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52章 打赌

第52章 打赌

  “我就是有点不明白,你为什么敢贸然到我家去吃饭?”这个问题不得到答案,陈铭就感觉有些不舒服。

  苏沫曦笑道:“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认识你。我来之前就对你有所了解了。一个不为钱治病救人的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你见过我?不可能!我敢肯定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陈铭非常确定,虽说水师不一定能够过目不忘,但是男孩子对漂亮的女孩子绝对能够恋恋不忘。

  “咯咯咯。”见陈铭这么认真,苏沫曦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陈铭抓了抓脑袋,城里人怎么一个个神经兮兮的?这又有什么好笑的呢?

  “我说的见过你不是和你见过面,而是在别的地方见过你。你上次在大龙山给你接腿、治疗伤口,都被他们用手机拍了下来,然后传到了网上。我是在网上看到的。”苏沫曦在确认了分派到茶树村之后,就四处查找茶树村的资料,没想到在网上竟然发现了与茶树村相关的视屏,看到了茶树村的民间神医。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这么巧,来茶树村私访,碰到的唯一一个茶树村村民就是这个民间神医。

  苏沫曦打开手机APP,将之前收藏的一个视频照了出来:“你看,这是不是你?”

  陈铭凑过去一看,原来就是上一回马文林和他的那几个同学进山遇险的时候拍的。

  “你们城里人真无聊,这有什么好拍的?”陈铭没觉得这有什么稀奇的。对自己被拍的情况也没有恼怒。

  “你说你没有医师资格证,就不敢救人,其实像你这种情况,也是可以办法申请医师资格证的。”苏沫曦早就为了这事查询过专业人士。

  “不可能吧。我又没学过医学。更何况,我们这梅山医术是没有得到医学界认可的。别人还觉得我们是在搞封建迷信呢。”陈铭摇摇头。

  “是真的。你这个可以走确有专长的路子,只需要需要满足以下条件:一是依法从事传统医学临床实践5年以上;二是掌握独具特色、安全有效的传统医学诊疗技术。我觉得你的梅山医术正是独具特色而且有效的传统医学诊疗技术啊。当然不可能这么容易,还是需要走一些流程。甚至需要不短的时间。”苏沫曦说道。

  “我真的有可能拿到医师资格证?”陈铭来了兴趣,如果能够拿到医师资格证,以后自己给人看病,就不用畏手畏脚,向别人收钱也理直气壮。后面这个好处是最重要的。

  “当然有可能。不过,操作可能会比较复杂一些。对了,你读过高中没?”苏沫曦问道。

  陈铭点点头:“有高中毕业证。”

  “那就好办。你可以选择跟师学习五年,然后再有两名中医类别执业医师推荐,就可以参加考试。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苏沫曦说道。

  “也就是说,最后还是要考?”陈铭问道。

  “考是肯定要考的。应该比正常的职业医师资格证考试要容易一些。”苏沫曦点点头。

  “那不是白说。我要是能够考得过,何必还跑去跟师学习?再说了,我梅山水师已经有传承师门,不可能另外再拜师。”陈铭摇摇头,这算什么好消息?

  “我再给你问问。看能不能把拜师环节给免了。毕竟你的医术也是一代传一代传承下来的。”苏沫曦并没有放弃。

  陈铭看了苏沫曦一眼:“你为什么要帮我?”

  苏沫曦笑了笑:“帮你其实也是帮我自己。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来茶树村工作了。茶树村唯一能治病救人的就是你,深受村民的爱戴,跟你打好关系,就能够更容易与村民打好关系。”

  “你是乡里的干部?”陈铭问道。

  苏沫曦摇摇头:“不是,我是到茶树村来当村干部。”

  “你是大学生吧?”陈铭又问道。

  苏沫曦点点头:“我对农村比较感兴趣,大学毕业就考了村官选调生。”

  “大学生干啥不在城里工作,跑农村里来干什么?这不是瞎胡闹么?你没在农村待过,等你真的来了茶树村,有你哭的时候。”陈铭摇摇头。

  “你别小看人。我能够吃苦!而且,我觉得农村里的生活不也挺有意思的么?”苏沫曦感觉自己被陈铭看扁了,有些不满。

  “农村不是你旅游时看到的那个表面的样子。农民也不都是淳朴老实。你要是能够在茶树村待够一年,算你厉害。”陈铭说道。

  “陈医师,要不我们打个赌,如果我在这里待满了一年,以后有什么事情,你要无条件帮我。”苏沫曦说道。

  陈铭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只要你在茶树村为茶树村的老百姓办一天的事,我就无条件帮你。”

  “好。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你可千万别后悔,刚才我们的对话,我用手机录下来了。”苏沫曦笑着挥了挥手中的手机。

  陈铭一点都不在乎,他根本不相信像苏沫曦这么娇滴滴的城里女孩,能够在茶树村待得下去。

  城里人到乡下旅游,看到的都是农村最美好的。美丽的风景,淳朴的乡风,其实他们只是看到最光鲜的表面。但在农村生活的人,才能够真正体会到乡村最灰暗的一面。那才是乡村最真实的东西。知识青年下乡那会,城里的知识青年就深刻认识和体验了真正的农村。对于那些人来说,农村是一场劫难。

  “你跟我说说茶树村的情况呗。说说,村里唯一的一条路为什么烂成那个样子。我查了一下茶树村的情况,发现那条路修了才几年,怎么就烂成那个样子了?”苏沫曦问道。

  “村干部把修路钱都装到自己口袋里去了。当时修路,村里按人头收了1000块钱一个人。这种村级路,修建的时候,国家拨款百分之六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自筹。本来是足够修建一条高质量水泥路的。结果才修建了几年,这条路就烂成这个样子了。”陈铭当时也是出了一千块钱的。

  结果不仅路没有修到各家各户,宽度也没有达标,更是建了没几年就烂。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