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13章 拔出萝卜带出泥

第113章 拔出萝卜带出泥

  老黄鼠狼可不怕惹事。它只是没想到那三个人那么不禁吓,本来还准备再去吓唬吓唬那三个家伙的,现在看来不用了,短时间内,这三个家伙应该不会再有能力来打陈铭药剂的主意了。

  但保家灵兽就要有保家灵兽的样子,该它完成的事情,就得好好完成。

  陈铭对老黄鼠狼这一次的表现非常满意:“等我把伐髓丹炼制出来,奖励你一炉。”

  “多谢宗主。”老黄鼠狼非常满意,人立而起朝着陈铭作了几个揖。

  “你做好你的本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陈铭对待忠心的手下自然是不会吝啬的。

  东化县的县领导们一个个焦头烂额,所有的县领导与各部分头头们分头行动,一边安抚,被流言吓得四处逃散的村民,一边则立即专门派人去茶树村调查流言源头。还派了一批公安队伍前往茶树村维持秩序,尤其是要确保运动康复中心的正常工作开展不会受到影响。

  马玉凤等去运动康复中心闹事的家属已经全部被控制了起来。只是暂时也不好处理,毕竟这三家算起来也是受害者。

  经过初步调查,有几点终于明确了下来。

  第一点,是马玉兵、马当荣,汪贵三人在之前的晚上确实被“鬼”吓倒了。

  马玉兵现在已经苏醒了过来,但是精神状态非常不好,一提到鬼,就立即处于精神崩溃状态。精神方面的专家建议暂时不要进行刺激。

  马当荣有些精神失常,能不能治好,结果很难说,已经被送往市里的精神医院。汪贵恢复情况比较好,但精神状态不佳,坚信自己当晚不是被人恶作剧吓到了,而是真的碰到了鬼。

  但是警方的人在树林里找到了一条白色裙子,根据村里人辨认,发现这条白裙子是一个农户家里丢失的。问题是,这一家都出去打工了,根本就不在家。有人从他们家里偷了那条裙子,然后去装鬼吓唬那三个。

  警方很遗憾地没能够从衣服里面找到任何残留的东西,对于侦破此案没有任何帮助。

  有人在衣服里面找到几根动物毛发,但怀疑是裙子丢在树林里之后,有动物钻入裙子里留下的。

  “警方要抓紧侦破此案。一定要始作俑者捉拿归案。”东化县一把手气急败坏,东化县的光明前景差点就因为这一个恶作剧给毁掉了。

  第二件明确下来的事情,就是确定了马金贵两口子是第一个逃离茶树村的。

  “我们就是去我丈母娘家走走。老人家前不久生了一场病,我们想去看看她的病恢复得怎么样了。”马金贵一听说县里来人调查,早就想好了借口。

  “可是村里有人说你是怕被厉鬼攻击才跑出去的。”县里的调查人员说道。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我家和马玉兵家相邻,说一点都不怕是不可能的。”马金贵很坦然地说道。

  “那你有没有对别人说过什么?”

  “绝对没有,我让我婆娘关了小卖部的门就开车走了。路上根本就没碰到村里人。”马金贵很庆幸没有跟别人说任何事。

  “这件事我们还要继续调查。但是你不要以为你就没事了。我们过来之后,了解到你们村这条路是在你手里修建的,修建完成之后不到五年,就已经彻底烂掉。这件事,县里会派专门调查组过来进行详细调查。希望你能够主动交代问题。”

  本来马金贵的问题,东化县之前是不打算追究了。但是这一次的舆情,正是因为马金贵第一个逃离村子,从而产生了链锁反Y县里众领导对这个马金贵是恨得直咬牙。把马金贵的里面面子全翻了个遍。偏偏马金贵根本经不起查。

  马金贵被直接带去了县城,问题查不查清楚,马金贵都不可能这么快放出来了。

  马金贵当场面如土色,他的脏事不少,根本经不起查,一旦查了,他肯定会坐牢。

  马金贵被带走了,真是大快人心。村里非马姓的村民,甚至偷偷地放起了鞭炮。

  针对“厉鬼”的调查还在继续,但是所有人都清楚,这个案子不出意外,变成悬案的可能性极大。

  马玉凤等几家,倒是没有受到很严重的处罚。主要还是考虑到,将来运动康复中心要在茶树村征地,并且要长期在茶树村成为茶树村村民的邻居。现在就把茶树村村民给得罪死了,将来恐怕不好开展工作。

