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99章 试药人要有觉悟

第99章 试药人要有觉悟

  “还有胳膊脱臼过几次。”万振文以前比赛的时候,在没有防备的情况被人撞倒,导致胳膊脱臼。伤愈没多久,在比赛中,又被撞,再次脱臼。后来又脱了好几次,变成习惯性脱臼了。去了医院,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情况导致万振文在拼抢的时候,总是有心理阴影,每次和别人拼抢的时候,他都有些躲。

  “没别的了?”陈铭有些遗憾,都是一些小毛病,不能够充分地试药效,当真是让人扫兴。

  “陈专家,我这些伤,你这里都能治好吗?”万振文问道。

  “把‘吗’字去掉。就这么点小毛病,给你上点药,三五天就好了。”陈铭不屑地说道。

  “真能治好?”万振文有些怀疑。

  “过几天你就知道我能不能治了。”陈铭难得跟一个试药人啰嗦,一点试药人的觉悟都没有。

  陈铭拿来了三个瓦罐,上次做的瓦罐还在晾干,这些瓦罐是从陈帮有家拿来的,哪个瓦罐师傅家里还没几十个烧歪的瓦罐?这些歪脖子瓦罐,卖又卖不掉,现在送人都没人看得上了。街上买个瓷器的或者玻璃的摆在家里多雅观?陈铭炼制了一炉又一炉的药,正好拿这些没人药的瓦罐来装。

  万振文的脚趾骨断裂伤是新伤,本来将脚趾骨复位之后,上点接骨止血的万能药膏就万事大吉。不过,这一次,陈铭不准备用药膏了,他要试试炼制的药。

  炼制的药闻起来比万能药膏香很多,卖相倒是强不到哪里去,也是黑乎乎的,像一团黑胶一般。

  “先跟你说一下,复位有些痛的啊。你做好准备。”陈铭提醒道。

  万振文刚要点头,一股剧痛从脚趾传来,他本来陈铭会喊一二三的,可没想到陈铭说完抓住他的脚趾就用力扯了一下。真是痛得酸爽啊。

  “你怎么不事先提醒一下啊?”万振文抱怨道。

  陈铭笑道:“刚才明明提醒了。”

  万振文满头黑线,有那么提醒的吗?

  “好了,别啰嗦,已经复位了,我给你上点药。待会让他们给你打个膏子,这几天不乱跑。二次伤害挺麻烦,得加钱。”陈铭往万振文脚趾上涂了一坨黑乎乎的药膏。

  “韧带断过的是这只脚吧?”陈铭拍了拍万振文的右腿。

  “你怎么知道?”万振文奇怪地问道。

  “这不明摆着吗。你这条腿走路不正常。”陈铭笑道。

  “我这腿走路不正常可不是因为韧带断裂,而是我脚趾骨断裂啊。”万振文觉得陈铭是瞎猜的。

  “你这韧带断裂过,接得不怎么好,所以一直没完全长起来。才会导致你用力就会感觉到痛。我也没什么好办法,重新把这韧带撕裂比较麻烦。先敷一敷药膏试试看效果。”陈铭从另外一个瓦罐里挑出一坨黑色的药膏,同样很随便地在万振文脚踝上涂了几下。

  “脱臼的是左胳膊吧?”陈铭问道。

  万振文还是不大相信陈铭是看出来的,“又被你给猜中了。”

  “你胳膊之所以会出现习惯性脱臼的问题,主要是之前的医生给复位的时候,没有做到位,而多次反复脱臼造成这个接合的部位已经长变了形。现在我只能重新让你的胳膊脱臼,然后我再重新将你的胳膊接起来,再敷点药,让胳膊接合部位慢慢长起来。你准备好啊,我现在就将你的胳膊重新卸下来。预备!”

  “啊!”万振文医生惨呼,抱怨道,“陈专家,你怎么没喊开始就卸下我的胳膊啊?”

