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01章 打开局面

第101章 打开局面

  苏沫曦这几天更忙了,由于附一医院在茶树村投资建设运动康复中心,投资一期资金就达到了2000万。占了东化县引资的很大一块。东化县这样的内陆农业县,在地理位置上一点都不占优势,同时也不再国家重点扶持区域内,政策上显然也不占优势,很难吸引到有实力的企业前来投资。

  以前管得不严的时候,一些高污企业可能会跑到这样内陆县来投资半场。但是当“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基调确定下来之后,对东化县这样的偏僻县也有了严格的环保要求,尤其是东化县是重要的基本农田产粮区。对环境的要求更加严格。县里的造纸厂、水泥厂、化肥厂、农药厂,这些年破产的破产,关停的关停。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附一医院进行巨资投入,不光是东化县,就连龙溪市都为之眼前一亮。

  据县里领导透露,市里准备给茶树村配套一条高规格的路。市里将规划一条直接连通茶树村到东化县的国道的二级公路。主路是两个车道,但是经过村庄集镇的时候会扩宽到四车道。这在东化县这样的县里面,除开高速公路,已经是最高规格的公路了。

  这条路修通之后之后,从茶树村到到高铁站的时间缩短到二十分钟。从茶树村到最近高速公路收费站只需要十分钟。以后从省城到茶树村,正常情况下,只需要三个小时。

  苏沫曦才担任茶树村村支书如此短的时间,便打开了局面,让各级领导对苏沫曦大加赞颂。每次会议上,苏沫曦成为龙溪市大力引进大学生下基层的最成功范例。成为龙溪市基层干部年轻人、知识化的亮点。

  这些天,苏沫曦一直马不停蹄,参加镇县市各级会议,并且在一些会议上做了发言,介绍经验。让苏沫曦很是疲惫,也很是郁闷。

  茶树村现在取得的突破,严格来说与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她唯一成功的,就是请出了陈铭,从而带来了茶树村的变化。但是她自己的抱负和计划一个都还没来得及实施。这才是尴尬的地方。

  她像一个幸运儿,得到了大家都梦想的东西。可他自己梦想的东西却没有得到。

  回到村里,才知道,附一医院竟然又在村里另外租赁了一幢民房。病人的数量一下子增加到了10个。

  “金涛的那个球员已经伤愈出院了?”苏沫曦吃惊地问马岩。

  “是啊。陈医师的医术梅得说。之前他不是捣鼓烧瓦罐、打铁么?他用这些家伙弄出来的药好像比以前的强多了。”马岩对陈铭的赞颂完全不吝惜辞藻。

  “他这么懒一个人,一下子这么多病人,他肯干?”以苏沫曦对陈铭的了解,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啊。

  “要是平时,他巴不得没人找他看病。但是最近他不是捣鼓出来很多药么?他不是很想知道这些药的效果怎么样么?”马岩的话还没说完,苏沫曦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找这些人来给他试药,别人肯答应?还是他压根就瞒着别人的?”苏沫曦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事要是出点什么差池,也是比较麻烦的。

  “用的都是中药,吃错了药,最多是吃坏肚子。有什么要紧的?陈医师治好了那么多病人,在附一医院都是名气大增,别人还求着过来呢。不是合适的人,还不一定来得了。”马岩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行,这事我们去得跟陈医师沟通一下。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会严重影响到运动康复中心的建设。”苏沫曦担心的是,一旦出点什么事情,康复中心项目肯定黄了。带来的后果是一连串的。

  马岩皱了皱眉头,去讲有用么?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

  “苏支书,我看这事还得好好跟陈医师说。先问问陈医师自己的意见。你也知道,陈医师是很有个性的。别人的话不一定听得进去,你非要他干什么,他反而非要反着去做。”马岩连忙提醒。

  苏沫曦点点头:“这家伙脾气太犟。”

  陈铭已经带了十罐八罐新炼制的药来到吴玉明刚搞起来的临时病房。这里的病房条件比较简陋,连空调都没有安装。空间倒是很宽松的,一个病人单独一个病房。只是卫生间淋浴什么的只能共用。

  金涛俱乐部的几个球员被安排在三楼,这是他们自己要求的。三楼的视野比较开阔,但是每天上下要爬楼梯。不过他们伤还没好,几乎不下楼。朱应春、王才、郭东波几个与万振文一样,都是球队的主力。

