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17章 乡俗难移

第117章 乡俗难移

  陈铭家的厕所自然也是非常老式的茅厕,只是陈铭家的茅厕没有别人家的那种臭味。当梅山水师还是有些好处的。这种好处,不是自家人也体会不到。

  别人能来请陈铭给画个镇宅安家符,也可以来请陈铭化水治病,但你总不能来请陈铭帮他家把厕所的臭味给消一消。这种腌臜事情,谁敢来请梅山水师干?除非是自己丈母娘。

  陈铭还没有丈母娘,所以,应该没人会这么干。万一把水师惹恼了,人家没给你茅厕消臭味,反而给你下个咒,坏了风水,那就完蛋了。

  陈铭家不光是老式的茅厕,还养了鸡鸭鹅,还养了狗,院子里又是羊,又是马,现在还养了一头牛,但是进了院子,闻不到一点臭味。

  有意思的是,村里人进了陈铭的院子,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当然,陈铭的家的牲口不会在院子里解决生理问题。都是在旁边的树林子里。但是鸡鸭鹅总还是会在笼子里方便。这个是没办法控制的。禽类脑袋就那么一点大,还能指望它脑袋里装多少东西?

  不过陈铭家的这个局势不是陈铭布置的,这房子还是在陈老爹手里建的,那个时候应该就已经布置好了。这本事陈铭没学到。好似也没有学的必要,因为房子不是天天要建。以后建的是楼房,家里也要安装冲水马桶。

  村里的扩音喇叭的声音,陈铭家只能隐约听到,仔细听倒也听得清楚。

  陈铭一听村委会召开紧急会议,但是就笑了:“这婆娘当真是事多,幸好没真的上她的套。不然的话,要被她给烦死。谁要是娶了她,这辈子得完蛋。”

  苏沫曦虽然漂亮,陈铭从来对她都没有任何遐想。因为这女人太可怕了,是陈铭见了想着躲着走的那种。

  可是陈铭没有想到,开会的事情还是跟他有着关系。

  第二天一早,苏沫曦就带着村委会的干部,各家各户地做工作,要求全体村民从现在开始,做好自家内外的卫生。村里各个位置都要设置垃圾桶。垃圾桶由村里统一购置,并且每个村民小组设置一个清洁工,负责本小组垃圾的统一收集并统一送往垃圾处理场。

  垃圾处理场,设置在比较偏僻的荒山里。在那里,将规划一个垃圾填埋场。

  以后公路建好了,还要安排人专门去打扫公路。

  这都写进了苏沫曦未来的计划之中。

  要说,苏沫曦这个女孩子,还是非常有能力的,虽然刚毕业走向社会,在经验上有所欠缺,但是在农村发展上的眼光,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

  但苏沫曦与马岩一起走进陈铭家时,苏沫曦看到陈铭家院子里养着马和羊,显示蹙了蹙眉头,接着又是惊奇。

  之前没留神,苏沫曦没感觉到陈铭这院子和村里人的院子有什么不同。今天去各家各户走访的时候,特别留意了一些东西之后,到这里来,立马察觉到一个巨大的差异。

  “陈医师。你家怎么跟别人家不一样啊?”苏沫曦问道。

  “我家是木板屋,别人家是楼房。能一样吗?”陈铭自嘲地笑了笑。

  “我不是说这个。你家院子里养了这么多牲口,怎么闻不到一点臭味?真是奇怪了。”苏沫曦说道。

  “这有啥好奇怪的,你看到我家院子里有一点禽畜粪便没?”陈铭笑道。

  苏沫曦看了看四周,虽然院子里养牲口养得比较多,显得略有些凌乱,但是一点禽畜粪便都没有看到。

  “怎么回事,难不成,你家的牲畜还会去上厕所?”苏沫曦问道。

  “上厕所是不会去上,但是它们晓得把粪便拉到山里去。”陈铭笑道。

  “不可能!它们是牲口,能有这么聪明?”苏沫曦有些不大相信。

  “不信拉倒。”陈铭也懒得和苏沫曦争这些事情。

  “陈医师,你是知道的,男足很快就要我们这里来。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媒体跟着过来。为了搞好我们村的形象,从现在开始,全村都要每天坚持搞好卫生。你家里这么乱可不成。你是附一的特聘专家,他们可都是冲着你来的。媒体肯定也会特别关注你。所以,你家的卫生状况,将是全村的重中之重。”苏沫曦给陈铭下了要求。

