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85章 特殊病人

第85章 特殊病人

  正说着话,丁光书突然接到了骨科主任唐洪涛的电话。

  “什么?我现在还在龙溪东化县呢。跟苏院长一起出来的。好好好,我尽快赶回来。”

  丁光书打完电话,向苏明瑞说道:“一位省里老领导在家中摔倒导致骨折,唐主任让我立即赶回去参加会诊。”

  “我们这么远赶回去,来得及吗?”苏明瑞问道。

  “前期治疗,唐主任已经带着科里的医生在做,我回去主要参与后续治疗会诊的问题。老领导摔得比较严重,身体多处出现骨折。伤势比较复杂。”丁光书是省里的骨科权威专家,是骨科的招牌,这么重要的病人,自然少不了他的参与。

  “不复杂,老唐也不会给你打电话过来了。那我们现在就往回赶吧。这种事情可耽误不得。”苏明瑞说道。

  陈铭见苏明瑞等人有事,便准备离开。

  “陈医师。”苏明瑞喊了一声。

  陈铭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陈医师,你能不能和我们去一趟省城?这次的病人比较重要,到时候可能需要你出手帮忙。如果你不愿意去的话,我们也不勉强。不过如果你过去,不光是你的执业医师资格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你们村里的各种建设应该很容易批下来。比如说你们村的这条村道,修成高标准的路不成问题。”苏明瑞说道。

  苏沫曦却反对:“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别让陈医师搅进去。陈医师连医师资格都没有,他参与进去,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搞不好就成了背锅侠。”

  苏明瑞想了想,点点头:“那还是算了。”

  陈铭却想去看看情况:“我和你们去一趟吧。先看看情况。情况不好,我也不会傻傻地出头。长长见识吧。”

  “你瞎掺和个啥?”苏沫曦有些急。

  “放心吧。情况不好,我也不会让陈医师担风险。”苏明瑞说道。

  苏沫曦听老苏这么一说,也没再说什么。

  陈铭向苏沫曦说了一句:“你跟马岩讲一声,村里谁去大溪铺,让去铁匠铺讲一声,说我停几天再过去。”

  “你还真要把打铁学到手啊?”苏沫曦对陈铭学打铁的想法还是颇为费解的。

  “当然要学到手啊。这事还能开玩笑啊。”陈铭可没觉得学打铁有什么不正常。

  一行人没有驾车原路返回,而是直接开往最近的高铁站。离茶树村也没多远,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到站之后,立即有人过来接洽。

  “车放这里,有人帮你们开回省城去。你们跟我们来,车马上就要到站了。”车站工作人员直接带着苏明瑞一行往站台走,一路上连安检检票都免了。直接过去上了车。苏明瑞一行上了车之后,车立即启动发车。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省城。比自驾足足节省了将近两个小时。下了高铁,快速转地铁,在离附一医院最近的出口下车。出口处已经有专车在等候。

  从茶树村出发,到达附一医院,总共不到三个小时。这若是在平时,自己驾车,至少都得四五个小时,稍微有些拥堵,就是六七个小时。

  一行人赶到医院的一间ICU。这间ICU普通病人可进不了。出了医护人员,这里几乎看不到病人与病人家属。

  苏明瑞一眼看到正在焦急等待的医院领导层。

  “苏院长。丁医生。你们可算赶到了。”附属医院院长李云鹤连忙迎了上来。

  “李院长,情况怎么样?”苏明瑞问道。

  “年纪大了,骨质比较酥脆,就是普通的摔了一下,就出现了多处骨折。脏器倒是没有受损,但毕竟年纪大了,也不太好处理。”李云鹤眉头紧蹙。

  如果是一般的病人,那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问题是病人身份特殊,一个处理不好,就可能引发大问题。

  “先进去看看具体情况。”丁光书说道。没看到具体病情,站在这里也讨论不出什么问题。

  “去会议室吧。大家一起讨论一下。”李云鹤说道。

  陈铭跟着苏明瑞与丁光书一起进入了会议室。别人都以为陈铭是苏明瑞或者丁光书带的学生,也没在意。

  “四肢的骨折还好办,正骨之后,上石膏就能够解决。最麻烦的是,这肋骨骨折。两根肋骨已经彻底断离,必须通过手术复位固定。但是,考虑到患者年龄,这个手术就有一定的风险。”唐洪涛说道。

  骨科医生吴玉明也说道:“病人已经是九十多岁高龄了,哪怕是一个小手术也是困难重重。病人有多种基础病,可想而知,手术预后肯定会成问题。我不建议做手术,我们的治疗应该以稳定病人生命指征为主。”

  “这个方案病人家属会同意吗?”丁光书问道。这种方案其实就是让病人等死了。虽然肋骨骨折没有伤及脏器,但是骨折不进行处置,伤情肯定会加重,迟早会影响到脏器。

  “病人家属并不反对保守的治疗方案。”吴玉明应该已经与病人家属沟通过了。

  “病人情况稳定,他们自然不会反对。但是一旦病情恶化,他们还会这么认同吗?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了。”丁光书严肃地说道。

  病人身份特殊啊,病人家属还能和普通病人家属一样吗?让他们填写了知情书同意书,事后就能够免除全部的责任?显然是痴人说梦。

  护士匆匆赶了过来。

  “鄢老醒来了,情况不太好。”

  众人匆匆赶往病房。

  鄢老头发已经雪白,躺在病床上,依然无法掩盖他身上的一股威严的气势。

  “鄢老,您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李云鹤向前问道。

  “痛死我了,快给打些止痛药。”鄢老说道。

  鄢老叫鄢宗相,到了他这个层次,名字已经很少有人叫了。

  李云鹤回头看了丁光书一眼。

  丁光书摇摇头,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病人家属倒是急了。

  “你们倒是想办法呀?真的就让老爷子这么痛死?”

  病人家属一个个毫无惊慌失措的神色,可见他们也都是经常经历大场面的。在这样的家庭里面,气度也是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而来。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