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30章 茶树村三贼的算计

第130章 茶树村三贼的算计

  马玉兵、马当荣和汪贵三人,上一次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过了这么多天,已经算是好了疮疤,忘了痛。真的就是应了那句话,人没了钱还没花完只是一种痛苦,人没事就没钱花了才是悲剧。

  三个同病相怜的人坐到了一块比着惨。

  “这一阵我真是惨啊,眼睛一闭上就是那个白裙女鬼。”马玉兵说起女鬼,就忍不住东张西望了一下,总觉得身后凉飕飕的。

  马当荣与汪贵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比你好不到哪里去。这么多天了,没睡过一个好觉。我比你惨。”马当荣眼圈黑黑的,像个大熊猫一样。

  汪贵也叹了一口气:“我比你们两个更惨。我家几个亲戚憋着坏,非要凑钱把我送精神病院,在里面差点被弄成真的精神病。他娘的!等着!看老子那天不把这几个家伙家里偷个精光。”

  “现在家里偷光了也没几个钱,钱都存在微信里,去哪买东西都扫微信。就几个老头子老太太不会用微信,他们身上又没几个钱。还满屋子藏,他们自己都不一定能够全部翻出来。上次去陈宏义家,我的妈呀。翻了半天,才在一双破鞋里翻出一百多块钱。到现在,陈宏义都还不知道家里少了钱。”马当荣很是苦闷,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当年那种偷一家吃半年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还了。

  “哥几个,现在全村就陈铭这一头肥猪了。要趁着肥宰了。我看到这家伙也配了手机了,还是华为MATE保时捷。全村就他用这么好的手机。比苹果还贵。”汪贵忧心忡忡地说道。

  “汪贵哥,现在偷手机也卖不起价钱。不好脱手。”马玉兵说道。

  “笨蛋,我是说这个吗?我是说这个家伙也用上手机了,迟早有一天,家里的钱也都会拿去存了,到时候去他家就只能偷空气了。”汪贵啪地在马玉兵头上打了一下。

  马玉兵一缩脑袋,惋惜地说道:“听说这一阵,他经常跑去陈民安家里做瓦罐。你们说这家伙是不是有病?在运动康复医院治治病,钱大把大把的赚,跑去做瓦罐,又累又脏的活。”

  “对对对,这家伙脑子真的有问题,怎么没人把他送精神病院,前一阵子,我还听说他跑去学打铁去了。”马当荣说道。

  汪贵也很是懊恼:“那么多好机会,怎么我们一个都抓不住?你们说我们那次真的是碰到鬼吗?”

  “不是鬼那是什么?人能够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谁有那么大能耐?”马玉兵坚信是被鬼教训了。

  “你们动动脑子!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没那么大本事,可如果是陈铭呢?我们才刚准备打他家的主意,白天在他家附近守了大半天,结果晚上就出事了。真有这么巧的事?”汪贵看着马玉兵与马当荣。

  马玉兵觉得有些想不通:“可是那天我们根本就没碰到陈铭啊。他一整天都没从屋里出来。我们躲那么远,他也能看到我们?”

  马当荣也点点头:“是啊是啊。陈铭肯定是没从屋里出来过,而且隔着那么远,我们躲在树林里,他哪里看得到?”

  “我们没看到他,但并不意味着他没看到我们。我们藏在树林里他是没看到,但是我们从树林里出来,或者我们进树林的时候,他未必看不到。还有,即便他自己没看到,但村里就没人看到我们?对了,我们那天回来,还在代春秀家的小卖部吃了东西呢。”汪贵分析得头头是道。

  “代春秀不会去告我们。再说我们在那里也没说漏什么。”马当荣和马金贵家是亲戚,代春秀不可能帮陈铭不帮姓马的。

  “我是说那天不少人看到过我们,说不定就有人看到我们到陈铭家那边去,在那边守了半天。不管我们有没有干坏事,陈铭要是知道我们在他家附近待了半天,你说他会不会给咱们哥三一个教训?”汪贵问道。

  “那肯定会。那家伙从来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人。”马玉兵说道。

  “这么说,咱们吃了这么大的苦头,都是陈铭那龟儿子弄的?”马当荣问道。

  “很有这个可能!”汪贵现在有些想明白了。

  马玉兵哭丧着脸:“知道这个有啥用?我们三个加在一起也弄不过他一个人啊。他就随便弄了咱们一下,就差点把我们哥三弄个半死。我们要是去跟他对着干,会不会直接被他弄死啊?”

