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62章 威逼

第62章 威逼

  “不对吧?”苏沫曦突然说话了,“这是十年前茶树村老会计杨正清打的移交,当时茶树村不但没有欠账,反而还有几千块钱的现金。另外村里的资产还有不少呢。也就是说现在村里这几十万的欠款是这十年里面欠下的。”

  这下马光勇尴尬了,马金贵也没有想到让马光勇做的手脚,竟然没有做干净,还把当年的移交夹在了账目里面。

  其实也不是马光勇不用心,移交需要很多人签字,作假很难做旧,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一旦出了事,背锅的肯定是他自己。所以,他并没有将这些移交销毁再做假。本来以为苏沫曦不会这么容易找得到,没想到苏沫曦没有去查账本,而是直接去翻历届会记的移交。

  “光勇,怎么回事?”马金贵怒视着马光勇。

  马光勇无奈地说道:“可能是我记错了。这些欠账应该是这十年里面欠下的。主要是最近事情太多,又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一时没想起来。”

  “那就问题了。这里欠款总计五十六万多。平均每年欠了五六万。这些钱都用到哪里去了?按道理来说,最近这些年,村里应该是有拨款了。怎么还会欠下这么多的帐呢?”苏沫曦自然知道必定是马金贵与这个马会计搞的鬼。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要将这一届的村委全给撸掉。

  马光勇连忙说道:“我记起来了,这五六十万的欠款主要是因为村里的公路修建欠下的。当时是上面拨款百分之六十,村里自筹资百分之四十。村里虽然按人头筹款,可是总额还差了不少。当时,为了将项目确定下来,村里借了五十万,总算是补齐了那百分之四十。”

  马金贵也松了一口气:“对对对,是这么回事。光勇不说,我差点记不起来了。”

  苏沫曦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不说这条公路还好,说起这条公路,苏沫曦就火冒三丈。

  “马村长,你确定这这五十多万欠款里面有五十万是修路欠下的?”苏沫曦眼睛逼视着马金贵。

  马金贵有些心虚,不敢与苏沫曦对视。

  “当时确实是因为我们自筹资金有很大的缺口,光凭我们筹集的资金离百分之四十的缺口还很大。但是我但是又急着想将这条路修好。就去借了五十万。为了借这五十万,我是拉下这张老脸,到处求爷爷拜奶奶,好不容易才从借到了五十万。”马金贵说着说着,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克己奉公的典范。

  “马村长,那条路修了才几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本来这事上面也准备放过了,不过这里突然冒出来五十万的欠款出来,这事可能就不会这么不了了之。你确定这五十万是修路欠的?”苏沫曦冷冷一笑。

  苏沫曦忍受到现在,主要是不想为自己设立障碍。而且这种事情,牵涉面肯定很广,苏沫曦如果非要将这件事情闹大,以后上上下下肯定都会有隔阂。既然要走这条路,就必须遵守一些潜规则。

  陈铭也冷哼一声:“假的终究是假的,还真的以为可以乱真?做事情还是不要太过分了,不然到时候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马金贵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直接用衣袖擦了擦。他真的是有些紧张了。这条村道是绝对经不起查的,公路虽然是承包给别人修的,但实际上没给承包商那么多钱。承包商也要赚钱,没拿到那么多钱,就只能偷工减料。更何况,当时马金贵还从里面薅出了他家一幢房子的建材出来。

  这五十多万的欠款根本就是马金贵这几天做出来的。马金贵要在离任之前再捞一大笔,然后顺手给苏沫曦这个新人挖一个大坑。

  可没想到苏沫曦远比他想像的要聪明得多,更为棘手的是,陈铭竟然莫名其妙地跳出来帮忙。

  “要不还是算了。我去找当初的包工头,以公路质量问题为由,把这一笔欠款全部给清了。”马金贵说道。

  “去掉了这五十万,那剩下的几万块呢?”苏沫曦还是不满意。

  “那就让包工头再多出几万块,把村里的那笔欠款全部给清理干净。”马金贵无奈地说道。

  “这账本我会从头至尾,仔仔细细地审核。马会计要是想起了什么,最好现在就说出来。否则,等到我从里面查出了猫腻,我是会直接把你们交到县纪检去。”苏沫曦用警告的眼神看向马光勇。

  马光勇有些站立不稳,怕了怕了,求助地看向马金贵。

  马金贵也是头大:“你看我做什么?账又不是我记的。”

  “马会计,贪污是要坐牢的。你想想清楚,如果记起来什么,最好尽快告诉我。否则,等我把账目全厘清了,那就只能公事公办。到时候,谁也保不住你。账是你管,这里面的亏空,那就是你一个人背黑锅。”苏沫曦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反正不打算用这些人了,直接往死里得罪,还施展一招离间计,让敌人狗咬狗。

  陈铭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又不傻,自然知道苏沫曦在干什么。还真是没看出来,这婆娘长得漂漂亮亮的,心蛮黑的,难怪老子也被坑了。这种婆娘一定要离得远远的,否则,将来被她卖了,还帮她数钱。现在看到马金贵和马光勇被坑,心里反而觉得畅快了不少。

  马光勇没撑多久,当天就老老实实把茶树村的真实账目给交待了,一些被他藏起来的报销凭证,也找了出来。里面还有一些私人借款没有冲账,基本上都是马金贵欠下的。这家伙完全就是把茶树村公家的钱当成他家的小金库。

  被苏沫曦一吓唬,马金贵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将这些缺口补上。可让马金贵家吐了一大口血。可惜终究还是不能将他这些年吐下去的全部吐出来。

  “这种人就应该关到牢房里去。”陈铭有些不解恨。

  “我倒是也想,其实就算交上去,马金贵可能也坐不了多久的牢。这样一做,茶树村的这条公路就别想修了。因为马金贵,把上上下下的人全给得罪死了,他们还能批这条公路才怪。”苏沫曦冷静得很。

  陈铭也想得清楚,修路的事情更重要。批不到项目,光靠茶树村村民的力量,这条路几乎不可能修好。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