  “陈专家,万振文是不是诈伤啊?怎么好这么快?”朱应春觉得万振文之所以好这么快,可能是他的伤势比较轻。

  “脚趾骨断裂,你诈一下给我看看?来的时候,脚肿得像熊掌一样。你的跟腱断裂没做假吧?”陈铭对这些病人谁都一样,说话的语气比较冷漠。

  “那肯定没作假。在北医三院还做了手术接跟腱,你看着口子还在这呢。”朱应春说道。

  “你要是在我这里,根本不用手术,几天功夫就能让你完全恢复。”陈铭不屑地说道。

  “陈专家,你可能不了解北医三院,运动医学这一块绝对是国内最顶尖的,很多国内运动医学牛人都在那里。虽然比起国外还有些差距,但是在国内绝对是首屈一指。”朱应春伸出大拇指。

  “医术高不高,主要看疗效,不是靠吹。我五天就治好了万振文,我跟谁吹过没?”陈铭大言不惭。

  朱应春等人看着陈铭露出古怪的神情。

  最严重的是王才,小腿骨折,比赛的时候被对手一脚绝命铲,当场小腿就呈一种恐怖的弯折,骨头路冒了出来。才在北医三院做完了手术,术后的恢复还非常漫长,如果恢复得不好,以后还能不能踢球都成问题。本来以王才这种程度的受伤,去国外更专业的运动康复医院进行治疗是最好的选择。国内有几家中超俱乐部的球员受伤情况与王才类似,在国外治疗了很长时间,最后都成功复出。只是伤愈复出的时间非常长,耗资也非常巨大。

  只是现在东家钱袋子收得紧,又加上国外疫情严重。王才只能无奈在国内进行治疗。

  王才虽然对陈铭的神奇持保守态度的,但他又抱有幻想。

  “陈专家,你看我的情况,要多久才能够恢复?”王才问道。

  陈铭只是用手摸了摸了王才的腿,片子陈铭也看了,看不懂,他还是相信自己的手。

  “你这复位有些小问题,如果你想快一点恢复的话,我要重新把你的腿敲断,重新复位。你要是怕痛,也可以保守治疗,但是我要提醒你。复位不精确,以后会有很多后遗症,我也没办法彻底解决。彻底解决的办法,只要重新打断。”陈铭给了一个非常激进的治疗方案。

  王才听得头皮发麻。

  “你先别急着做决定,反正你这腿也已经错误接好了。我先不给你治疗。你看看他们两个的效果之后再做打算。你是职业运动员,如果想要恢复到你的最巅峰状态,我劝你最好是彻底治疗。当然做不做,随你自己。如果是保守治疗,应该要不了多久。但是保守治疗完了,你再想重新复位,就更困难了,成功的可能性也要低很多。”陈铭让王才自己去选择。

  王才很是犹豫,本来就吃了大苦头,好不容易把腿接好,现在又要重新打断,万一接得更差呢你?那以后不更惨?

  只是如果只是保守治疗的话,王才又有些不甘心,如果不能彻底治愈,他的职业生涯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普通人可能影响不大,但是对于他这样的职业运动员来说,差别非常明显。

  王才有些犹豫不决。

  “陈专家,这件事对我来说太严重了,我再等几天做决定,好吗?”王才说道。

  “我没问题。那你就在这里等几天。”陈铭现在手里又不缺试药工具人。

  郭东波是琼斯骨折,也就是第五跖骨基部撕脱骨折。琼斯骨折算不上大伤,但受伤位置比较特别,血液循环较少,治疗和恢复都颇为棘手,某种程度上说比撕裂性骨折更难治。

  如果是普通人琼斯骨折,大多数会接受保守治疗,通过固定伤处或穿保护靴等方式,一到两个月基本可以恢复正常功能。

  郭东波一开始采取的是保守治疗,但是效果不太好。后来,北医三院提出准备采用骨接合手术,即在患处植入金属材料,让骨骼回复本来位置,促进愈合。手术治疗比保守治疗的效果肯定要好,据说手术治疗彻底康复的可能性达到95%。但是由于受伤部位有腓骨短肌和众多肌腱,以及附着在骨上的小肌肉,任何一点有问题都会影响愈合,即便是手术也不能保证疗效。本来就要安排手术了,结果被俱乐部叫了回来。

  “陈专家,我这伤能彻底恢复吗?”郭东波问道。

  “你这伤比较简单。不用一个星期你就可以回到球场。”陈铭说道。

  “不用这么快,第二阶段的比赛还有段日子。就算赶不上第二阶段比赛,能够彻底治愈,我也是很乐意的。”郭东波说道。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