器。

  “消防栓,快,去拿管子接消防栓的水!”

  这完全就是一堂彻底失败的消防演练,所有的人都在做出最错误的示范。以至于,等到找来水管,又接上消防栓,再放水的时候。黑虎那边已经没动静了。而那个倒霉的铺子也火势熊熊燃烧起来。

  “快快快,灭火!”

  好在消防栓里有水,在高压水枪的喷射下,总算是把火势控制住了。

  “那个烧着的人呢?”

  “人没了,都快烧成炭了。”

  “这人真是够狠的,竟然自己把自己给烧了。”

  “好像是黑虎!”

  “快,快报警!出人命了!”

  大溪铺的人都搞不明白,为什么黑虎会跑到铁匠铺来自焚。

  其实那个被烧铺子的老板是看到黑虎自焚过程的,黑虎不是来自焚,而是来纵火烧铁匠铺的。可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给点了。这怕是碰到鬼了!

  大溪铺的人都觉得黑虎是做恶事做多了,受到了报应。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茶树村,茶树村的村民也是拍手称快,茶树村村民也没少被黑虎祸害。

  陈铭并不知道黑虎自焚跟铁匠铺有关系,还在纳闷,到底是谁在打铁匠铺的主意呢。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