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演武令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随机而变,随势而变(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二章 随机而变,随势而变(求订阅)

  “行,那就让我教教你,全真剑法到底怎么用,才是玄门正宗。”

  丘处机本就脾气火爆,又被台下众弟子若有若无的质疑声所激怒,这时哪里还按捺得住。

  关系到自身修行根本方向问题。

  绝对容不得半点含糊。

  “看好了,我这一剑,点你胸前膻中穴,右斜三分,你倒是破一招给我看看。”

  丘处机既然想要展示自己的剑法正确而强大。

  当然不会用出虚有其表的剑法,而是内蕴神气,外示刚猛。

  一式西风残照,细斟北斗。

  剑光卷直漫天星光,划出一道玄妙的轨迹,就到了杨林的脸前。

  这一剑,气魄宏大,道意十足。

  不快不慢,以正气压人。

  最重要的是,他左手五指箕张,以气驭剑,剑锋前吐出尺长锋锐,破空呲呲有声……让人看得目眩神迷,忍不住就想退避三舍,不敢硬抗。

  气势,神意,内力,剑法……

  全都达到某种极高的境界。

  一时之间,场中不论是马钰王处一等人,还是底下众弟子,都把呼吸放得轻微。

  看着此剑半声不吭,不愿意惊扰到他。

  杨林轻笑一声,“丘师伯这是小看师侄了,我用得着破招吗?”

  剑光还未到,杨林脚下抹油一般,斜地里一飘,身形就已避过这一剑。

  你打得再好看,再潇洒,打不到人又怎么样?

  杨林用他的独特理念,告诉所有人。

  并不是所有剑法,都一定要这么使……

  就算是内力不足,神意不全,还可以躲。

  战斗的智慧从来就不是只有一种。

  “躲,又能躲到哪去?”

  丘处机冷哼一声,剑势一摧,气机狂涨,从细斟北斗化为星河欲转。

  点点剑光,连成一条星河,剑走弧线,把杨林退避方向,全都绞入其中。

  想要逼得他不得不硬拼。

  他想得很好。

  却没想到,杨林的退步原来是为了向前。

  在他变招蓄势的当口,只觉身前人影一闪。

  同样的是一招细斟北斗……

  雪亮剑锋已经到了自己胸前。

  既没有前招蓄势,也没有后式防御,只有一往无前。

  眼前满天星斗,只是他冲前一刺,剑光微闪的背景板。

  然后,丘处机就感觉抓头发了。

  进也难,退也难。

  他终于也明白了,先前赵志敬和尹志平他们败得如此之快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因为,眼前这个弟子,出剑之时虽然没有附着太多内力在剑上,但是,他舍弃了许多动作。

  把全真剑法用得简便无比。

  只用核心,不及其余。

  比如,刺,那就是刺。

  削,那就是削。

  并不会挽个花,划个弧去晃花别人的眼睛。

  而是以最短的路线,最巧的时机切入,直攻对手必救之地。

  所以,他的剑法既不好看,又没神意,因为,最多只算是半招。

  想要完美的把剑势用出来,也根本就不可能。

  想通了这一点,对丘处机眼前的处境,却没有半点帮助。

  他一式星河欲转,还没有彻底转起来。

  杨林的一式北斗剑光,已经到了胸前喉间。

  顾不得再行攻敌。

  丘处机眼光一寒,剑势猛然回卷。

  同时,金雁功全力发动,身体触电一般的向后飞退。

  嗖……

  剑光如水般掠过。

  一蓬黑须,随风轻荡,飘在半空之中。

  饶是他回剑及时,身法也灵快,却还是差点被一剑削中。

  颔下好看的胡须,被割去了一小截。

  哦……

  底下弟子们全都失声惊叫。

  又是失望,又是兴奋。

  失望的是,丘处机身为鼎鼎有名的长春子真人,在全真教中,以及整个天下,都是享得大名。

  可是,用出来的剑法,是很好看了,却不见得多有用。

  兴奋的是。

  杨林以如此修为,如此练得不算太过精深的剑法,都能取得优势,以弱胜强,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做到?

  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和焦渴,悄悄然的就出现在每一个弟子的心中。

  就算是赵志敬和尹志平,也不知不觉的眼睛瞪大了几分,想要看出其中的奥妙来。

  “丘师伯,您看,还要指出我这剑法的错误吗?”

  杨林回剑肘后,意态闲雅,笑道:“有时候,我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内力不如人,剑法不如人,那要如何取胜?

  毕竟,江湖比武,生死搏杀,并不会处处给人公平的机会。

  你总会遇到那些修练天赋比你高,资源财力还比你雄厚的人,还是你的敌人。”

  “是啊,那陆师兄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没有?”

  台下一个声音清脆问道。

  却是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四周弟子一片附和。

  杨林转头望去,就见到一个身着水莲道袍的姑娘,此时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得很近。

  此时仰着头看来,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全是崇拜。

  是程瑶珈。

  不是说,这个师妹胆子特别小,又特别害羞吗?

