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78章 上了祖师爷的套

第78章 上了祖师爷的套

  陈铭把膏药敷在姚大力脚上之后,就抛诸脑后了。因为祖师爷逼着他去准备炼药的器具了。首先炼药炉得有一个吧?还有各种炮制药物的器具,林林总总一大堆。

  “你要是学会了炼药,就这么点伤,敷上药膏有个三两天就可以痊愈。”祖师爷不屑地说道。

  “祖师爷,你没弄错吧?药膏再好,也没好得这么快吧?你没看到姚大力的脚踝一大片都没一块好肉了,就连骨头都开始发黑。医院里的医生都已经要姚大力截肢了。”陈铭说道。

  “庸医杀人!”祖师爷哼了一声。

  陈铭不做声,心想,这话你跟我说说就行,要是让别人知道,只怕会把你从土里扒出来。还不知道骨头朽了没有。

  “第二十四带玄孙子哎!你还别不信。等你学会了炼药,你就知道炼药的厉害之处。”祖师爷得意地笑道。

  祖师爷成功地勾起了陈铭的兴趣,不需要有祖师爷说的百分百的好,有一半那么好就足够了。这炼药要是有这么神奇,那以后不是成了神医了?那种从阎王爷手里把人命给抢回来的感觉肯定是无比爽快的。至于会不会把阎王爷惹怒了,陈铭直接忽略了,爽就对了。

  “你想学就对了。这次可不是我逼你的,是你自己主动要求要学的。你先去跟瓦罐师傅学会做瓦罐,然后去铁匠师傅学打铁。”祖师爷哈哈大笑。

  陈铭一听就懵了,我一个梅山水师又是去学瓦罐,又是去学打铁,我碰到个鬼吧?

  “祖师爷,还可以后悔么?”陈铭问道。

  祖师爷一直哈哈哈的笑,好不容易憋住了笑,很淡然地反问陈铭:“你说可不可以?想都不要想嘛。你也可以不去,不过以后你要是睡了一个安稳觉,我就算你厉害。”

  陈铭这才发现上了祖师爷的当,姜果然是老的辣啊,这种死了千年的老家伙老辣得很啊。

  陈铭觉得学做瓦罐比较简单一些,就先去学瓦罐。而且茶树村本来就有做瓦罐的,生产队的时候,茶树村两个窑。可惜到了后面垮掉了一个,现在连窑都给填了建房子了。另外还剩下一个,不过现在还在瓦罐的只剩下几个老头子了。

  “帮有叔!”陈铭找到了村里做瓦罐的老师傅家里。

  陈帮有现在快七十了,也搬不动大的瓦罐坯了,还做一点细陶瓦罐,都是小件,比如家里用的小酸菜坛子,装油的油罐子。

  酿酒的酒坛子他就做不了,酒坛子坯一个几十斤重。年轻的时候,陈帮有单手可以举起好几个。但是现在手没劲了。到了这个年龄,不服老不行。

  “谁啊?”陈帮有耳朵也不大好使了,跟他说话要大声一些。

  “是我啊。”陈铭笑道。

  陈帮有走出来一看,立即笑道:“原来是陈医师啊。快做快做。喂,陈医师来了,快给陈医师倒茶。”

  “帮有叔,你现在还做瓦罐么?”陈铭问道。

  “唉,做不动啰。以前一块板上方两个水缸坯子,一百多斤重,我一只手举起来,放到外面去晾晒,天色不好就搬进来。搬进搬出,不费劲似的。现在倒好,端碗饭都抖个不停。”陈帮有叹息不已。

  “帮有叔,我想跟你学做瓦罐。”陈铭说道。

  “啊?什么?”陈帮有很是吃惊,“你学这个干嘛?你当医师可比做瓦罐有出息。”

  “我不是说要做一辈子瓦罐,是要点东西。有用。”陈铭说道。

  “你要做啥,你跟我说,看我做得出来么。”陈帮有觉得陈铭没有必要为了做一个东西来学做瓦罐。

  “我要做的东西你做不了,是用来炼药的。讲究得很。祖师爷不让找别人做,必须自己做出来的才管用。”陈铭无奈地说道。

  “做瓦罐可不是一门轻松活。你真的要跟我学?”陈帮有有些担心陈铭吃一两天苦就得打退堂鼓。

  “那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化道化身就解决问题了,根本不会累。”陈铭说道。

  “这倒是。”陈帮有点点头,梅山水师会神打,别人用刀砍都伤不了,做瓦罐简直不要太容易。

  “我是水师,不能拜师,但是拜师的礼信还是要讲究。你看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学?”陈铭说道。

  “现在是新时代了,不讲究那个了。现在的年轻人,谁还来学做瓦罐啊!要不是现在政府保护,咱们这眼窑也早就垮了。现在外面卖的瓷器可比咱们的这瓦罐漂亮多了,我们这瓦罐没人喜欢,迟早要彻底淘汰的。”陈帮有现在也看开了,他们这个年龄的人,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

  陈铭笑道:“那不行,我明天给你捉只鸡来吧。”

  “不用,啥都不用拿。我家喂的鸡鸭大群大群的,你捉几只回去。”陈帮有是觉得陈铭现在一个人过日子不容易,哪里肯要东西。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学?”陈铭问道。

  “今天就可以。走,去窑里。”陈帮有立即往老屋走去。

  陈帮有家老屋里有做瓦罐的转盘,还有一个屋子专门存放陶泥。

  做瓦罐说起来也简单,就是将陶泥晾干磨成粉,然后再加水和成泥,再放在转盘上做成各种形状的器具,晾干之后再上釉,放在窑里烧制一段时间就成了陶器。但是做起来却是累人的活,每一个步骤都是要靠手艺力气到场。

  “好久没动了,这些瓦罐坯快走样了。”陈帮有看着屋子里积了厚厚灰尘的瓦罐坯说道。

  以前做瓦罐,几户人不要多久就能够凑够一窑瓦罐坯,就能够开一窑。现在那批做瓦罐的老的老,死的死,一年也很难凑一窑瓦罐。瓦罐虽然不是那么受欢迎,但是其实并不难卖出去。一车瓦罐,放在集市上轻松就能够卖出去。因为现在做瓦罐的少了,需求虽然少了,但硬性需求还真是不少。

  陈帮有偶尔来老屋做一些瓦罐,现在做瓦罐,并不是经济上的需求,纯粹是消磨时间。一辈子的手艺,不动一动,心里发慌。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