  “但是,咱们被弄得这么惨,就这么算了?”汪贵怒道。

  “可是咱们弄不过他啊。”马玉兵害怕,万一再弄不过,被陈铭报复回来,怕是会比上次更惨。

  “咱们弄不过他,但总有人弄得过他。我认识几个大溪铺的狠人,在东化县都是出了名的。陈铭不是经常往大溪铺跑么?只要我们告诉那几个人,说陈铭有钱得很,不用咱们出手,这仇就报了。”汪贵说道。

  “可陈铭去大溪铺去得不多。”马玉兵担心地说道。

  “所以,咱们三个要轮流盯着他。”汪贵说道。

  汪贵说的狠人,是常年盘踞在大溪铺的几个混子。经常在集市上弄钱,暗偷明抢,在大溪铺臭名昭著。

  有时候他坐在路边,看到老实巴交的单独赶集农民,就伸出一只脚,把别人差点绊倒不说,还倒打一耙,说别人把他的腿踢断了要赔钱。基本上就是连唬带抢,把别人的钱抢光。

  要么就是开了赌局,拉人将从外面赚了钱回来的人拉过去,做局把别人的钱赢光,有时候赢光了别人的钱之后,又放钱给这些输红了眼的赌徒。回头,去别人家里,把能弄走的东西全给搬走。

  这几年,打击黑恶势力力度比较大,这些人有些也被打击过。但也有漏网的。毕竟,像大溪铺这样的小地方,平时都是一些老人在家里,被人欺负了,也会瞒住,不让出门在外的子女担心。而且这些老人也不知道怎么去举报这些黑恶势力。他们又不会用手机,自然也没办法利用自媒体这样的新媒体。

  大溪铺最臭名昭著的就是黑虎。黑虎真实姓名,大溪铺知道的人不多。大溪铺的人要么叫他虎哥,要么叫他虎爷。

  大溪铺赚钱的行当,黑虎都要参一脚。交易场的猪肉铺子,他就占了大头。大溪铺的猪肉生意,只有跟他黑虎合伙才做得成。黑虎不参与实际的生意,只分红,而且拿大头。所有贩卖猪肉的,对黑虎敢怒不敢言。实际上,能够在大溪铺卖猪肉的,也都是一伙。大溪铺的人喊他们叫猪肉帮。

  大溪铺的生猪价格完全被猪肉帮控制着,猪肉价格也被猪肉帮控制着。低价收生猪,高价卖猪肉。外地人不敢到大溪铺来收生猪,敢来收生猪的,车进了大溪铺就开不出去了。只要猪肉帮得了消息,就把四处的路给堵上,外面来的人,不但赚不到钱,还要被猪肉帮敲诈一笔。

  时间一长,大溪铺这里的名声已经是名扬千里,跑猪贩生意的人都不敢再到大溪铺做收生猪了。

  汪贵这样的小偷小摸的小角色,是不可能入得了黑虎的法眼的,但是汪贵姨娘家的女儿,嫁给了黑虎的弟弟。这就让汪贵能够跟这个大溪铺的豪横角色扯上关系。

  汪贵和马玉兵、马当荣三人一起凑钱买了一些东西。汪贵提着这些东西去了黑虎家。

  黑虎两兄弟一起建了两座豪宅,共一个大院子。在大溪铺是最气派最讲究的。

  黑虎的真实名字叫罗金海,黑虎的弟弟罗银海在大溪铺不怎么出名。但他手底下有个工程队。大溪铺附近的工程,不是罗银海承包的话,就根本开不了工。大溪铺的沙子水泥钢筋也只能从罗银海手里买。

  罗银海其实也盯上了茶树村新路的工程,只是承包那个工程的施工队,后台太硬,罗银海去了招标会一趟,就自动放弃了。一来他的施工队没有资质,二来,这个工程上了市里的名单,他不敢乱碰。还有茶树村未来运动康复中心的项目,罗银海也是垂涎三尺的。只是他不蠢,他还是清楚,这样的大项目,不是他这样的小角色能够碰的。

  汪贵提着一只土鸡一只呆鸭进了罗银海的家的院子。

  “汪贵,今天是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罗银海表面上对汪贵客客气气的,其实内心是看不上这个亲戚的。汪贵这么一个小偷,实在上不了台面。

  “来大溪铺办点事,顺便给你带点东西过来。这都是自家养的。”汪贵提了提手中的鸡鸭。

  “来就来吧,还带东西干嘛?”礼多人不怪,罗银海自然也不会把拧着鸡鸭过来的汪贵往门外推。

  “我就想着表姐夫你们在街上住着,想吃土鸡土鸭不那么方便,顺便过来一趟,我就给你们一样捉了一只。”汪贵说道。

  汪贵带了礼物过来,罗银海也不能把礼物手下就不留汪贵吃饭。汪贵嘴上是说不用不用,却是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像粘住了一般,怎么也不站起来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