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94章 精品炼药炉

第94章 精品炼药炉

  陈铭自然不会一直待在省城给这两个伤势比较严重的治疗。另外几个伤势轻微的,倒是好办,化道水就能够治愈。

  丁光书出了个主意,让这两个伤情比较严重的跟着陈铭去茶树村。

  易正涛直接开车将陈铭与那两个受伤的田径运动员送回茶树村。走之前,先去了苏沫曦家一趟,将那些材料拿上。

  “你不是说明天才走么?”苏沫曦显然没预料到情况变得这么快。

  “主要是田径队的比较着急,怕耽误了伤势。我倒是不急。”陈铭能够提前赶回去,心情很不错。

  苏沫曦本来打算第二天就去茶树村,与陈铭一道走。结果陈铭这又发生变化了。

  陈铭走后,老苏随口问了一句:“女儿,陈医师今年多大了?”

  苏沫曦很是戒备:“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可别乱想,我跟他连朋友都算不上。”

  “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急干什么?其实陈医师也不错,比起城里的年轻人,他靠谱得多。现在又是附一的特聘专家。收入也不低。就是文凭低了点。”苏明瑞对陈铭还是颇有好感的。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苏沫曦有些不耐烦。

  “我就是说,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陈医师可以考虑考虑。”苏明瑞说道。

  “我说,爸!我难道是嫁不掉了?是个人你就把我给推出去。陈铭这个人跟我就是两条平行线,根本不可能碰到一起。我对他没感觉。”苏沫曦只能说不讨厌陈铭,但绝对谈不上对陈铭有好感。

  苏沫曦不太喜欢陈铭的性格,做普通朋友还行,再进一步根本没有可能。至于陈铭对她自己,苏沫曦估计这个直男根本就没有这种念头。

  老苏其实也是试探小苏,他可不想自己女儿真的嫁到农村去了。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最好不要嫁远了,尽量留在身边最好。见苏沫曦对陈铭真的没感觉,他总算是放心了。

  几个小时之后,陈铭一行已经回到了茶树村。

  陈铭自己家可住不下这么多人,只能让马岩帮忙安排。马岩哥哥家的房子就是空着的,一家人都去沿海打工了,过年都不一定回来。房子是前两年修建的,从外观上看,像是一幢别墅。但是里面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完全是农村里最常规的操作。一楼是水磨石地板,二楼三楼是瓷片地板。楼上楼下都是一米多的瓷片护墙。

  房间里家具也很简单,一张床两个床头柜。主卧里还多放了一个衣柜。

  马岩从自己家里拿了被子床单之类的用品。

  “马岩哥,他们可能要在这里住上半个月以上,你该收他们房租只管收。反正他们回去可以报销的。”陈铭说道。

  “我们农村里的房子要啥房租?这房子空在这里也是空着……”马岩有些不好意思。

  “马岩哥,你这么可不行。苏支书不是说要在大龙山搞森林公园么?以后来咱们村里玩的游客肯定不少。我们难道让他们白住?你随便收点费。”陈铭知道马岩是碍着自己的面子才不好意思收钱。

  易正涛安置好两个伤员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返回了省城。

  陈铭进山给这两个伤员弄了一副药膏,敷在伤口,包扎起来。另外还配合了化水。之后就不管事了。

  “你们在这里安心住着,我每天给你们化道水内服。等过十天之后,就可以拆药膏。”陈铭吩咐了一声就去做自己的事情。

  本来还以为陈铭要很久才会来大溪铺,没想到陈铭才过了两天,就回来了。张铣初也非常高兴。

  “这么快就找齐材料了?”张铣初有些意外。

  “人家城市里有人专门就是做材料生意的。苏支书认识人,就是干这个的,人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要的材料找齐了。”陈铭得意地说道。

  “这倒是很方便。”张铣初笑道。

  陈铭一边跟张铣初说着话,一边开始干活。很快火便已经烧旺了,铁匠铺里地变得热烘烘的。

  陈铭将材料一样一样放入坩埚里,熔成了红通通的铁水。一边则将用陶泥做成的泥范准备好。学过的瓦罐手艺也派得上用场。不然的话,这泥范做不了这么精致。

  张铣初在一旁坐在躺椅上,也不过去帮忙,年轻人手法快,他过去不仅帮不了什么忙,反而有些碍事。

  陈铭脱下了上衣,稍微用了点力气,全身就出了微汗,这一阵在铁匠铺打铁,皮肤都变成了淡淡的暗红色。在火光地照耀下,全身仿佛在发光一般。

  几道化身加身,大铁锤在陈铭手里如同纸糊的一般。

  在叮叮当当的击打声中,器具慢慢成型。

  最后一件黑黝黝沉甸甸的器具展现在面前。

  “你这打了个啥出来了?”炼药炉张铣初没见过,只觉得很古怪。

  陈铭笑了笑:“这东西丑是丑了点,但是保管好用,等过些天,我练出药来,师父你再打几年铁也不成问题。”

  “那好。我等你练出药来。现在手没力气了,打不了铁,心里痒痒的。”张铣初说道。

  祖师爷对陈铭打出来的这东西可并不是很满意:“就这玩意,凑合吧。都等了这么多天了,先学炼药吧。”

  陈铭自我感觉还不错。怎么也得算是个精品吧。

  却说田径队的那两个伤员,来茶树村之后,陈铭给他们敷上药之后,就扔在一边不管了。

  这两个家伙真的是闲得慌。但是也不敢到处乱走,生怕加重了伤势。他们作为专业运动员自然知道自己所受的商对运动生涯的影响。

  这两个运动员十字韧带撕裂的叫赵相成,半月板撕裂的叫曾庆伟。

  赵相成悄悄地向曾庆伟说道:“你觉得这个医生靠谱么?”

  曾庆伟四下看了看,小声说道:“感觉有些不靠谱。但人家毕竟是附一的特聘专家,应该是有些本事的,不然附一怎么会聘请他?”

  “这倒是。可是他就这么给我们敷个药膏,就能够治好我们的伤?要是这么耽误了,咱们以后就完蛋了。”赵相成担心地说道。

  “那怎么办?”曾庆伟也很是担心。

  “我觉得我们还是尽快回省城。找专业医院治上,不能继续在这里耽搁了。”赵相成说道。

  “可是,除了附一,省城哪里还有更专业的医院?再说,我也没那么多钱去自费治疗。”曾庆伟有些沮丧,要是自己有钱,早去国外专业医院治疗了。在运动医学这一块,德意志那边可是要更专业一些。国内著名的运动员受了伤,都是去这些专业医院治疗。

  赵相成也没有,他是体育生选拔出来的,家里是农村的,条件并不好。一心希望能够通过体育出人头地。

  “要不在等几天吧。这个医生不是说十天就差不多了么?反正我们这么久都耽误了,也不靠这十天了。”曾庆伟叹了口气说道。

  “说来也怪。杜程的腿不是扭伤得很严重么?怎么那么快就恢复了?他应该也不大可能跟这个医生合起伙来忽悠我们两个。”赵相成说道。

  “也对啊。”曾庆伟点点头。

  两个人总有些胡思乱想。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