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33章 想拐带一头牛

第33章 想拐带一头牛

  “那没问题,以后你找我来要就是了。”陈铭也是投桃报李。梅山水师小气归小气,从不白占别人便宜。当然也不会白白让别人占便宜。

  那水牛下了田,扛这犁就一个劲地往前冲。那稻田的泥土就如同翻嫩豆腐一样,一卷一卷地翻过来。

  芦苇根系发达,用锄头挖的话,一挖就是一大块,所以翻耕是非常费力气的,也非常辛苦。

  陈铭这稻田,让别人拿水牛来翻耕,出三百一亩,别人都未必愿意来。也就是马青汉家承了陈铭的救命恩情,莫说耕一亩田,就是把他家的牛送诶陈铭,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马青汉养这水牛养得精细得很,每天将这水牛身上刷得干干净净,早上傍晚要牵出去吃草,专门挑那种最嫩最甘甜的草。放牛的时候,还得背个竹篓,拿把镰刀,把那些牛儿吃不到的草割下来,回家的时候,让水牛吃。这水牛才能长膘。村里人都笑马青汉,说他对他婆娘都没对他家水牛那么上心。讲句良心话,马青汉对婆娘还是算上心的。

  这水牛就算是膘肥体壮,平时要来耕这种田,拉过去一趟,就得气喘吁吁。但是,今天却奇了怪,拉着犁一口气走过去,又走回来,根本不带喘气。好像越走越有劲。

  马青汉手中拿着的竹条都没派上用场,反而有些追不上,喘着气在扶着犁追赶。

  “过瘾,过瘾,从来没这么爽快犁田!”马青汉兴奋地喊道。

  马岩和陈铭两个人拿着锄头跟在后面,有些没犁好的地方,就用锄头挖一下。有些太长的芦苇杆还得清理出去。

  “讲句老实话,要不是我家婆娘难产被你救了,我以前是不怎么相信梅山水法的。谁晓得,让你救了一回,还救二回。”马岩感叹不已。

  陈铭哈哈一笑:“我要不是学了这个,只怕也是不相信的。”

  “陈医师,你以后真不打算到外面去啊?咱们茶树村毕竟是农村,现在年轻人都跑外面去了,尤其是女孩子。你看咱们茶树村的女孩子,有几个留在村里的?都是嫁了人去城里买房子,再也不回来了。别说金贵把公路修成这个样子,就算路修好了,又有几个愿意一辈子留在这山里的?以后村里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我婆娘也准备等孩子断了奶,就到外面去打工去。以后努力攒钱在城里买房子,让娃在城里去上学。”马岩看了马青汉一眼,心里知道父亲是想让儿女陪伴左右的。可是现在这个年代,哪个年轻人能够抵制得住外面花花世界的诱惑。

  “我现在还没打算出去。先把田养起来,再弄些别的。要是以后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也跟你们去城里打工去。”陈铭说道。

  “你要去打什么工啊。你有这门手艺,去哪里都有口饭吃。要是能够弄个医师资格证就好了,就算去城里开诊所都行。”马岩有些遗憾陈铭这一身本事,却没有施展的地方。

  “马岩,马岩,快来把牛拉住!快拉住!”马青汉有些慌,他实在是有些跟不住了。都快被水牛给拖着走了。

  马岩与陈铭连忙跑了过去,两个人一起将水牛拉住。

  那水牛还发疯一般往前冲,马岩和陈铭两个人都差点没按住。

  陈铭往水牛牛角正中间,拍了一下,说了一声:“畜生!莫乱跑!”

  那头水牛立即停了下来。实际上,陈铭是用了一个解水法。之前给水牛化水,让水牛充满力气,现在水法解除,水牛就立即被打回原形。干了这么久的活,虽然有水法加持,它同样是要消耗一定的体力的。只是之前,这水牛感觉不到。所以,一直能够拼命地拉犁。

  “你这短命的,我怎么喊你也不停,差点要了老子的命!看来是要把你给吃牛肉了。”马青汉走过来,将犁卸下,然后牵着水牛去了田边。那里,马青汉准备了一竹篓青草。

  “马叔,要不给它喂点精的吧?干这么重的活,得吃点好的才行。”陈铭忘记了给这水牛准备食物。一般请别人的牛来耕田,主家是应该准备好青草。甚至还要准备一些精细的食物喂牛。

  “不用不用,这家伙一年到头也干不了几天活,长了一身的膘。要不是这牛养出了感情,这牛早就卖给牛贩子了。”马青汉是真的养出感情了。这牛虽然不像狗那么会讨主人喜欢,但是养得久了,知道了它的习性,就把它当家人一样。一想到被牛贩子买过去,就宰了卖肉,他就心疼不已。

  “马叔,这牛你要是不想养了,就卖给我吧。我养着它。我想多养些田,这牛壮实。”陈铭随口说了一句。

  “你要是要,直接牵回家去就是。你都救了我家三口人了,我还舍不得一头水牛?不过叔要跟你讲,养水牛不划算。要想养牛赚钱,得养黄牛。水牛不值钱,吃得又多。就算干活干得好,还能干得过耕田机?现在外面很多村子都用上耕田机了,一亩田百把块就给你翻耕。耕得一点都不比牛差。以后养这水牛,真的就是供着一个活祖宗。”马青汉不是舍不得牛,而是担心给陈铭添了一个累赘。

  “没事。这牛要是我养,基本上不要操什么心。不过肯定没有马叔养得这么精细。牛不能白要,我占点便宜,就按照市场价钱。我知道市场的价钱可买不到这么好的水牛。”陈铭自然不会白要马青汉家的这头水牛。这年头,免费的东西是最贵的。陈铭不想欠人情。救人归救人,救了人,别人是还了人情的。虽然救了马家三条人命,但对于陈铭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能挟恩图报。水师心里有杆秤,这杆秤首先要称量自己的心。

  陈铭不肯白要,马青汉倒是有些失落。

  马岩说道:“爹,就按陈医师说的办吧。过段时间我就出去了,家里的田,你也别养了,将来秀荷也是要出去打工的。你和娘带着孩子,哪里还能养地。这牛你都养不了。”

  马青汉只好答应了下来:“那要得。”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