  所以,对马玉凤等村民只是批评教育为主。附一医院院方也赞同这种处理方式。毕竟马玉凤等人在运动康复中心闹事的时候,还是控制在一定的限度之内的。

  “茶树村村民可真够愚昧的,竟然还相信这世上有鬼!”杨灿说道。

  “杨灿,你是这么想的?”吴玉明问道。

  “当然啊。这世上哪里来的鬼?”杨灿说道。

  “可我不这么看。三家先后出事,却不是在同一个地方,而是隔着老远的距离。另外,这三个人虽然那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语无伦次,颠三倒四,但是从他们说出来的情况来看,他们看到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如果说真的是有人在恶作剧的话,那这个人本事可真是太大了。汪贵可是说他家的门被厉鬼关起来了,怎么打都打不开。可是公安人员去调查,没发现他家的门被做了手脚。“吴玉明消息还是蛮灵通的。

  “吴医生,你的意思这几个人真的撞鬼了?”杨灿问道。

  吴玉明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只是说,世上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我们不明白,但不能说不存在。”

  张芙娜胆比较小:“你们两个快别说了,你们再说,以后晚上都不敢起夜了。”

  “相由心生。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干坏事,这鬼就找不到你身上来。你没看到被鬼攻击的这几个家伙,没一个好人么?”吴玉明安慰道。

  陈铭在家里连续炼制了几天药剂,把他从山里采来的药材消耗得一干二净,才停了下来。

  家里的瓦罐里已经装满了各种药剂。金创散,解毒丹之类的,都算不上什么丹药,但是用处倒是不小。

  比如解毒丹,这东西放在东化县这样的山地比较多的县里,简直太有用了。东化县每年都有村民死于毒蛇咬伤。往往都是送医不及时或者救治不及时。

  农村里交通不便,一旦在野外被毒蛇咬伤,送到医院的过程中,就有可能已经是蛇毒扩散全身。

  东化县县内几乎没有任何一种蛇毒血清储备。蛇毒血清效果很不错,但是并不是经常有人被蛇咬伤,一旦储备起蛇毒血清,可能很多时候,都会过了保质期,也没机会派上用场。这种血清不便宜,浪费了,就会损失不少钱。所以,一般的医院都不会储备。东化县的蛇咬伤病人得送到龙溪市甚至省城,才能够获得专门的蛇毒血清。大部分蛇咬伤病人可耗不起。

  但是陈铭的这种解毒丹就不一样了。解毒丹都是中药成分,保存条件好,一两年都能够解毒。而且这种解毒丹,对任何一种蛇毒都有很少的效果。另外不光是对蛇毒有用,对其它的中毒情况也有很好的效果。

  现在农村里服毒自杀的情况非常少了,但偶尔还是会有。对于那些服毒自杀的病例,只需要一颗解毒丹就能够治好。

  马炮仗马泊章跟着爷爷奶奶外村回来,他们也是听信了谣言才跑出去躲厉鬼的。毕竟他们家和马当荣家就隔了一条小水沟。

  回到家里之后,马炮仗爷爷马维村就赶紧去了地里。奶奶则在屋子里搞卫生。家里刚修建的楼房,总共三层,每层都有差不多两百个平方。搞卫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马维村老两口子带着孙子住在一楼,楼上平时去得少,老两口都不太喜欢爬楼梯。所以楼上去得少。

  马炮仗也不小了,平时也不怎么要管。

  马炮仗最喜欢玩父母从城里带回来的玩具,这些玩具他看得很重,从来不和村里孩子分享他的玩具。

  手中的一个小皮球一不小心就弹到床底下去了。马炮仗治好趴在地上,钻到床底下去找那个小皮球。

  在找到小皮球的同事,马炮仗还在床底下找到了一个装着东西的可乐瓶。

  里面装的液体和可乐颜色差不多。马炮仗以为是可乐,用力将瓶盖拧开。

  气味有些不对劲,但马炮仗嘴有些馋,还是决定尝尝。

  抱着瓶子就喝了一大口下去,感觉味道不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直接将瓶子往地上一扔。

  马炮仗怕被骂,不敢将这事直接告诉奶奶。

  但马炮仗奶奶曾七姑走进房间,发现那个可乐瓶盖打开,地上还撒了不少,一股浓郁的气味。曾七姑慌忙找到马炮仗:“炮仗,可乐瓶里的药,你喝没喝?”

  “没喝。”马炮仗不敢承认。

  “到底喝没喝?盖子都被你打开了。”曾七姑厉声问道。

  “就喝了一口。一点都不好喝。”马炮仗小声说道。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