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42章 雪霜水

第42章 雪霜水

  张海林用铁钳夹着铁块,放在铁砧上准备捶打的时候,一锤子下去,那铁块就蹦了,直奔张海林脑门,张海林慌乱中,用胳膊挡了一下。烧得红红的铁块在张海林胳膊上烫了一下,烫伤了老大一块。

  “这怎么得了,肯定要留下疤痕的。”

  “哎呀,这小孩子也太顽皮了。”

  “快送医院吧!”

  街坊们纷纷围了过来。

  只是大溪乡哪里来的医院?原来有个卫生所,现在也早没了。现在卫生所的房子早就拆了,地基成了别人家的宅基地。

  原本大溪乡要恢复以前的卫生所,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加上县财政也不给力,就一直都没有下文。

  “快去叫车,烫成这个样子,最好是送市里的医院才行。可别留下了残疾。”

  张铣初快六十多岁了,平时也是个暴脾气,可是这个时候他完全没有了主意。这孙子可是他的心肝尖尖啊!

  “别慌,别慌,给我看看。”陈铭走过去说道。

  陈铭这个时候也没想太多,什么医师资格证,他压根没当回事。梅山水师没有怕事的,自己有这本事,能治病救人,还能畏畏缩缩,像什么男子汉?

  “小伙子,你莫乱来,烫上成这个样子,碰一下,就可能掉一块肉呢。”旁边的人连忙警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张铣初也慌了:“你别乱动!弄坏了我孙子,我跟你拼命!”

  陈铭很是平静:“你们可能不认得我,但是应该听说过我老爹。我老爹叫陈宏义,茶树村的!”

  大溪铺的老人一提起陈宏义,没有人没听说过。

  “你说的可是陈医师?茶树村那个梅山(大溪人把梅山水师简称为梅山)?”立即有人问道。

  陈铭点点头:“是的。”

  “那你落了梅山没有?(成为了梅山水师没有?)”又有人问道。

  陈铭点点头:“化水的本事虽然比不上老爹,但也不会差多少。这孩子的手臂要想不留下疤痕,除了梅山水法,我不知道还有哪里能够办得到!”

  “张师傅,要是陈宏义的儿子,应该真有这么本事。海林这烫伤,就算放到省医院去,也肯定会留下疤痕。但是用梅山水法,完全可以不留疤痕的。我看最好让陈医师试试。实在不行,再送去医院也不迟。”这时,有个老人开始劝说张铣初。

  也幸好这是大溪铺,中老年人没有没听说过陈宏义的名号的,上了年纪的也没有没见识过梅山水法的神奇的。

  张铣初也亲身见识过梅山水师的神奇。而且,这些手艺人,或多或少与梅山水师有着一点关联。很多匠人本身就是梅山教的传承。

  此时的张铣初完全是六神无主,一下子听说陈宏义的名头,立即将陈铭当做了救命稻草。这个壮硕的老人,竟然直接冲到陈铭面前跪了下去:“陈医师!救救我孙子吧!”

  “别慌,别慌,你孙子这是皮外伤,又不致命。”陈铭连忙将张铣初扶了起来。

  陈铭让人端了一碗水来,然后直接当场开始化水:“奉请雪霜龙树王,急急与我下坛场,……吾奉龙树王、雪一姑、二姑、三姑、雪霜和尚到此,急急如律令。”

  陈铭这化的是雪霜水,专门用来治疗烫伤。陈铭直接蕉着往张海林身上洒,一开始还在痛苦哀嚎的张海林,哭着哭着就不哭了。

  “快看快看,烫伤的地方开始慢慢恢复了!”有眼尖的很快看到烫伤部位的变化。

  本来张海林的手臂上的皮都已经像烙铁烫死的猪皮一样焦黄了,但是在沾了雪霜水之后,竟然又慢慢地复活了。不过最表层的那层死皮自然是不可能恢复原状。却变成了一张焦黄的膜一样。但是张海林烫伤部位的深层已经从开始的青紫慢慢地恢复成原本的颜色。

  “海林,你感觉怎么样?”张铣初焦急地问道。

  张海林破涕为笑:“爷爷,我的手好了,一点都不痛了。”

  陈铭没有去管这些,继续不停地蕉着碗里的水往张海林胳膊上洒。

  “陈医师。海林的手臂烫伤彻底还了没?不会留下疤痕吧?”张铣初殷切地看着陈铭。

  陈铭点点头:“大体上是好了。不过后面还得主意一下,毕竟是烫死了一层皮,这层皮掉了,下面的皮很嫩,很容易擦破。今天还好,来得及时,没有起泡,否则,我就没办法了。”

  “厉害!年纪轻轻的,这化水的本事可一点都不比陈宏义差啊。”

  “是啊。我怎么感觉他比陈宏义当年还要更强呢?”

  “好人一家,烂草一地。陈宏义当年救人无数,现在他儿子又是一个热心肠。现在你去医院,不交钱谁给你治。小伙子救人,一分钱没问要,就开始动手治伤了。”

  “就算他不问你要,你还敢少了水师的钱?”

  “那是没人敢这样搞。命重要还是钱重要?谁蠢到去得罪水师的地步?”

  立即有街坊去提醒张铣初。

  “张师傅,赶紧给陈医师封个红包。水师出手不能放空的。”

  张铣初激动得老泪纵横,孙子伤成这个样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儿子儿媳交代。现在孙子不会留下疤痕,他总算放下了心。这时被别人一提醒,连忙去房子里封了一个红包出来。里面塞得鼓鼓的,一看就知道份量不轻。

  不过这一回,陈铭没有收钱:“这事与我也有一点关系。今天我若是不来定做犁,你也不会开炉,你孙子就不会出这档子事。红包我不收了,待会你给我做的犁,我就不付钱了。就当是你孙子的医药费吧。”

  “那可不行。虽然今天我是因为做你的活才开的炉,但是我孙子烫伤,跟你没什么关系。都是我们大人没看护好。我开门做生意,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都怪顾客,以后还有谁敢光顾我的铁匠铺子?”张铣初霸蛮将红包塞到陈铭手中。

  说陈铭一点都不眼馋这红包里厚厚的一扎钱是根本不可能的。陈铭还想着赚钱建牛栏马棚,还想着建大房子娶漂亮婆娘呢。但水师还是要脸的,不是什么钱都往口袋里塞。

  大溪铺的街坊们也纷纷劝说陈铭收下红包。

  “陈医师,你就手下吧。你不收,张师傅也不安心啊。”

  “这是你应得的。这样的烫伤,送到医院去可不是一笔小钱能够交得了差的。治疗效果肯定达不到这个程度。”

  “陈医师,你就别客气了。赶紧收下吧!”

  ……

  最后,陈铭见盛情难却,勉为其难地将这个大红包塞进了口袋里,当真是塞啊,差点没把裤子弄破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