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40章 败落的铁匠铺

第40章 败落的铁匠铺

  陈铭心想,与其在空空如也的菜地做无用功,还不如把这周围的荒地给挖了。陈铭屋子附近的荒地可以说都是陈铭家的,可以用来做宅地基,也可以开了荒,用来种菜种果树。

  家里就一个人,之前开垦的几分地用来种菜,已经足够一个人吃的了。所以,陈铭准备开挖荒地用来种树。

  这里的土质不是很好,要不然也早就被开了荒。种果树也够呛,大抵上种出来的果树结的果也是没法吃的。不过,别人种不了果树,陈铭未必种不了。梅山水师的水法虽不能说万能,但还是有奇妙之处。

  陈铭一锄头挖下去,就知道为什么这地方不长树,只长灌木荆棘。陈铭这一锄头下去,只挖进去几公分,下面就传来金属与石头的撞击声。陈铭将土挖开,发现这里的土层竟然只有薄薄的几公分,下面便已经是泥土与碎石混杂。陈铭的锄头刃上面崩掉了一大块。

  “这样的土还能种出果树来?”陈铭开始有些不自信了。

  虽然有这个怀疑,但陈铭没有停下来,反正要被祖师爷折腾,在哪折腾不是折腾?至少在这里也省得走路。

  要不是有几道化身加身,陈铭还真坚持不了多久。要是一般人来挖这地,保准挖不了一会,就会手上磨起血泡。陈铭双手一点事没有,甚至都没怎么感觉到痛。

  开荒的速度不是很快,陈铭却一点都不着急。每天开挖一点是一点。

  枣红马早早的出去吃“自助餐”,日头有些晒人的时候,又自己跑了回来。看到陈铭在开荒,还特地跑过去,用脑袋在陈铭身上蹭了蹭。

  陈铭一看这枣红马,用力拍了一下大腿:哎呀!傻了,用马来翻耕一下不就行了么?

  枣红马还蹭得很热情,它努力地向新主人表达自己的爱戴,却不知道这个新主人已经开始算计它了。

  陈铭想到这里,用手里的锄头一扔,便跑到马岩家去了。

  “用马来犁地?这个我可不懂,咱们茶树村从来没有人用牲口来犁地的。我们这里的土板紧板紧的,就是牲口也拉不动犁。电视里倒是看过北方人用牲口犁地。只是他们用的犁,和我们犁田用的犁有些不大一样。具体还有什么区别,我也说不出来,毕竟也没见过犁地的犁长什么样。”马青汉说道。

  陈铭看了看犁田的犁,这么大的犁,别说去犁旱地,就是拉着犁在路上走,那枣红马都拉不动。

  “有个人可能知道。”马青汉想起来一个人。

  “谁?”陈铭问道。

  “乡里的那个铁匠铺子的铁匠师傅可能知道。他以前给生产队打农具,那个时候好像有村里用过犁地的犁。”马青汉说道。

  大溪乡的铁匠铺坐落在大溪铺的路边,老铁匠师傅叫张铣初。祖辈都是铁匠。大溪乡的村民家里用的农具、刀具几乎大部分是他们家打造的。

  但是到了张铣初这一代,这门手艺怕是要断在他手里了。不是张铣初无后,而是他的两个儿子,没有一个人与愿意继承他的这个工作岗位。

  打铁是个累人的活,别看勉强算是技术工种,但是比种地还要累。每天围在火炉边,皮肤被炉火熏得比腊肉还要红,都红里发黑。同时,打铁也是脏活,穿不得一身好衣服。

  要是放在以前,打铁这么技术活的确是个很不错的营生,手里有门手艺,讨婆娘也比别人容易一些。

  “那我明天去大溪铺看看。”陈铭说道。

  第二天,陈铭就步行前往大溪铺。

  路上,一辆SUV在陈铭身边停了下来。

  马金贵从车窗探出脑袋:“陈医师,你这是准备去哪?”

  “去大溪铺买点东西。”陈铭随口说道,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走。

  马金贵连忙将车开动,缓缓地追上了陈铭:“我也是去乡里。顺便带你过去吧。”

  “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陈铭也不客气,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去。

  “去买建筑材料?”马金贵问道。

  “不是。去铁匠铺看看。”陈铭说道。

  “陈医师,现在都兴机械化了,你买头牛,太不划算了。牛一年四季要喂养,而且效率不高。不如用翻耕机。将来村里的路要是修通了,用翻耕机翻耕,可比用牛快得多,也不要花多少钱。”马金贵说道。

  “咱们村这路,哪年才能修好?好不容易修了,用了才几年就成这德行了。”陈铭倒不是故意讽刺马金贵,而是随口就说出来了。

  马金贵有些尴尬:“我最近都在乡里县里跑,有了一些眉目。就是还有些条件我们没满足。”

  “什么条件没满足?”陈铭看了马金贵一眼,感觉马金贵今天这么热情的搭自己去大溪铺并不是那么单纯。

  “县里说,只要我们拉到了投资,就能够把路修起来。不用我们村的人花一分钱,而且把路修到各家各户。”马金贵说道。

  “那你就去拉投资呗。不过人家城里人也不蠢,不会白白拿钱过来砸咱们乡里人的脑袋,你别把全村人卖就是。”陈铭知道马金贵肯定说的是上次来的那些城里人。陈铭对上次那些人很排斥,印象非常不好。

  听陈铭这么一说,马金贵知道这事说不成了。马金贵同样不喜欢黄嘉伟那样的奸商。但是为了保住自己这个村长的位置,他才这么卖力的去县里乡里跑。

  陈铭在铁匠铺附近下了车,然后步行过去。

  马金贵看着陈铭的背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打陈铭的主意,总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觉。

  铁匠铺现在的生意已经不像当年那么红火了,这种容易生锈的铁刀已经被不锈钢刀所替代。农村日渐萧条,很多农具已经不再需要。

  张铣初也老了,有些挥不动那沉重的铁锤,每天开着铁匠铺的铺门,躺在竹椅子上打盹。

  陈铭一走进铁匠铺子,迎面一股热浪扑来。

  “老师傅,铁匠铺现在还打东西吧?”陈铭问道。

  “看你说的,铺子开着门,还能不做生意?你要打什么?”张铣初睁开眼睛看了陈铭一眼。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