  看来,她在熟悉的环境里,还是敢出声的。

  而且,在全真教三代弟子之中,她的人气高得有些离谱。

  当然,她的剑法武功也很差就是了,这也正是她求知若渴的原因。

  此时羞得满脸通红,也要把话抢先问出来。

  “这个问题问得好。”

  杨林向她眨了眨眼睛,看着这姑娘像是被吓着的兔子般,缩着脑袋躲闪,差点就笑出声来。

  他平剑胸前,又道:“这样吧,还请丘师伯接我两剑,看看刚刚我那剑法,到底是邪是正?是有用还是无用?”

  不顾丘处机已经黑成了煤炭的脸。

  第一剑。

  他长剑一摆,身上气息狂涨,剑光起处,有落日余晕,有满池烟柳。

  云遮雾霭中,一剑缥缈若仙,上下不定刺了出去。

  直指丘处机的眉心和丹田。

  这一剑神完气足,内力强横……

  剑势起云烟,宛如一堵山一片河就这么碾压了过去。

  比起他先前随手施为,半招残招而言,可是用得完美许多。

  简直就是全真剑法的教科书。

  比起丘处机的剑法,还要正统高明许多。

  既有气势,又有神意,更是标准到尺子划出来一般,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

  不但是底下弟子看得呆住。

  就连包括丘处机在内的全真七子,也看得眼睛都直了。

  “好剑法,重阳先师亲自用来,也不过如此了。”

  他们恍惚记起了,多少年前,那个清俊道人,舞剑临风,就是这般模样。

  丘处机一个愣神,好悬没有中剑。

  电光火石之中,他在江湖百战的丰富经验就已经自发做出了应变。

  手中剑光一摆,身形斜撞,一式罗带同心,顺着此剑威势遁走,反手就是明河共影,剑化虚实,挡住锋芒。

  杨林一剑斩过,身形又退。

  话语却是不停:“你们看,这剑用得够好吧,内力也很足吧,可是,丘师伯虽然没有防备,但挡得很轻松。

  我用得再好有什么用?等于聚集了全身的内力,以及竭尽心力使出的来的剑招,全都白费了。”

  “再看一次。”

  没等所有人想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杨林手中又是一剑斩出。

  起势一模一样,气势,神意俱足。

  但是剑到中途,在丘处机身形一变,就要破招的同时,他的剑也变了。

  这招没完,就接了半招扁舟天下。

  既无气势,也无神意,只是快。

  抢先一步,就刺到了丘处机罗带同心的同心圆中。

  一剑虚指,刺到丘处机的喉间,突然顿住。

  剑锋穿过胡须,触及皮肤,一点而收。

  台下喧闹突然一停,变得鸦雀无声,紧跟着就爆发出惊天的声浪。

  “这是……”

  “不可能。”

  “暮云烟柳的前半招,还能接扁舟一叶的后半招的。

  丘师叔的罗带同心接明河共影,就像虚设一般,完全挡不住。”

  这是掌教真人的亲传弟子,此时也忍不住激动,失去了往日淡定从容。

  “是啊,陆师兄前招刚猛,后招轻灵,把两种完全不搭的剑式揉合在一起,忽慢忽快,让人很不适应。

  我觉得,我也应该学会了,此剑完全不需要太高深的内力,就能骗得对手团团转。”

  “陆师兄,我想要桃花流水接夜雨萧萧,行不行?能不能全部取下半招融合,由下盘转顶门……”

  “还有,还有我,用大江似练,转素月分晖。两者只用起手势,就用快剑。”

  上帝打开了一扇门,众生开了一扇窗。

  杨林欣慰的望着所有弟子踊跃创招的场面,突然就有了一些成就感。

  来到山上一月有余,快两月,总算给这个世界,这座名山留下了一些什么。

  不是什么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你快自然有更快的人,这永远是一个伪命题。

  而是。

  所谓剑法,当随机而变,随势而变。

  只要你变得够快,对方永远别想追上你的思路,这时比的不单是死板的剑法,还要比智慧。

  王重阳开创剑法,练剑养气,练气养心。

  但是,他传的是练的剑,看重的是道法。

  他打起来,自然不会这般一板一眼,照本宣科。

  而他门下的弟子,对他奉为天人,一招一式都不敢改,也不愿意去改。

  以至于,全真弟子们,空有一身强悍的内力修为,也空有名震天下的全真剑法。

  遇到江湖上同等级的对手,他们还是败多胜少……

  到最后,生生的把全真教的名头都给打没了。

  全真七子威势全无,三代弟子个个草包。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遗憾。

  “你比我强。”

  丘处机握剑在手,茫然的看着台下众弟子的狂欢盛宴,心里百味杂陈,憾然说道。

  回首望去,就见到六个师兄弟也同样如此,坐在那里呆若木鸡。

  “如此剑法,我们怎么就从来没想过,也没试过呢?”

  “假如古墓派再拿玉女剑法来破全真剑法,想必,怎么也破不掉了吧……”

看过《演武令》的书友还喜欢