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61章 茶树村的由来

第61章 茶树村的由来

  “你有什么事?不许找借口,男人说话要算话。”苏沫曦一下子就堵住了陈铭的嘴。

  “真有事。最近被祖师爷逼着练功呢。梅山水师才是我的本职工作。”陈铭说道。

  “行,没关系,不耽误你练功。但是你还是得帮我。以后村委正常开展工作,我可以让你自由安排时间。”苏沫曦说道。

  陈铭作茧自缚,现在想找借口总是被苏沫曦给堵住了退路。又拉不下面子反悔,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我们第一步干嘛?”陈铭问道。

  “第一步当然是去和马金贵进行交接。我担心时间拖长了,会让马金贵抓住机会做了手脚。”苏沫曦知道马金贵这老家伙老奸巨猾,时间拖得越久,马金贵做手脚的机会更多。

  “那也晚了。这狗东西早就知道干不长了,要做手脚早就做了。这老狗心黑得很,黄泥巴过他的手都要刮三尺厚。只怕他不会给你留下一个好摊子。”陈铭担心地说道。

  “他要是不过分就算了,否则的话,新账老账,我一次跟他全算清楚。”苏沫曦也不是个好欺负的。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陈铭无所谓,马金贵倒霉也是活该,在村里没干过几件好事。别的事陈铭没觉得怎么样,村道修成那个样子,就很让陈铭厌恶了。

  陈铭与苏沫曦赶到村部到时候,马金贵与村里的会计马光勇已经等在村里的小会议室里了。

  “苏支书,村里的账目我让马会计全部带了过来。村里的公章等等也都在这里。”马金贵说道。

  苏沫曦先看了一眼村里财务的结余,结果发现村里的账上不仅一分钱都没有,还倒欠了几十万。

  “马村长,这个账不对吧?村里怎么欠了这么多?”苏沫曦一看就皱起了眉头。

  “对不住啊,苏支书。给你留这么大一个窟窿,我也是不想的,但是没办法,村里没有什么收入来源,但是用钱的地方不少。每年都会留下一些欠账,日积月累,就变成这么多了。”马金贵说道。

  顿了一下,马金贵继续说道:“也就是这几年好一些,上面下来领导一般不在村里吃喝。以前每次领导下来,村里都是要负责接待的。别看每次这个费用不是很高,日积月累,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不当家不知油盐贵,等你以后管起茶树村这个家,就知道这日子不好过了。”

  一旁的会计马光勇也附和道:“村里的账目都是一笔一笔记在上面的,绝对不会有错。苏支书可以好好查查账目,如果账目出现问题,我马光勇负责到底。”

  马金贵也很硬气地说道:“我们是茶树村的人,跑也不掉,你要是查出账目有问题,可以让上级部门来处理我们。报案让警察来抓我们也可以。”

  苏沫曦笑了笑:“马村长言重了。不过为了避免未来出现争议,我还是要厘清一下这本账目。毕竟我现在刚来,一头雾水,对茶树村的财物财产状况一无所知。”

  对于查账本这些事情,陈铭就不是很清楚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站在一边袖手旁观。

  苏沫曦在一旁查账本,马金贵与马光勇坐在一旁等待。

  马金贵微笑着看着陈铭:“陈医师,苏支书才来,你这么快就认识她了?”

  “苏支书前面来过咱们村里,正好碰到我,去我家吃了一顿饭。之前她说来我们村里当支书,我还以为她骗人呢。没想到还真跑过来了。结果把我抓到这里来给她跑腿。”陈铭确实是心不甘情不愿。

  不过马金贵不信,但他也不敢得罪陈铭,只是隐晦地说道:“咱们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真是没办法,这个亏空也不完全是在我手里亏空的,我接手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大的亏空了。以前村里没有一分钱的办公经费,所有开支都是由村里自己筹措,就连村干部的工资也是由村里自行筹措的。”

  “以前你们不是还可以收超生罚款么?超生一个罚几千上万,那些钱难道不给你们村干部提留?”陈铭才不相信马金贵的鬼话。

  “提留是提留。但不多。大头是要上交的,提留的部分乡里占了大部分,他们吃肉,我们就是喝点汤。”马金贵苦笑着摇摇头。

  “我记得村部周围这里,以前都是公家的土地,这里还有一个瓦罐窑,以前每年都要收租金的。现在这些地方都成了私人宅基地,建了房子。这些地难道是你们村干部私自分给他们的?”陈铭继续问道。

  马金贵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咱们农村的地,能值几个钱,一个宅基地我收你一万块,你愿意要么?”马金贵问道。

  “我是不会要,但咱们村别人未必不想要。毕竟在村部这周围建房子,光是运费搬运的开支就要省几万块。”陈铭虽然没建过房子,但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马金贵有些尴尬,村部周围以前有茶树村供销社、农技站、茶树村小学、茶树村瓦窑等等,后来这些房屋都年久失修垮掉了,地基就被他们一点一点的卖掉了,卖地基的钱,根本就没入账,全被他们几个村干部私下分了。他们村干部也基本上在这里拿了宅基地建了房子。一分钱都没有花。慢慢地,茶树村的公共用地已经十不存一。

  “对了,园艺场还没被你们卖给私人吧?”陈铭问道。

  马金贵尴尬地笑了笑:“也,也,现在也是私人的了。”

  “园艺场也被你们卖掉了?”陈铭有些吃惊。

  “也不是卖掉,这园艺场承包出去的年数比较多,而且是承包给很多家,时间一长,这些都变成私人的了,现在想收也收不回。毕竟这是历史遗留问题。”马金贵说道。

  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承包园艺场的基本上都是村干部,马金贵家也在园艺场占了老大一块。村里的园艺场就这么被村干部前赴后继地瓜分得干干净净。

  茶树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茶树村的茶树当年远近有名,只是随着到生产队时期,各个村都在建园艺场,茶树村的名气反而被削弱了。到现在,甚至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这个名字的由来。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