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7章 止血水

第7章 止血水

  小黄狗看到陈铭起来,一点都不畏惧,反而很亲昵地摇着尾巴靠向前来,用小脑袋不停地蹭陈铭的脚。

  陈铭蹲下来,将小黄狗抱起来,这狗很可爱,一看就说不出的喜欢。好像这就是自家的小奶狗似的。

  “不管你是从谁家跑出来的,进了我家门,就是我家的狗了。”陈铭说道。

  梅山水师有很独特的训狗方法,每天要给这狗化水喝。赶山狗除了品种与一般的狗不一样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驯养过程。而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水师化的水。化水可以提升狗的灵智,同时也提升狗的威力。要知道赶山狗可是敢与野狼硬刚的,普通的土狗可做不到这一点,一般的狗一对一遇上了野狼,肯定会脚软。但是赶山狗不会。它们甚至比野狼气势还要盛,还要更加凶猛,力量上更是不会弱于一般的野狼。

  当然除了化水,还要精养。一只赶山狗养出来,光靠喂粮食肯定是不行的,每天要喂几个鸡蛋与肉。养出一只赶山狗,这代价可不小。赶山狗一旦养成,倒并不难养,因为到那时候,它们随便一进山,就可以带回来野物。肉食基本上可以自给自足了。

  因为这只小黄狗,陈铭早早地就起了床,做了早饭,还做了一盘子腊肉,给这小黄狗装了一碗饭,饭上面放了几块腊肉。

  小黄狗似乎是饿极了,飞快地将肉和饭吃得干干净净的。

  吃过饭,陈铭正准备出门,就看到文林气喘吁吁地从大龙山山谷口跑了出来,极其狼狈,之前整整齐齐的户外服饰,现在已经稀烂了,脸上也划出了不少道细细的血口子,应该是在奔跑的时候,被路上的荆棘划破的。

  “马文林?怎么成了丧家之犬了?”陈铭大声喊道。

  看到陈铭,马文林像是看到救星一般:“陈铭快,快救人!出事了!”

  陈铭这时候倒是没再继续调侃马文林了,连忙快步走了下去:“出什么事了?”

  “我们昨晚在龙头岭那边的小溪边宿营,可谁也没想到半夜的时候,冲出来一大群野猪,把我们的帐篷全给掀翻了。好几个同学都受了伤,我连忙跑回来喊人了。”马文林说道。

  “你个蠢猪!你什么都不懂,你也敢带人进山去。龙头岭那边山谷是个野猪窝,你跑到它们窝里去搭帐篷,它们还不跟你拼命啊?伤到人没?”陈铭问道。

  “跑是都跑掉了,不过有两个女生受伤了,骨折了,我们抬了一会,就抬不动了,山里没信号。他们让我回来喊人进去帮忙。”马文林说道。

  “这里应该有信号了啊!你赶紧打电话。我去准备一下。”陈铭知道这下肯定是推脱不了。回家去换了双鞋子,然后拿了一把柴刀。又带了一捆绳子,背在背篓里。梅山水师进山,根本就不带干粮,进山吃山,又是这一点都做不到,真没脸说自己是水师。

  很快,马金贵就带着五个人干了过来,还从村里的医务室搞了两个担架过来。这东西轻便,可比在山里随便用树枝做的简易担架好用多了。

  “陈铭,这下你不帮忙也得帮了。”马金贵说道。

  陈铭挥了挥手中的柴刀:“我准备好了。不过这回我得收医药费。不然的话,待会你让徐万元接骨头。”

  “先救人再说。”马金贵说道。

  一行人行动就比马文林安全同学速度快多了,一两个小时就翻过了龙头岭,很快就在半山腰上找到了狼狈不堪的一群人。

  腿骨折的是吴艳,此时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赵蓉也走不动,逃跑的时候,脚崴到了,稍微用力,就刺骨的痛。

  李志超很倒霉地被野猪獠牙在大腿捅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再往上一点,只怕命根子都要受损。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们这一行人也算是命大了。没出人命真的已经是万幸,被凶猛的野猪群攻击,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出人命。这野猪的凶猛,可不比那些老虎之类的猛兽弱。

  “先把这个同学的血止住。伤口实在太大了,这么久了一直没止住血。”李廷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指挥若定的神态了,他的神色里也带着一丝恐惧,只是一直强撑着。

  “你去还是我去?”陈铭问徐万元。

  徐万元看了看李志超受伤的腿,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嘟哝道:“还是你去吧。”

  “你不会打报告说我非法行医吧?”陈铭嘿嘿一笑。

  “哪能呢。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徐万元连忙说道。

  陈铭走过去,从背篓里拿出一个杯子,倒了半杯子水。

  “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痛处水来退,血出符来止。大金刀,斩断人血血不出;小金刀,斩断人血血不流。弟子封刀封血封到刘三郎门下,肿处退消,热处退凉,痛处住痛。吾奉华佗祖师急急如律令。”

  一边念咒,手指非常流畅地做了许多个指法,最后在水杯的水里点了几下。

  然后含着一口水,往李志超的伤口喷了几下。

  本来李廷等人想要阻止,却被马金贵等村里人拦住。

  李志超也被吓得惶恐万分,以为被水喷了之后,肯定会痛彻入骨的,可没想到,这水喷到伤口处时,不仅没有痛觉传来,反而觉得伤口凉丝丝的。伤口的痛楚一下子减轻了大半。

  陈铭连喷了三口水,正好将那半杯水全部用完。

  这时候,李志超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

  “你这伤口比较大,得缝针才行。我们这里条件简陋,要缝只能用缝纫线缝,你们城里人娇贵得很,出去之后,你们还是去医院里缝针吧。反正血已经止住了,一时半会也死不掉。”陈铭说道。

  什么叫一时半会死不掉?李志超嘴巴抽了抽,好像我这条命一点都不值钱似的。

  李廷则很奇怪:“他喷的是什么水?怎么血这么容易就止住了?”他刚才用纱布堵了好久,都没能够止血。可没想到陈铭这么简单就把血给止住了。

  “这叫止血水。跟你说,你也听不懂。”马金贵没往下说。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