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26章 极品好茶

第126章 极品好茶

  “这茶好喝。跟吃仙丹一样。难怪能够成为贡品。”陈铭一口就将那一杯茶喝得一干二净,浑身舒畅。他才不管茶该是怎么喝的,平时喝茶都是这样牛饮么。山里喝茶,就是为了解渴。

  只是进一回山,采一背篓茶叶回来,就做了十几丸茶叶。要是一天喝一壶茶的话,这些茶叶就够喝个十天半个月。

  这一壶茶,也就是十几斤重。

  “茶是不是太浓了?”陈铭往茶杯里只倒了一小杯,大约是五分之一杯的样子,然后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将这一杯水加满。

  也是奇怪了,之前倒的那一杯茶,闻不到多少茶香味,倒是现在这么稀释了,反而闻到一股浓郁的茶香。因为稀释了,茶水没那么浓稠,反而更加清亮,能够看得见搪瓷杯底的花纹。光线穿透茶水,随着茶水微微的荡漾,光线在茶水上泛出一道道金色。

  陈铭又喝了一口,这味道似乎并没有减淡太多,反而能够细品出茶中甘甜。之前的茶可能真是太浓了。茶丸子还是太大一颗,每壶茶里不应该加那么多,可以把丸子捣碎,掰一点放进茶壶里就行。

  “陈医师,你家里怎么这么香啊?好像是茶香。”马岩走进屋,鼻子夸张地嗅了嗅。

  “来,喝杯茶,看看这茶怎么样?”陈铭给马岩倒了一倍稀释的茶。

  马岩喝了一口,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什么茶?太好喝了!”

  “随便捣弄的,回头你拿点回去喝。”陈铭说道。

  “不用不用。”马岩可不傻,这么好喝的茶肯定不便宜。

  “你过来有啥事么?”陈铭问道。

  马岩笑道:“你今天没去看奠基仪式,真是太遗憾了,今天奠基仪式搞得好隆重的,县里的头头们都过来了。”

  “人山人海的,有啥好看的?”陈铭不喜欢热闹。

  “他们说今年年前通路。加快进度。到时候,两头同时开工。我们村里这边的路也要开工。但不会影响咱们村的通车。毕竟有运动康复中心在这里。我感觉上面还是很重视的。”马岩说道。

  “那挺好,以后出去就方便多了。”陈铭说道。

  “那我家的牛你就别买了。我爹说了,等通了路,收割机、翻耕机什么的都能够开到田里去,你养头牛就没用了。反而添麻烦。”马岩来的主要目的不是说通路的事,而是说牛的事。

  “那你家的牛打算怎么处理?”陈铭问道。

  “还能怎么处理?肯定是卖掉呗。”马岩说道。

  “那还是卖给我吧。买给牛贩子,肯定是拿去宰了卖肉。放我这里,也不用费多少工夫,有些田面积太小,翻耕机下不去,我就用这牛翻耕一下。”陈铭说道。

  “以后农田都会改造,翻耕机肯定都可以下得去。那些边边角角的可以种些果树。现在外面的基础农田改造都是这么干的。”马岩去看过别的村的基础农田改造项目。

  “没事。将来要是牛派不上用场,我再处理也不迟,反正不会亏。”陈铭笑道。

  “那好吧。”马岩知道拗不过陈铭。

  马岩走的时候,陈铭将马岩叫住,找了个小铁盒子,往里面装了几颗茶丸。

  “总共就炒了十几颗茶丸,你拿几颗回去泡茶。让清汉叔也尝尝我炒的茶。这茶你得这么泡……”陈铭叮嘱马岩不要把茶丸给浪费了。

  “你这茶这么稀罕,我就不要了。咱们山里人,随便煮点茶解渴就行了。好茶我们也喝不出一个好赖。纯粹是浪费了。你要是拿去卖给城里的有钱人,肯定能卖不少钱。”这茶太好喝,马岩虽然品不出茶的好坏,但也知道这么好喝的茶,肯定不便宜。

  “自己弄的茶,什么贵不贵的?这茶我不会拿出卖钱,就自己喝。下次多弄一点,你喝完了再来拿。但你别告诉别人。不然都跑来问我要茶喝,我烦都烦死。”陈铭说道。

  “那肯定。”马岩把茶叶塞到裤袋里,便回了家。

  陈铭准备再进山一趟,这一回得多弄一些茶叶回来。上次一棵茶树的茶叶都没采完。可惜的是,现在并不是采茶的最佳季节。这个季节采茶,茶叶大多已经变老,品质大幅度下降。不过茶味倒是愈加浓郁。用陈铭的炮制手法与炼制技术,这时候的茶叶并不会影响最后茶丸的品质。

  陈铭带着两个蛇皮袋进山,采了满满两蛇皮袋茶叶。然后全部炼制成茶丸。几十斤茶叶,炼制了满满一瓦罐茶丸。盖上盖子,在上面贴了几张符。这些符主要是防止茶丸长霉,也能够防止长虫。