  “我说了要喊开始吗?不是让你准备好吗?你没准备好怪我啊?”陈铭一边说着,又开了另外一瓦罐,从里面挑出来一坨黑药膏涂在万振文的胳膊上。

  “陈专家,怎么每一次都用不同的药啊?我看前面两瓶都没用完啊?”万振文不解地问道。

  “不同部位当然用不同的药。你要是想用同一种药,我随你。好不了,你可别找我。”陈铭将之前用过的药罐抓了过来。

  “不用不用。”万振文连连摆手。

  “去找医生给你的手上跟绷带,这几天手不要乱动。再脱臼了,没谁能够帮你接回去了。”陈铭警告了一句,吓得万振文动都不敢动。

  运动康复中心还在选址,但是这边的临时点已经派驻了医护人员,附一派了一个主治两名护士过来,专门协助陈铭的工作。现在中心只有一个病人,派驻过来的几个人有些闲。

  主治叫吴玉明,附一的年轻骨干医生,三十多岁的年龄。两个护士杨灿、张芙娜更加年轻,都是二十多岁的年龄,还没结婚,没有家庭负担。

  几个人来这里的头几天,还觉得新鲜,成天往村里跑,拿着手机带出拍,一天发无数条朋友圈,各种自拍美得掉渣。

  过了几天,这股新鲜劲过去了,就开始觉得无聊了。朋友圈也不发了,也不东拍西拍了,成天无聊地躺在房间里玩手机,嘴里直喊无聊。

  还好终于来了病人。本来吴玉明还想从陈铭手里学点东西的,可是陈铭一出手,他啥都没学到。陈铭的手法一点都不标准,但是非常狠准快,比他在附一见过的那些老骨科下手还要快。这手法真的没法偷师。陈铭这样下手可以给病人治疗,他这么下去手,估计会让病人截肢。

  陈铭用的药膏,也是黑乎乎的一坨,根本闻不出到底有那些成分。他现在唯一的职责就是替陈铭收尾,比如给病人上个膏子,再给病人系根绷带将胳膊吊住。

  杨灿悄悄地问吴玉明:“吴医生,陈专家这药能治好人家的腿吗?”

  “要是治不好,医院会来这里搞运动康复中心?省田径队的那几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小伤在陈专家手里,根本不用治疗,摸两下直接好。大伤也不过是十来天的事。金涛的这个,陈专家说最多五天。你就拭目以待吧。”吴玉明是亲眼见识过陈铭的医术的,要不然也不会自告奋勇地跑到这边来。

  之前田径队的几个没怎么在附一住院,所以杨灿与张芙娜两个了解不多。

  一开始,万振文对陈铭的医术是不大信任的。但是敷上药之后,他就感觉有些不一样了。指骨断裂是很痛的,是一阵阵的剧痛,可是敷上药之后,痛觉依然还有,但是已经非常轻微。有时候看手机看得入神了,根本感觉不到痛。

  “但愿这一次能把伤都治好。”万振文也没有别的选择,他虽然是球队的主力,但是如今国内足坛一潭死水,一旦被球队放弃了,搞不好就会面临失业。他们这些小球员,可不敢跟俱乐部高层对着干。

  给万振文做了治疗之后,陈铭便再也没去看过万振文一眼。

  等到过了五天,吴玉明过去问,万振文是不是可以拆纱布了。陈铭才想起这个试药人。

  “过去看看。”陈铭关注的并不是万振文恢复得怎么样,而是药效怎么样。炼制出来的药药效再差,也要比之前的万能药膏强得多。

  解开纱布之后,令人吃惊的是,药膏一点都没残留下来,只是纱布上残留了一些痕迹。药膏竟然被受伤部位完全吸收了!

  “嗯。这效果还不错嘛。走几步试试,看看还感觉痛么?”陈铭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药膏发挥作用之后的状况。

  万振文站了起来,没有了石膏的限制,他的脚似乎轻了许多。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缓慢地往前走了几步,还是没有感觉到痛。

  “跑快一点,跳几下。看看是不是完全恢复了。”陈铭说道。

  吴玉明连忙说道:“陈专家,他的脚趾可能才愈合,这个时候不宜大幅度运动。”

  “没事。断了,大不了我再给你接上。”陈铭笑道。

  听陈铭这么一说,万振文更不敢跳了。

  “你的脚已经痊愈了,不要有任何顾虑,跳几下。”陈铭态度很坚决。

  万振文没办法,只能冒险用力跳了几下。弹跳似乎比以前还要更好。高高地跳起,重重地落地,却一点事都没有。

  “嗯,我好像完全恢复了。就是手不方便使劲。”万振文受伤的吊带还没有解下来。

  “拆了,都拆了。你到晒谷坪上去跑几圈。跑快点没关系。”陈铭说道。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