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38章 家中又添一口

第38章 家中又添一口

  “八百块也太少了一点,要不,一千四,我再少两百。”罗万财很不甘心地说道。

  “就一匹快死的马,你还想要一千。就八百,多一分也不给。陈医师,他不买,我们去买匹更好的。牵回去就能干活。现在到处都通了路,马根本不值钱。看着吧。用不了多久,我们茶树村也会户户通马路。到时候,养着一匹马就是个累赘。”杨成旺拉着陈铭就要走。

  见杨成旺铁了心要走,罗万财婆娘倒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当家的,你留着这马当祖宗供着啊?真要是死了,一分钱都不值了。现在还能回八百块。出去打零工了,我在家里要带人,可没工夫去放牛。”

  罗万财一想,也觉得这马留着自己损失更大。现在随便去哪里打零工,都是一两百一天。要是因为这马,打不成零工,亏得反而更多。见杨成旺已经快要走出自家院子,连忙追了上去。

  “老庚,老庚,咱们亲如兄弟,价钱好商量吧。你说八百,就八百。我依你还不成吗?我真的是血亏了。”罗万财哭丧着说道。

  这一次,他是真的肉痛。卖得太便宜了。也没办法,谁让现在到处都通了公路,马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买一辆两三千的电动三轮车,跑得比马快,拉得比马多,还不用喂草,平时还可以载人。真是太方便了。

  罗万财想卖了马去买一辆电动三轮车,可没想到马一下子很那卖出去了。

  “八百我还不想报要了呢。”杨成旺得意地说道。

  陈铭本来就是出来买砖的,身上带了现金,当场就把钱全付清了。

  买好了马,陈铭准备立即回去。这马的状况很糟糕,需要好好调养一下。

  “菜都已经准备好了,没骗你。好不容易来一回,怎么也要吃了饭再回去。”罗万财很热情地说道。

  其实这都是客套话,罗万财家根本没杀鸡。不过,陈铭与杨成旺真要流下来,罗万财再肉痛,这鸡也得杀。

  “算了。我今天还要去集市买点东西。”陈铭不在这里吃饭,杨成旺也觉得这饭吃起来没意思。

  陈铭买了马,自然不能够再坐杨成旺的三轮车回去,好在两个村之间虽然没有直接通马路,但小路还是通的。陈铭走小路,比走公路少绕很多路程。

  马背上还驮着马鞍,这是罗万财免费赠送的。倒不是罗万财大气,而是这马鞍已经磨损得很厉害,加上他家的马也卖了,这马鞍留着,大抵上也是当废品扔掉了。还不如送个人情。

  虽然套上了马鞍,陈铭一点骑上去的想法都没有。这马都成这个样子了,再驮个人,还能不能走得到茶树村都难说。

  路也不远,大约四五里路。只是如今这小路几乎没人走了,到处长满了半个人高的灌木和茅草。走起来,确实是一路荆棘。

  走了一个多小时,陈铭才牵着马回到了家里。现在牛栏没建好,接下来怕是还要多建一间,用来拴马。

  小奶狗迎了出来,发现家里又添了一个大个子。汪汪汪地冲着枣红马叫了半天,似乎是在向枣红马宣示自己老大的地位。枣红马俯瞰着小奶狗,带着戏谑的神情,马蹄在地上哒哒哒敲了几下。似乎在向小奶狗说道:小不点,准备好了吗?

  大公鸡站在巨石上,冷艳看着下面正在发生着的一切:谁的地位高,这不是一目了然么?

  陈铭直接将马鞍卸,然后牵着枣红马来到小溪边,一桶一桶的水用力地往枣红马身上冲,然后用刷子使劲地刷。冲了不知道几十桶水之后,总算让枣红马恢复了原色。枣红马身上的马毛都掉了不少。

  牛栏马栏还没有建成,陈铭只能将枣红马拴在院子里的柚子树下。等吃过了午饭,陈铭准备牵着枣红马去山里。这枣红马光吃草还不够,还得喂些精细粮食。

  枣红马对这个新家似乎很快就适应了,被拴在柚子树下,它一点都不挣扎,反而是直接在树下躺了下来。

  这枣红马很精啊,它似乎一来就感受到陈铭这院子里的与众不同。它感觉到这里有一股对它非常有益的气息。

  陈铭吃过了午饭,就牵着枣红马出了门。

  如今茶树村的牛只剩下几只,田埂上到处都长满了茂盛的草,没有牛来关顾。随便找个地方,都能够让枣红马饱餐一顿。

  陈铭在枣红马脑袋上敲了一下:“以后自己出来找食,吃饱了自己回去。千万别偷庄稼吃,不然有你好受的。”

  枣红马用脑袋蹭了蹭陈铭的手,甩了甩尾巴,也不知道它听明白了没有。陈铭并不担心枣红马没听懂,反正他最后有办法来驯服这家伙。

  牵着枣红马在田埂上吃了一会,陈铭便觉得无聊了,直接把枣红马的缰绳搭在马背上,拍了拍枣红马的脑袋,让它自己吃草去。

  脱离了陈铭的限制,枣红马丝毫没有逃走的念头,老老实实地收割嫩绿的青草。这枣红马对食物一点都不挑剔,只要是嫩绿的叶子,它都是一路扫过去。它吃过的地方,好像用镰刀割了一遍一般。草的高度直接矮了一截。

  小溪水清澈透明,可以看清楚水底随着水流飘荡的水草。水至清则无鱼。这么清澈的小溪里面,很少会有很大的鱼,但是各种小鱼却成群结队。这种小鱼一点都不比大鱼便宜,反而要贵许多。这样的小鱼,新鲜的也能够卖几十块钱一斤。要是熏干了,价格更贵,几十块钱一两。不过这种小鱼虽然成群结队,真正捕捞起来,凑一斤都不容易。

  陈铭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双脚放在水里,任凭溪流的冲击。不时地有胆大的小鱼游过来,似乎把陈铭的脚当成了食物。

  恍惚间,陈铭似乎听到了一声斥责。

  “你这个懒徒弟!竟然在这里躲懒!有闲工夫也不晓得练习化水!难怪道行这么差劲。”

  陈铭被吓了一条,一滑就掉到了水里。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