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章 化骨水

第1章 化骨水

  大龙山风景好,丛山峻岭,树林茂密。四处悬崖峭壁,唯独留了茶路村这么一个进山的口子。

  茶树村地处偏僻,道路崎岖,平时很少有游客到这里来游玩,只可惜了这里的好风景。

  茶路村总共两百多户人口,一千多人口。虽然只是一村之地,其实放到别的地方,比一个乡镇的总面积还要大。光是这座大龙山,面积就当得一个普通乡镇的面积。

  “陈铭!”

  太阳已经高高挂起,陈铭还在回味刚才的美梦。就听见外面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凉山木板门也被敲得砰砰砰地响。

  陈铭穿着个背心裤衩,将大门打开。却看见村长马金贵的儿子马文林正站在大门口。

  “你个懒鬼,太阳就晒屁股了,怎么还没起床呢?你懒得蛇钻屁眼,小心以后讨不到婆娘。”

  “大学生,你吃了饭没事干,跑到这里来消遣我做啥子?”陈铭被太阳耀得有些睁不开眼睛,想要关上门继续去和梦姑相会。

  马文林连忙伸脚进去,让陈铭关不上门:“你莫急哈,我找你有好事哩。我大学几个同学跟着一起来咱们村了,他们想进山看看。山里的路你最熟,你带我们进山,我开你一百钱一天。”

  陈铭连忙摇头:“你找别人去吧。熟悉山路的人多的是。这么热的天的,你开一千块钱一天我也懒得跟你去。”

  “难怪你一直住着这吹口气都会倒的木板板屋。有钱你都不晓得赚。别个家里都建了别墅了,你还是这么一副吊样,你这辈子就光棍吧。”马文林说道。

  “随便你怎么讲,反正老子没工夫伺候。大学生,哪凉快你哪里待着去。”陈铭一把将马文林推了出去,然后砰地将门关上。

  陈铭太了解马文林了,别以为他这么好心跑过来送一个赚钱的机会。这家伙是一肚子的坏水。真要是答应了他,保准他要从陈铭身上榨出两百块钱的油出来。

  马文林被陈铭推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羞恼万分:“我呸!不识抬举!打一辈子光棍吧!”

  “老子打不大光棍关你屁事!你再在这里叽叽歪歪,信不信老子抽你!”陈铭霍地将门重新打开。

  马文林从小就被陈铭揍,心里有阴影,连滚带爬跑掉了,当然临走时总要说两句场面的话:“陈铭!你别后悔!”

  “我后悔你个鬼!”陈铭也懒得理会,砰地将门关上。

  睡也是睡不着了,这房子冬暖夏凉,通风条件极佳,采光也非常好。到了白天,阳光便能够透过瓦隙和门板缝隙照射进房屋,躺在床上,可以看到数十道光柱落在房间里。陈铭躺的那张板床上,也正好有一道阳光。

  家中虽然简陋,却一点不乱,主要是东西少,房间里空空的,也不用怎么摆设。加上陈铭也比较爱干净,屋子里平常都是干干净净的。

  起床之后,随手捣弄了两下,就把床上叠得整整齐齐。

  陈铭虽然不种田地,家里倒是从来不少吃的。

  祖传一手梅山水法,糊个口倒是简单得很。

  梅山水法,也算是医术,也算得上广义上的中医范畴,但大体应该属于很多人口里应该摈弃范围之内。

  虽然经常被人觉得是封建迷信,但在茶树村就是有市场。对于山里人来说,迷信不迷信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治病。

  村里有抱着孩子正往陈铭家的住处跑过来。这是杨柳湾的杨成旺抱着孙子杨明明。明明今年才两岁半,吃早饭的时候,一不小心吞下一块鸭骨头,卡在喉咙里,下下不去,吐也吐不出来。

  鸭骨头在喉咙里将气管堵住,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脸色很快变成了青紫色。

  “老杨叔,明明怎么了?”正准备回去的马文林连忙问道。

  “这孩子吃饭吃得太急,不小心被一个鸭脖子给卡住了。”杨成旺急得满头大汗,一边回答,一边快步往前。

  “孩子都成这样了,你还去找那小子呢!老杨叔,我在学校里学过海姆立克急救法,保准管用。把孩子交给我。”马文林读的是南国大学医学院,在学校里确实是学过。

  杨成旺一听马文林会治,连忙停了下来。

  马文林倒是真学过,可从来没真刀实枪用过。再加上这孩子卡的不是一般的食物,鸭骨头完全卡在了喉咙里,任凭马文林怎么弄,就是没能够将鸭骨头弄出来。

  “怎么样啊?”杨成旺急得直跳脚。

  “骨头卡得太死了,这得赶紧送医院做手术。”马文林很是尴尬。

  “滚蛋!这里到医院得多久?等送到医院,怕是早就凉了。”陈铭在院子里压水井漱口洗脸的时候,就看到这边用海姆立克法救人。

  这救人的法子陈铭没见过,但是却看得出来明明已经快要不行了。

  陈铭过来的时候,还正在漱口,一手端着一杯水,一手拿着一个牙刷,口里还有没吐干净的牙膏沫。

  马文林很慌:“那你说怎么办?”

  “陈医师,救救明明!”杨成旺直接给跪下了。

  “快起来快起来。你不起来我就不救人了。”陈铭说是这么说,却是将牙刷用端水杯的手指扣住,将右手空了出来。嘴里嘀嘀咕咕:叩请祖本二师。吉容丹,化容丹,老君治水下溪潭。鱼骨头化为灰,牙齿化为夹剪,喉咙化黄河大道。

  右手几个手指不停弹动,然后在水杯的水里点了几下。

  那杨成旺早就爬了起来。

  “快把这水喂下去。”陈铭说道。

  马文林本来想说不要搞封建迷信,可不敢说话。陈铭不出手,明明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可逃不了干系。

  杨成旺连忙将水喂到孙子嘴里。可这个时候,明明已经休克了,已经不会主动吞咽。杨成旺只能将水灌入到明明嘴里。

  “喂一两口就行了,别全部喂完。”陈铭连忙将水杯夺了过去。

  果然,杨明明很快就强烈地呛了起来。

  脸色也很快慢慢好了起来。

  马文林有些难以置信。虽然生在茶树村,从小也听说过梅山术的神奇,可自从上了医学院之后,便觉得这梅山术都是骗人的把戏。可现在亲眼看到陈铭一杯水就把人轻松给救了。而他自己的海姆立克急救法却一点用都没有。他便又开始怀疑人生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