  没有陈铭揭开符箓,别人连盖子都揭不开。瓦罐也搬不动。别人来动手搬,这瓦罐有千斤重。腿都能够给砸折了。

  陈铭找了个小陶罐,装了一陶罐茶叶,去了一趟陈帮有家里。

  “帮有叔,我弄了点茶叶,你尝尝。”陈铭告诉陈帮有这茶叶怎么泡,然后又叮嘱,别让别人知道这茶叶是他送的。

  “你这孩子这么有心。我们山里人,随便在茶树上摘点叶子就能够煮茶喝,解渴就行了,你这么好的茶给我喝浪费了。”陈帮有乐开花了,不是因为这罐好茶,而是因为陈铭的这片心。

  “民安哥的瓦罐弄得怎么样了?”陈铭问道。

  “这回他倒是挺上心的。每天都在老屋那边练手艺。我昨个去看了下,像那么回事了。其实他回来接我的脚做瓦罐,我心里也紧张得很。他要是瓦罐没做好,赚不到钱,我怕将来玉珍抱怨。这瓦罐做好了,能不能卖出去,卖不卖得出好价钱,谁也讲不清楚。”陈帮有心里还是蛮着急的。

  “这你老就别担心了。苏支书劝民安哥做瓦罐,肯定是想好了瓦罐的销路。其实现在瓦罐的销路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细活。但是咱们这里做的细活,烧不出别人的那么好看。看看苏支书有没有什么好办法。”陈铭说道。

  茶树村的老瓦罐窑烧制的工艺非常原始落后,在烧制的过程中,火炭灰尘会落在瓦罐上面,最后导致瓦罐的釉少出来不光滑。上面总是有大量的细小颗粒。严重影响了陶罐的外观。

  另外就是瓦罐上的釉比较颜色比较单一。烧出来的瓦罐,无论是什么器具都是一样的釉色。这也是导致瓦罐慢慢地被外来的瓷器替代的根本原因。

  陈铭去了一趟老屋,陈民安果然在老屋做瓦罐。不过这一次过去,陈铭看到老屋里的架子上,已经放置了一些瓦罐坯。

  “民安哥,这是准备保留下来了?”陈铭笑道。

  “我准备过一阵烧一窑试试。你不是说也要做一批瓦罐么?正好我们两个可以凑一窑出来。”陈民安说道。

  “要得,这几天我就跟你来做一批瓦罐。你得跟嫂子讲一声,每天要给我也准备饭。”陈铭笑道。

  “那还用说?”陈民安非常高兴。

  陈铭又问了问陈明安关于上釉和烧制的问题。

  “之前苏支书跟我说了一嘴。说这传统瓦罐窑要提质改造一下,就能够生产出更加精美的陶瓷。瓦罐窑的提质改造的资金,她准备去找上级部门申请。我们这窑有上百年的历史,也算是传统物质文化遗产。国家在方面是有专门的扶持资金的。至于釉的问题,她也给我不少资料。我们通过相关渠道去购买各种釉。釉色有很多种。还可以在陶瓷上绘画。只是我没这个技术,暂时搞不了。

  “那这一批瓦罐怎么上釉?”陈铭问道。

  “瓦罐窑提质改造暂时还搞不了,釉泥也暂时没采购回来。这次咱们还是用我爸以前的存货。权当是练练手。”陈民安这次是真的上心了,已经对未来做了比较详细的规划。

  陈铭这一次准备做一批小瓦罐专门用来盛放茶叶。这样送茶叶给别人的时候,看起来也更美观一些。他炼制的茶丸,不准备拿去买,主要是自己喝,或者送人。从小到大,陈铭受村里人恩惠不少。虽然后面也给不少村里人治了病。但是人情之间的交往,不是等价交换。不能去计较付出多,还是收获多。在付出的同时,也是收获者。

  在陈民安家老屋做了两天瓦罐,马岩就过来告诉陈铭。

  大溪铺的老铁匠张铣初捎了口信过来,让陈铭得空去大溪铺一趟。

  陈铭当天就赶去了大溪铺。

  “铺子要拆了。”张铣初心情很低落。

  “好好的,怎么要把铺子拆了?”陈铭不解地问道。

  “这铺子我也干不动了。海林爸准备把海林接到城里去读书,我和海林奶奶也准备过去。这铺子的地基准备卖掉。铺子以后也会拆。这铺子里的东西,你要是用得上,就赶紧拉回去。”张铣初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个铺子承载了他太多的岁月与情感。

  “铺子卖了吗?”陈铭问道。

  “卖倒是没卖掉,有人中意,就是价钱没谈拢。现在大溪铺一个地基至少要十五万以上。那人只出十二万。”张铣初说道。

  “那就卖给我呗。这铁匠铺子我要了,十五万。说不定哪天我就需要打点东西,铺子没了,我去哪里打去?”陈铭说道。

  “什么?你买个铺子干什么?你有不打算打铁。打铁也没什么出息。”张铣初很是意外。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