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8章 发财梦

第18章 发财梦

  “光靠搞旅游开发肯定是不行的,现在也不提倡随便大搞开发了。”黄嘉伟说道。

  “是啊。县里也是这么说的。他们还说,这大龙山放在县里,算得上大山,放到全市全省,就算不上什么了,更别说放到全国去比较。”马金贵苦笑了一下。他倒是想做出一点政绩出来,毕竟村子要是富起来了,他这个村长的好处也会更多。

  “现在确实是这样,光靠一座山肯定是不行的,要有特色。哎呀这个确实挺不容易的,累了一天,真的有些饿了,马村长,晚上有什么吃的?”黄嘉伟岔开了话题,显然他是不会白白将自己的主意告诉马金贵。自己的主意白让马金贵给用了,他又怎么能够分一杯羹。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不会干。

  马金贵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也不急,这个城里人为了捞好处,总要把底牌亮出来的,“晚饭早就准备好了,马上就开餐。今天晚上吃腊肉,还炖了一只土鸡,另外还有鱼,鱼是我家池塘里养的,下午的时候我去网了两条上来。”

  “那今天的晚餐肯定很丰盛。”黄嘉伟笑道。

  “你们是我们村里的贵客,必须把我们村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你们。可惜现在不让打猎了,要是早些年,山里的野味随便你们吃。”马金贵惋惜地说道。

  其实村里还是有人去山里打猎,但最多是自家吃。绝对不能够拿出去卖,否则,追究起来,那可是要坐牢的。

  这几年,野猪开始泛滥,村里有一些猎杀指标。不够猎杀到的野猪,同样不能够上市,村里人留下来自己吃是没有问题。

  黄嘉伟经常野游,对这些事情也非常清楚:“野味不野味其实也没什么,吃过了,其实就知道野味的味道其实也不怎么样。真正农家养的鸡鸭,味道其实还要更好些。马村长,酒有吗?”

  “有是有,不过是我们自己酿的米酒。你们城里人不一定喝得惯。”马金贵说道。村里人酿的米酒,略微浑浊,味道里还夹带一丝苦味,没有城里的白酒味道好,也没有那么香。

  “就是要喝米酒。我挺喜欢喝乡里自酿的米酒。”黄嘉伟说道。

  “那就没问题,晚上米酒你们随便喝。”马金贵笑道。当然酒也是要要付钱的。就算黄嘉伟有再好的主意,马金贵也不会拿自家的酒给他们免费喝。毕竟酒是自家的,村里的开发是全村人的。总不能拿自家的酒办全村人的事吧?

  晚餐确实还算丰盛,种类不多,但份量足。马金贵家杀了一只七八斤的大公鸡,虽然两桌平分了,每桌的份量也是非常充足的,比城里饭店的份量足得多。最关键的是,这只大公鸡养了一两年,炖出来的鸡肉鲜味那真是很香。鸡肉汤里只加了一种干蘑菇,也是山里采摘的野生蘑菇。干蘑菇在鸡肉汤里复苏,蘑菇的甘味与鸡肉的鲜味相辅相成。另外没有加任何调味料,只是加了适量的精制盐。一流的食材无需烹饪技术就能够成就一道美味。

  城里人吃得很算文雅,大家将鸡肉和鸡肉汤均分了,全部装进各自的碗里,吃得一点都没剩下。

  鱼也是马金贵家池塘里养的鱼,拉网拉上来几条,晚饭用了两条草鱼,四五斤一条。村里的本地鱼价格就是十四五块一斤,比镇上的外地鱼10块一斤,贵了好几块。但是味道好了一倍还不止。

  腊肉的卖相真的不怎么样,比不上城里超市那种红艳艳的腊肉。但是这腊肉用的是自家喂养的土猪,而且放在柴火灶的熏肉架上熏制出来的。除了用盐腌制之外,没有添加任何护色剂、呈色剂。两三百斤的土猪,肥肉有十几公分厚。熏腊之后,肥肉层变成了金黄色。炒出来的那股香味,能让人多下一碗饭。

  马金贵老婆的手艺只能说正规正矩的村妇手艺,上不得大雅之堂。她在腊肉里加了一些干春笋。干笋在丰富的腊肉油脂中复苏,将多余的油脂吸干净。重新释放出来的春笋的味道与腊肉的香味交融在一起,刺激着味蕾。

  “我的天,这么肥。我担心在这里吃一顿,回去我得变成滚圆。”一向很注重身材的罗晓玲有些担心地说道。

  范东坡笑道:“你们女人就是矫情,有好吃的,谁还在乎身材。”

  范东坡挺着三四个月身孕的肚子,夹着一块腊肉塞进了口中,轻轻咀嚼,腊肉的油脂释放出来,却并不油腻,倒是满嘴充满了那股腊肉的香味。

  “这腊肉,吃起来真带劲,配合着这米酒,简直是最佳搭配。”黄嘉伟说道。

  代春秀被城里人吃饭时的凶猛惊呆了,悄声向马金贵说道:“城里人怕是饭还吃不饱。吃成这样,得饿了多久啊?”

  马金贵被自家婆娘的话都得哈哈大笑:“你懂个球!城里人是稀罕咱们乡里的家常菜哩。”

  待城里的客人都一一进入房间休息之后,马金贵两口子清点了一下这一天的收入。住宿费与伙食费收了两三千。至于自家付出的那些成本,对于乡里人来说,都可以忽略不计,反正城里人不来吃的话,也是自己吃了。

  “一天两千多,就算两千,一个月就是五六万。一年就是六七十万。我的个乖乖,要是城里人天天来,我们岂不是很快就发大财了?”代春秀眼睛放光。

  马金贵噗嗤一笑:“你想什么好事呢!一年能够碰到一回就谢天谢地了。人家还得上班呢。”马金贵心想,若是村里把旅游搞起来,城里人会不会经常来村里了?

  马金贵想起之前黄嘉伟提起的民宿,他到现在还没搞明白民宿是怎么回事。回头一定要从那个城里人嘴里打听清楚,到底怎样才能够把村里的旅游搞起来。心中有事,马金贵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刚准备和自家婆娘办点事,房间里却响起了代春秀杀猪一般的呼噜声。

  “哎呀,这个猪婆娘,当真是一头猪啊!”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