  “我家就这样,我总不能把这些牲口都赶出去吧?本来准备建牛棚马棚,结果一直耽搁了。”陈铭说道。

  还真是耽搁了,要么是祖师爷要教画符炼药,要么就是附一要请陈铭过去治病救人。本来还闲散的小水师,变成了大忙人。

  陈铭真不想这样,可是被祖师爷压上了复兴宗门的重任,陈铭的悠闲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苏沫曦也犯愁,陈铭家的情况她也清楚得很。房子就是这么一座四进的木板房。屋里屋外虽然不算整齐,但勉强还算干净。至少无论是院子里还是屋子里,看不到灰尘堆积的情况。

  村子里就算是住进楼房的,地板贴了瓷片,墙壁刮了腻子粉,但是没有一家家里没有积灰尘的。尤其是第一层,一般都是水磨石,更是养了鸡鸭,屋里还算好,但灰尘堆积是常有的事。屋外更是看不得。到处都是鸡鸭的粪便,仿佛是满地地雷,在上面走过,一不小心就得踩雷。

  陈铭家的鸡鸭鹅从笼子里一跑出来,直接进了山,根本不到屋子里来,更不会跑到前面的院子里来。所以,在陈铭家,根本看不到鸡鸭的粪便。

  “反正你也要注意一下卫生。”苏沫曦说道。

  马岩则对村里的卫生状况熟视无睹,冲着陈铭笑了笑,显然他对苏沫曦的要求,是不太赞同的。不过他支持苏沫曦,村子里是该搞搞卫生。让那些婆娘们不要成天就只晓得打牌。

  “马主任,你找治保主任李主任带民兵到村里到处巡逻,把村里的卫生管起来。尤其是有新闻媒体过来期间,让村里人尽量不要施农家肥。那臭味实在太大了。会给我们村严重减分的。”苏沫曦说道。

  “苏支书,你不让施肥也不行啊。禽畜便池,必须隔三两天就要清理,不然便池满了,还不到处污水横流?到时候臭味更浓郁。”马岩提醒道。

  “等村里有钱了,一定要把村里的基础建设搞好,村里要有统一的污水处理与排放系统。那些老式茅厕之类的必须取缔。既不卫生,也不美观。”苏沫曦说道。

  “苏支书,这一点我可不能赞同你。你是城里人,不懂得农村里的人是怎么种植庄稼的。施农家肥的庄稼比施花费的更绿色环保。你不让村里人使用农家肥,难道让他们用完全化肥种庄稼?”马岩立即表示反对。

  “我又不是不让村民们使用农家肥。不过农家肥也可以改用别的方式。比如将来我们可以建沼气池,将人畜粪便进行处理,产生沼气可以用来做清洁燃料,沼水则可以用来给庄稼施肥。这个现在没资金,也赶不及,只能等以后再慢慢实现。”苏沫曦纸上谈兵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苏沫曦不知道的是,搞沼气池,在很多农村实施过。不过沼气池的使用年限非常短,过不了多少年,沼气池就不能用了。最后还是回到原来的状态。

  苏沫曦走到陈铭家门口,又转身回来:“不对。你们家有问题。”

  陈铭有些摸不着头脑,没好气地说道:“你才有问题!”

  马岩连忙说道:“苏支书,要不我们还是赶紧去别家吧。”

  苏沫曦笑道:“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你们家肯定有什么情况,才一点异味都没有。院子里这么多牲口,挤在一起,怎么也会有臭味,可是我到这里,闻不到一点气味。你们家肯定有什么装置可以清楚异味。”

  陈铭一听,也是奇怪:“你不说我还没注意。我家确实从来都没有什么异味。就是茅厕都是一点臭味都没有。”

  “你们家有什么名堂,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苏沫曦很不理解。

  “这房子又不是我建的。从我记事开始,就没闻到家里有什么臭味。”陈铭说道。

  “那可能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一是你们院子的设计,可能非常便于空气的对流。二是可能与土壤里的某些成分有关,能够吸收空气中的臭味……”苏沫曦大胆猜测。

  陈铭觉得苏沫曦的猜测还是有一点点道理的。但是随便苏沫曦怎么猜测都没有用,至少目前来说,无法解决茶树村卫生的根本问题。

  开始一两天,村民还能够按照苏沫曦的部署进行清扫,保持卫生。但是时间一长,村民们就开始不耐烦了。

  苏沫曦一家一家做工作,搞得焦头烂额。

  陈铭倒是从祖师爷那里得到了他家没臭味的答案。

  “一个符箓就能够解决问题的事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祖师爷说道。

  “什么符箓?”陈铭自然想知道。

  “你去灵田走一走,包括你家附近,你能够闻到什么臭味么?”祖师爷问道。

  陈铭摇摇头:“嗯?好像从来没闻到有什么臭味。是什么原因呢?”

  “自己去想!”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