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86章 止痛不难

第86章 止痛不难

  李云鹤有些顶不住,额头上直冒汗。相对而言,苏明瑞与丁光书等人则平静许多。病人身份再特殊,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一个病人而已,还是要按照正常的治疗方式去治疗。

  止痛比较麻烦,又不能随便用药。毕竟这个病人的年龄摆在那,又是各种基础病。

  “我们先去讨论一下鄢老的病情。”李云鹤歉意地向鄢老的家属说道。

  “快点快点,老爷子都痛苦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这群庸医!”鄢老的这个后辈年纪不大,说话很冲。

  陈铭瞄了那人一眼,三十来岁的年龄,穿得很精致,发型做得很讲究。皮肤很好,很白皙。阴气有些重,像个娘们似的。这种人,陈铭不太喜欢。

  跟着苏明瑞等人回到会议室,陈铭依然找了一个角落里的椅子坐了下来。

  “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吧。大家都看到了病人很特殊,病人家属也不好打交道。所以,这件事情很难办。你们先想想办法,先止住老人家的痛再说。”李云鹤这个院长此时是最难受的。对上对下,他都难办。这件事情处理得一个不好,这个院长的位置怕也很难保住。

  “李院长,这事并不是那么好办。鄢老的情况不太好,用药要慎重。”丁光书说道。

  “可是不用药,痛都能够把人给痛死。鄢老的家属也不同意啊。”吴玉明说道。

  “那你说怎么用药?”丁光书问道。

  吴玉明立即哑口无言,谁敢在这个时候拿主意?

  苏明瑞将会议室里的人看了一遍,目光最后在角落里的陈铭身上停了下来。苏明瑞起身,将陈铭叫到外面。

  “陈医师,你有没有办法给病人止痛?”苏明瑞问道。

  “止痛还是比较简单的。化个水就能够搞定,只是你们医院未必敢用。”陈铭笑道。

  苏明瑞苦笑了一下,这种时候应该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农村里来的草药郎中。

  “水要给病人喝了才有效果吗?”苏明瑞问道。

  “那倒不一定。只要涂在受伤的地方,就能够起作用。还有接骨的功效。只是他的肋骨已经离断了,接骨止痛水可能发挥不出作用。得先将断骨复位才行。”陈铭想了想,说道。

  “那你能不能给我化一道水,我去想办法。不过一开始只能用其他的名义,并不是抢你的功劳。”苏明瑞担心陈铭误会。

  “无所谓。”陈铭说道。

  陈铭直接化了一道接骨止痛水交给苏明瑞:“这道水你涂到伤者受伤的地方。那些接好的地方最好也涂一点,好得更快一些。”

  苏明瑞接到这个一次性水杯装着的水,走进会议室,向李云鹤说道:“我可以试试。我最近对按摩有所研究,有一套缓解缓解痛苦的按摩手法。看看能不能止住鄢老的痛。”

  “老苏,这时候可别开完笑。按摩能够止得住痛吗?”李云鹤跟苏明瑞是多年的老朋友,关系非常不错。

  “没跟你开玩笑。有没有用,试试不就知道了。反正你们现在也没有好办法。”苏明瑞说道。

  “鄢老可不是一般的病人,出了事,你我都担待不起。”李云鹤将苏明瑞拉到一边。

  “现在这么耽搁下去,你觉得鄢家人会放过你?”苏明瑞问道。

  “你真的有把握?”李云鹤只能将唯一希望寄托在苏明瑞身上。

  “没把握我抽什么风?我又不傻,这个时候飞蛾扑火。”苏明瑞说道。

  “好,我赌一把,信你一回。”李云鹤犹豫了一会,还是做出了选择。

  回到会议室,李云鹤说道:“既然苏院长有把握,就先让苏院长试一试。”

  丁光书有些迷惑:“老苏,你什么时候学了能够减轻疼痛的按摩手法了?”

  “就是最近。在网上看了一个视频,觉得挺了意思的。就学了下,好像还是有一定的效果。”苏明瑞不得不编出一大堆谎言来圆自己随便说的一个谎。

  重新回到病房的时候,鄢家人已经按捺不住怒火了。鄢老痛得发出阵阵痛呼。这让鄢家人如何忍受得了?

  “你们这群庸医,到底有没有办法治好老爷子的伤?你们这么延误下去,我们肯定会追究你们的责任!”那个阴气比较重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怒气冲冲地说道。

  这男子是鄢老的孙子,叫鄢世文。别看鄢世文年纪轻轻的,可不简单,他是归国博士,在省城办了一家公司,几年时间,便成功上市。三十出头的年龄,竟然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了。

  “各位,稍安勿躁,不是我们不采取措施,实在是鄢老的情况太复杂。我们每一步必须慎重。经过我们进一步讨论,决定先采用中医的手段给鄢老减轻痛苦。”李云鹤说道。

  采用中医手段还是西医手段,鄢家人倒是都能够接受。

  苏明瑞上去,将鄢老的衣服掀开,然后从水杯里蕉了一些水滴在鄢老受伤的部位,然后用手轻轻涂了几下。

  李云鹤看着苏明瑞如此生疏的手法,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里暗道,这个老苏,真是太胡闹了,等下鄢家人发作起来,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不过李云鹤心里还是非常感激苏明瑞的,因为这事苏明瑞本可以躲得远远的,最后就算再怎么样,也算不到苏明瑞头上。

  鄢家人也一个个皱起了眉头,这是中医按摩?你当我们鄢家没见过世面吗?正要发作,鄢老那边却有了动静。

  “啊。舒服。”鄢老的痛呼声停止了下来,反而是一种非常舒畅的感叹。

  “爷爷,你还感觉痛吗?”鄢世文连忙向前问道。

  鄢家人也是一个个向前问候。

  “痛,怎么可能不痛?腿都摔断了。刚才都痛得我死去活来的。给这位医生一按摩,好像痛觉减轻了一多半。就是打膏子的这些地方还有些痛。”鄢老长吁了一口气。之前那种痛真是很痛苦啊。

  “鄢老,要想腿上也不痛,我得把这石膏给拆了。你看要不要拆。”苏明瑞说道。

  “拆!”鄢老果断地说道。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