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65章 符纸

第65章 符纸

  “祖师爷,你看这支笔怎么样?”陈铭很得意地将第三支刚刚做出来的符笔拿在手中,感觉就凭着这支笔,自己就能够成为书法家。

  祖师爷已经不想说话,心好累:“还行吧。现在笔勉强是有了,符纸还没影呢。从明天开始,我教你怎么制作能够用来画符的符纸。”

  “祖师爷,现在什么纸都买得到,明天我去买几摞纸回来。”这制作三支符笔,就折腾了两三天,制作纸张只怕比这个更麻烦,陈铭好像休息一两天。

  “符纸不是一般的纸。画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本来成功率就不是很高,要是材料上还不完美,几乎没有成符的可能性。符笔、符纸、符墨三件原料都要追求完美,这样才能够提高画符的成功率。”祖师爷这次似乎耐心不错,充分强调,做出一支合格的符笔,仅仅是开了一个好头。好戏还在后头,千万不要高兴早了。

  陈铭有些恋恋不舍地将最为满意的那支符笔放下。真是有些爱不释手,越看越好看,就像看新娘子似的。

  做符纸确实比做符笔麻烦多了。第二天一大早,陈铭做完了修炼,就提着一把柴刀进了山。做符纸要选择山里最老的竹子,另外还需要几种大龙山特有的灌木。别看灌木体型不大,年份至少是五十年以上,甚至是上百年。这样的树木木质极为致密,看起来一截木料,扛在肩膀上都是死沉死沉的。就连那根老竹,也比一般的新竹要重了许多。

  这样的硬木硬竹,若是让一般的古法造纸的匠人来处理,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古法造纸,要浸坯制浆料,制成木浆需要个把月的时间。像陈铭用的这些硬料,时间可能还要翻上几番。

  但是对于水师来说,就要简单一些。这些料子只要进行一些处理,便可以拿来用。

  只是之前,陈铭还要先将造纸的工具一一制好。这事又要去找茶树村的老木匠杨小年。

  听了陈铭的简单要求之后,杨小年直摇头:“不行不行,这个我做不出来。你说的这种东西我从来没做过,就算做出来了,你也未必能用。你还不如去街上去看看,现在都不用木器家伙。你去做个不锈钢的多好,又经久耐用,还不长虫子。”

  陈铭一听,觉得挺有道理,不过对杨小年还是挺鄙视的:“你这手艺也太不行了,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陈医师,你不知道。现在城里人做家具可简单了。全是用钉子钉。搞装修连刨子、锉、锯子都不需要用。”杨小年也觉得自己学了那么多年,完全是瞎耽误工夫。结果学来的手艺完全派不上用场。

  陈铭也懒得和杨小年啰嗦,当即去了大溪铺。

  大溪铺就做不锈钢的,陈铭过去和人家一讲,别人立即用手机搜到古法造纸的工艺。

  “这东西做起来一点都不难,但是用不锈钢做出来好用不好用,我可不敢保证。而且用不锈钢做出来比用木料做的肯定要贵很多。”

  古法造纸的用具确实比较简陋,用不锈钢制作制浆槽等等,也很容易。但是要用厚一点的不锈钢板材。费用自然不便宜。

  陈铭毫不犹豫选择制作。听祖师爷说,这画符的成功率不高,以后符纸的用量肯定不少。这工具也不是一次性用,以后肯定还会反反复复使用。索性把这些工具做结实一些,可以长期使用。

  古法造纸的工具也没有什么一定的规格,陈铭和这里的师傅一起把规格确定了下来。

  制作起来倒是非常简单,几个小时的时间,人家就把陈铭要的几个工具全部制作好。

  总共花了陈铭两万多,让陈铭本来就不厚实的存款去掉了一小半。

  陈铭倒是一点都不带犹豫,付了钱,就叫了一辆车将这些东西送到了茶树村晒谷坪上。

  东西不是很沉,但块头大,不好搬。陈铭只能赶着枣红马一趟一趟,将这些工具搬到了院子里。

  屋子里是放不下这么多东西。只能临时堆在院子里。陈铭准备在屋子旁边再开辟一块地出来,搭个棚子,用来造纸工具。暂时先直接露天造纸。

  用不锈钢工具取代木制工具还真是一点影响都没有。本来古法造纸工艺是先将竹条和木料进行初步处理之后,先放到水里泡20天左右,然后再取出,根据纸张需求,将竹料与木料砍成一定长度。然后再用石灰浆将原料软化。然后经过一系列工艺,制作成木浆。

  但是对于水师来说,就简单了许多。制作成木浆的整个过程,水师只需要一步就到位了。

  水师的花骨水,便能够直接将木料竹料软化。要知道水师在化骨水的作用下,可以直接将一整根筷子吞下来。其实这耕筷子在被水师吞下之前,就已经柔软得像面条一样。

  陈铭化了一不锈钢槽的化骨水,然后将竹料与木料全部放进去,不一会儿,竹料与木料便已经彻底软化。用石舂轻松舂成混合木浆。接下来就是操纸的过程,这个过程极为复杂。陈铭尝试了很多次,都没能够制作出一张完整的黄纸出来。

  可让祖师爷逮着机会,好好地讽刺了陈铭一番。

  这造纸不比制作符笔,过程可繁杂多了也更加消耗时间。即便像陈铭这种用水法节省了大量的步骤,制作一批黄纸,依然需要差不多两天时间。一批搞砸了,就得耽误两天时间。

  第二遍的时候,陈铭就制作出十几张缺这缺那的纸张出来,但是纸张厚薄不一,也不能用来制符。

  “画符用的符纸必须是整张整张的,而且符纸的厚薄必须非常均一。任何一丁点细小了差异,都有可能导致画符失败。”祖师爷很严肃认真的说道。

  其实祖师爷是乱说的,不过是他对陈铭超乎寻常的严要求。其实陈铭第二批制作出来的符纸,还是可以剪出一些可以画符的符纸的。毕竟画符不是用整张的黄纸。

  陈铭自己也不满意,反正制作一遍,不过是浪费一些竹子木料而已,这种材料,大龙山到处都是。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